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閃亮星

【POPO閃亮星】2011年8月號—喬一樵

公告日期:2011-08-10 00:00

【POPO閃亮星】2011年8月號—喬一樵

移居法國的喬一樵,生活於一個僻靜的小鎮,近十年沒有嘗試中文創作的她,在寧靜的生活裡感受到了啟發的力量,同時獲得朋友家人的支持鼓勵,她因此下定決心,選擇釋放因工作操煩忙碌的自我,義無反顧投入文字構築的世界。

一樵擅長觀察週遭友人的情感經歷,同時參考自己真實的生活經驗,然後,以成熟流暢的文筆,寫下一篇篇充滿熟女韻味的愛情樂章,並賦予故事意義,在其中悄悄透露她想傳達的意念。而這些隱藏於字裡行間的愛情觀點,正期待讀者的咀嚼解讀。


【POPO閃亮星-喬一樵小檔案】

別名綽號:喬、樵樵、一樵
星座/血型:射手座/AB型
居處:里昂
她是我心目中的女神:碧玉……(偶像這東西很少出現在我腦裡,真的想不出其他人了)
這玩意我死也不吃:肉類 (不是不喜歡,就是單純不吃),充滿醬汁的菜也不愛
下輩子希望自己變成:變成我自己,更堅定,更懂得體貼人的重活一次(當然能有一雙美腿更讚)
已發表作品:
《藍眸危機》 《海芋之歌》



Q1.「喬一樵」這個筆名感覺頗俏皮,請問名字有何特別意涵?以前有取過其他筆名嗎?

這個問題該把始作俑者揪出來,那就是我妹妹,因為愛情故事她讀的比我多,對於中文小說的現況,據說也比我了解,所以在POPO註冊之初,我要她幫我取名,她信手拿我外文名字加上一個「樵」字,向她小時候熱愛的言情作家「宋思樵」致敬,最後就被她搞成「喬一樵」這個模樣啦!

我一開始也是抱著玩耍的心態,所以沒什麼抗拒就決定了,等到有讀者、編輯注意才開始跳腳,回頭找她算帳,她回我一句:「妳又不是在寫什麼了不起的東西,聳(土)一點才好記。」而壓死駱駝的那根稻草是,不看書的媽媽竟也能講過一次就記住這個筆名,於是我就不再掙扎了。

我沒有取過其他的筆名,但網路上的別名不少,我還滿愛從拉丁文、希臘文裡找單字來賣弄,像Parrhesia(言而無懼)這類字,不過很難翻成中文,我妹也認為太假掰,不准我用。


Q2.日常生活除了寫作以外,妳的興趣或專長是什麼呢?

每次被問到專長,我都會很焦慮,還是先講興趣好了。我的興趣是閱讀、運動、看戲、美食、到語言不通的地方旅遊。

在中文書取得不易的地方生活十幾年,多虧了強大的閱讀欲,讓我得以突破語言障礙,進入英法文書本的世界,也多了個小樂趣:能比在台灣的朋友更早看到原版書,不過讀到一本好書,希望朋友也讀,結果中文卻遲遲不翻譯,這也很折煞人。

另外就是運動,最愛的是慢跑,曾經天天跑6000公尺,持續了八個月;其次是攀岩,這點在部分作品裡應該嗅得出來;而游泳也是我滿喜愛的運動,尤其是仰式。至於其他興趣,就不多講了。

回到專長,一般人說的專長好像都跟職業有關係,不過我自認的專長向來很抽象,不知道歸納分析的能力算不算?歷任老闆常認為我抓中重點的能力還滿強的,執行力也很強,問題來了會自動條列思考,按部就班解決,所以一般人害怕面對問題和麻煩,我倒是滿喜歡這類的挑戰。

假如這點不算專長的話,那我應該就是……一無所長那一類人。


Q3.平常如何提昇自己的寫作速度呢?當寫作遇到瓶頸或是寫不出東西時,怎麼克服

我很訝異常被人評為寫文快速,因為無從得知其他人的創作習慣,所以無法比較。我自己的話,通常兩天可以寫完一章(12000~14000字左右),對我來說字數不是重點,主要是故事中的每一章我都會指派一個任務,有要鋪的梗、要爆的點、要製造的效果,這是以前寫論文的習慣,是三段論證的遺毒,不管要引導論證的是哪一類論證,都一定要有:大前提、小前提、小結論,最後才能導出結局的大結論。

