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無法避免的重蹈

      大批的人重回那個布滿屍體的沙灘現場,睿揚跟在江杰後面,一股股滯悶的屍臭味陣陣傳來,讓人不免一陣胃液狂翻。

      鑑識人員簡單的在現場做採證後,由法醫對屍體做簡易解剖,初步判斷為暴斃死亡,至於為何會一群人在沙灘上暴斃死亡,原因還有待調查。

      警方夥同鑑識人員幫忙搬運沙灘上數量有些龐大的屍體,睿揚也加入其行列,戴著白色的手套小心翼翼的搬運著這因腐爛有些脆弱的屍體,跟著前列隊伍緩緩前進。

      「小心點搬,這腐的有些嚴重,散了拿你的命來賠!」江杰一邊指揮著隊伍的方向,一邊控制著現場秩序,看到隊伍後半段有兩個新進的開始小聲地聊起天了,他冷著臉,走了過去。

      「兄弟,」江杰一手搭在那人的肩上,「怎麼,工作當開趴,很輕鬆啊?再講一句,我就找兩個人來搬你,聽見沒!」他一拳掄在那人頭上,力道大的那人馬上抱頭。

      「躺著輕鬆多了……」那小兄弟摸了摸被打痛的頭,有些小聲地嘀咕著。

      「哦?」已經準備走回前頭的江杰聽到他的嘀咕,轉過頭微笑看著他,雙手按著拳頭骨頭嘎吱作響,「想試試躺著?」

      「江杰!」

      江杰望向總司,回過頭狠狠瞪了那小兄弟一眼:「皮繃著點,再讓我發現一次試試看!」他走向總司的方向,這次的狀況似乎很麻煩,這批不知從哪來、身分為何的大批屍體已經造成一陣喧嘩了,媒體在一旁攪和只會弄得更人心惶惶罷了。

      大批的媒體伴隨著閃光燈把原本漆黑的海岸完全的照亮了,警車媒體車甚至還有一些民眾的自小客車都停在路旁,有些閒雜人等好奇的往裏頭瞧了瞧,馬上被員警趕了出去。

      外頭拉起一條長長的封鎖線,這裡頭就像是被隔絕的世界,充滿著難以形容的腐敗屍塊和異味,彷彿末日。

      「睿揚!」江杰朝不遠處正在幫忙搬運屍體的睿揚喊了聲,後者有些疑惑地轉過頭,江杰朝他招了手走過去。

      「你可以回去了,這本來就不是你份內工作。」江杰不經意的瞄見他手上搬的那具屍體,已經嚴重腐爛發出陣陣惡臭,他皺了皺眉,捏住鼻子,「你口罩都拿來當裝飾品的?」

      「放車上了,懶得回去拿。」睿揚調整了下自己白手套的位置,以確保自己的皮膚不會直接接觸到屍體,「我幫到底吧,這量太大了,人手不足。」

      「搬完就回去。」江杰看了一眼他們手上的屍體,轉過身離開,繼續自己的工作。睿揚的個性就是這樣,他決定了什麼就很難再說動他,講難聽點就是太固執,所以只要不太超過的事情,他說什麼了江杰通常不會再說第二句話。

      睿揚低下頭,托住屍體臀部的部分固定好,通常腐壞的肉體都很脆弱,只要稍不注意一個使力就可能身首異處、手腳分離,所以通常在處理這樣的屍體時他們的動作都會刻意放輕,雖然會減緩工作速度,但能確保屍體的完整度。

      這些屍體的死相都非常猙獰,個個瞠大著雙眼面容痛苦,就像是在陸地呼吸不到空氣般魚兒,糾結著扭曲的臉,最後只能迎向死亡。

      他用戴著白手套的手輕輕蓋上屍體眼睛,心中默念了幾句禱告詞後,繼續抬起來搬運。

      搬運屍體通常是兩人一組,和睿揚同組的也是資淺的新員,但他很識相的在搬運過程中沒跟睿揚搭話。這工作的基本潛規則大家都心中有數,在死者面前得有基本尊重,不論你信不信這個。

      走著走著,和睿揚抱同一個屍體站在前頭的人,不知什麼原因喀了一下往前傾,他啊了一聲,後頭的睿揚也因前人的動作跟著往前撲了一步,險些跌倒。

      他支起自己的身體,發現那張腐爛發出陣陣惡臭的屍體,就在自己的臉的咫尺之間,那雙驚恐瞠大的雙眼直直地盯著他看。

      他有一陣幾乎停止呼吸。

      那是雙灰藍色的美麗眼瞳,扭曲的面容把他原本深邃的五官完全糾結在一起,幾乎快看不出原貌,腐爛的臉頰有幾隻蟲在鑽進鑽出的,把那張灰白的臉硬生生鑽出了好幾個洞。

      睿揚盯著那雙眼睛,忽然停住了。

 

