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傷

      其中一個黑衣人正舉起槍的同時,「砰咚!」的一聲人頭落地……大量的鮮血飛濺出來的那一瞬間,使前頭幾個拿著槍的人個個都不禁退了一步。

      靠!又殺人了!

      我和谷川一見到這種怵目驚心的畫面,為了避免對方會嚇到尖叫出來,我們兩個不知道在搶什麼快同時伸手互堵了對方的嘴,此時……像是為了現在而宣示血鬥即發一樣,不知為何一旁的街燈開始閃爍不定。

      「……是你幹的嗎?」站在最後頭的黑衣人問道。

      「哼哼,你看我動刀了嗎?」阿御輕笑著。

      「是拔刀術吧?刀畢竟還是刀,終究比不上槍的速度。」

      「哈哈哈!那我們來試試看,如何呀?」阿御發狂似地笑道,連表情也變得相當可怕,比那天殺掉那些小混混時的表情還要猙獰萬分。

      前頭的四人舉起了槍對準阿御,而他同時拔出刀來往前衝了過去,疑似被他的動作給嚇到射偏的槍響之後,把一旁其中的街燈給打破了,剩下唯一閃爍不定的燈光下傳出了其中一人的哀嚎聲,而站在最後頭的黑衣人退後了幾步,看起來想趁隙攻擊。

      接著最靠近阿御的人拿著槍對著他腦袋開了一槍,那一瞬間他好像突然產生分身似的閃過,並且一刀重重地砍倒了開槍者……或許是視線不佳的關係,一般人的動作能快到產生殘影嗎?他那種超越人體極限的閃躲動作根本不像是個人,反而像個惡魔在玩弄這些人一樣。

      阿御在刺殺一人的同時,把刀前不知是死是活的人往前用力一推,剛好擋下了後頭的人開的那幾槍,接著阿御衝上前抓著他的頭用力扭了一下,傳出「喀!」的一聲,倒下。

      還有一個。

      最後一人利用衣著的優勢退離混亂的戰場老遠,並且趁著阿御還沒注意到自己的機會對他舉槍,而我……肯定是犯傻了,一時情急擔心他會被打中地衝了出去。

      「秀樹!」谷川手沒抓到我而大叫。

      「什──危險!秀樹!」阿御奮力地往前衝。

      當我看到黑衣人連開了好幾槍之後,心裡只剩下我可能要死了的想法,但突然之間我的肩膀被緊緊抓住,阿御用力將我往後一拉而自己衝上前去,而黑衣人看到他衝了上來也嚇得不小心射偏了幾槍,其中一槍把唯一在閃爍的燈光也打壞了,最後在黑暗之中……傳出了那個黑衣人的哀嚎聲。

      ……

      確定一切都安全以後,「秀樹!你剛才為什麼要做那麼危險的事!」谷川出來看看驚魂未定的我有沒有受傷。

      「對、對不起……因、因為我看到那個人要偷襲阿御……」經歷過這一次的死裡逃生,我渾身還無法冷靜下來地顫抖著。

      「算了,你沒事就好。」阿御站在遠處把刀收起來。

      「天冥,你……中彈了吧?」谷川問道。

      阿御中彈了?該不會是因為我的關係……我抬頭看向站在遠處的阿御,沒有街燈而只有星光的照射之下,實在看不清楚他到底有沒有受傷,甚至是他的表情……

      「……我沒有,時間不早了,你們趕快回家去吧,剛才的幾聲槍響可能讓附近的人報警了。」

      「你騙人,你一定受傷了!我們得把你送到醫院才--」

      「囉唆!」打斷谷川的好意之後,阿御唸道:「你馬上送秀樹回家,送完之後你自己也是。」

      「阿御!別這樣!讓我們送你去醫院吧!」我擔心地說。

      「用不著你們多管閒事!快給我滾回去!」阿御吼完之後,模糊不清的身影也隨即消失在黑暗之中。

      ……為什麼要逞強?

