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棄貓

      好不容易把谷川拖來商店街入口附近後,接下來只要找到阿御就好,「等等,先過來一下!」但遠遠地見到阿御的身影,我先將谷川拖到一旁的轉角處找掩護。

      「為什麼要躲起來?」谷川不解。

      「你看,有奇怪的人在和阿御說話。」我指向遠處的阿御。

      雖然他和平常一樣把頭髮梳得整整齊齊又綁著馬尾,不過現在沒戴眼鏡,至於他面前有個從頭黑到腳、戴帽子又戴墨鏡的怪人。

      那黑衣人看起來好像有事想請求阿御幫忙,但他卻頻頻搖頭以示不答應,過了會兒那黑衣人居然向他下跪繼續懇求!直到他臉上出現了不耐煩的神情,二話不說便拿自己的愛刀充當棍子,並用力地朝那黑衣人的腦袋K下去。

      「滾!」阿御的怒吼大到連躲在遠處的我們都聽得見。

      「媽呀……天冥正氣在頭上耶,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好了……」谷川把頭縮起來。

      「你也知道他正氣在頭上,那我們放他鴿子的話豈不是更慘嗎?」我無奈地把他抓出來。

      那黑衣人吃痛後便連滾帶爬地逃走,看來他也知道阿御不是好惹的……再稍等了一會兒見他拿出手機講電話,我決定就趁現在拉谷川過去。

      「真、真的要過去啊?」谷川不甘願。

      「對啊,多虧你和你爸的搞笑戲碼把時間拖到快中午了,而且阿御也說過中午以前去找他的不是嗎?」我硬拖著他前進。

      我猜……阿御昨天說中午以前去找他,說不定就是和那隻黑衣人訂好的談話時間吧?

      「嗚嗚……我想我們這次真的要冷的回去了……」

      「烏鴉嘴!」我白了谷川一眼。

      我們來到阿御面前停下,他看了我們倆一眼便對手機說道:「我現在有事,妳忙妳的就好,別三不五十打給我。」說完,他立即把手機合上納入口袋,接著面帶微笑地向我們問候,「早啊。」

      「早、早啊。」我和谷川苦笑。

      「……臉幹嘛這麼臭?不爽來就別來啊,我又不會因為這樣就殺了你們。」阿御止住微笑,還一臉不悅。

      「沒、沒有啦……」一眼瞄見阿御腳旁的東西、我便向它指去,而且還藏在椅子下挺難注意得到呢,希望能藉此把他的不愉快引開,「對了,你旁邊的箱子是什麼東西?」

      「嗯?」他蹲下身去瞧,接著伸手把箱子拖出來想打開看看,「不知道,我剛剛也沒發現呢。」

      「如果是別人暫時放在這的東西,那隨便打開來看不太好吧?」谷川提醒。

      「沒差,只看一眼又不會怎樣。」

      阿御打開箱子後,我和谷川當然也感到好奇地跟著探頭瞧瞧--箱子裡頭裝著一隻貓,這隻貓大約比兩隻手掌還大一些,全身髒得看不出牠原來的毛色,而且還病厭厭地躺著不動,真不知道是哪戶壞心人家亂丟在這的。

      「看來這是棄貓……你們有誰想養的嗎?」阿御問。

      「我媽肯定不會答應的。」我先回答。

      「我媽對動物的毛過敏。」谷川接後答道。

      「那給我養好了,反正我獨居也無聊。」阿御把貓抱了起來。

      「……你真的要養嗎?」我懷疑地問,總覺得這隻貓被他虐待的可能性很大。

      「別以為身為殺人魔就會有虐待動物的習慣好嗎?」阿御瞪我,眼神就像在說我是那種人嗎?

