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

        不知道是因為執著還是莫名的歉疚,有個男孩,在多年後的今天,還是常不請自來,以各種形象、各種角色,恣意出入我的夢境。

 

        如果夢境能夠投射現實,我想我會鼓起勇氣,親口對他說抱歉,告訴他,我真的,曾經真心喜歡過他…  

 

        我和那個男孩的初相遇在國中剛入學的校園裡,我們是特A班裡的同班同學,國小並不同校,對彼此毫無所知,一進校園,他鋒頭就很健,功課不錯、體育也一級棒,我對他的印象僅止於此;而我也安分待在自己同掛的友誼圈裡,除了偶爾成績不好煩心、跟女男同學都不錯,還滿自在的。

 

        這樣安分守己的我,卻莫名其妙被他討厭了,沒做什麼事情惹他卻莫名其妙被討厭,被盯上,不懂他為什麼只針對我欺負我,莫名其妙展開一段痛苦又不知為何痛苦的校園生活。  

 

        想起我被他特別照顧的「外省豬事件」,因為他常常罵我外省豬,有一次我忍無可忍把這件事情寫在週記裡告訴班導師,老師當著全班的面把我們倆個叫去講台前,  

 

        「你為什麼罵她外省豬?」  

 

        「因為她罵我沒家教…」「是你先罵我外省豬的!」   我們兩個爭辯不休。

 

        「別吵,那你的祖籍是哪裡?」老師制止我們,轉向看著他。  

 

        「福建。」  

 

        「那你不就是福建豬,」老師故意這樣下結論,讓他反省,然後強勢地讓心不甘情不願我們兩個互相道歉,在大家的笑聲中猾稽的平息鬧劇。

 

        當時的我是多麼膽小,也許相同的事情發生在多年後的今天,我會拒絕道歉,堅持他的行為傷害我有多深…  

 

        「不會吧,腳踏車落鏈喔,怎麼踩不動…」每當我有這種念頭,只要回頭看,就會發現他正拉住我的車尾,漾出整人成功愉快的笑容…

 

        校園裡的腳踏車停車場,空氣中飄散著木棉花細絮雪白的花絮,可是我的心情,卻是愁雲慘霧,舉凡在我的考卷上畫圖、偷藏我的東西讓我緊張的半死…

 

        就像鬼魂如影隨形,很長一段時間我很難過,特別是看他和別人相處愉快那時,我甚至懷疑問題出在我身上,才會惹的他特別討厭我、惡整我…

 

        希望他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我無數次幻想著拿美工刀殺掉他,然後在警察局裡泣訴自己受到欺壓,每次氣他氣的不得了,我只能瞪著他的背影用白紙畫下萬箭穿心圖,可是現實生活還是無奈的進行著,他還是照樣欺負我…

 

        終於有一天,我因為搬家的緣故要轉學,最後進教室向大家道別的那天,他看著我說了聲:「再見」,那表情混雜著什麼,好像有點落寞,我的心情稍微受到觸動,但又想想,早之如此何必當初,如果以前不要這樣欺負我,或許我們可以作為朋友平靜道別,於是,積怨太久的我還是殘酷回嘴:「希望以後都不想見到你了!」,那時候我還不清楚他留在我心理的印象是那麼深刻…

 

        因緣際會我又回到原班級重新就讀,熟悉的班級卻是生疏的他,他的心智已經成熟許多,再也不會作弄我,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雖然鬆了一口氣,潛意識卻因為失去他的關注而產生一種奇異的空虛寂寞。

 

        校園生活照常進行,有一天,當我正蹦蹦跳跳拿著空牛奶瓶學籃球明星投籃時,一轉身他就在我視線不到三吋的地方看著我…

 

        「喔,我的天…」

 

        這麼近的距離,我們差點就接吻了!而他竟然一幅好整以暇的表情,接下來講了什麼已經不記不清楚,不過我腦海中依稀記得當時心臟差點跳出胸口的感覺…

 

        很快的我們將要參加高中聯考,將要畢業,班上某些同學耳語,他好像告訴過誰他喜歡我,最後一件我們之間的交集是,他擅自從女同學那拿走我們交換留念的   2   吋畢業照片…  

 

      國中畢業後,我們也斷了連絡,當我在電影院裡看岩井俊二導演用   35   厘米底片紀錄小樽市的【情書】,兩個藤井樹中學時代那段清新唯美又若有似無的戀情,這段早被我拋棄到角落的記憶,不像電影畫面停格,反倒像山谷裡回響起鳥鳴般的笛聲縈繞耳際,令人不顧一切想一窺究竟…

 

        當時,他該不會因為是喜歡我所以故意作弄我吧…

 

        原來記憶,這麼長時間都安靜地蟄伏在角落等待時機給我震撼,就像藤井樹多年後在圖書借閱卡發現自己的素描畫像終於確認愛情,我也想要答案…

 

        藉由朋友幫助我們聯絡上,正在中部唸大學的他和正在準備二技考試的我,短暫交往幾天因為距離而分手,我親手破壞了「國中同學」平凡而和諧的關係。

 

        「當時,你其實是喜歡我的吧?」

 

        這個疑問留到最後,我還是沒有問出口,也許會被誤會我是懷著報復心態玩弄他的感情,會被討厭很久,這是我應該付出的代價,但我不後悔,我盡力了,我親手終結了這段青澀年華裡的無謂曖昧,只是遺憾到最後我還是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

 

        也許我所執著的,僅僅是答案而已,終於領悟戀情無法成為現在進行的原因,因為他在我心裡始終是青澀記憶裡的小男孩,沒辦法變成現實。

 

        看來遊戲似的交往分手,其實是探詢答案的過程,對我而言,再次回到我夢境裡的他,就像是個熟悉的陌生人,反覆不斷的出現,其實是投射我內心對於玩弄他感情的歉意。

 

        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當初的答案是什麼,顯然也不再那麼困擾人,重要的是,我心底仍保留住那段秘密回憶,讓國中時代的升學考試不再那麼無聊苦澀,而散發出兩小無猜的有趣光輝…

 

回應 (1)

球球
2015-05-15 21: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