      「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去好了……明天在去他家看他,好嗎?」谷川拍了拍一臉愧疚的我。

      ……

      「那我們明天同一時間在商店街入口見面,嗯?」

      「好……」

      翌日。

      因為擔心阿御的關係我一整晚沒睡好,還不時夢見那些……唉,一想到昨晚的事更別說有那個心情吃早餐了,不過看著桌上我媽特地為我準備的餐點……難得她放假休息卻還記得弄吃的給我,為了不辜負我媽的心意我也只好逼自己吞下去。

      吃飽以後我馬上離開家門來到了商店街入口,遠遠地就看見谷川坐在那附近的長椅上吃著三明治、看報紙……他還真有那個心情。我快步地走到他面前,而他剛好吃下最後一口三明治。

      「早啊,你沒睡好啊?」谷川看著我的臉擔心地問。

      「昨天發生那種事你還有心情睡得很好嗎?」我沒好氣地說。

      「喏,你先看看這個。」谷川把他手中的報紙遞給我看。

      我看著谷川用手指的頭條部分,是關於昨天的事:殺人魔再現!OO縣市的某知名商店街在幾天前發生殺人魔洗禮小混混事件,而在昨日晚上又發生了一起疑似殺人魔對上黑幫。依附近居民的說法,當天晚上的街燈全部被打壞,黑暗之中看不清楚有哪些人,只有聽到一連串的槍響和人的哀嚎聲。現在警方已開始搜查此名殺人魔身份,就只擔憂這個殺人魔會不會哪天一時興起而濫殺無辜。

      所以說阿御又沒被發現囉……

      「說真的,那天在屋頂上我還以為天冥只是在跟我開玩笑,我萬萬沒想到他真的會動手殺人……」谷川淡淡地說。

      「那是……」

      「不過我不會說出去的,事到如今我大概瞭解了天冥是個什麼樣的人,要是背叛他的話,說不定我爸媽也死定了……」

      ……

      總覺得……是我拖累他的,畢竟谷川是我的好朋友,他當時會想來找我吃午飯也是理所當然的,卻不小心害他……

      「臉色別那麼難看啦,我這麼說又沒什麼特別的意思。」谷川拍拍我的肩膀,並且笑道:「我們一起努力從奴隸的身份變成朋友的身份看看吧!」

      「……嗯,你果然還是笨蛋啊。」我無奈地笑了笑。

      「好啦!我笨就笨咩,笨一輩子總比苦瓜臉一輩子好吧?」拍拍自己的腦袋自嘲了一番後,谷川站起身來,「我們快點去找天冥吧,現在最擔心的還是他身上的傷。」

      「嗯!」

      我和谷川一同從商店街往阿御家的方向前進,走了一段時間後--前面的轉角處就是昨晚阿御殺人的地方。

      「先等等。」谷川拉我停下。

      「怎麼了嗎?」

      「我們繞道吧,我今天起個大早本來想先去天冥家看看的,結果前面的路都被警察封鎖了,而且要是有路人經過他們幾乎每個都會抓來問話呢。」谷川回答。

      「想不到你還真有心啊。」

      谷川聳肩微笑道:「因為我就是笨蛋啊,擔心朋友的笨蛋!」

      為了預防萬一,我們繞了一大圈到了阿御家……這段路還真不是普通的遠。我先上前按了按電鈴,等了一段時間沒人回應,接著用力敲了幾下門也一樣沒人回應……阿御不可能沒回家吧?他那種打死都不去醫院的個性還會去哪?

      「我在想……天冥該不會死在家裡了吧?」谷川擔憂地說。

      「沒事別亂咒人好嗎?」我沒好氣地說。不過都怪谷川亂說話提起,害我也跟著擔心阿御該不會……

      「讓開一下,秀樹。」谷川突然退了好幾步。

      我回頭看向他,他竟然不管我還站在門前一腳飛踢了過來!我急忙地往旁邊跳開,「碰!」的一聲,門被他一腳踹開了。

      「你幹什麼啊!要是把門踹壞了怎麼辦?這是阿御家的耶,你不怕他扁你嗎?」

      「現在擔心的不是門吧?」谷川無奈地說。

      「……說的也是。」看來跟谷川相處久了也會被傳染笨蛋病啊……

      谷川先行踏入了阿御家門內,我原本想尾隨著他進去的,但他熊熊往後倒讓我嚇了一跳,我再次急忙地往旁邊躲開後,便在一旁看他躺地板,重點是……他臉上趴著一隻貓。

      「噗嗤……阿御的貓呀,真有精神。」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麼大一個人居然還會被貓偷襲。

      谷川先是把臉上的貓推到一旁,接著坐起身子沒好氣地抗議,「笑什麼啊?這隻貓狠狠地把我給嚇了一大跳耶!」

      「喵嗚!喵嗚!」這隻小虎斑貓一直咬著谷川的褲管往後拉呀拉,該不會是要我們趕快進去吧?

