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隨筆-公車。

      她的樣貌我已逐漸忘卻。時間洗刷過記憶,同潺潺溪水,能將上游的石塊滾磨成碎石子一樣,我的記憶像石塊被沖碎後四散的石子,再也很難拼湊起來。

      我對她最深刻的印象是朝晨。是的,我們關係線的每次交會都是在時間不過七點半的早晨,在一台搖搖晃晃的公車上頭。

      我們穿著制服,坐在隨著公車、路況顛波的位置上,一路交換見聞的趣事與軼事。我們甚至不是同一所學校,僅僅只是搭乘同一班公車的關係而已。

      下車後我們就是彼此間陌生的過客,這對我而言卻是最浪漫且毫無負擔的關係,正因我們素昧平生。

      她有染髮,霧綠色的掛耳曾被我戲稱為「橘子發霉的顏色」,一手掛著我送給她的髮圈。

      到底是左手還是右手呢?其實我已經記不清了。

      要認真探討這個問題的話,說不定可以先從研究她的慣用手開始,人一般都把手錶帶在非慣用手上,我思忖是否能用這個道理窺出一二真相。

      她上車時,左手拎著裝樂器的盒子,右手則滑著手機。

      所以我猜她是右撇子。

      但她戴耳機的時候只帶一邊,她把拿著的盒子遞到右手,用左手拿起藍芽耳機,用左手戴,帶在左耳。

      所以我又猜她是左撇子。

      可是某天,她抄給我數學公式的時候,握筆的那隻手是右手。

      所以我再猜她是右撇子。

      記憶崩成散沙,我真的記不清了。愈是努力回想她的神態,還有那髮圈,我就愈發現我幾乎忘了全部與她有關的事,真是令人感到恐懼,因此最後我索性不再回想了。

      但她應該把我記的很清楚吧。她說過我是她最好的朋友。不只是我的名字,我所愛的歌曲、人、事,她應該都記得。

      我們最後甚至連聯絡方式都沒有交換。

      我想,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夠了,而我現在卻對忘卻她倍感傷神,真是矛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