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魔王與雪之燈

        白色的光點緩緩從天而降,這是席普司托勒第9999年的初雪。

        席普司托勒,完整名稱為席普司托勒‧愛琳娜‧樊蒂雅克茲大陸。在這廣漠無際的豐饒大地上,住著許多不同的種族,人類、魔獸、幻獸、精靈、妖精、魔族等,而數量比例佔最多的屬人類。人類發展至今已有二十七個獨立的國家,以及諸多尚未被納入國家的繁華城鎮。

        「啊!這東西老是讓我覺得很像頭皮屑耶。」全身被黑色系貴族裝束包裹的青年騎在黑亮的駿馬上,伸手拍落頭上的雪點。

        「……陛下,這是一年一度的初雪,請不要說這麼沒情調的話。」一旁騎在馬上的長髮男子翻了個白眼,勉強吐出畢恭畢敬的口氣。

        兩人周圍整齊地直列著數十名士兵,配合著馬速移動並護衛著。

        席普司托勒每年的第一場雪,降下的不單單只是白色雪花,而是有如夜星般閃爍的「光之雪」。傳說這是人類的母神‧愛琳娜的眼淚。

        心疼因為冬季到來而遭受寒害凍傷的人們,為此不斷哭泣,從那之後每當第一場雪降下時,雪點就會帶著閃爍的白色光芒,像是提醒人們:「雪季開始了,快多穿點衣服保暖吧。」

        也有一個說法是,雪之光點明耀如小小的燈火。那是在幽黑的冬夜裡,為了守護人類遠離黑暗中蟄伏的魔獸,而燃起的驅魔之火。簡而言之,關於神話的解讀總是眾說紛紜,不過始終沒有人會去認真探究。

        在這個時期,人們會舉辦盛大的祭典,讓營火燒上整整一週以驅走寒意,迎接冬季。

        「管它是什麼,老實說這種東西到底哪裡吸引人?我還真搞不懂啊,紫苑。」黑髮男子不解地將落在手上的光之雪握起,再張開時,已經融成普通的水了。

        被喚作紫苑的長髮男子嘆了口氣回道:「您說的是。一場初雪對擁有永恆生命的陛下您而言,的確只不過是一堆發光的頭皮屑,毫無價值。」

        得到認同後,男子爽朗的笑道:「沒辦法嘛,誰叫我是魔王呢!」

        順直俐落的黑髮貼在頸後,稍長的幾許髮梢垂落在肩頭上,精悍俊秀的臉龐堪稱是天造之物,騎在黑色駿馬上的身形修長而挺拔,全身散發著威武肅殺的氣勢,黎明般的蒼紫色眼眸自信地傲視一切事物。

        魔族,能使用各種不同的魔法,並且不受任何道德觀念所束縛,因此常單純一時興起,或是為了享受殺戮,就任意入侵人類居住的城鎮,大肆破壞、虐殺,並搶走整片領土。對人類而言,魔族是十惡不赦的暴徒。

        魔族雖然隨性放縱又殘酷,但卻有唯一服從的對象,那正是他們的王。魔王,也就是魔力的掌權者,魔族之王,擁有永恆的生命以及強大魔力,世間的萬物無一能與之匹敵。

        只要是魔王的命令,魔族就會絕對服從,他們遵從並信仰著唯一的王,魔王就是他們的法律與道德,不論他是個怎麼樣性格惡劣、自我中心又糟糕的存在。

        「話說陛下,這次的出遊……不、是出巡,您是否有什麼計畫?」

        每個魔族都有著俊美勾人的外貌,身為魔王輔佐官兼職保母的紫苑當然也不例外。他揚手撥開遮去左眼的紫紅色長髮,露出了整張絕美容顏邊問。

        魔族並沒有所謂的國家觀念,每個人都是以自己為中心,但出於對魔王的敬仰,也有許多魔族以侍奉魔王為生存目標,自然就駐紮進魔王城裡,並自動地組織了魔王所屬的將、軍、臣、兵等。

