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POPO戀愛茶坊】錯點了的珍珠白開水

          珍珠白開水,是清心福全新推出的愚人節飲料。

          飲如其名,就是珍珠加白開水。

          「妳不覺得很雷嗎?真是浪費錢。」簡妍恩這麼對我說。

          「不會啊!」我聳聳肩,「我覺得挺好喝。」

          「怪人一個......」她嘟囔道。

          我不予置評。我深吸一口,明明就很好喝,而且還一堆人搶著買呢!

          「快點啦,補習班要遲到了啦!」她催促我。

          「好啦好啦,等我一下。」我含住吸管,用力把剩餘的飲料一飲而盡。

          「可以走啦!」我擦了擦嘴,隨手把空杯扔到旁邊的垃圾桶。

          在簡妍恩拉走我前,我彷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說:「一杯珍珠白開水。」

          這,就是我們緣分的開端。

          補習班教室內。

          「欸,簡妍恩。」我轉過頭對身後的簡妍恩說。

          「嗯?幹嘛?」她頭也不抬的寫著參考書。

          我不以為意,回憶著剛剛看到的景象,「妳不是說珍珠白開水沒人喝嗎?可是我昨天看到南益謙昨天也在買耶!」

          南益謙,本班班草,本校隱藏的校草潛力股。

          簡妍恩這大小姐總算願意抬頭,賞我一個目光了。她說:「我怎麼能確定,這不是妳掰的?」

          言下之意就是:她、不、信!

          「妳不信?」我揚眉,「那好,我禮拜一就去問他。」

          她站起來,手抵著桌子,「好啊!我們來打賭,我賭他沒買。」

          「賭什麼?」我問。

          「就賭幫對方買一個月早餐!」

          「好!」我也站起來,與她擊掌約定。

          「啪」的一聲,約定成立!

          禮拜一,七點半,教室內。

          目標抵達教室,簡妍恩對我使了個眼色。

          我抬了抬下巴,比出OK的手勢。

          我起身,朝南益謙的座位走去。

          我的影子映在他身上,他疑惑地抬頭,「怎麼了?」

          我說:「沒什麼,只是我昨天在清心福全看到你,你也是去買珍珠白開水的?」

          「對啊。」他說:「怎麼了嗎?」

          「我只是在找同好而已,因為簡妍恩不喝。」

          「喔。」

          我走回座位上,向簡妍恩挑釁的笑了笑。

          「可惡,我的零用錢......。啊,早知道就不賭了......」我聽到她在碎碎念。

          「可惜,世間沒有後悔藥。」我狀似可惜地說,實際上我早就爽翻了。

          閨蜜就是拿來坑的。

          簡妍恩的白眼都要翻到天邊去了。

          哎呀,還真是抱歉了,謝謝妳未來一個月的早餐。

          簡妍恩碎唸了半天,怨氣難消,又罵了一聲髒話。

          不過難得找到同好,下課一定要拖著南益謙好好交流一下對飲料的見解。

          我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放學鐘聲一打,我跟閨蜜身兼金主大大的簡妍恩說了聲抱歉後就去找南益謙了。

          「南益謙!」

          他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回頭看我,「妳叫我?」

          「對啊!」我跑了過去,「不然這裡還有第二個叫南益謙的人嗎?」

          「是沒有。」他停下腳步等我追上後才再度邁開腳步,與我並肩而行,「妳找我幹嘛?」

          我嘿嘿一笑,「難得找到同好嘛!交流一下。你覺得珍珠白開水好喝嗎?」

          殊不知,我問了這個問題後,他雙眼放光,「豈止是好喝,根本是極品!!!超好喝的!!!!!」

          「我也這麼認為!!!英雄所見略同。」我贊同道,心中的激動難以言喻。

          「coco什麼最好喝?」我問。

          「蕎麥冬瓜露!」我們異口同聲的回答。

          「哈哈哈!」我們笑成一團。

          「果然是英雄所見同。」南益謙笑著說。

          「這個簡妍恩也說很難喝。」我補充道。

          「不懂喝。」他撇撇嘴。

          「嗯嗯!」我附和。

          我們就這樣聊了一路,直到我到了家。

          「啊,我家到了,掰掰。」我向他揮手道別。

          見他露出便祕般的臉色,我不禁問:「怎麼了?」

          他皺了皺眉,問道:「妳家住這?」

          「對啊!」有什麼不對的嗎?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社區啊!