      「呃……」我低頭反省,我真不應該隨便懷疑一個人的品行,而且阿御說得也沒錯……

      「這隻貓是不是生病了?你要不要帶牠去找獸醫看一下?」谷川問道。

      「嗯,也好。」阿御點頭。

      我們走進商店街,並花了點時間去找這裡頭唯一的獸醫院,畢竟學校離這沒多遠,所以也算是專門給年輕人們鬼混的街道,到了晚上就像夜市一樣熱鬧吵雜,獸醫院想在這經營我看很難賺吧。

      我們才剛推開大門踏進一步,裡頭的醫生便高興地衝來,「終於有生意上門了嗎?」

      「虧你還是獸醫,你把動物的生命當成錢嗎?」阿御一臉不悅,還提刀指著醫生的臉。

      「別這樣啦!」我抓著他的手要他把刀放下,要是讓他在這殺人可就慘了,「那個……能幫我們看看這隻貓嗎?」

      「真不好意思啊,因為很久沒有人來了,這個月的手頭實在很緊……」醫生愧疚地苦笑了下。

      「哼,剛才的事就算了,這隻貓你醫一下,還要把牠洗乾淨……總之你會做的都做!」阿御命令道。

      人家好歹也算是醫學院畢業的,你還真敢命令人家呢……

      「沒問題!以我的技術加上貓的狀況不錯的話,你們傍晚就可以來接牠了!」醫生笑道。

      「對了天冥,你要養的話、是不是也該找找貓砂或防蚤項圈之類的?」谷川提醒。

      「說的也是……那些東西你也給我準備好!」阿御又命令他。

      「阿御!這裡是醫院耶,怎麼會賣那些東--」

      「沒問題!但價錢你們出得起嗎?」醫生打斷我的話反問,看來他的生意真的差到得身兼寵物用品店了……

      聞言,阿御自口袋掏了張疑似支票的紙出來,接著要了支筆在上頭填了我們不知道的數字交給醫生,「這應該夠了吧?」

      醫生接過支票一看,臉上的笑容居然笑得更開,對我們的態度更是畢恭畢敬……我說阿御啊,你到底填了多少錢給他?

      該交代的都交代得差不多之後,我們便把小貓交給醫生處理,準備離開醫院時,醫生還向我們大大地彎了九十度的行禮……看來阿御給他的錢說不定夠他再開一家獸醫院了。

      「我們先在附近混到傍晚在去我家吧,如何?」阿御問道。

      「都可以。」谷川點頭。

      「那我們先去吃午餐好了。」我提議。

      決定之後,我們找了就近的小吃店點餐並坐下。

      「對了阿御,你不是有戴眼鏡嗎?我看你走路很順也不會撞到東西呢,難道你改換隱形眼鏡戴了?」我好奇地問。

      「喏,你戴了就知道了。」阿御掏出眼鏡交給我。

        原來他有帶出來啊……

      我拿起他的書呆眼鏡試戴了下……呃?不管往哪裡看都很清晰,原來這只是普通的玻璃鏡片而已啊!竟然裝書呆裝到這種地步……

      「其實天冥你很好相處呢。」谷川笑道。

      「你沒頭沒腦地說這個幹嘛?」我把眼鏡還給阿御。

      「我原以為天冥把我當成奴隸二號後,會逼我做些不法的事呢。」谷川有些難為情地抓抓頭。

      唉,你真不是笨假的,傻瓜才說出來提醒他咧……

      「放心,你這奴隸該做的事來了。」阿御賊笑,接著舉手喊道:「老闆!我還要追加兩份!」果然拿整過我的招數來整他了。

      「等等!你該不會……要我付錢吧?」谷川緊張。

      「沒錯,連同秀樹的喔。」阿御微笑。

      「但我這個月的零用錢已經花了差不多了……」

      「要命還是要錢?」阿御送他一個頗具威脅的近距離特寫。

      ……

      看他一臉想哭的樣子……雖然我很同情你,不過感謝你請我吃飯啦!

      我們吃飽後自然相當滿足地走出小吃店,但谷川卻是一臉鬱卒,不過當我提議去電玩廳玩後,谷川馬上就清爽了起來。當然,這次換我付帳的關係……

      見谷川和阿御玩街機對打似乎玩得很開心……你不是才剛被他欺負過嗎?怎麼能馬上跟他那麼要好地玩起來了?而阿御的表情……玩得就像小孩似的,和他的書呆模式、殺人模式比起落差超大,光看外表很難想像他會殺人。

      ……

      其實他笑起來蠻好看的……慢著,我在想什麼鬼?要是對他有一點好感的話我就輸了!