        「我還沒想到,不過聽說人類今年很流行養迷你型的寵物,所以我想……」魔王撫著下巴沉思,不料話還沒說完,紫苑突然咆嘯:「不准!絕對不准!只有養寵物說什麼都不准!」

        「等一下,我什麼都還沒說吧?」

        「不!您的企圖非常明顯了,所以在您行動前我會堅決反對!」

        「不過是養寵物,幹嘛要反對成這樣?」

        「您還敢說!請問陛下您三百年前撿回來的地獄三頭犬現在是誰在餵養的?」

        「就是你啊,不過我撿到的時候,那隻狗有一個頭被砍斷,而且當時還下著冰雹,看起來怪可憐的,所以我就忍不住把牠帶回來了──大概啦。」

        事實其實是偶然路過的魔王,在冰雹中以暴力打趴了地獄三頭犬,並強制拖回城堡說要當成寵物養。當時狗身上的傷有九成都是魔王所傷的,而在醫治好後,還被魔王命名為「勞斯」和「萊斯」,從此監禁在城堡裡。

        也許是不滿被莫名其妙綁架回去當寵物,又被取了可笑的名字,因此牠們經常會吃掉前來餵食的魔族當作報復,但經過紫苑不為人知的恐怖調教,如今已順服地成了城堡的看門狗。

        「那兩百年前,您從愛琳娜女神神殿拆回來的智者之門,又是誰負責把它改造成魔王城正門的!」

        「也是你啊。不過我告訴你,智者之門吃魔族的樣子比它講的笑話還要好笑多了!你應該找時間去看看的。」

        智者之門原本駐守在席普司托勒最西方山脈邊境的愛琳娜神殿前,會對欲通過門的人提問,如果答錯或是被發現是心術不正的匪徒,智者之門就會張開嘴將人吸進去吃掉。

        魔王當時同樣只是偶然路過,而智者之門則照慣例問了魔王問題,但魔王不僅答對,還要求再繼續出題。一問一答來來往往直到三天後,魔王實在太中意知識淵博的智者之門,便不由分說地硬是將它拆下來帶走,現在成了魔王城的城門,閒來沒事就會陪魔王聊聊天、下下西洋棋,偶爾也會把路過的魔族士兵吸進去吞掉,目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它那老是被魔王嫌棄的冷笑話。

        「……一百年前,您故意從龍窩裡搶來的龍蛋又是誰孵化出來的?」

        「應該還是你吧?不過那是因為我實在很想從蛋破殼開始,親手培育一隻聽話乖巧的龍嘛。」

        搶回來的蛋有一個成人這麼大,如果魔王要讓蛋孵化,就絕對不能使其失溫。在魔王無理的一聲令下,紫苑只好鐵青著臉,聯合數十名魔族運用魔力調節龍蛋的最適溫度。

        持續了半個年的接力孵育,才終於讓一隻噴火龍破殼而出,還記得當時所有參與孵化的魔族們都感動得落淚,畢竟持續大量使用魔力,有不少魔族因此乏力虛脫而死。但由於這件事被魔王閒置了一段時間,等到孵化出來時,魔王早就意興闌珊,對龍根本不屑一顧。

        最後那隻龍被紫苑養在魔王城中,名字取叫「紅苑」,最喜歡吃的飼料則是……魔族。

        先不提他堂堂一個魔王輔佐官,不曉得為什麼每次都會淪為寵物保母?紫苑只要一想到個個忠誠臣服於魔王麾下的士兵們,在魔王不以為意的笑聲中,滑稽地成為寵物們的點心,就不禁為他們的無謂犧牲打抱不平。