我自己的例子是,寫作速度取決於腦子裡那條邏輯的線有多清晰,偶爾遇上那條線超級清晰時,我能一天就寫完一章,就像打了腎上腺素一樣,想停都停不下來。所以對我來說,「目的性」是很重要的,每個角色、每句台詞、每個情節,都得揹負朝結論前進的目的性,沒有這個東西,我就會失去目標,一個字都寫不出來,或寫出來後自己看了很厭煩,整段整章刪掉的情況也發生過。

第二個問題和第一個問題對我來說是相同的,所謂的瓶頸,就是因為失去了那條線,這時我會放下稿子,出去跑步或是到某個地方渡週末,完全不去想這件事,奇怪的是,線索就會在我放下的某個時刻突然浮現。


Q4.目前妳在站上的作品以「現代愛情」的題材為主,為什麼「現代愛情」特別吸引妳埋首創作?都從哪裡取材?

好像有為一點的作家都滿鄙夷言情小說的,但我總覺得「愛情」和「武俠」這兩大主題,能吸引人愛不釋手一頁一頁看下去,是很了不起的。會看書的人就是會去看書,但能讓不愛看書的人也開始看書,那才是我想要的效果。

取材的來源,好像都是從我自己的工作經驗和家人朋友身上取得,本來很怕冒犯人,所以發表前都會特別請示「相關人士」,不過,目前為止介意被我寫進去的人數為零,朋友們反而紛紛上門,自願提供更多自身故事讓我寫。不知不覺,我竟成為朋友圈的「張老師」,算是意外的結果。


Q5.妳是否會想嘗試創作古代愛情故事或其他種類型(如:奇幻、驚悚……)的作品?為什麼?

來POPO之前,我未曾嘗試完成長篇小說,到POPO之後,不僅開始完成一部部長篇作品,也學了很多關於小說的新詞,例如:穿越、奇幻、網遊、外曼、校園……等等,意外發現「都會愛情」這個題材竟然屬於少數。我突然發現自己的東西較難被歸類,所以我又焦慮了,頻頻問我的大軍師妹妹,我是不是該試試寫實以外的東西,結果又被她大大恥笑了,她說:「就寫妳想寫的,有那麼難嗎?」

我想寫的,就是我經歷過的事情和認識的人,絕不可能讓角色飛天變成老鷹或遭到謀殺分屍,更不可能回到過去和皇帝談戀愛……最後,我釋懷了,改由讀者角度單純欣賞其他文類的作品,同時也發現以前的自己真是太淺薄了,老覺得中文原創小說沒什麼,看書方向總被翻譯小說拉走,其實中文原創的奇花朵朵開,只是都跑到網路上來了。(笑)

不過,可以透露一下,我目前進行中的創作,有和「校園」扯上一點邊,但說到底還是屬於「現代愛情」的範疇。


Q6.妳覺得「愛情」到底是什麼?自己又比較嚮往哪一種戀情呢?

啊~很不想被當成愛情專家或兩性專家,我不是啊~(猛搖頭)充其量是個觀念狹隘,只能從親身或朋友經歷取材的小青蛙呀!

可以不要定義愛情嗎?讓我說說喜歡的愛情電影風格吧!看多了法國電影,滿認同法國人處理愛情的方式,不一定要有「相遇-相知-相守」規規矩矩的三部曲,電影裡常常都是平凡一天,沒頭沒尾發生的一段故事。相遇每天都會發生,相知也不難,而相守才是最難的,我的故事好像都在處理這個問題。例如《海芋之歌》,就是從白雅惠嫁了白馬王子,過著世人眼裡認為不錯的生活說起,然後點出她自己的故事根本還沒開始。

說起來,我嚮往的戀情,就是像家人般平淡的相處,但又能時時刻刻感謝對方相伴的感情。我知道自己超級不浪漫,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戀情。


Q7.妳所塑造的故事人物當中,哪一個角色是妳最喜歡的?為什麼?

