【短篇驚悚】西點屍訃 DAY1

我要先寫在前頭,其實我不是個會寫驚悚文的料,過去嚐試多次總是以失敗收場。

 

 

不過呢,既然我都在標題上標注這是「短篇驚悚」了,就請膽小者勿看好嗎?

 

 

另外,這篇故事其實是我做的噩夢,但是我只有寫了前頭一點點的部分,並沒有寫到夢境結局,裡頭當然也有稍做修飾,並且更動了一點夢境必然的矛盾點。

 

 

如果真的有人喜歡的話,就請留個言說一聲好嗎?因為我想視讀者反應來決定要不要把後續寫出來,如果真要寫的話,我就會再重開一本驚悚類別的書來放了。

 

 

畢竟我這人就是有怪癖,既然我都把這文放到短文了,那我就不可能放個一二三章或是上下篇之類的,所以若要寫後續就要開新書,就算他故事本身其實不算長也一樣。

 

 

另外本文文體為了想營造出詭譎的氣氛,所以沒有能表示「我」的字詞出現,如果看不習慣的話真的很抱歉。

 

 

至於這種寫法,其實是模仿我很欣賞的某位日本作家,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猜到是誰呢?

 

 

落落長的囉嗦就到這裡結束,如果你們真的做好心理準備了的話,就請進入某蝶的恐怖美食時間囉~

 

 

 

 

*****    正文開始    *****

 

 

      「你真的打算參加這個比賽嗎?」

 

 

      那是在比賽的第一天,友人兼助手,平,突然在一旁這麼問。

 

 

      「當然,畢竟只要贏了這個比賽,就會被承認是最厲害的西點師傅,獲得『神之手』這個至高稱號,所以當然要接受這個挑戰,同時也能知道現在實力究竟到了哪裡!」

 

 

      野心勃勃的這麼回答平,手上檢查慣用工具的動作依舊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鋼盆、打蛋器、篩子、刮刀……許許多多的器具,都必須要好好保養維護,畢竟想要做出好的西點,就要先妥善對待自己的工具。

 

 

      有句話說得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沒錯,這些工具都是戀人,是需要好好呵護疼愛的戀人。唯有先和戀人培養感情,才能誕生出美好的愛情結晶,也就是各式西點。

 

 

      「哎呀,平,你就少說點話吧?他這人只要一提到西點,簡直就像是著了魔一樣,根本就是只為西點而活的人。你要他放棄這次比賽,其實是在做白日夢嘛。」

 

 

      就在這時,另一個甜如蜜的聲音插了進來,是情人兼助手二號,敏。或許當初會走在一起,就是因為她的聲音讓人聯想到蜂蜜的好滋味吧?

 

 

      與她交換過一瞥後,滿意的笑了,覺得能有這樣的戀人真好,不用多說就能瞭解彼此心意。

 

 

      雖說常因為對西點過於熱衷,所以冷落了她,不過她不但不曾抱怨,甚至願意在一旁幫忙,是個難得的好女人。

 

 

      「比賽再十分鐘就開始了,請各位師傅預備。」

 

 

      還沒能回應敏的話語,比賽會場的工作人員就站到會場中央,拿起麥克風以英文提醒所有參賽者。

 

 

      這是個要連續比賽六日,每一日題目都不同的國際比賽,而且每二十年才會舉辦一次,至於參賽者則是由主辦單位挑選出來的,不採報名制,只挑六名世界有名的師傅。

 

 

      也就是說,若是功夫不到家,就沒有資格參加這場比賽!能受邀參加比賽,也代表實力被人肯定。

 

 

      不過,既然來了,當然就不能只滿足於成為前六強的西點師傅,而是要當那個Top    one!

 

 

      做了個深呼吸後,習慣性的閉上眼調整心態。

 

 

      來吧,親愛的「情人」們,一起共度美好時光,一起創造出最美味的愛情結晶吧!

 

 

      ──就讓在場所有人一同品嚐屬於愛情的幸福滋味!