        「陛下您實在太任性妄為了!所以這次說什麼都不會再讓你養新寵物。」

        「回想起來,紫苑你真是太偉大了。」魔王難得有感而發。

        一邊聽著紫苑無止盡抱怨歷年來的寵物育成勞碌記,一邊駕馬騎入森林,在靠近山崖邊的時候,突然有東西從崖上掉了下來,簌喢一聲,摔落在密集交叉的樹枝上。

        底下的某個魔族士兵立刻帥氣地旋身,甩出背上十字弓,瞄準、發射,箭矢劃破空氣正中目標!連續動作一氣呵成,神準的程度讓周圍的侍衛都忍不住豎起大拇指。

        「稟告陛下,異徒消滅完畢!」在他得意地回頭擺出帥氣POSE時,一隻腳便狠狠地直接踹到他臉上。

        「哪來的神經質啊!」

        「陛下,他是我們弓箭射術最優秀的士兵,並且身兼侍衛長。」

        「那他從這一秒開始可以不用幹了。」魔王不悅地踩上他的臉借力一躍,優雅地降在異物落下的樹前。

        完全不懂魔王發怒的點在哪裡,那名茫然的士兵只能頂著臉上凹陷下去的腳印自認倒楣,畢竟魔王就是這麼反覆無常,隨性不仁的專制暴君。

        枯樹較粗的枝幹上,掛著一個瘦小的孩子。身上多處是樹枝造成的割裂傷,最嚴重的則是左肩窩插著剛剛射出的箭,所有的傷口都汨汨流出鮮血。孩子彷彿即逝的光之雪般,淡淡地渙散奇異的白色光暈,魔王看了之後便將他從樹上抱了下來。

        「陛下,怎麼了?」

        走過來查探究竟的紫苑,看到魔王懷中瀕死、虛弱的幼童,以及他光裸背上,顫顫展開一對的純白羽翼,立刻豎起了警戒心驚呼:「這是……勇者!」

        魔王在世上是獨一無二的絕對存在,其所擁有的力量,是從萬物之初便開始累積,並傳承下來的。

        為了保護人類不受魔王的迫害,愛琳娜女神在殞滅前的瞬間,將祂的力量賜給了一名人類,憑著那股強盛的神之力,人類得以打倒魔王。

        因此世界的法則是:永恆予魔王,終焉於勇者。

        意即魔王擁有永恆的生命與力量,卻會被繼承了女神殺伐之力的人類勇者所滅。

        縱使勇者擁有與魔王匹敵的神力,但人類終究是人類,即使力量永遠不褪,身體也會隨著時間朽去。受了重傷若不醫治也會死亡,一旦寄宿著神力的肉體死亡,女神之力就會隨機地尋找下一個人類寄宿。勇者之力會寄宿在胎兒中,使孩子生下來便擁有白色的羽翼,白翼會隨著勇者的身形成長,也可以操控自如地將之隱蔽於體中,白翼本身只是一種勇者之力的具象化。

        過去已有上千名勇者去世,其中只有二十七名勇者成功殺死魔王。魔王若遭襲死亡,原本的魔力會飄散到世上各處百年之久,百年後,才會再慢慢凝聚成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全新個體顯現。

        擊殺魔王成功的勇者,會被當代人們神格化為偉大的國君,這就是席普司托勒大陸上二十七個國家的由來。失去王的魔族們,也會大批大批地停止活動,進入假寐期,直到下任魔王降臨。