      「不好,秀樹換你接手!」阿御突然把我推到遊戲機台上。

      「怎麼、呃?」我疑惑地看著他拿出眼鏡戴上。

      「好像……有熟人來了。」他推了下眼鏡。

      他的話才剛說完,「喲,書呆子也會到這種地方鬼混啊?」不知何時出現的悠二,已走到我們面前向我們招手。

      阿御推了下眼鏡做為問候,並偷偷地用手肘戳了我一下。

      「咦?那、那個……」我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應話而結結巴巴的。

      「我們看書呆子平常太過認真了,所以才找他出來放鬆放鬆而已。」谷川插話。

      「是嗎?」悠二有些懷疑地挑起眼眉,但隨後很乾脆地扔下好奇心聳個肩,「好吧,你們可別把書呆子教成了壞學生,我先失陪。」

      目送悠二離去後,「看不出來你的反應真快。秀樹,你要多多跟谷川學習了。」阿御把眼鏡收回口袋。

      「是是,我只不過因為太過突然了,所以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而已嘛。」我白了正對我比個V的谷川一眼,明明就只是個笨蛋跩什麼!

      不過阿御的警覺性也太好了,他的目光明明一直放在遊戲畫面上,竟能馬上發現有熟人靠近……

        不知不覺中玩了好幾個小時,時間已是下午五點多了,並由阿御提起回去看看小貓的事,我們才有些不捨地動身離開……雖然不想承認,不過身為奴隸的我們兩個當然得跟著他。

      才剛開門踏入獸醫院,醫生就已抱著小貓走過來,「我可是給牠使用最高級的設備治療了,而且牠的狀況出乎意料外的好呢,只要靜養幾天就能生龍活虎了喔!」

      阿御接過小貓抱著,小貓洗淨之後的虎斑毛色活像隻小老虎似的,但牠的雙眼卻還是緊閉著。

      「其他的東西呢?」阿御問。

      「我全都準備好了,就放在那等您拿!」醫生指向自己身後的寵物用品山……居然對阿御說敬語啊你。

      「秀樹和谷川,你們兩個去搬吧,不過籠子我不需要。」阿御抱著小貓先走出去,這小子還真的把我們當僕人看待了!

      無奈之下,我和谷川只好可憐兮兮地抱起這堆東西,還好阿御不要那個大籠子,不然就這樣走在路上一定很拙……

      「歡迎你們下次的光臨喔!」醫生帶著微笑再次給我們深深一鞠躬。我真的很想把東西都砸到他身上!

      「阿御!你家到底到了沒啊?」我不耐煩地抱怨。我們已經走了很久,甚至超過我和谷川的家了。

      「已經到了。」他停下腳步轉身面向一旁的房子,就怕驚動小貓休息、他先將小貓緊緊抱在懷裡後,才將手伸進口袋找鑰匙。

      我和谷川順勢抬頭一看--是一棟三層樓高的民宅,獨自一人住這麼大的房子會不會太奢侈了?

      尾隨著阿御進入他家後,映入眼簾的走廊乾淨得不得了,牆壁白淨淨的一點髒汙也沒有,連一旁的鞋櫃看起來也閃亮亮的……原來他平常會自己打掃呀?

      阿御要我們把東西暫時放在玄關之後,便帶我們前往客廳,接著出現在眼前的東西不禁使我和谷川看得目瞪口呆--超大的液晶螢幕電視機、底下的櫃子擺了各式各樣的遊戲機,一旁的櫥櫃裡則擺滿了遊戲片……真令人羨慕!

