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袁舒羽(上)

      袁舒羽算是個很懂得利用自己優勢的小孩。

     

      這樣說感覺有點負面,好像這個人常常投機取巧的樣子。

     

      但就一個孩子來說,她也沒有惡意。她會迎合師長,知道大人們喜歡自己說哪些話、做哪些事,而有這些表現,也只是想得到一些稱許而已。

     

      老師口中的好學生、大家的好榜樣,加上可愛的臉蛋,袁舒羽也是同儕間的風雲人物。國小生嘛,自然就是一群小孩們屁顛屁顛跟從、包圍的對象。

     

      但誰說乖學生就沒有壞心思?那也只是沒有力行出來而已。

     

      袁舒羽不喜歡連郁婷。

     

      稱不上討厭,或許就只是相處的氣場不對,袁舒羽就覺得連郁婷是個怪人。連郁婷也沒招誰惹誰,她就只是很安靜的坐在位置上看著從圖書館借來的書-雖然她才小學三年級。

     

      袁舒羽不滿的在心裡嘀咕,覺得連郁婷總是裝模作樣。她偷瞄過連郁婷借來的書,裡頭沒有注音符號,雖然她也認得不少字,但她才不認為都沒被老師誇獎過的連郁婷懂這本書到底在寫些什麼。

     

      連郁婷很少說話,上課時看起來很專注,但袁舒羽也在心裡覺得連郁婷一定都是看著黑板發呆-因為她也沒有考的比自己好過。

     

      連郁婷在班上的人緣並不好,但也不是那種被霸凌的糟糕。小女生下課喜歡拉著一起跳房子的是袁舒羽,想要一起分享糖果的也是袁舒羽;連郁婷如同隱形人,不是大家刻意無視,而是她真的安靜到不說話大家真以為她是啞巴。

     

      但有點悲慘的是,女生不跟連郁婷玩,但幼稚的男生總喜歡玩她。

     

      連郁婷長的胖胖的,像球一樣,男生們總是會消遣她,說她是小飛象或卡比獸。連郁婷都沒有表示什麼,只是抬頭看了那些一眼,又繼續低頭看她的課外讀物。

     

      袁舒羽把這些事情看在眼裡,有點同情連郁婷,覺得如果是自己的話一定會哭著跟老師告狀;但這想法一閃即逝,畢竟當事人不是自己。

     

      放學時,袁舒羽看著離自己約有十步遠,搖搖晃晃走路回家的連郁婷。雖然自己跟連郁婷住在同個社區,但她一點也不想跟她一起回家。誰叫連郁婷怪胎。

     

      開始有了轉變是在四年級的時候,原本的導師請了產假,換了另一個老師。

     

      袁舒羽也是得心應手的很快就讓新老師對自己印象深刻,但她發現新老師好像更注意連郁婷。一種爭寵的不滿心態慢慢萌芽,袁舒羽覺得自己好像從不喜歡連郁婷升級成有一點討厭連郁婷。

     

      連郁婷又何其無辜啊。

     

      新導師有些訝異連郁婷似乎很喜歡看課外書,而且都是些高年級、甚至國中生才會碰的一些青少年勵志小說,連郁婷都看了不少。

     

      袁舒羽知道後很不服氣,也跑去圖書館借了幾本來看,但老師好像沒有很在意自己的樣子。

     

      袁舒羽更討厭連郁婷一點了!

     

      四年級的時候不知怎樣的大家開始流行起跳跳繩,男生會互相比賽,女生則是還滿和樂的會一起練習雙人跳繩。風靡之程度連連郁婷偶爾幾節下課也會放下書,帶著自己的跳繩在後走廊上跳個幾回。

     

      但她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

     

      女生們都圍繞著袁舒羽,袁舒羽也覺得這樣隻身一人怪可憐的,但她才不會邀請連郁婷勒!

     

      女生的成長期本來就比較早,而成長期又發展的異常迅速。ㄧ個寒假過後,或許是因為跳跳繩的關係,連郁婷一下子抽高了十三公分,已經一百六十四公分了。或許這樣很無理取鬧,但袁舒羽更討厭連郁婷了!誰叫連郁婷居然比自己還高。

     

      長高後的連郁婷看起來明顯纖細很多,原本圓圓的臉變成了瓜子臉,眼睛在比例上看起來也變大了,炯炯有神的。袁舒羽不甘心,她才不承認在開學第一眼看到連郁婷時,覺得她變的很漂亮。

     

      冤家路窄,下學期的時候老師把自己跟連郁婷的座位排在一起。兩個人的話很少,連郁婷的休閒還是只有跳繩跟看書,但袁舒羽就算感興趣也不會同她一起。

     

      在學校是這樣,但放學的時候情況變的有點微妙。寒假時開的社區居民大會,不知怎樣的連郁婷跟袁舒羽的母親就這麼剛好的坐在隔壁,一聊就很投緣,加上彼此的女兒同校又同班,話題更是講不完。

     

      當媽媽問起自己有沒有跟連郁婷有沒有好好相處時,袁舒羽都很心虛的隨便應付。突然的,袁舒羽開始好奇,自己在連郁婷眼中是什麼樣子?連阿姨應該也會問連郁婷相同的問題吧?

