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上集‧第一章 (1)

      「巫寄,妳知道這學期學校要來個新老師嗎?」朱朱攬著巫寄從圖書館走出來,還沒開學,升大三的暑假,他們倆一起留在學校,各自找了份暑期工,閒來沒事就到圖書管理找些小說來看,打發時間還不用錢。

      巫寄攏了攏頭髮,露出了雪白的頸項。

      好熱……

      她拿起自己的書,不停的朝著自己的頸項搧風。

      「我知道,教山海經的嘛,這事情早就不是新聞啦,學校論壇討論的多熱,好像是個很有名的教授。」

      「不只啊不只,我昨天看到他的照片,美人一枚,傾國傾城。」坐在巫寄身邊的朱朱那口氣,簡直算得上市慷慨激昂。

      巫寄噴笑,推了推她的頭,「難不成還是北方來的,北方有佳人,一顧傾人城。」

      「嘖嘖。」朱朱用一種看著門外漢的眼神看著巫寄,「這妳就不懂了,那個新來得教授肯定是妖孽等級,洛神賦妳讀過吧,就那種等級的。」

巫寄忍不住的大笑,隨口唸了一段。「『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最好有這麼誇張。」

      朱朱擺手,「等妳看到就知道了,到時候妳就不要流口水。」

      「那妳回頭把照片發給我啊。」巫寄對自家好友的誇張口氣早已經習慣到一點反應也沒有了。

      她們一邊聊,一邊不遠處的樹下有人朝他們招手,巫寄跟朱朱一起看了過去,一個笑了笑,一個則是紅了臉,氣紅的。

      朱朱很置身事外的撞了撞巫寄的手臂,「妳看妳看,妳的冤家。」

      「……朱槿,妳非得讓我在大白天的就起惡寒是吧?」巫寄沒好氣,「還不快想想辦法!這不是暑假嗎?他幹麻不回家?!」

      朱朱聳聳肩,輕飄飄的雪紡紗在空中擺了擺,跟穿的人一樣,置身事外得很輕鬆。「妳說我有什麼辦法,這人就是有病,我是個正常人,對於這種有依戀情結的人種,完全不在行。」

      「妳少來了,妳想看戲就直說,也不留點口德。」巫寄毫不客氣的戳破了朱朱的場面話。

      朱朱哈哈笑了起來,也不扭捏。「那,反正妳都知道了,為什麼要逼我承認呢?」

      巫寄沒有多餘心思跟朱朱鬥嘴,轉眼之間,剛剛朝她們揮手的那男子已經跑到了他們面前。

      他笑顏燦爛,「巫寄,我找妳好久了。」

      「我知道……」我也躲你很久了。巫寄假笑,「趙楠,你找我有事?」

      「就是覺得很久沒看見妳了,想來看看妳好不好。」他一臉含情脈脈,這說的無比自然,徹底的發自內心。

      沒見到你的日子都很好,見到你之後就想去收驚了。巫寄是很想這麼回,只是面對趙楠多說幾句話都能讓他想入非非,自己還是省點口水。

      「還可以吧。」

      「我聽說妳又拒絕了一個數學系的,妳是對的,那傢伙打LOL的時候控制慾超強的,一定不是一個好男友。」

      朱朱在一邊樂不可支,這趙楠也沒有什麼資格可以說人家,一路從大一追巫寄追到大三,打不跑罵不走,除了風吹日曬可以稍微減緩一點他的瘋狂勁之外,就只差沒有天天送宵夜了。

      那還是因為巫寄曾經氣得當面把他的蚵仔麵線丟在地上。

      朱朱還以為這下趙楠肯定知難而退了,哪知道趙楠將這件事情解釋成巫寄怕胖。

      這誤解噎得巫寄當天晚上怒買了三百塊的鹹酥雞跟半打啤酒。

      太鬱悶了,這完全已經到了攻無不克的程度——不論巫寄怎麼攻擊他,他都可以一一克服。

      最後巫寄只好用冷處理對付這傢伙。

      雖然並沒有比較好,但就像是癌末病人一樣,只要沒有惡化就是好消息。趙楠只要不要惡化,對巫寄來說就是好消息。

      另外一頭的巫寄用一種怨念的眼神看著朱朱,萬分譴責她看戲看得這麼徹底,一點都不想來幫忙。

      趙楠完全沒注意到巫寄的眼神,逕自說個不停,終於提了個朱朱有點興趣的問題了。

      「所以巫寄,妳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人啊,妳說出來,我也好有個方向努力。」他笑了笑,無限青春。「還是妳不喜歡我什麼?我改。」

