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童年記憶

      微風輕拂,落日餘暉下兩抹短短的小影子開心的在公園裡奔跑著,伴隨著孩子們時不時發出的尖叫聲,兩人玩的好不歡樂,替這個就在今年年底即將關閉改建的公園增添了些生氣。

      兩人都不足百公分,身形上是沒什麼差別,但明顯的其中一個男孩運動細胞較好些,每每跑在另一個男孩的前頭,而另一個男孩則是氣喘吁吁的直在後面追著,奈何對方動作太快他怎麼也追不上,最後一個賭氣,乾脆站在原地耍賴不跑了。

      「沈煜彬!我不要追你了!哼!」男孩噘起嘴巴,大眼水亮亮的盈起一層不甘的薄霧。

      「啊?為什麼?」玩的正進興的沈煜彬納悶的回過頭,他很喜歡玩這種鬼抓人的遊戲,尤其是當「鬼」的永遠抓不到「人「的時候,他會覺得特別好玩。

        發現姜子揚完全沒有再來追他的意思,只好有些掃興的跑了回來,意外的發現站在原地的姜子揚眼眶佈滿了淚水,他奇怪的歪了歪頭,伸手去碰他眼睛底下的一片濕濡,「子揚,你怎麼哭啦?」

      「我沒哭!」姜子揚倔強的轉過頭,眼淚在他轉頭的那一瞬間幾乎噴了出來,如同擰動了把手的水龍頭,華啦啦的落下。

      「子揚,男生不可以隨便掉眼淚。」沈煜彬的圓嘟嘟的小臉充滿著認真。

      「我、我才沒有!」姜子揚快速的往臉上抹了一把,撇過頭。

      「那你轉過來。」

      「不要!」

      「給我看。」

      「吃屎!」

      「子揚你看!是小薇!」沈煜彬突然朝著公園入口大喊一聲,姜子揚嚇了好大一跳,急忙把臉上的淚水胡亂抹乾,頂著紅嘟嘟的臉頰和夾著幾滴淚水的紅眼眶急忙解釋:「小薇,我沒有哭喔,剛剛沙子好大……」

      一陣微風拂過臉龐,地上的塑膠袋被風吹著拖過地面發出嘶嘶的聲音,公園入口空蕩蕩的一個影兒也沒看見,只見沈煜彬那張賊賊的小臉餘有興味兒的看著他。

      「嗯,真沒哭呢。」沈煜彬笑得很壞。

      「你、你你你你你……!」姜子揚一個氣結,小小的指頭指著沈煜彬一句話也講不好,他明明知道他暗戀住在他家隔壁那個綁著小馬尾的小女孩,小薇最喜歡的就是有男子氣概的男生了,看到男孩子掉眼淚肯定一個甩頭,沈煜彬就是看著這點才故意用這招騙他,沒想到自己這麼容易就上當了。

      姜子揚捏緊小拳頭,生氣、鬱悶、不甘……各種情緒湧上心頭交織揮舞著,最後落成壓死駱駝最後一根稻草的爆點,突然他哇嗚的一聲坐倒在地上,聲音宏亮的連停在樹枝頭的小麻雀都嚇跑了。

      豆大般的淚珠如同湧泉般汩汩而出,姜子揚放聲大哭,沈煜彬也被他的反應狠狠的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在一旁瞎忙著,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是好。

      「好、乖,乖,不哭不哭。」沈煜彬手搭在姜子揚的肩膀上拍了幾下。

      姜子揚充耳不聞,繼續哭。

      「好吧,男生可以哭,但是要哭小聲一點……」沈煜彬捏著耳朵,後退幾步。

      一聽沈煜彬這樣講,姜子揚哭的更響亮了。

      「別哭別哭……哎!」看到姜子揚哭的那麼響亮沈煜彬整個人都慌了,想著不過是一個玩笑而已沒想到居然會惹來一個嚎啕大哭,他頓時懊惱極了。

      早知道應該說是小薇的媽來了才是。

      正當沈煜彬煩惱著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一幕幕情景閃過腦袋,他細細的組織了一下,面對著姜子揚半蹲下。

      「子揚,我以後娶你當我的新娘好嗎?」沈煜彬拉起姜子揚的一隻小手,認真地對他說著。

      記得媽媽在看的電視劇裡面那個男生都對那個哇哇大哭的女生這麼說著,很神奇的是,每當那男生一臉認真的對那女生講完那句後,那女生就立刻不哭了,簡直驚奇的比藥還管用。

      但是姜子揚是男生……應該沒關係吧?

      管他那麼多呢,試試再說。

      姜子揚停止了可怕的鬼哭神號,他趴搭趴搭的眨著大眼,一臉困惑,「新娘是什麼?可以吃嗎?」

      「新娘就是……」沈煜彬一時也給問懵了,電視劇裡的女主角都不會這麼問男主角的啊,新娘到底是什麼?他自己也不清楚,只好硬著頭皮糊弄一下,「哎,你到底做不做我的新娘啊?」

      「那好玩嗎?」

      落日餘暉的紅光照的姜子揚小小圓圓的臉紅撲撲的,那雙大眼還殘留著剛剛的淚痕,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更紅撲通亮。  

      「好玩!」

     

      沈煜彬朝他伸出自己的小短手,做出了個「六」的手勢,對小孩們而言,那就是重要約定的一個儀式。

      姜子揚的眼神有些困惑迷茫,他猶疑了一下,緩緩伸出自己的小短手,和對方的小指勾在一起,將大拇指貼上對方的大拇指。

      「那就這樣說好了,」姜子揚的眼睛瞇的彎彎的像月牙,「以後我要當你的新娘!」

      那年的約定,他不曾把它放在心上。

      那年的約定,他卻已經把它收進心裡。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