        人類屈於魔族,魔族屈於魔王,而魔王屈於勇者;因此對魔族而言,勇者是忌諱般的存在,對其厭惡至極。

        「陛下,請立刻將他殺死!」

        「是可恨的勇者嗎?」

        「魔王陛下!」

        「陛下,快殺死他吧!」

        不只紫苑,所有的士兵異口同聲地湧上前,想從魔王手上一把搶走幼兒直接處死,畢竟死一名勇者,對魔族們的未來生活就多一分安心與自由。

        幼兒只緊閉雙眼,虛弱地低喘著,連疼痛哭鬧的力氣都沒有,更別提抵抗或逃跑了。魔王默默凝視著幼小的勇者,臉上面無表情,站了不到須臾之後,轉身一跨、騎回馬背上。

        他輕輕揚起手,覆住孩子受傷的地方,移開後傷口便癒合。不一會功夫,所有的傷就全都復原了,連被射中的箭傷也消失無蹤。

        「陛下!您這是在做什麼!」眼見魔王根本沒有殺死勇者的意圖,紫苑驚叫道。

        「這附近有他的村莊吧?我要把他送回去。」

        魔王將其治好後,又將他包裹進自己的黑色披風,小心翼翼地將孩子抱在懷中。小小的勇者稍微回復了神智,手背用力揉了揉眼睛,緊抓著魔王胸口的衣料,怯生生地抬頭盯著魔王看。

        「您到底在說什麼!腦子壞掉了不成?陛下,再怎麼任性妄為也該有個限度啊!庇護勇者這件事,簡直是魔王史上最胡鬧的大笑話!」紫苑同身為魔族,自然也擁有高度的自尊心,他完全無法苟同這有史以來最荒誕的鬧劇,哪有對天敵這樣呵護備至的魔王?

        周圍的眾士兵們也跟著躁動了起來,甚至說出:「如果陛下下不了手,就讓小的來代勞!」這般自以為是的叫囂。

        魔王沉默不語,對周圍的鼓譟聽而不聞。發現孩子一直緊盯著他看,便低下頭對著孩子微笑著問道:「你有名字吧?叫什麼呢?」

        小勇者直勾勾地望著黎明色的雙眸,緊抿嘴唇。

        見他沒有要回答的意思,魔王也沒有繼續追問,接著又說:「我幫自己取了名字,叫做『特雷特‧馮‧席蘭沃爾‧伊利亞德』,你可以叫我特雷特就好。那你的村子在哪裡呢?」

        小勇者搖了搖頭,突然「哈嚏」小小聲地在魔王的披風上打了個噴嚏。

        魔王見狀,便將圍在脖子上的灰色圍巾取下,一圈圈將孩子纏了起來,幸好長度夠,剛剛好將小勇者緊密地包起,還順便打上蝴蝶結。

        一旁從頭看到尾的魔族們簡直都快氣炸了,魔王根本懶得聽他們的勸言。忍無可忍,紫苑最先爆發出來,他不只隨侍在魔王左右的時間最長,也有凌駕魔族之上、魔王之下的力量,再加上強烈的自尊當後盾,使他一時忘了主從的階級,對著魔王放聲怒斥:「您簡直是不可理喻!請快殺了那該死的東西!」邊吼,手邊伸往稚兒,但卻在下一瞬間,紫苑煞住動作,僵直著完全不敢移動分毫。

        魔王正看著他,只是靜靜地看著。

        冷汗從紫苑的額頭冒出、滑過臉頰,再沿著下巴落到地上。他察覺自己不只是額頭,頸後、背部連手背上都溢起了汗珠,手指從指尖開始微微發顫,有一股闇黑如沼的恐懼,正在將五感及思考溶解。他只感覺到自己正被什麼東西吞噬著,狂爆、陰冷、黑暗的──仿若龐然巨物的某種力量,把心臟死緊地捏在手中,使之不規則地瘋狂跳動。

        紫苑慌亂地抬起頭,魔王依然看著他,身後襯著光之雪,倨傲地對紫苑揚起嘴角。

        『這個人無疑是我族的……魔王陛下。』蔓延在身上的恐懼讓他惶恐得不自覺緊閉雙眼,他終於深刻地體會魔王之所以為魔王的理由。不論是誰,都應當臣服於他的強大之下,絕不允許去挑戰那份無敵。

        「陛、陛下……請原諒卑臣的、無禮……請原諒!」紫苑牙齒打顫著結巴道。

        原本入侵全身的束縛這才解開,紫苑大口大口喘著氣,這才發現不只他一個人遭殃,其他士兵們也都慘遭波及;除了屈著膝急喘之外,還有的臉色慘白跌坐在地上,甚至更有緊抓著胸口昏厥過去的。

