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2)

      「其實我就不明白了,妳長得也不是拔尖的好看,怎麼就這麼多人喜歡妳。」朱朱一邊塗著腳趾甲油,一邊問坐在一旁看著電視的巫寄。

      兩人吃完了麻辣鍋,一身臭味的回到家裡。

      朱朱半點時間也不浪費,拿起媲美專業的美甲箱,開始塗起指甲油。

巫寄白了她一眼,「朱槿,妳有毛病是吧,就只准妳長得好看?這話夾槍帶棒的,怕我聽不出來嗎?」

      「那倒不是,只是實話實說罷了。」

      朱朱跟巫寄算是中文系的兩大奇花。

      前者呢,當真是絕無僅有的美人,膚若凝脂,眉不畫而黛,唇不點而朱,還有一雙杏兒大眼,加上說話的聲音,總是柔柔弱弱,因此從大一以來就沒少過追求者。

      至於巫寄,那就是第二朵奇花。

      奇就奇在她當真不正,除了一雙眼睛像貓兒似的,盯著人看得時候像是在盤算些什麼,勉強算的上是狡黠之外,其餘的部份尚尚堪稱入目,要真說有多令人印象深刻那也太過牽強。

      可她的追求者卻與朱朱不相上下,而朱朱已經換過三個男朋友,巫寄卻連一個都不喜歡。

      「別再討論這個問題了,我被趙楠煩得還不夠嗎?」巫寄放下遙控器,站起身去倒了一杯冰開水出來。

      朱朱上完了指甲油,拿著廣告單扇著自己的腳趾,「我們由此得知,男人緣跟長相是沒有正相關的。」

      巫寄哭笑不得,想著手上這杯水,是要倒在朱朱頭上,還是潑在朱朱臉上。「妳這結論怎麼就下的這麼令人火大?」

      朱朱一臉無辜,「不然妳說跟什麼有關?」

      巫寄笑起來,唇角惡意十分明顯。「我要是知道跟什麼有關,我立馬就去滅了那東西,他媽的,把老娘往死裡整就對了,就算要讓我很有男人緣那也要來點能看的男人啊,就趙楠那一類的,妳讓我怎麼心動?」

      朱朱咯咯笑個不停。「不過不管怎麼說,那誠心感動天啊,妳當真不心動?」

      「妳心動妳拿去?」

      朱朱退了退,乾笑著擺手,「別開玩笑了,重點是他喜歡誰,而不是我喜歡誰啊。」

      巫寄斜睨她一眼。「好啦好啦,不管妳了,我要去睡了,明天還要打工。」

      「不~不要走,陪我聊天。」朱朱抓住巫寄的衣角,惹得巫寄回頭看了她一眼,朱朱萬分可憐的說:「指甲油還沒乾。」

      巫寄噴笑,拍拍朱朱的手背,然後拯救了自己的衣角,笑咪咪的說:「不管妳,妳自己想辦法,妳今天看戲看的很徹底嘛,那妳現在就去跟電視作伴吧。」

      朱朱頓悟了,淚眼汪汪。「巫寄你好愛記恨……」

      「哼哼,妳第一天認識我啊,那眼淚可以省省了,對我沒效。」巫寄又像摸小狗一樣的,拍拍朱朱的頭,趁著她不得動彈的時候,一溜煙跑回自己房裡。

      她才拿出在圖書管借的小說看沒兩三頁,朱朱又溜了進來。

      「幹麼?」巫寄放下書,跟朱朱同居的這兩三年裡,她學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速戰速決。

      朱朱這傢伙,要是不理她的話,還不知道要鬧到幾點。

      「我拿到那個教授的照片了耶。」朱朱喜孜孜的拿著手機膩過來。

      巫寄微瞇起眼睛,遠遠地看著那手機螢幕,她好像覺得……

      「妳看妳看,很帥吧。」

      ……

      妳倒是告訴我那糊成一片的畫面裡面有誰是帥的?!

      就算拍得是吳奇隆,也沒有幾個人認得出來好嗎?

