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我不是他們的小孩。

      在我還是餵奶嬰孩的時候,親生父母就因為趕著凌晨外出工作,被一個酒駕的富家子擦撞,繼而不穩的甩出去,機車被二次撞擊,卡在另一輛車子底盤下,人如同機車,摔成破銅爛鐵,當場送醫不治。

      那時年紀太小,對父母的記憶就是他們是出意外死的,那富家子和另一位肇事駕駛,賠了一大筆錢,在當時的年代,那一大筆錢夠把我好好養大成人,甚至可以說是過著奢華的生活了。

      於是,在奶奶必須照顧重度老年癡呆的爺爺的狀況下,我被媽媽的妹妹,我也叫做阿姨的唯一親戚接手扶養了。

      那時年紀真的太小,我有記憶就是阿姨他們扶養著我長大,生存在同一個家庭。

      阿姨被診斷不孕症,對我真是百般呵護了,如同對待親生孩子,當然,我長大後,才不得不懷疑是否那些鉅款賠償也是當時他們決定扶養我的重要原因之ㄧ。

      那時,我還是叫他們爸爸媽媽的。

      「若若,爸爸媽媽還是很愛妳的啊,但妹妹還在肚子裡,媽媽要更小心的照顧她,她才可以出來陪若若玩啊。」媽媽倚在沙發,手溫柔的撫摸鼓起的肚子,客廳播放著據說對胎教很有幫助的音樂。

      「麻麻,妳上次說過要唸給我聽的。」軟甜的聲音有著稚氣的童音,我不服氣的爬上沙發,手上揮著格林童話。

      「若若,不要這樣揮。」

      我犯起脾氣了,覺得有妹妹之後,爸爸媽媽對我一點也不關心了,視線完全投射在那個像是皮球一樣大的肚子,我不懂那個肚子為什麼有個叫妹妹的東西在裡面,爸爸答應要幫我在院子搭一個鞦韆,已經好久好久了,連木頭都沒見到過。

      媽媽每天都會念故事書,現在故事書停在「狐假虎威」的故事篇幅上,沒再有進度了。

      更讓我受傷的是,以前媽媽總是會一直叫若若、若若的,只要我貪玩消失不見一下,媽媽都會很緊張的尋找我,爸爸只要下班一回家,先叫的一定是我的名字,找的一定是我的蹤影。

      昨天,我一樣跑去河堤邊躺在草皮地上看天空,我很喜歡看天空,不管是灰濛的、晴朗的,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天空好有趣,總是變化無端,永遠不知道天空上的雲絮會在下一秒變成什麼圖案。

      看著看著,我睡著了。

      以往我睡著,爸爸媽媽一定會在過不了多久的時間內趕來找我,並又急又氣又無奈的訓斥我下次不可以在這種地方睡著,然而這次我覺得我睡了好久,直到被全身的癢意驚起,發現裸露在外的肌膚、尤其是手腳,都被蚊蟲叮成一顆又一顆的紅豆,看起來怵目驚心。

      天空由藍色變橘色,我懵懵的,跑回就在前面的家。

      我沒有鑰匙,一個才幾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有鑰匙?更何況以往一定是爸爸媽媽在外頭找到我,一起回家的,然而這次,我卻透過鐵門,看見裡頭落地窗擦得潔淨透明,裡頭的爸爸耳朵貼在媽媽的肚子上,媽媽手上翻著嬰兒童裝雜誌目錄,兩人臉上的微笑是期待且幸福的。

      我傻傻站在門外,嘴巴遲遲喊不出爸爸媽媽,當時太小不懂這是什麼情緒,長大後才知道這是害怕。

      雖然當時不知道這個名為害怕的情緒是什麼,但我想,我當時還是知道我是害怕這幅溫馨的畫面,會成為我對爸爸媽媽最後的美好回憶了。

      從昨天開始,我脾氣就更暴燥了,我試圖拉回他們的注意力。

      我扁著嘴,不聽媽媽的阻止,努力揮動手上的故事書,要媽媽唸給我聽。

      「若若,不要再揮了!」媽媽這次提高音量了,嚴厲的聲音我第一次清楚聽到,那不同於以往帶著寵溺的訓斥,不同於以往帶著溫柔的責備,而是濃濃的怒意。

      我嚇到,手上有著精緻畫風的書本甩出,重力加速度,書本尖角的部份狠狠的戳到媽媽的肚子上,我從沙發上跌落,看著媽媽很痛似的尖叫一聲,捂著肚子忍著痛意查看肚子有無大礙。

      然後彷彿痛意逐漸趨緩,媽媽抬起頭,看著我。

      媽媽眼底的情緒太過複雜我不懂那意味著什麼,我只知道,我的害怕成真了,我終究不是他們的小孩。

※『一個人的個性和習性,關鍵在於她的生長環境和家庭。』我的個性,由很多很多的事,開始變化。

非的閒言閒語:剛來POPO這個大家庭,逛了一下,覺得這裡的人都很熱情也很溫暖,決定在這裏獻醜一下,寫了在這裡的第一部作品,噹噹噹噹噹!於是「記得,梔子花開」誕生了。

覺得童年和學生時期,是人一生中最美好深刻的回憶,也是將人的個性定型的時期,有苦有淚、有澀有歡,希望我可以為大家帶來觸動人心的旋律。

不論如何,只要有一些些的感想或建議,都很希望大家能留言,這會是我很大的動力!

動力會讓我勤快的更新更新!最後多多指教了。(大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