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4)

      這堂課結束的時候,其他人還在議論紛紛,巫寄已經拎起包包,準備往下一堂課的教室前進。

      朱朱也急忙收拾好東西,追上她的腳步。

      「這麼趕幹麼?」她氣喘吁吁,扯著巫寄的背帶。「有錢賺嗎?」

      「什麼錢?妳要付我嗎?」巫寄開玩笑。「早點去才能佔個好位置睡覺。」

      「那也不叫我一聲!」

      「妳這不是也自己追上來了嗎?」巫寄笑睨,「好啦,快點快點,免得晚到了我們又沒好位置坐了。」

      教室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太前頭沒戲,太後頭不行,教室正中間顯得有點空氣不好,令人想睡。

      而這堂課又是堂很重要的必修課。

      巫寄剛剛隨口開著玩笑,真的到了教室當然不是這麼想。

      她跟朱朱一進教室就很有默契的一起選了個窗邊的座位,落坐之後朱朱低頭玩著手機,巫寄卻還在盤算著到底要不要繼續上山海經這堂課的問題。

      很快就敲了上課鐘,開學第一周沒什麼大事,教授也只是交待了一些瑣事,正課內容沒上多少,倒是說了許多暑假的趣事。

      他們最喜歡的就是這種上課內容,一邊嘻嘻哈哈,時間一邊過去,就是這樣也一下子就五點下課。

      「巫寄,晚餐要吃什麼?」朱朱揉揉眼睛,明顯示從周公殿裡剛剛回來。

      「自助餐?」巫寄一向對吃沒有什麼新意,要是沒有特別的想吃的東西,她就是吃自助餐過日子,一整個月她可以吃二十天的自助餐。跟錢無關,純粹就是不想浪費精神去思考這問題。

      朱朱則跟她完全相反,說到吃,馬上就來勁。

      「不要吃自助餐啦,我們家附近有一家新開的簡餐店,我們去吃那個。」

      巫寄斜眼她,「妳都有想法了還問我幹麼?」

      「尊重啊。」朱朱理直氣壯,「不然直接找妳去吃妳又說不要。」

      巫寄總覺得這之中有點什麼事情怪怪的。

      「……妳是不是又愛上了哪裡的服務生?」巫寄瞇起眼睛看她。

      這算是有前車之鑑,朱朱去年這時候也是用這個問題起頭,到了那家餐廳之後她才發現,原來朱朱是來看駐唱歌手的。

      東西是不錯吃,就是煙味太重,她去了一次就不想再去。

      夏日的傍晚還非常明亮,朱朱的表情愣了一愣,明顯的流露出心虛。

      「那什麼,只去一次應該還好吧?」

      我就知道。

      咦?

      這樣的話,看來朱朱也不是很迷那個雲衡教授啊,如此一來,退選有望。

      「好啊,那我們去吃吧。」

      巫寄馬上應允。

      實在怪不得朱朱老是算計她,其實她也經常算計朱朱,他們兩人的好交情就是建立在這之上,牢不可破。

      這下換朱朱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她了。

      「巫同學,這不太像妳,妳是卡到陰了,還是怎麼了?」

      朱朱一邊說著,挽著巫寄的手一邊走出教室門口。

      往校門的路上三三兩兩的人群分散著。

      巫寄想了想,覺得這事不應該太早說清楚,否則朱朱現在腦袋正清醒,肯定一下就盤算出裡頭的得失。

      她腳下踩破了落葉。

      「沒什麼,只是上了幾天課,覺得有點累,好像也該吃點好東西了。」巫寄摸摸臉,她這扯藉口的功夫真是越扯越順了。

      「是嗎?」朱朱不太相信,但也說不出什麼毛病。「好吧好吧,暫時信了。」

      暫時就行。

      巫寄得逞的笑起來。

      他們的租屋處本來就離學校不遠,兩人步行了一段,就走到了新開的簡餐店旁。

      大概是剛開幕有什麼優惠,店門口前聚集了不少客人。

      巫寄一看要排隊立刻就打了退堂鼓,但朱朱不依不饒,上去問了要等多久之後,硬是拉著巫寄留下。

      「只要等半小時,妳有什麼不滿跟需求妳跟我說。」朱朱一臉很好商量的樣子,伸手指了指裡頭的服務生。「妳看那個服務生,很帥吧。」

      巫寄看了一眼,有些死心了。

      帥歸帥,肯定是比不上雲衡教授的三分之二。

      她不得不說,人好不好看除了長相之外,氣質也佔了一半。

      光是雲衡教授那種仙風道骨的模樣,這世界上就沒見過幾個贏得了的。

      咦?這情況好像哪裡怪怪的,怎麼現在看起來她比較像是雲衡教授的粉絲啊?巫寄忽然清醒過來。

      不對不對,她是要來說服朱朱退選的,不是來幫雲衡教授加分的。

      她用力的拍了拍臉頰,再一次的堅定自己的立場。

      「是說,今天的山海經上的挺有趣的。」朱朱閒著沒事找了個話題聊,一開口剛好就切中要旨。

      「啊?」巫寄剛從自己的思緒裡回神,轉頭又聽見山海經,她一瞬間還以為自己產生幻聽了。

      「山海經啊,上得很棒。」朱朱不厭其煩的解釋,同時也毫不吝嗇的給了巫寄一個白眼,「妳該不會看教授看傻了眼,都沒聽課吧?」

      巫寄忍著想揍人的欲望,跟朱朱這人相處久了,她真擔心自己有一天會得癌症。

      「妳才沒聽課,眼睛裡頭的愛心全世界都看見了。」巫寄沒好氣的說。「是上的不錯,但是越上越覺得教授不是開玩笑的,他是真的會很嚴格的那種!他連自己的講義都整理的這麼清楚,肯定就是個律己律人都很嚴的個性。」

      「那有什麼不好,妳最喜歡這種個性了不是?」朱朱好笑的推推她的臂膀。「怎麼樣,天菜都送上門來了,長得又好看,妳要不要考慮一下,趕快補修戀愛學分?」

      巫寄這次沒忍住,一巴掌從朱朱的額頭上拍下,響亮的還有回音,可見腦子裡是真的沒有東西。

      「妳真的有用腦子想過嗎?」巫寄讓那聲回音逗笑,「算了,我不該勉強妳的對嗎?我們要善待殘障人士。」

      朱朱摀著額頭,也笑個不停,「我只是開玩笑的嘛,就算再怎麼天菜,那也要妳吃得起啊。」

      巫寄讓朱朱這話噎的一口氣不上不下,是沒錯,可是怎麼讓她一說就顯得這麼令人不悅?

      「我又憑甚麼吃不起了?」

      朱朱還沒回話呢。

      「什麼什麼?巫寄喜歡上了哪個人?老子立刻就去滅了他!」

      趙楠……

      巫寄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覺得好像不太夠,又再吸了一口。

      ……誰有槍,讓她崩了他!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