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手

是夜,一處暗巷發出一陣細微的聲響。那是經過消音處理後的槍聲。

 

被擊中的男子還來不及出口求饒,已被子彈貫穿了腦門。「碰!」男子應聲倒下,瞠大的黑眸中有著驚駭的死灰,倒臥在血泊中。

 

半晌,陰影中的男子收起槍,掏出煙和打火機,點燃。  

 

白煙嬝嬝,火光映出男子剛毅的下顎。

 

突然,懷中的手機震動,男子伸手接起。

 

「市議員,沈中堂。」電話的那一端傳來下個獵物的資料。

 

「我知道了。」他收了線。

 

 

PUB裡樂聲震天,從城市各個角落湧入無數寂寞的男男女女,每個人都隨著音樂搖擺著自己的身體,妄想擺脫掉身上的寂寞。

 

「一杯Alexander。」男子淡淡的對酒保說道。

 

「一杯Alexander。」一個女聲也同時出聲。

 

四目相對,在彼此的眸中感覺到寂寞的訊息,也在彼此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孤獨,那是不被任何地方所接受的孤獨。

 

 

清晨的陽光照向窗,透過窗簾,映照在床上赤裸的兩人身上。

 

「我該走了。」女子坐起身,毫不介意自己的赤裸。

 

男子坐起身,安靜的看著女子穿好衣服,離開。

 

昨夜的相依偎,不過是兩隻寂寞的獸,在孤獨的夜裡相互取暖。

 

 

無聲的子彈劃過夜空,鮮血似紅花般盛開。

 

冰冷的身軀失去支撐的力量,如同失去操作者的木偶,落地。

 

「有殺手!」「快!把他找出來!」

 

黑暗中,冰冷的黑眸對上一雙淡然的眸。

 

「我看到有人跑過去。」女子指向反方向,冷冷的說道。

 

人群立刻衝向那個方向,如同被主人指使的獵狗一樣。

 

女子冷冷的一笑,不屑至極。

 

一回首,黑暗中的雙眸已經不見。

 

 

跑,不停的跑,要是被抓到會有什麼下場,女子十分清楚,女子萬分狼狽的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人群之中。

 

「不要跑!」

 

身後的一群人拼命的追著,雖說是男人體力好,但是女子善於穿梭在人群中,那群男人也只能不停的推開擋在眼前的行人,來追著女子。

 

突然,一記槍聲響起,女子回過頭。四周一片安靜,不知何時追逐的一行人,來到了一片寂靜工地。

 

黑眸中映入的是宛如惡鬼的男人和手中射出的子彈。

 

子彈穿過女子的心,死神的手瞬間抓住了她的咽喉,什麼話語都說不出口,她笑了,莫名的,那笑燦爛如煙花,一眨眼就消失。

 

女子如同一朵被人應聲剪斷的花,落地。

 

黑暗中,冰冷而快速的子彈,也在同時穿過那正因為殺了女子而得意的男子額頭,正中紅心。

 

一顆顆的子彈無情的奪去在場所有人的生命,就如同死神的鐮刀。

 

 

黑暗中,走出一名男子。

 

他輕柔的抱起已漸漸失溫的女子,在她額上落下一吻,那吻輕柔如春風。

 

孤獨的獸,已經找到了她落腳的地方。

 

寂寞的獸,也找到了他心所屬的方向。

 

鮮血滴落,在地上勾勒出一朵朵豔紅的紅花。

 

 

 

回應 (1)

球球
2015-05-15 21: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喜欢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