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被城市記得的我們

      吃完糖果的我們,掉進了一個好深好大的黑洞裡,留存在口中的甜味逐漸淡薄,辰宦在我們掉落的那瞬間握住了我的手,他溫和的微笑著看我,彷彿告訴我有他在,我不需要害怕。

      於是,我們到了另一個世界。

      我們站在一個巨大的鐵門外面,旁邊有一間鐵灰色的警衛室,裡頭的老伯伯發現了我們的存在,他將眼鏡帶上並朝我們揮揮手,示意我們過去。

      當他看見辰宦手中的糖果盒時,他像是領悟什麼一般的點了點頭,並說:「糖果是金婆婆給的嗎?」辰宦和我驚訝的互看了一眼,那老伯笑著繼續說:「不用驚訝,婆婆給過很多人糖果。」

      「所以,有很多人來過這裡嗎?」我問。

      「不。」老伯一邊書寫著文件,一邊說:「因為其他人選錯了時間,只有星期六的下午才能夠到這個世界。」

      「為什麼是星期六下午?」我繼續問。

      「我也不知道。」他聳了聳肩膀,隨後將兩張紙遞給我們,「這是你們的通行證,只要有這兩張紙你們就回的了原本的世界,但是記住,一定要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家。」

      「來不及的話呢?」辰宦問他,而我則是看著那張紙,上頭用紅筆寫著『時空旅人』四個字。

      「想知道的話,就來不及吧。」他淺笑了一下,那個微笑似乎有著很深的意涵,他脫下眼鏡意味深長的看了我們一眼,並按下手邊的紅色按鈕,片刻後那個巨大的鐵門慢慢地開啟了,生鏽的門發出了不太悅耳的聲音,我慌忙地掩住耳朵,想阻止那些聲音進入我的耳裡。

      最後,門終於完全開啟,那惱人的聲音也得以暫停,辰宦牽著我的手走進了那個世界,當我們再次回頭時,門已經不見了,連同那個鐵灰色的警衛室一起消失了,回過頭繼續向前走時,眼前的風景卻與上一秒的完全不同,我們的四周突然多了人群。

      另一個世界的人們和我們並沒有什麼差別,他們和我們一樣習慣三五成群的走在一塊,這裡的人有汽車也有速食店,不同的是,有些人會瞬間消失。

      剛剛還在和朋友聊天的女孩,走著走著突然掉進了黑洞,然而原本在她身旁的人卻沒有驚慌失措,反倒是一如往常的繼續走著,走了大概五步以後那個女孩的位置被一個原本不存在的人給遞補,而她的朋友很自然的接受了這一切,完全沒有唐突或違和感。

      「這就是平行世界嗎?」辰宦握著我的手,低聲的說著。

      這個世界的每一秒都會有巨大的變化,天空會突然變色、草木會瞬間枯萎、道路會慢慢拓寬,但這個世界的人們卻沒有什麼反應,他們像是早就接受好了這一切的發生,但也有可能是他們的記憶裡根本沒有那一段被摧毀的光陰。

      這是一個任何人都不會記憶的世界,只有行走在街道上的我們才知道曾經有過那一段也許是好的、也許是壞的的曾經。

      「小恩,妳覺得這個世界存在幾個時空旅人?」辰宦看著手中的通行證,問我:「會不

會,不只我們兩個人?」

      我望向他,充滿不確定的說:「可能吧。」

      他依然牽著我的手,「那妳覺得,這個世界有多少人認得我們?」

      「零個。」我看著眼前的景物變化,挺著濃濃鼻酸的說:「所以我們可以逃到這裡,因為這裡沒有人知道我們是誰。」

      其實我和辰宦是逃到這個世界來的,我們遺忘了另一座城市,找不到能夠回歸的所在,城市的裡的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是誰,但我們卻想不起來他們的名字,我們的記憶被刪除的只剩下少數人的姓名,會變成這樣的原因我們隱約猜到了一點──糖果。

      金婆婆是鎮上一位有名的甜點師,她的眼睛好像從沒張開過、眼尾的魚尾紋一直都是那麼多,全身都皺巴巴的好像拿熨斗燙也燙不平,她的頭髮又白又銀看起來卻又強韌無比,這副容貌我們從小看到大,而她從沒變過,她很老、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老,皺紋沒有變多,聲音也沒有變過。

      她很喜歡塞糖果給別人吃,有些糖果吃了會變美、有些糖果吃了會變帥、有些糖果吃了會變有錢,每一種糖果都會帶來不一樣的結果,辰宦說他曾經吃過一種會回到過去的糖果,而他會認識我也是因為他改寫了回憶,他說當他回到這個世界後我們就變成男女朋友了,至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他完全想不起來。

      我吃過三次金婆婆的糖果,第一次是可以忘記悲傷的糖果,那天我的狗走失了,金婆婆就給了我一顆灰褐色的糖果,那顆糖果很苦很苦,但是吃完以後心中的苦好像也一併被我吞進腹裡,那天過後,我就再也沒有悲傷過了,直到我吃了第二顆糖果。

      第二顆糖果是找回悲傷的糖果,那是一顆純透明的糖果,無色無味,辰宦和我吃了一樣的糖果,因為他說他也忘了悲傷是什麼,找回悲傷過後,我們就想不起來開心的事了,於是我們成為了不快樂的人,並且遺忘了那些快樂的人事物,我們問金婆婆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她只是笑而不答。

      那天,是我和辰宦第一次看見她笑。

      『他們口中的那些曾經,我們真的一起走過嗎?』和辰宦一起盪鞦韆的時候,我按耐不住內心的塌陷,哭著問他:『為什麼、我們只能當作被記得的那個人?』

      原來,單方面的被記得是一件這麼悲哀的事情。

      『總有一天我們會想起來的。』他從鞦韆上跳下來並用力地抱著我,『我們要相信自己。』

      但是,我們所等待的那天卻始終都沒有到來。

      金婆婆說,她沒有辦法將我們的記憶還原,有些事情刪除了就是刪除了,沒有辦法用其他糖果來填補那些空洞,記憶不像悲傷或快樂這麼單純,記憶是很複雜的東西,它牽扯到的層面廣的無窮遙遠,和情緒那種干涉個人的感情是截然不同的。

      我們問她,那如果再拋棄悲傷一次是不是就能夠找回記憶了,她也搖頭。

      她沒有告訴我們原因,只是笑著。

      『辰宦,我們該怎麼辦?』我不安的抓著他的手,陣陣溫暖從手掌心傳遞過來,卻仍舊無法撫平內心的焦慮。

      『去創造新的記憶。』他笑的讓人心疼,『忘記的,就只好當作沒發生過了。』

      『可是……』我停下腳步,望向他。

      『別擔心,這座城市被幫我們記得一切的。』他拉著我的手繼續向前走,『它會永遠記得我和妳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