      我和谷川一同往裡頭看了眼……到處都是血跡,牆上還有血手印,走廊和牆壁上的血看起來就好像是阿御扶著牆壁走一樣。

      谷川抱起小貓和我趕緊跑了進去,在那之前我還順便把門鎖上,以免前面不遠的警察巡邏到這時看見裡頭到處都是血的情景。

      我們兩個跟著血跡沿路跑到了客廳,濃厚的菸味隨之撲鼻而來,我們先看到客廳的桌上擺了些好像醫院動手術用的工具,在一旁血淋淋的鐵盤裡還有一顆子彈,阿御可能是邊抽菸邊處理自己的傷口吧。

      不過這樣做能減輕自己的疼痛嗎?我覺得這會更糟吧……轉眼看去,阿御就倒在離桌子不遠的角落中,旁邊還放著他的長刀和昨天穿的白襯衫,不過襯衫被他自己的血染得鮮紅一片,而且他身上的繃帶看起來也很凌亂,畢竟一個人負傷還要做到這種程度實在是太勉強了。

      一看見阿御,小虎斑貓馬上跳離谷川手中,並且靠近阿御舔了舔他的臉頰,還一直用自己的腦袋蹭著阿御的臉,不過他完全沒有反應。

      「喵嗚,咕嚕嚕……」虎斑貓見阿御沒反應,也只能在一旁發出無助的叫聲。

      「阿御……」我靠近阿御將他扶坐起來,谷川抱起了貓也跪坐在一旁看著。

      我撥開阿御的瀏海好看清楚他的臉……他的臉色好蒼白,畢竟流了那麼多血……但還好他還有呼吸,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天冥應該沒事吧……」谷川擔心地問。

      「大概、唔!」阿御突然間吻了過來,一旁的谷川因為太過驚訝的關係去蓋住貓的臉……拜託!那只是貓而已,又不是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的小孩!

      阿御趁時把我撲倒在地,一臉賊樣地笑道:「在想什麼?以為我死了?我可是還有力氣在這裡做一場喔。」

      看見阿御又想親過來,我一時氣憤之下用力地把他往旁邊推過去,「碰!」的一聲,他撞到桌角後倒下去……天啊!我該不會殺了他吧?不過他活該!

      「痛死了……對傷患做這種事太過分了吧……」阿御按著自己的傷吃痛地爬起來,接著才看見一旁的谷川,「嗯?原來谷川也在啊。」

      「呃……不用在意我,你們繼續吧。」谷川繼續蓋著貓的臉。

      「繼續你個大頭鬼啦!」我生氣地對他吼道,接著稍微重整一下心情後,我望向阿御問:「你家還有繃帶吧?」

      「有啊,幹嘛?你想玩SM啊?」阿御故意回問。

      「玩你個頭!我只是想幫你重新包紮!你看你自己綁得亂七八糟的,居然還有臉想到那邊去!」他的腦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啊?我這麼擔心他、他居然還有心情開玩笑!

      「噗嗤!」我一聽到谷川的笑聲就轉過去瞪他,而他卻故意在跟貓玩假裝都沒聽到一樣……真欠揍!

      聞言,阿御盤腿坐起之後又點了一根菸抽著,手還指著一旁放電玩光碟最下層的抽屜。我去打開抽屜一看,裡頭放了一堆醫療用品,還有一些在手術台上才會看到的工具……他到底從哪弄來那麼多奇怪的東西?

      「沒事幹嘛重新幫我包紮?還是你想趁機戳我一刀?」阿御挑眉。

      「好心被雷劈……我只是良心不安而已。」我拿起一些繃帶和紗布靠近他。

      「昨天的事?那根本沒什麼,是你不應該衝出來的,你以為他打得到我?」阿御沒好氣地聳肩。

      ……

      我默默地解開阿御自己亂綁的繃帶沒回答,而阿御也跟著沉默了下來沒再多說什麼,看見他左肩上的彈痕,血還一點點地淌出……對於昨天的事,真的讓我愧疚到不自覺落了一滴淚……畢竟我是頭一次遇到這種事,也萬萬沒想到他居然會挺身保護我……我們明明沒熟到什麼程度,到目前為止連朋友也還談不成吧?更何況還被他當成奴隸,為什麼他卻……

      「嗯?煙燻到你了嗎?我馬上熄掉……」阿御急忙把香菸弄熄在菸灰缸裡。

      「對不起……」我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淚,可是眼淚還是不斷地流出……

      「那個……我去廚房餵貓好了……」谷川看到我哭,也識相地抱著貓離開現場。

      「你……」阿御愣了愣,似乎很驚訝我會道歉,「這只是小傷而已,根本就無須道歉……」

      「什麼只是小傷而已!要是再偏一點的話就打中心臟了啊!要是你死了……那我……」我說到這也只能一直哭著,根本不敢再繼續說下去。

      ……

      沉默了會兒,阿御突然伸手抱住我,完全沒有像剛才想整我一樣的抱著,還按著我的頭靠在他肩膀上,「謝謝,你還是第一個這麼關心我的人……」阿御說著,也抱得更緊。

      「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我抽噎了幾下。

      「不要道歉了,我才要對不起呢,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我輕輕推開阿御,再一次用袖子擦乾眼淚,「我幫你包紮……」