        魔王這才悠悠地微笑說道:「我不想被任何人干涉我想做的事,僅此而已。」說完後,他把手伸向紫苑。

        紫苑本能畏懼地往後退縮,魔王眼中對他的譏諷一閃而逝,不過笑容很快就將那抹情緒壓下,不由分說將腿軟跪倒的紫苑一把拉起:「該起來了吧,我優秀的寵物保母?」

        「誰是寵物保母啊!我是陛下您的輔佐官。」紫苑匆忙站直了身體,讓自己鎮定下來,勉強回復成原來的相處模式,再也不允許自己在魔族之王的面前,露出剛才那般怯懦可悲的模樣。

        「好啦,來找這小傢伙的村子吧!」魔王讓小勇者跨坐在馬鞍上,靠著自己當椅背令道。

        「以人類的民族性來說,這麼小的孩子,應該很快就會有人來找他了,所以屬下認為將他留在原地,不失為一個好辦法,而且也會為我們省去不少麻煩。」

        「但實際上似乎沒有人來找他。」

        「我想應該是因為初雪祭典,所以才沒有人注意到小孩子摔下山崖吧?」紫苑說道,小勇者低下頭,默默地沒有動靜。

        「是嗎?我還以為他也是什麼寵物的點心耶。」話一說完,小勇者就立刻回頭望著魔王,輕輕搖了搖頭。

        「嗯?我說錯啦?」魔王完全不以為意笑了出來,伸手胡亂摸了摸孩子的頭。

        「請您先撇除以魔王式的思考來尋找答案,這孩子既生為勇者,必定會受人類捧在掌上百般呵護,絕對不可能被當成任何生物的飼料!肯定還有什麼原因……」紫苑邊反駁,冥頑不靈的腦袋只顧著想找到原因。

        「但他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受到百般呵護的小孩喔?」魔王稍微拎起小勇者,展示他身上破破爛爛的衣著和滿身的舊傷疤。

        「這麼說也對。」紫苑上下打量著,邊頷首同意。

        小勇者一時被兩人當作小動物耍著玩,但卻不敢多加抵抗,只能小力掙扎著企盼躲回魔王的披風裡。

        『咕嚕咕嚕──』就在這時,突然一陣古怪的聲音打斷了魔王和紫苑兩人的談話。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