      這眼睛,似曾相識,好像在哪看過……

      「不好意思,你沒事吧?」前頭的人的聲音叫醒了睿揚的恍惚,他抬起頭,微笑道:「沒事,繼續。」

      那雙眼睛和他在颱風天看到的眼睛很類似,但他很確定不是同一個,他能認出那眼形上的不同,這人的眼裡還有些活氣,但那天他看到的人完全只有一個冷意。

      睿揚抬起頭正向前方,不再多想,繼續著搬運屍體的工作。

      在那群警力範圍不遠處的海邊角落,一陣低海浪拍打上海灘,捲走了一些碎砂石,一隻灰白色有些腐爛的手輕輕抓住那即將被海帶走的碎砂石,而後又慢慢的鬆開。

      「珍姨……」一個金髮,有著如深海般灰藍色眼睛的高大男子半跪在那個奄奄一息的女人旁邊,眼裡盡是痛苦與不捨,他伸出手緊緊握住她已蒼白的泛灰的手。

      「小穆……」那女人一臉痛苦,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在說話,她顫抖著手回握住男人的手,艱苦的吐出幾個字:「要……要…記…著……」

      「您說,我聽著。」穆抓著她虛弱蒼白的手,貼到自己的臉上,曾經,這是雙多麼溫柔美麗的雙手,如今卻因為人類的迫害,害他們不得不落到如此的下場。

      原本他們棲息於海底深處,與人類毫無交集,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井水不犯河水,但這幾年來,人類過度蓬勃發展,科技上所帶來的汙染完全排入海底,嚴重影響他們的生存環境。

      而讓他們更不能接受的是,人類開始嘗試捕抓他們族人當實驗品這件事。

      穆的手指緊了緊,眼神透了些殺意。

      「我……我們……機會不……不多了………」女人微微偏過那越顯蒼白的臉,眼神飄向那遠處警方的位置,「不……不……不要輕易相信……相信他們……的話……知道嗎……」

      「他們……做的事……不要忘記……進去後也是……咳!咳咳咳……」女人突然猛烈的咳了起來,一股紫黑色的血猛然從她口中吐出,順著她蒼白的身體緩緩流下。

      「我知道,我都知道,」穆緊緊握住女人的蒼白的手,灰藍色的美麗眼瞳裡透著一絲薄霧,「珍姨您別說了,這樣體力會耗的更快的。」

「小穆………你跟你媽簡直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她顫抖著手撫上穆的臉,笑的苦澀,「可惜了,卻留下這樣的攤子給你……」

      「沒事,珍姨,我不會重蹈覆轍的,相信我。」

      女人望著他,露出一個欣慰的微笑,忽然一個猛烈的劇痛讓她痛苦地皺起眉頭,全身捲曲起來,彎成了一個詭異的弧度,發出了嘶嘶的奇怪聲響。

      穆靜靜的在旁邊看著,這個時候,他知道自己什麼忙也不能幫上,只能看著,就只能看著,就像當初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母親生命的流逝一樣。

      女人的手隨著最後一個劇烈的顫抖後緩緩地滑下,最後無力落到沙灘上,那雙灰藍色的眼瞳仍瞠的大大的,卻無神的望向不知處。

      穆輕輕地握起她的手,貼到嘴邊吻了一下,最後把她整個孱弱的身體抱了起來,往著海的方向走過去。

      海水一波一波的蓋過他的腳,波浪打上他的膝蓋,他停下腳步,低頭看著自己分開的兩隻腳,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將手中的女人輕輕地放進海裡,水的浮力讓她的身體半浮在海面上,隨著波流的起伏一上一下的,就像是海中的一塊浮木。

      水流一波一波地往外帶著,將那完全沒有自主能力的軀體漸漸地往海的深處帶去,漸行漸遠,最後成為一個漂浮在海上的黑點。

      穆望著那逐漸遠去的屍體,心裡有些揪痛,他握緊了緊拳頭,接下來,才是正式啟幕的時候。他回過頭望向不遠處被鎂光燈照亮的沙灘,海風吹的他金色的短髮輕輕飄揚著,他半瞇起眼,眼神透著冷意。

-------------------------------------------

作者的話:

重蹈覆轍?到底重蹈覆轍了什麼?嘿嘿,接著看就知道,全部的事件都有串連的

歡迎喜歡這文章的來談談哦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