我最喜歡的角色永遠是正在書寫中的那個,因為完全進入該人物的內心,把那個人變成自己,怎麼可能不喜歡?如果要問塑造最成功的角色,我想應該是《山城畫蹤》裡的鍾愛珍,不管是她說話的調調,打扮和思考方式,在寫的時候都是最不費力的,因為太真實了,我不用多想就能摸出這女人會怎麼反應。


Q8.筆下有沒有哪個故事是真實發生,或哪個人物是確實存在的?

故事自然是虛構的,但裡頭的情節場景,百分之七十都真實發生過。

我是個很愛新聞的人,所以故事裡每段時空背景都是真實的,只是被我東拼西湊,導因為果,大火快炒,炒成我要的口味。

角色的部分,真實存在的人物佔大多數,有時連名字都沒改,或用諧音字變形一下,為避免讓人覺得我這個作者太失格,容我說說創造出來的人物,證明我還是有點想像力 (單就要角舉例):《藍眸危機》裡的所有人物、《芸起廚房》裡的Kevin、《海芋之歌》裡的杜伯和湯繼文、《山城畫蹤》裡的江城。

人物和情節一樣都是經過拼湊重整的,所以具體上都有一個根據的典型,有時根據的還不只一個形象,真正憑空想出來的,大概就是上述的這些。


Q9.妳的作品常出現跨國場景,對於書中描述的地方,是否實地造訪過?或是參考何處的資料幫助妳描繪當地樣貌?

故事中只要詳加描寫的場景,都是我去過的。例如《海芋之歌》裡的巴黎街景,龍格和芊芊住的八區公寓,正是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的地點。另外,《山城畫蹤》裡引發讀者好奇的「鳥巢餐廳」,我真的誤打誤撞進去見識過,過程滿搞笑的,有興趣的人可以翻翻《山城》留言區。(笑)

唯一出差錯的地點是《海芋》結尾時的「坎城」,因為事先敲好要去坎城渡假,於是很理所當然(物盡其用?)的排進《海芋》大綱,沒想到《海芋》連載速度太快,寫到尾聲時還不到預定的渡假時間,透過訪問曾住過那裡的人,和Google Map的街頭攝影,我才完成關於「坎城」的描繪。後來實地去過,發現和寫的內容相去不遠,所以就保留了那一段。


Q10.妳曾在讀者的留言回覆中提到:「我還滿愛捕捉女人間,這微妙的忌妒心理……」,是什麼原因讓妳特別偏愛描寫這個部分呢?

因為我高中讀的是女校,很習慣和女性朋友親密到……有點曖昧的程度。很幸運的是,在人生各階段,我都交到知心又貼心的女性朋友,自己和女性友人間的交往,常常是巴拉巴拉各自傾倒想法和問題,而忌妒這種心情當下是不會察覺的,因為太微妙了,聽著朋友敘述,就會把自己投射進去,然後不自覺和自己的現狀相比。有時暗自慶幸沒有相同問題,有時哀嘆自己怎麼沒那樣的條件或運氣,但這種忌妒通常是不帶惡意的,也不影響自己對姊妹們的祝福。

通常要過了一段時間,大家才會彼此告白:「其實當時聽妳那麼說,讓我有點小忌妒,blahblahblah……」我覺得就是這微妙的投射心理,讓女人間的感情可以深入到一個地步,是異性情誼很難觸及的,也因為一次次相互影響和想開的過程,讓這個關係幫助彼此成長。

我真的非常非常熱愛身為女人才能享有的這個部分。


Q11.從以前到現在看過的小說當中,最喜歡的作品前三名分別是?為什麼喜歡這些作品?文風有受到影響嗎?

喜歡的作品太多了,但因類別不同,不想為它們排名,就挑幾部以「愛情」為主題,對我有所影響的作品來說好了。

首先是珍奧斯汀的創作,人生至今,看完的第一本長篇小說就是《傲慢與偏見》,只要發現書櫃上少了這本書就會恐慌,非要去買一本回家不可,我也喜歡珍奧斯汀其他較深一點的作品,但睜眼初見就是親,《傲慢與偏見》在我心目中永遠有撼動不了的地位。

其次應該是蕭麗紅的《千江有水千江月》。念高中時因為是「校友」,所以這本書被視為全校女生必讀的小說,故事結局讓人惆悵又難忘,那本小說的威力,在我心目中樹立了某個典型,直到現在都還影響深遠。中文小說裡寫愛情能寫出這股後勁的,我恐怕只看過這本。