        「屬下也沒聽清楚。」兩人張望周圍尋找那怪異聲音的來源,小勇者則偷偷地蜷起身體。

        『咕嚕咕嚕咕嚕──』這下響得又比剛剛更大聲,孩子甚至還被自己肚子發出的聲音嚇了一跳,立刻將身體縮得更小。

        「……喔。」

        「……嗯。」

        魔王與紫苑的視線在小勇者身上來回逡巡好幾遍,最後相視一眼,接著開始放聲大笑。勇者臉頰紅到耳根,緊緊地握著韁繩縮成小小的一顆球狀,期間肚子還是不停咕嚕嚕地叫。

        「原來是你發出來的啊?這聲音是代表什麼嗎?」

        「陛下,這是人類飢餓時肚子發出的聲音,基本上生物都會如此。」魔王不需要進食也能存活,所以並不瞭解原來任何動物都會發出飢腸轆轆的腹鳴,於是紫苑簡略地對魔王說明。

        「肚子餓啊,該給你吃什麼呢?魔族行嗎?」

        「陛下!只有魔獸和奇怪的門才會吃魔族!再說您怎麼會最先推薦別人吃自己的子民啊!」

        「你平常不也都餵城堡裡那幾隻吃我們的士兵嗎?」

        「那是逼不得已,牠們已經完全被您寵壞,挑嘴到非魔族不吃!說起來這應該都是您的責任!」

        「那就繼續讓牠們吃魔族以示負責囉。」

        「陛下!」

        『咕嚕咕嚕咕嚕嚕咕嚕──』腹鳴再度打斷兩人的對話,這次叫得更誇張,持續了好幾秒,聽起來都像在唱歌了。反而是小勇者無法控制自己的肚子發出怪叫,慌張得幾乎快哭出來。

        「哈!這小傢伙還真有戲份。」

        「不過是個勇者,就放著讓他餓死算了。」紫苑嘀咕,依舊不願收斂他對勇者的敵意。

        「話說回來,這小傢伙到底能吃什麼?」魔王看見孩子僵著整張臉,羞窘到發抖的嬌小身軀,才終於打住繼續捉弄他的念頭問道。

        「……大概是果實類的東西就可以了吧。」不敢對魔王的問題充耳不聞,紫苑很明顯心不甘情不願地回答。

        「果實類啊,這季節應該會有蘋果才對,我看看。」魔王四處張望了會後,駕馬往某顆樹前進:「是這個吧?」

        樹上結滿纍纍的紅色果實,大而飽滿的鮮紅令人食指大動,香甜的味道縈繞在鼻尖十分誘人。魔王伸手摘了幾顆下來,直接塞往小勇者的懷裡。

        「給你,我不知道人類都吃些什麼,所以你先用這個墊墊肚子。」魔王爽朗地笑著,再次拍拍勇者的頭。

        勇者先是抬頭望著魔王的笑臉,又低下頭捧起了幾個蘋果遞到魔王胸前。

        「要給我?這就不用了,我是不需要吃東西的。」魔王推回了蘋果,接著溫柔地淺笑著催促:「這全都是給你的,不是很餓嗎?快吃啊。」

        困惑地歪了下頭之後,孩子用雙手捧起蘋果,對著魔王瞇起眼睛,露出靦腆的笑容,之後才啃起蘋果。

        「紫苑!這小傢伙、他對我笑耶!」魔王大驚失色,激動地拉扯搖晃隔壁的紫苑,害他差點落馬。

        「陛下請您冷靜點……不過這麼一回想,我們似乎從沒有見過這麼小,又一點敵意都沒有的勇者。」

        特雷特成為魔王至今大約有三百多年,期間也曾有來到魔王宮殿奇襲的歷任勇者,他們大多都是喊著:「邪惡的魔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或「該死的魔王!你擾亂世間和平的日子已經結束了,我XXXX今天就要來討伐你!」但下場幾乎都是連魔王本尊都還沒見到,就命喪魔王城眾寵物的嘴裡。

        「我記得好像來過五個吧?」

        「實際上是來過六個,第六個──當時您正在和麗王大人吵架,您們兩位破壞宮殿並攻擊對方時,宮殿的磚瓦正巧就砸死了前來的勇者,而且這還是事後收拾宮殿時士兵發現的。」

        麗王是魔王城的憑依精靈,也就是魔王城堡本身,平時會化成美豔動人的女性姿態在城堡內活動,是與魔王吵架的冤家,不過說到底兩人的關係其實非常良好。

        「這小傢伙吃得還真慢啊。」對上一個話題的延續失去興趣,魔王轉將注意力放回勇者身上。看著勇者用小手抓著比自己手掌大上一倍的蘋果小口小口地啃食著,忽然有感而發隨口道。

        「請您不要認為吃東西就是將對方一口吞掉好嗎?他又不是城堡裡那群魔獸,只不過是個無能的人類勇者。」紫苑仔細地打量眼前的小傢伙,紅撲撲的臉蛋顯現了主人的年齡與稚氣,雖然多了後背上的那對翅膀,但再怎麼看他都是個不滿六歲的孩子。

        看來看去紫苑還是不懂,到底魔王是看中這名弱小無力的勇者哪一點,竟對初次見面的天敵如此呵護倍至?