          我突然想到之前玩遊戲的遊戲劇情,難道......

          「你家也住這?」我指了指大門口。

          他艱難的點了頭。

          「咦?!真的假的?我竟然沒在社區遇過你。」

          「我也是啊......」他沉思片刻,「奇了怪了。」

          「確實呢。」我回應。

          我跟著他一起進入了思考的漩渦中。

          真奇怪.....咦?我記得,媽媽跟13樓的南太太很好,有一陣子常常叫我跟她一起去串門子,但我都拒絕了,她那陣子還拚命地誇人家南太太的兒子有多麼帥,想把我跟他湊做堆。

          欸?南太太?兒子???

          我幾乎是驚嚇地大喊:「你該不會就是13樓那個南太太的兒子吧?!」

          「是啊。欸?妳怎麼知道我住幾樓?難、難道妳是15樓喬太太的女兒?!」他瞪大眼睛,同樣吃驚地看著我。

          「呃......正是。」

          「天哪!怎麼這麼巧?真是好險妳沒來過耶!不然我們肯定被湊對。」他感激地對我說。

          「哈哈!」我們又一次笑成一團。

          南益謙拭去眼角的淚,「我都不知道妳這麼有趣,下次見。對了,下次妳媽來的時候,妳也可以考慮跟著來。」

          「好。」我笑道。

          隔天。

          甫到校,簡妍恩就分由不說就把我拖走。

          「說,我聽到有人說昨天看到妳和南益謙走在一起,相談甚歡,趕緊的,給我從實招來!!!」

          我舉起雙手作投降狀,「沒,真的什麼都沒有。」

          「鬼才信。」她翻了個白眼。

          我眨著勉強算是水汪汪的大(並沒有)眼睛,無辜的看著她。

          「說,幾壘了?」她質問道。

          「大小姐,饒了我吧,是真沒有。」我求饒。

          「真沒有?」簡妍恩瞇起她那美麗的眼睛。

          「頂、頂多就是知道了他是我鄰居這件事而已......」我理虧,不自覺越說越小聲。

          簡妍恩的眼睛登時亮了起來,「什麼?!妳和他是鄰居?!」

          我趕緊摀住她的嘴,「噓......小聲點。」

          我瞪了她一眼,「要是被他那群瘋狂粉絲聽到,我還不得被圍毆致死。」

          她沉思片刻,「嗯,也是。」

          「其實也不算鄰居。」我說:「只是同一棟而已,我住15樓,他住13樓。」

          「那也夠勁爆了。」簡妍恩勾出一抹笑,「怎樣?有沒有考慮跟人家發展一下?俗話說的好,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目前是沒有這個打算啦......」

          「為什麼?他那麼帥,個性又好。」簡妍恩執意勸說。

          「......」我無言以對。

          南益謙啊,跟他談戀愛,嗎......

          回到家後,我照例說了一聲:「我回來了。」

          「小丹啊,回來啦。」正在看電視的媽媽抬起頭,隨後似是想到了什麼,開口道:「我周末要去13樓南太太那裡,妳要跟嗎?」

          這次不像以往直接拒絕,我思考了會,答應了。

          「好。」

          到了周末,媽媽和南太太一個勁的誇讚彼此的孩子,不外乎是你們家益謙長的真俊俏、你們家羽丹長的多漂亮等等,害我和南益謙只能站在旁邊尷尬的陪笑。

          可惡,下次不來了。

          不過串門子這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接著還會有第三、第四次。媽媽嘗到了甜頭,所以之後的每一次,好說歹說、威逼利誘都要把我拖去。

          就這麼一來二去,我和南益謙也這麼熟識了起來,我也不自覺地,沉溺在他時不時的溫柔微笑中。

          「怎麼辦,簡妍恩。」我托著臉頰說。

          「嗯?」她依然頭也不抬地寫著參考書。

          「喂,起來,我有重要的事要跟妳說。」我用原子筆戳她的背。

          「幹嘛?」

          「我好像,喜歡上南益謙了。」我紅著臉說。

          「嗯,不意外。」簡妍恩說。

          「好歹假裝驚訝一下嘛......」

          「哇!真的假的?妳喜歡他?」簡妍恩睜大眼睛。

          「......」好傢伙,我真的被打敗了。

          「行了吧?」她挑眉,「欸,還是我去幫妳打聽打聽?」

          「好啊!」我眼睛一亮。

          隔天,簡妍恩沒有什麼表示,但我知道,以她的行動力,肯定已經去了。

          「如何?」我問。

          簡妍恩笑而不語,說:「把他聯繫方式給我。」

          我二話不說就給了,我還指望著她幫我製造機會呢!

