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白蛇妖仙 引子

白蛇妖仙

引子

      「安哥,怎麼辦?應該是個古墓,要不要跟工頭說?」

      日漸西斜,殘陽如血。正在趕工挖掘地基的工地上,一群民工圍著一個漆黑的洞穴議論紛紛,大家都在等待他們的頭兒——一個叫「安哥」的壯碩漢子發話。

      安哥看著洞穴沉默片刻,目光從眾人忐忑的臉龐上掠過,沉聲道:「工頭已經回家,只要大家以後不亂說話,洞裡面有些什麼就只有我們才知道。不想挨窮又不怕死的就跟我一起下去看看,要是能撈到值錢的東西就大家一起分掉。要是有誰不想下去,我也不會強人所難……」

      「我去!」「我也去!」「也算我一份……」大家都很興奮,彷彿已經看到洞穴裡堆積如山的金銀財寶。

      「好!我們兄弟八人,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誰要是心存歹意就不得好死!」安哥臉上露出既興奮又略帶不安的神色,帶頭鑽進猶如噬人巨獸之口的洞穴……

      十個月後。

      「平安,你別走,別丟下我和還沒出生孩子!嗚……」醫院病房裡,一名懷孕九月有餘的孕婦在丈夫床前哭得呼天搶地。

      躺在病床上的安哥奄奄一息、氣若遊絲,好不容易才說出一句話:「我們不該打擾她休息,她一定很生氣,要向我們報復。大家都死了,我也活不成了……咳,咳,咳……」他猛烈地咳嗽,良久才再擠出一句話:「好好照顧我們的孩子,我幹了一輩建築,孩子出生後,不管是男是女也叫作『小樓』吧……」

      安哥停止了呼吸,他的妻子跪在床前放聲痛哭,哭聲中隱約夾雜著細微的「噝噝」怪聲……

      月滿高懸,皎潔的月光為寧靜的醫大校園鋪上一層憂鬱的銀薄。校園外,三名渾身酒氣的夜歸學子正準備翻越圍牆回宿舍就寐。其中一人看著天上的明月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哆嗦了一下:「今晚是陰曆十五嗎?」

      「好像是吧,月亮這麼圓。怎麼了,小於,詩興大發想淫一手好濕是吧,要不要跟四眼比一比誰更能淫?」正在翻牆的胖子回頭開玩笑說。

      四眼扶了扶眼鏡,抬頭看天,似乎真的有吟詩之意。小於推了他一把:「去你的,我是突然想起那個抱嬰女鬼的傳說。」

      四眼打了個寒噤:「白天不說人,晚上別說鬼……」

      「有老子罩你們,怕個鳥!快上來。」胖子已翻到圍牆之上,伸手下來拉他們。

      午夜的校園寧靜而詭秘,縱使三人同行,但是仍然讓人心感陰風陣陣。「噝噝噝,白蛇仙;活千歲,法無邊;颼颼颼,北風吹,飽肚皮,心味鮮……」當走進宿舍區後面的樟樹林時,似有若無的童謠突如其來地迴蕩於陰森的樹影之中。

      四眼首先停下腳步,臉色蒼白如紙:「你們……聽見嗎?」

      小於雙手交臂,顫抖著點頭:「聽前輩說,每當在月圓之夜,樹林裡就會有一隻抱著嬰兒的女鬼出現,一遍又一遍地唱著童謠。如果碰上她,就會被她挖掉心臟……」

      「別自己嚇自己,那只是高年級的學長用來嚇唬新生的鬼話。跑快幾步,馬上就能到宿舍了。」胖子不停地往四周張望,並沒發現傳說中的女鬼。

      「走!」胖子帶頭往前走,但沒走多久,三人突然一同停下來了。他們看見一個女人倚在樹旁,輕撫懷中的嬰兒,雙唇微微張合,吟唱著憂傷的童謠。她發長及背,胡亂披散,除了露出半張嘴巴之外,幾乎把整張臉掩蓋住。

      女人的頭部緩緩轉動,面向因恐懼而不能彈動的三人,披散的頭髮之下,彷彿是一雙散發著嗜血光芒的眼睛。

      「啊……」淒厲的慘叫打破了校園的安寧。

      省公安廳,廳長辦公室。

      梁廳長正在翻閱一份由刑偵局送來的檔案,越看眉頭就皺得越緊。「咚咚咚」門外響起敲門的聲音。

      「進來。」

      「廳長,找我有什麼事嗎?」進來的是一個身材臃腫的中年男人,賤肉橫生的臉上有一雙深邃的眼睛。

      「阿政,只有我們倆的時候直接叫名字就行了。」廳長語氣非常親切,並沒有擺出上司的威嚴。然而,對方卻以冷漠的態度回應:「廳長,辦公時間你還是叫我梁政吧。」

      「你還怪我當年把你調離刑偵局,其實我當時也是迫不得己。」廳長神情略顯無奈。

      「沒事,我現在在掃黃隊過得挺好的,每天不是吃飯喝酒,就是搓麻將炒股票,根本不用動腦子,樂得清閒。」梁政微微笑著,笑得很難看,讓人想起「皮笑肉不笑」這句老話。

      「還說沒事,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兩年前你追查的那宗案子,我也是迫於上任廳長和省政府的壓力才要求草草了事。但是你卻堅持要追查到底,要不然我也不會把你調到掃黃隊。」廳長微閉雙目,似乎在回憶一段並不愉快的往事。

      「都已經過去了,不提也罷。」嘴巴說得輕鬆,但他的雙眼卻閃現一絲微僅可察的恨意。

      「之前的事是過去了,但是並不代表之後不會再發生。」廳長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把手中的檔案夾拋到梁政面前。

      梁政隨意翻閱了一下檔案的內容便放下:「醫大女鬼襲擊學生致兩死一傷,這可不歸掃黃隊管。」

      廳長露出狡黠的笑容:「是啊,這案子是不歸掃黃隊管,嚴格來說也不在任何一個部門的管轄範圍之內。我已經跟汪書記打過招呼,準備成立一個『詭異案件處理小組』,專門處理這類涉及超自然事物的案件。你有沒有興趣換個工作環境?」

      梁政雙眼閃過一絲興奮的光芒,但是一瞬間便回復平靜:「政府絕對不會允許有這樣的小組存在。」

      「沒錯,的確是不允許,所以政府對外絕對不會承認有這個小組。名義上小組是刑偵局名下的普通調查小組,但是其所調查的案件只需對我負責,審訊及裁決等法律程式全部以內部聆訊方式進行,無須直接向市民及媒體交代。」

      梁政沒有說話,但嘴角微微上翹,他的笑意不在於臉上,而是藏於心底。廳長繼續說:「你可以在全省公安系統內挑選五人做你的下屬,招務編外人員也可以,但必須在半個月內偵破這宗案子。」

      「如果你能給我一個人,一個星期就能偵破此案。」梁政語氣堅定地說。

      「誰?」

      「反扒隊的慕申羽。」

      廳長思索片刻:「噢,就是那個以前在刑偵局跟你的小慕吧?」

      「正是。」

      「沒問題,反正讓他這樣的人才待在反扒隊也太浪費了。」

      「其他人選,我看過人事檔案後再告訴你。」

      「嗯。」

      「沒別的事情我先走了。」梁政走到門前突然回頭:「謝謝你……哥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