      阿御看著我繼續幫他包紮傷口也沒再多說什麼,不過從他的眼中看來他好像很高興……他真的像谷川說的那樣很在意我?但有需要在意到為我而犧牲自己去擋子彈的程度嗎?

      「秀樹,等等能幫我梳頭髮嗎?」阿御問。

      「……嗯。」

      過了一段時間,我總算幫阿御包紮好了,第一次處理這樣的傷口果然很不容易啊……接著我也幫他把頭髮梳好了,還故意把他的頭髮綁成長辮子,不知道他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幹嘛綁成這樣?平常那樣就好了啊。」阿御一臉不悅地抓著自己的髮尾。

      「我覺得這樣綁說不定你會少作怪!」我笑道。

      「……那可不一定吧。」阿御看了我一眼後別過臉……他該不會是在害羞吧?

      「總之……」阿御站起身子走到門邊,並且一把把谷川從牆壁後頭拉了出來,「偷聽很久了吧,去樓上我的房間拿另一件襯衫來給我!」阿御說完後直接搶過谷川手中的貓,還順便踹了他一腳。

      「我只是擔心你會欺負秀樹嘛!」谷川無辜地摸摸屁股爬起身,接著不甘願地走到樓上去。

      說得那麼好聽,我竟然完全沒發現谷川在偷聽……啊!剛才我和阿御抱在一起的畫面……死谷川!我一定要痛扁你到失憶!

      「名字。」阿御把貓抱了過來,問道:「要取什麼?」

      「你養的你自己決定就好了啊。」

      「貓丸子?」

      我倒……虧阿御在班上成績那麼好,取個名字竟然取成這種鳥樣子。

      「噗哈!沒人會取這種怪名子的啦!」看他用那種正經臉說出這樣的名字,實在很難不讓人發笑。

      阿御皺了一下眉頭,他似乎是很認真地再問:「有那麼好笑嗎?不然喵喵丸?」

      「噗嗤……哈哈哈!我快笑死了!你只想的到這種的嗎?」我笑到肚子快痛死了,取個名字都不離「丸」字,他的腦袋是塞滿了一堆魚丸還是貢丸嗎?

      看我笑成這樣,阿御又皺眉苦惱了許久,接著突然露出賊笑、說:「決定了,就叫做小樹吧!」

      「咦?等等……我沒聽錯吧?為啥要叫做小樹啊?」

      「可以聯想到你,我也可以好好欺負一下。」阿御臉上的笑容笑得更開。

      「當心我告你虐貓!」我沒好氣地說。

      「騙你的啦,我一定會好好愛護牠的。」阿御寵溺地搔了搔貓的下巴。

      「喵嗚!咕嚕嚕--」阿御懷中的貓看起來很高興似地蹭蹭他。

      看見阿御很疼那隻小貓是很好,不過把名字取成……實在讓我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名字取成小樹很好呢!喏,你的衣服。」谷川一走進客廳就大方地表明了他剛剛又在偷聽,接著才把手上的襯衫交給阿御。

      「你這該死的……真愛偷聽啊!」我瞪他。

      「可是這代表天冥他真的很、痛!」我為了不讓谷川說完話,所以才用力地朝他頭上敲下去。

      阿御先是把貓放下,接著著手穿上谷川帶下來的這件白襯衫,而我則是因為谷川捏我的臉頰還擊正忙著給他捏回去,等他穿好衣服後也只是看了我們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真搞不懂我們這樣亂吵鬧你是在無奈個什麼鬼?

      「看來你心情好很快嘛,這樣也不錯。」阿御微笑道,接著拿起放在小樹睡的小床裡的項圈坐了下來,並且幫牠綁上項圈。

      「看吧,天冥他真的很、唔!」我用手肘用力地頂了谷川的腹部一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這個欠揍的笨蛋說話總是沒頭沒腦的!

      「好了,你們兩個陪我去一個地方吧,順便帶小樹出去透透氣好了。」阿御抱起小樹起身。

      「去哪?」我和谷川同時問。

      「唉……男人婆班長的囉唆任務。」阿御無奈地回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