          我不知道的是,其實簡妍恩當天就殺去問南益謙了,甚至還單刀直入的問他有沒有喜歡的人,但南益謙只是笑著,溫柔地凝視著筆袋上的羽毛吊飾,伸出手,輕輕地,撫摸它。

          今天,簡妍恩約我去逛漫展,結果我等了半天,她竟然說了聲肚子痛就爽約不來了。

          「這個臭女人。」我罵道。

          結果不承想,我竟然看到了南益謙。

          「你也來看漫展?」我上前搭話,簡妍恩今天沒來真是太好了!

          「嗯。」他露出了慣有的溫柔微笑。

          我的心跳霎時漏了一拍。

          天哪,好帥......嗚,我的小心臟啊......

          「一起逛?」我問道。

          「好。」

          情況大致就是,我拉著南益謙,不停逛這逛那,不停發瘋。

          誰叫我是宅女呢?

          「我們的下一個節目是——真心話大冒險!想要參加的漫迷們請舉手!」

          我覺得有趣,就拉著南益謙一起舉手了。神奇的是,主持人竟然點了他卻不點我。

          「來,這位帥哥,抽個籤。」主持人把分別寫著「真心話」和「大冒險」的籤紙遞給他。

          他有些窘的抽了一張,攤開籤紙,寫著「大冒險」。

          「來,弟弟不要怕,我們先問你幾個問題試水溫。」主持人說道:「請問剛剛站在你旁邊的那個女生是你女朋友嗎?」

          「不是。」

          「那你有喜歡的人嗎?」

          他淡淡一笑,我的心都快要蹦出嗓子眼了。

          「有。」

          主持人壞笑,說道:「那請你現在——在這裡跟你喜歡的人告白!」

          南益謙為難的皺起了眉頭,下定決心般的開口。

          我的心跳又快又急,因為,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我。

          「喬羽丹,我喜歡妳,當我女朋友。」

          他眉眼帶笑,一舉一動皆是動人的風景。

          我顫抖的開口:「好。」

          他再也淡定不了,衝下舞台,抱住我,在我耳畔說:「我喜歡妳。」

          我笑了,「我知道。我也喜歡你,南益謙。」

          「所以你們交往了?」簡妍恩帶著八卦和探詢的目光看著我。

          「嗯。」我羞澀的點頭。

          「太好了。」簡妍恩由衷說道。

          我微笑。

          「跟他談戀愛是什麼感覺?」

          我愣住了。

          「羽丹。」

          我看向左手邊,已經升級成男友的南益謙溫柔地站在我身側。

          啊,真好。

          「妳們剛剛再聊什麼?很高興的樣子。」南益謙問我。

          我的目光看向我們交疊的手,我突然想到簡妍恩問我的問題。

          「跟他談戀愛是什麼感覺?」

          真要說的話,我和他的戀情,就像珍珠白開水。

          如果這麼說,簡妍恩肯定無法理解,換作是一周前的我,也無法相信。

          我原以為,如果和他談戀愛,肯定是跟百香雙響炮一樣,豐富而多彩,又酸又甜。

          可實際上,就跟珍珠白開水一樣,在平淡而平凡的生活中,帶著絲絲甜。

          不夠精彩,那又如何?

          平凡,也很好。

          我是真心這麼認為。

          「在聊你啊,我的男朋友。」

          「在聊,我有多麼喜歡你。」

          「我愛你,南益謙。」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大冒險的告白看得我猝不及防,但我也是蠻喜歡的!
但其實我看到珍珠白開水也是不會去買的類型就是了,這就是我遇不到帥哥的原因嗎,肯定是我沒有一個好鄰居。
(亂責怪!
2024-05-29 12:2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話說,蕎麥冬瓜露我其實壓根沒喝過......)
2024-06-18 21:4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