     

      男生們不再捉弄連郁婷了,反而還有一兩個男生被起鬨說喜歡上了連郁婷;袁舒羽不爽。袁舒羽的身分儼然是女生們的大姊頭,雖然不高興,但她本性還是善良的,不會慫恿什麼霸凌;但如果她不主動跟連郁婷接觸,其他女生也不會跟她玩在一塊。

     

      某個假日,袁舒羽跟媽媽從超市回家時,剛好碰到了連郁婷的媽媽。當時連阿姨手上提了一個塑膠袋,裡頭有好多個橡皮擦、自動筆還有筆芯。連郁婷的母親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這是連郁婷的外公很疼孫女,一下子就買了這麼多給她,還開玩笑說這些連郁婷大概上大學都還用不完。

     

      連阿姨人很好,還分了橡皮擦、自動筆、筆芯各一個給自己。

     

      小時候最常弄不見的就是橡皮擦,袁舒羽也不例外,所以她只拆了橡皮擦來用。

     

      沒想到一個禮拜後,不知怎樣搞的,袁舒羽的橡皮擦不知道又滾到哪裡去了。袁舒羽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次她比平常都還心急,跟自己很要好的女孩問她怎麼了,袁舒羽煩躁的只說了句橡皮擦弄丟了。

     

      但她沒想到會因為這句,會讓自己跟連郁婷本來就沒多好的關係劈下一道裂痕。

     

      隔堂的下課,袁舒羽被老師叫到了辦公室。袁舒羽沒有像其他孩子一樣緊張,因為她知道自己被老師叫到辦公室裡十次有九次都是好事。

     

      但她敲門說了報告進到辦公室裡時,她愣住了。連郁婷在哭,而跟自己很要好的朋友邊說話還激動的比手畫腳,老師則一臉凝重。

     

      老師看到袁舒羽,把她招了過來,手裡握著一個橡皮擦問這是不是她的。

     

      袁舒羽還不清楚狀況,但看到上頭的紙套有個可愛的小兔子,不假思索的點了頭。

     

     

      狀況忽然混亂了起來,朋友語氣堅定的說她就知道是連郁婷偷了自己的橡皮擦、連郁婷還是抹著眼淚抽泣著,老師重重的吐了一口氣。

     

      老師沒多說什麼,只是把剛才那只橡皮擦交給袁舒羽便讓她回到教室。袁舒羽一路上努力想釐清剛才的狀況,但連郁婷無助的模樣讓她的心揪的難受,她也不清楚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又為什麼會這樣。

     

      直到她回到座位上,茫然的看著那塊橡皮擦,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這才發現這的確跟她不見的長的一樣,但並不是她不見的那一塊。

     

      袁舒羽想通了整件事,但也因此更慌張,自己的朋友一定是誤會連郁婷偷了自己跟連郁婷同款的橡皮擦,為了替自己出氣才去跟老師告狀。

     

      再隔堂下課袁舒羽趕忙跟老師解釋清楚,她語無倫次,但她真的希望老師能還給連郁婷一個清白,連郁婷在她旁邊流了整節課的淚,或許是出自於愧疚,袁舒羽好難受。

     

      後來連郁婷又被老師叫了過去,袁舒羽坐立難安,再次看到連郁婷時感覺應該是解決了,連郁婷沒有再哭了。但袁舒羽也不敢用連阿姨給她的自動筆。

     

      之後或許是基於彌補的心態,袁舒羽會開始跟連郁婷攀談,但都無法熱絡起來。袁舒羽也嘗試過跟連郁婷一起跳她喜歡(袁舒羽猜的)的跳繩,可是不管怎樣她跟連郁婷就是沒默契,最後還是變成各跳各的。

     

      連郁婷沒有對橡皮擦事件多說什麼,但這已經變成袁舒羽心中的一塊疙瘩。袁舒羽覺得有點灰心,她不但沒跟連郁婷便成朋友,反而還弄巧成拙。

     

      人是會長大的,再回頭看看過去的自己,多半都是嘲諷跟不解-袁舒羽現在就想不透她當初為什麼會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討厭連郁婷;對未來也是有著不解跟徬徨,袁舒羽也不喜歡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自己對連郁婷的感覺,也不了解。

     

      袁舒羽想到,或許可以邀連郁婷放學時一起回家,感情總是培養出來的。但她才下了這個決定,卻發現連郁婷根本不需要自己。

     