 

 

      主持人終於宣佈比賽開始了,同時還宣佈了今日題目──水果。

 

 

      沒錯,就是要以水果為素材,自由做出各自拿手的西點。

 

 

      沒有想多久,一下子就決定該做什麼西點了。

 

 

      那絕對是最能引出水果的香甜氣味,並且能讓多種水果滋味完美融合出最豐富並具有層次感的口感,一種宛若美麗協奏曲的西點。

 

 

      不用看其他師傅在做什麼事,只專注於挑選素材與器具,並且低聲吩咐平與敏該做些什麼。

 

 

      是的,這是身為西點師傅的驕傲,只需要做出有自己心目中的完美西點就好,不用關心別人要做些什麼。

 

 

      很快的,前置作業就完成了。

 

 

      沒錯,就是要做看似十分簡單樸素的水果什錦凍。

 

 

      但是,就算是這般不起眼的水果什錦凍,也是擁有神奇魔力的。水果的搭配、模具的挑選、溫度與手法,全部都有很深奧的學問。

 

 

      一直都認為,真正厲害的西點師傅,是懂得該如何在平凡中創造出真正的不平凡。

 

 

      可是,一聲淒厲的叫喊卻打斷了這份驕傲與幸福。

 

 

      「呀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不悅的抬起頭,瞪向發出噪音的敏。這也是她第一次在做西點的過程中,發出那麼不和諧的噪音。

 

 

      敏卻沒有發現這份不悅,只是目露驚慌的指向一小碗散發出瑩瑩水光,看起來十分甜美可口的已剝皮葡萄。

 

 

      真是的,只是一碗葡萄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難道裡頭有蟲嗎?不過主辦單位應該不至於會犯下這種錯誤。

 

 

      就在這時候,另一個同樣驚慌失措的聲音也跟著響起,卻是某個不認識的男人以聽不懂的外語,語氣急促的指著另一碗葡萄,似乎是說了些什麼。

 

 

      難道是葡萄真的有什麼問題?這種巧合倒是讓人不禁要去在意啊……

 

 

      此時敏似乎是嚇得腿軟了,若不是平幫忙扶住了她,恐怕她會軟倒在地。

 

 

      走近那碗葡萄探頭一望,卻沒料到竟會在裡頭看見了某個既突兀、又和諧的事物……

 

 

      一顆眼珠正靜靜躺在紫色的葡萄中,恐懼的回望,像是被敏的尖叫嚇著了。

 

 

      啊啊……原來是顆眼珠啊,為什麼會混在葡萄之中呢?而這顆眼珠又是來自何方呢?

 

 

      「有問題嗎,先生?」

 

 

      方才宣佈題目的主持人走向前來這麼問,臉上的笑意不知為何竟有些刺目。

 

 

      「不,沒什麼。」不知道為什麼,竟無法像敏那般害怕,「只是想要問問,你們準備的水果都是新鮮的嗎?」

 

 

      「自然是新鮮水果。」主持人笑得極燦爛,「而且都是在送進會場的前一刻才摘下的,就為了保持最新鮮的風味。」

 

 

      是嗎?所以說,連那顆眼珠都是「新鮮」的嗎?

 

 

      點點頭不再多說,在主持人的注視下將那顆冰冷濕潤的眼珠溫柔的自那碗中挑起,連同幾顆看起來賣相佳的葡萄,依序放上剛剛才在果凍上擠上的奶油雕花上。

 

 

      這或許是這一生中見過的,最美味、最完美的葬禮了吧?

 

 

      平穩的將已完成的五個水果什錦凍遞給在一旁等待的工作人員,讓工作人員轉交給負責評分的評審。在這期間,連手指都沒晃一下。

 

 

      只是當工作人員接過盛放什錦凍的銀盤時,什錦凍依然輕輕的晃動了一下……連同那顆被置於其中一個什錦凍上的眼珠子。

 

 

      然後,五個水果什錦凍被分別擺在五名評審面前,當然也包括了那個以眼珠代替葡萄的果凍。

 

 

      那個拿到眼珠果凍的評審揚起了滿意的微笑,然後毫不遲疑的拿起小銀匙,直接就將那顆眼珠挖起,吃掉。

 

 

      啊,她似乎吃得很開心呢!瞧她細細咀嚼的模樣,像是她吃的是這世間難得的美味一般。

 

 

      瞧她那滿臉幸福的吃相,就不難想像那顆眼珠在嘴中多汁的口感,一咬下去,就會有濃郁的香氣溢於唇齒……

 

 

      果然,這個二十年一度的比賽的確很不簡單啊!在追求美味的道路上,我果然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