      雖然這問題趙楠都不知道問過多少次了,但朱朱還是每次都很有興趣的湊上來想聽答案。

      巫寄笑了笑,「那你喜歡什麼樣的女人,我也好有個方向努力。」你到底喜歡我哪一點,我改!

      趙楠當然也聽不出巫記得言外之意有各種諷刺,喜孜孜的說:「巫寄不用努力,妳就是我理想中的對象。」

      靠,這是要逼我去死就對了!?

      朱朱毫不掩飾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巫寄啊,今年生日我送妳刀,有血溝的那種。」

      「殺妳嗎?我很樂意。」巫寄氣惱的拍了朱朱好幾下。「趙楠你到底有什麼事情,沒事我要回家了。」

      趙楠很無辜,「沒事啊。」

      巫寄深深地吸了幾口氣,「那改天見。」

      趙楠大概也知道不能太逼巫寄,不然巫寄火起來,賞他兩巴掌都是有的事情。

      雖然只要是巫寄,他什麼都喜歡,但是頂著兩個血手印去打工有多麻煩啊,上回這樣幹得時候,他還被老闆調侃了好一陣子呢。

      「改天見。」

      巫寄僵著臉,朝他揮揮手,回頭拉了朱朱的手離開,朱朱還笑的像是局外人一樣。

      何等白目。

      直到走到再也見不到趙楠的地方,巫寄哼了朱朱一大口氣,「我合理懷疑是妳把我的行程泄露給他!」

      朱朱攤手,並不否認,「我也沒有辦法,他不知道從哪裡跟我正在約會的對象混熟,搞到了我的行程,我都沒發脾氣了,妳也就認命吧。」

      「認妳媽……」巫寄有點口不擇言,「我要去申請保護令!」

      「先別說這個了,妳到底為什麼不喜歡趙楠,據說喜歡他的學妹也不少耶。」朱朱眨巴著八卦的大眼睛問。

      巫寄瞪大了眼睛,「真的?哪個學妹?我現在立刻登門致謝,請她一定要持續下去,務必要把趙楠拿下,必要的時候,我願意無條件支援她!」

      朱朱笑著推了她一把。「別逃避問題,追妳的人何其多,妳怎麼都不喜歡?」

      巫寄翻了個白眼,「我就都不喜歡,那有什麼辦法。」

      朱朱偏著頭上上下下的掃描著她,「妳喜歡女人?」

      「妳才喜歡女人!」巫寄啼笑皆非,「我就是沒遇上喜歡的人,那怎麼著,這樣還不成啊?」

      「成成,妳只要別喜歡我,什麼都行。」朱朱大笑,「那晚餐要吃什麼?」

      「去你的,誰要喜歡妳。」巫寄停了一瞬,問:「麻辣鍋?」

      「妳想胖死自己,讓這世界上的男人都不愛妳,也別拖我下水啊。」朱朱痛苦的說,「妳不會胖我會啊!」

      巫寄壞笑,「那妳不要吃,我找別人去。」

      朱朱一臉糾結,「嗚嗚,臭巫寄,妳又要去老四川了對吧!」

      巫寄聳聳肩,賊笑說:「都行啊,今天不知道有沒有位置呢。」

      「大壞蛋,我跟妳走。」朱朱壯士斷腕的說,「可是過了今天一個星期不准吃罪惡食物喔!」

      兩人邊走邊聊,朝著校外的公車站牌前進。

      明媚的夏日午後,又打發了某個煩人的傢伙,巫寄感到心情非常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