      巫寄額角的青筋跳動了幾下,忍著想要毆打朱朱的衝動,咬著牙問:「哪裡帥?」

      朱朱瞪大了眼睛,「妳看不出來嗎?」

      「鬼才看的出來!」巫寄這次沒忍住了,一巴掌拍在朱朱額頭上。「妳怎麼不說孫中山很帥,至少那照片還看的清楚長什麼樣!還有雙眼皮呢!」

      朱朱愕然,扁起嘴,「好吧好吧,我承認這是有點模糊,不過傳說中的朦朧美嘛!」

      巫寄笑了笑,從牙縫裡吐出一個字。「滾。」

      朱朱膩到巫寄肩膀上,「不要這樣嘛,妳看啦,這身形真的很好看啊。」

      「我跟妳保證這種身形的,學校裡沒有上萬也有成千。」巫寄撫額,朱朱的神經病,總是在這種奇怪的地方發作。「還有這身衣服,我跟妳保證我在路上看過不知道多少次了,毫無特色的非常堅持。」

      她覺得頭有點痛啊,朱朱上次覺得很帥的那個人是拳擊社的社長,為此朱朱還看了好幾個月的拳擊賽。

      確實是霸氣四射,問題是那肌肉那臉龐,真的,說能看都太勉強。

      偏偏朱朱喜歡的不得了,說很有安全感。

      ……她怎麼不乾脆去養條西藏敖犬算了?

      唔……這大概不是什麼好主意,要是朱朱真的發起神經,當真在家裡養狗那怎麼辦?房東不准的啊。

      朱朱又再一次的把那張模糊的像是狗仔偷拍的照片遞到巫寄面前。「妳看,煙花三月的畫面裡頭佇立著一帥哥,這是多好看的一個場景。」

      「朱朱,妳非得逼我同意妳是吧?」

      巫寄都不想吐槽了,這句話裡實在太多槽點了,光是那什麼的煙花三月就是腦補到極致了。

      照她看,這分明就是相機畫素太低而已。

      朱朱睜著大眼睛,「難道妳不覺得嗎?」

      巫寄摳摳臉,這幾年,她跟朱朱同居學到的第二件事情就是,說喔就對了。

      「喔。」

      這聲喔裡頭包涵了多少無奈,還有多少無力,那就別再細數,傷心。

      攤上這麼個神經室友,她……認了!

      朱朱笑起來,那麼好看的臉蛋,竟然可以笑得這麼像智障,巫寄不只一次的感嘆,老天是很公平的。

      這中文系系花啊,私底下就是個喜歡各種漂亮事物的女子。

      她半關閉聽力的讓朱朱去叨叨絮絮的說著這男人有多好看,反正她也不知道對錯,就由得朱朱去,她坐在一邊看著自己的螢幕,心裡盤算著明天要幾點起床去打工。上班之前她還想要去吃個永和豆漿什麼的……

      好一會兒之後,她從自己的思緒裡頭回過神來,發現朱朱還在說著江南煙雨多好看,她只好開口問了一句:「所以妳去過江南嗎?」

      朱朱用力的點了點頭,「很小的時候跟長輩去過一次。」

      「是喔……」巫寄藉著詩詞裡頭曾經描繪的畫面遙想著江南的景色,「所以真的很美?」

      朱朱哈哈笑了兩聲,毫無羞恥的說:「其實我早就忘記了。」

      「……」巫寄翻了個白眼,「敢情您老剛剛都是逗著我玩兒呢。」

      朱朱笑著拍拍巫寄的肩頭,「乖孩子,我就是找點話來說,怕妳無聊。」

      冷氣轟轟的運轉著,巫寄忽然覺得背心有些熱。

      這貌似像是什麼怒火的感覺。

      「朱朱,妳閒的發慌是不是?」

      朱朱這時候站起身,嫋嫋的身形在巫寄面前轉了一圈,「沒,我只是想,很久沒逗逗妳了,有點不舒坦,我看妳的底線也差不多了,我的指甲油也乾了,那我要去睡了。」

      巫寄讓朱朱這話說的笑出聲,看看這不要臉的多坦蕩,她抄起床上的枕頭就扔了過去,「滾。」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