      「你們想玩什麼就自己弄吧,我先安頓一下這隻貓。」阿御選在客廳的某一角鋪設小貓的窩,輕輕地將牠放上去後,還很寵溺地摸摸牠的頭。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明明能像個正常人一樣卻是個殺人魔,他的行為模式讓我越來越搞不懂哪個才是他的本性。

      「秀樹秀樹!」迅速地裝好遊戲機後,谷川興高采烈地挑了想玩的遊戲在我面前晃呀晃,「我們先來玩這個吧!」

      喂喂,當初是誰打死也不願意來玩的啊?

      「你們有打算留多久嗎?不急的話要不要留下吃飯?」阿御問道。

      「最晚留兩個小時吧,而且我媽有煮晚飯了。」谷川盯著遊戲螢幕回答。

      「我也是。」我將遊戲手把伸到阿御面前,畢竟我們是客人,禮貌上還是得問問他這當家主人,「阿御,你要玩嗎?」

      「不了,你們第一次來我家,所以你們玩就好。」他擺了擺手拒絕。

      玩著玩著,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快要兩個小時……遊戲真是可怕的東西。至於阿御偶爾會轉過來看我們玩得怎樣,其餘的時間僅是盯著小貓不放,就像深怕牠醒不過來似的……

      其實……他心地沒那麼壞吧?

      「谷川,時間差不多了,我想我們該走了。」我看著牆上的掛鐘提醒。

      「再等一下啦!我快殺掉那隻怪物了耶!」谷川回道。

      「真是……虧你一開始不敢來阿御家。」我沒好氣地唸道,接著把電視機螢幕關掉。

      「啊!你太過分了啦!」谷川哀號。

      「你們已經知道我家怎麼走了不是?想玩明天再來玩吧。」阿御微笑。

      看他的笑容……他似乎很高興我們能來玩,就算這之間我們沒說什麼話……一個人住果然會寂寞吧?

      「嗯,那我們--」

      「我送你們回家吧。」阿御插話,不知為何他止住了微笑皺起眉頭,「我有點擔心某事……」

      ?

      阿御將髮圈卸下後、便尾隨著我們倆踏出他家大門,看他的樣子……該不會送我們回家之後就想跑去殺人吧?

      走在沉靜的夜路上,寒風吹得不禁令人直哆嗦,一路上阿御沉默不語,連平常很吵的谷川也不知為何安靜得很,超詭異……

      或許和阿御身上散發出的壓迫感有關係吧,像是在警戒些什麼地注意著周遭的任何動向,似乎隨時隨地會拔出刀來……這種感覺真叫人難受。

      直到快接近谷川家時,「不管發生什麼事千萬別衝出來。」阿御突然說完後,一把將我們倆推到一旁又擠又狹小的暗巷裡,還害我們倆跌成一團。

      「你幹什--」

      「噓。」阿御用刀指著我要我安靜,但他的目光卻是望著正前方。

      ……

      我和谷川先是對望了眼,接著悄悄地探頭朝阿御的目光瞄去--前頭來訪的不速之客不就是白天的黑衣人嗎?而且後頭還尾隨了四、五個黑衣人……總有股不好的預感浮上心頭。

      「白天的事您還是不肯答應嗎?」站在最前頭的黑衣人問道。

      「廢話,我根本不想浪費力氣幫你們,那麼想找人幫忙的話不會去找樁嗎?」阿御不悅。

      樁?這名字好像在哪聽過……

      「既然如此……為了預防萬一我們只好除掉你,樁小姐那邊也一樣。」帶頭的黑衣人說完後,他身後的人一一向前跨了一步,並且舉起了手中的槍械。

      「哼,因為害怕才要趕盡殺絕?果然像懦弱的低等生物會做的事。」阿御嗤之以鼻。

        難不成他們想殺掉阿御?你這笨蛋竟還挑釁他們……他們每人幾乎都拿了把槍,而阿御手中只有一支刀,這怎麼可能拼得過他們!

      眼看著氣氛僵最高點,我們……幫不上忙。

      我和谷川緊張地躲在一旁乾瞪眼,畢竟我們只是普通的高中生而已,這種事從沒碰過!現在遇上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目前我們能做的僅是為阿御祈禱,希望他別出事才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