      袁舒羽一樣隔著十步遠的距離,看著不知道何時冒出來的女孩,跟連郁婷手拉著手走在回家的路上。袁舒羽不認識這個女孩,也對她沒有印象。袁舒羽看著她們牽著的手,她不喜歡她們這樣,但她也不懂為什麼不喜歡。

     

      直到很久以後,袁舒羽才知道原來這就是吃醋的感覺。

     

      連郁婷比以前還活潑了一點,人緣也變好,女生們開始會找連郁婷一起玩。

     

      那天那節是綜合活動課,因為是難得的好天氣,老師帶著大家到操場玩。男生們借了各種球類,女生之中有人提議玩躲貓貓,大家都同意了。

     

      猜拳輸了當鬼的女生小小的臉蛋皺成一塊,不太甘願的趴在牆上大聲的從一開始數到一百。袁舒羽晃了晃都找不到好的躲藏地點,聽見數到七十六時一緊張就隨便躦進溜滑梯後方,那裡有一排木棉樹。

     

      沒想到碰到了連郁婷,連郁婷呆呆的看著袁舒羽。此時當鬼的同學大喊一聲宣告自己要開始抓人了,沒辦法袁舒羽只好跟連郁婷躲在一塊。

     

      兩個人挨在一起,怕傳出聲音被發現,兩個人都沒有說話。連郁婷拿起樹枝在沙上畫畫,袁舒羽看的兩眼發直,連郁婷發現後把手上那根樹枝讓給袁舒羽,自己又撿了一根。

     

      兩個人無聲的畫畫,連郁婷畫了一隻貓咪。袁舒羽看到時很興奮,拉了拉連郁婷的衣袖湊近她耳邊說她畫的貓咪很可愛。連郁婷用氣音問她是不是喜歡貓咪?袁舒羽大力的點頭。

     

      連郁婷笑了,說她也喜歡貓咪。袁舒羽喜歡連郁婷的笑容,她也覺得開心。她們一人一句的湊近對方的耳邊討論著哪種顏色的貓咪最可愛,自己以後要養幾隻貓咪云云。

     

      袁舒羽很高興,自己總算跟連郁婷熟絡了起來。她又拉了拉連郁婷的衣袖,等著她向自己湊近。袁舒羽沒想到當自己也貼近連郁婷時,她卻突然把頭轉了過來。

     

      軟軟的觸感,袁舒羽知道自己扎扎實實的被連郁婷親了。

     

      袁舒羽沒有讓這個吻停留太久,她馬上推開連郁婷,不斷用手背去擦著自己的嘴唇。雖然還小,但袁舒羽還是知道嘴巴不能隨便讓人家親,要給喜歡的人才行。

     

      袁舒羽擦到嘴巴都疼了,但她還是不斷想抹掉連郁婷在上頭留下的感覺。莫名奇妙,袁舒羽急的快哭了。

     

      後續的詳細情況袁舒羽已經忘了,她只知道她開始閃避連郁婷,連郁婷也沒主動找自己。一切都退回原點,袁舒羽覺得慶幸,卻又不知道哪來的失落。

     

      還有,袁舒羽記得,被偷吻過後的幾天,連郁婷誰都沒說的轉學了,還搬了家。

     

      還有,袁舒羽記得,上了高中後才知道,小時候對連郁婷奇妙的感覺原來是喜歡。

     

     

     

     

     

      今天是大學的開學日,袁舒羽站在企管系的樓前用手遮擋著刺眼的陽光,心裡嘀咕著自己還要曬多久的太陽葉芃那死女人什麼時候才會出現。

     

      高三時,不同校但住在同個社區的葉芃突然來找自己,還問了自己的大學志願。

     

      原本不想理她的,但看到葉芃神秘兮兮又一副看好戲的嘴臉,還說什麼如果不老實說的話搞不好自己會後悔一輩子。袁舒羽還是招了,反正只是大學志願。

     

      葉芃聽了後只是笑了笑,沒有表示意見,但叮矚自己一定要全力以赴考上才行。袁舒羽翻了個白眼,這女人到底是來鬧的?

     

      遠遠的,袁舒羽看到有兩個人影朝自己走來,她瞇眼瞧了瞧,其中一個是葉芃沒錯,但另個女生是誰?袁舒羽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想看的更仔細。

     

      對方也繼續走近,等到袁舒羽看清人家的長相時,她覺得自己全身都當機了。葉芃挽著對方,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石化的袁舒羽,接著偷偷對旁邊的人咬耳朵就離開了。

     

      袁舒羽不知道現在該做什麼反應,對方只是掛著淺淺的微笑,有些膽怯的說了聲嗨。

     

      突然,好幾年的委屈就這樣從心底湧了上來,袁舒羽哭了。

     

      「連郁婷……妳很靠杯……」袁舒羽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垂打著連郁婷,但連郁婷沒有吭聲沒有鬆手,袁舒羽也沒有推開連郁婷。

     

      她不會再推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