最後是目前法國當紅的女作家──凱薩琳彭歌。一次出差的途中,在機場順手買了她的《鱷魚的黃眼睛》,然後一路無法自拔的連看三集,法文版本頁數逼近八百頁,是我看過最大部頭的愛情小說了。真要說影響我目前文風最大的作品,當屬這部。首先她讓我體悟,愛情也可以既輕鬆又深刻;其次,她筆下各個人物都非常立體,連出場一兩次的小配角,感覺都能獨立出來再寫一本書;最後,她慣用淡淡的懸疑事件貫穿整本書,讓讀者即使不耐煩故事的囉嗦和繁雜,還是會乖乖看到最後。這樣的效果也是我設立的目標,當朋友詢問我的小說風格時,通常我的回答就是:「大概就像彭歌那樣。」


Q12.每個作家可能都有寫作必備之物(比如:字典、讀者留言……),而一樵的寫作之路,最不可或缺的人事物是什麼?

大概是水和網路吧!專心寫作時,我處於不吃不動的狀態,桌上沒有多餘的東西,但案頭一定會放一大瓶水,有時甚至灌下三千CC而不自知。靈感充裕時,我曾連續狂寫十九個小時都沒離開座位。

而網路則是供我隨時上網確認資料。

至於不可或缺的人嘛,我有兩個很重要的讀者,沒有讓她們看過的東西,我是不會上傳的。一是看稿很犀利挑剔,又很毒舌的妹妹,我和她一個住法國,一個在台北,但因為我們兩個都很彆扭,不常通電話,所以我都把作品以Mail寄給她,她也是用Mail的方式,把讀完故事的看法條列寫下後,再寄回給我。

另一個是鼓吹我投入創作領域的高中同學,現在住在巴塞隆納,是個愛情事業兼具的女強人,她的心思細膩,能輕易將自己投射進每個情節裡,反饋出很多想法,我一開始寫作就以「感動」她為目標。


Q13.從作品以及與讀者的互動可以發現一樵總是散發著一股文藝氣息,這樣的氣質是在求學時代或是職場環境培養形成的?還是天性或生活習慣使然呢?

呃……有嗎?我以為所謂的「文青」氣質已被這幾年的職場經歷消磨殆盡了,還能嗅出來?那我要好好思考改進了。

其實我沒有很文藝啦,真的真的!(極力撇清),只有遇上超級文藝的讀者,像冰河晨曦,才會配合演出一下。

我這個人很不擅長壓抑,遇上觸動心弦的話題,就會毫不掩飾的把想法一傾而出。我受的學術教育很重思辨能力,所以只要遇上能不斷啟發辯證的對談內容,我就會情不自禁的全盤投入,緊咬對方不放,造成「洗版」的錯誤印象。

因為怕嚇壞人,這幾年有努力自我治療這個壞習慣,另外工作磨練也有影響,因為我負責的一直是「執行」而不是「思考」的工作,需要因應現實環境的限制去計畫對策,所以我以為這「毛病」已經改善不少了。


Q14.收到前男友寄來的喜帖,婚宴當天妳剛好有空,妳會出席他的婚禮嗎?

當然會,我會打扮得漂漂亮亮,和現任的帥哥男友/老公一起出席,把握每個機會讓他知道我過得超級美滿,至少比他美滿!


Q15.請一樵玩個小小網路測驗──「你的著作是書店裡的哪本書?」妳的測驗結果是什麼?對於這個結果妳的第一個想法是?

測驗結果如下:

「喬一樵的著作是讓人賞心悅目的成人漫畫,被擺放在不屬於此書的書架上,經常有看不見的鬼魂買來閱讀。」

我第一個想法是:看不見的鬼魂是什麼意思呀?不過,感覺真有點準。像當中提到「被擺放在不屬於此書的書架上」感覺是這本書不好分門別類,我覺得我的作品有時的確不易歸類。
(小編覺得測驗結果中的「成人」一詞也還頗準的,因為一樵的作品常散發一股穩重成熟的氛圍,對於愛情,她有一套屬於自己的闡述方式,絕對不同於一般的言小。)
★小小網路測驗

回應前請先 登入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