        不久後,遠處傳來士兵的呼喊,幾秒後身旁的侍衛便稟報找到了一處人類的村子。

        「原來我的士兵們效率挺高的嘛。」魔王讚嘆道,紫苑在一旁冷言:「這是當然的,也不想想是誰當初把訓練士兵這個責任丟給我的。」

        「不愧是紫苑,你要不要改行當魔王?」魔王大力的拍了拍紫苑的背,害他二度「差點落馬」。

        魔王之力是與生俱來的,跟資質或潛力都無關,不是說想當就能當,也不是拿出一萬倍的努力就有回報,而是貨真價實的命運。

        「……如果我是魔王我第一個想葛屁的就是您喔。」紫苑從容地調整姿勢坐穩回馬背上,身後的黑色怨氣緩緩冒出,帶著燦爛的笑容回覆魔王。

        「咦、等等我覺得有黑色的東西過來了有黑色的東西過來了喂喂紫紫苑啊啊啊──」

**

        魔王等人在村子的不遠處放下了勇者,對他指明了村子的方向。孩子懷中捧著還沒吃完的幾顆蘋果,目不轉睛地望著向他揮手道別的魔王。

        他往村子的方向走了幾步之後,回頭看了看魔王,看過後再往前走了一小段距離,又回頭看了看,看起來相當不捨。

        魔王不禁笑了出來,對著勇者喊道:「記得以後千萬別來殺我,絕對會早死的!但是可以來找我喔!」說完還大力地揮揮手臂。

        「……我可以看看您的腦袋裡裝的是什麼嗎?」紫苑小聲地自言自語。

        也不曉得是否有聽見魔王的話,小小的勇者學魔王空出了一隻手,高舉著左右揮舞後,這才不再回頭,筆直朝村子前進。

        身影消失在遠處後,魔王突然開口說道:「我要收回我一開始說的話。」剛才還興奮不已的表情突然轉換為沉靜的面容,紫苑也不敢再開玩笑吐槽。

        「您是指哪一句?」

        「我說我不懂初雪哪裡吸引人的這件事。」

        光之雪依然下著,魔王抬頭望向天空,攤開手掌接取光點。「同樣是從天而降,同樣散發著光芒,對我來說那個小傢伙就是初雪。他身上的光芒很柔和、惹人憐惜,捨不得握緊手心讓那光芒消逝,」魔王轉頭對紫苑笑道:「所以剛才我根本不想管他是不是勇者。」

        「雖然這點屬下勉強能理解,但是那個人類孩子畢竟是勇者,現在放他生路,將來也只會為魔族帶來威脅。」

        「既然只是個人類,那又還能有什麼威脅。」魔王自信地笑說,紫苑也只好嘆口氣不再反駁。

        「屬下曾聽說,光之雪的另一層涵意是『埋藏』和『遺忘』,陛下您認為呢?」

        如果這場雪真的有這樣的魔力,紫苑只希望魔王能盡快忘掉對那個小小的勇者、對這場初雪的記憶,當個稱職的魔王。

        「我認為這場初雪很美,這樣就夠了。」魔王滿足地揚起嘴角。對擁有永恆生命的魔王而言,很難在生命中找到能夠觸動心靈的事物,因此這場雪景也格外地珍貴。

        「好了好了,初雪也看了、馬我也騎膩了,那麼紫苑,我就先回魔王城去囉。」

        「什麼?等等!您是打算要……」紫苑話來不及說完,魔王就先做出行動。

        他微微弓起背脊,有東西倏地從魔王背上延伸而出,沒有見到羽毛或皮翼,而是一對巨大似骷髏手掌的爪翼,肆無忌憚地向蒼穹攫去。相較於勇者的純白羽翼,魔王的翅膀確實顯現了顫慄與恐怖的意象。

        骷髏爪翼稍微擺動了下,魔王四周瞬間捲起颶風,塵沙與光之雪四散飛揚,激烈地狂舞著,遮去所人的視線,直到旋風平息之後,魔王也早已消失在原地。

        「任性的傢伙!要是我真的能成為魔王,第一個一定會葛屁掉你!」這回真的摔落馬背的紫苑忿忿地吼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