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洗澡1

她身上有草味。

我沒有嫌她臭的意思,只是在我貼近她的頸窩,靠近她的手心臂背,聞起來總有些股淡淡的土味,搞的人好像身處在甚麼深山野外的地方。

一早起來,我躡手躡腳地接近鐵床。

昨晚我草率的幫她擦擦身體後,在鐵床上替她墊了一件毛毯早早睡了,可是作業噩夢連連,夢到這小貞子真的傷重不治死了,她湛然的雙眼混濁,眼神空蕩蕩的望著天花板,一動也不動的癱軟在鐵床上,往她身上一探,宛如冰塊一般的冰冷,我尖叫了一聲,從床上掉到了地上。

從窗戶透進的光線照在她的身上,她一雙手被我綁在鐵床上方,一張清秀的面容滿是汗水,在頸邊還留下了或深或淺的水痕,眉毛皺成了一團,似乎睡得十分不舒服。我一把掀開她身上的毛毯,我的天啊,薄薄的被竟然全被汗水給浸濕了,沉重重的滴出水來,不一會就在木頭地板上滴出整整一攤。

只見她赤裸的身子也充斥著汗水,……咦…….?

裸體?我又望向雪白平平平平平原般的胸鋪。

我記得昨晚我有替她套上一件T恤,還有我讓給她穿的海灘短褲怎麼也消失了?

難道被消化成被子上的那些液體了嗎?我一臉惋惜的看著那灘【水】,衣服就算了,我可是很疼愛那件褲子的,褲子上的花紋可是季節限定的款式,而且早已絕版了,雖然能把衣服在一個晚上就分解成水還滿厲害的啦,想必在未來發生旱災時能起一定的作用,抱著破布和舊衣服睡了一覺就能釋出滿滿一桶水啦。

不對,那算哪門子的特異功能啊!還我褲子啊。

忽然,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她的眼皮顫動了一下,驚的我跳了起來,腳下踩到的一軟物,思緒總算回到了現實。我低頭一瞧,才發現自己錯怪她了,也終於弄懂了為甚麼她被送來時身上只披著一條大毛浴巾,只見白色的全白短袖配上銀光粉紅的海灘褲濕漉漉的躺在地板上,原來沒有被分解成水分,只是因為太不舒服所以被扔下床去了,但雙手被綁住還能脫衣解褲的,也是一項奇蹟啊!

我直直地看著她微微起伏的胸口,頓時覺得就這樣渾身放著她溼答答也是不行的,一定得洗個冷水澡再弄乾才是,想到接下來的大工程,才一早就讓我感到十分頭疼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