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初章-沒有魔力的魔族(1)

我好想再回到夢境的懷抱,但身體的感覺已漸漸抵達現實,身下不夠軟的床墊、棉被的氣息,外界的喧嘩愈來愈大聲……是該醒了。

翻身,打算再去做夢,但我的動作驚動了某些小傢伙。

有人戳我,刺刺癢癢的,先從手臂開始,我還能忍耐,但緊接而來的攻勢是朝著腰部和後頸,試著抗拒片刻,我終於投降。

「哈哈哈──好癢……夠了,我醒來了!」整個身軀彈起,我一把抓起棉被充當盾牌,抵擋那些傢伙的連綿攻勢。

從罐內抓出一把穀粒灑去,牠們總算不再進攻,落在地面啄食起來。

蹲在床上望著牠們,魔灰雀是這一帶最多的鳥類,一個手掌般大,並擁有渾身灰亮的羽毛,但翅膀下會夾帶一些黑色或白色的紋路;通常三五成群生活,愛吃東西,哪兒有食物就往哪去,也會為了覓食而群攻體型大的敵人──

這點撇開不看,這些正在用餐中的小傢伙倒挺可愛。

下床,小心繞過地上的一團灰,完全推開房裡唯一的窗,外界的光亮透進室內,其實我們世界的光一點也不亮,天空永遠呈現一貫的陰暗,這就是所謂的早上。

我總覺得,如果白天能夠再亮一點,這個世界會更吸引我吧。

視線回到屋內的同時,正好瞥見窗邊的月曆,今天魔曆6月6日,該格被外來的筆跡給塗得更加顯眼。差點忘了。

「嘿!你們太過分了,竟敢打擾壽星的睡眠!」

奔向魔灰雀群,一大片灰振翅而起,我裝著要撲抓那些被我嚇飛的鳥兒。有一些直接從窗戶飛走了,幾隻飛得高高的不給我捉,但還有隻最放肆的,不僅不害怕地飛近我,還偷啄我,其實有點癢。

「哈哈好癢……我可是壽星耶,你太失禮了!哈哈別啄了啦──」

「咚咚咚……!」房間另一頭的大門被砰砰敲響,未等我應聲便被用力打開。

隨著來者的闖入,一股令人麻痺的氣息直逼而來,嚇跑一票魔灰雀,只剩剛剛啄我的那一隻──其實牠是正好被我捉在手心裡逃不了。

來人有著一頭及肩的短髮,金色的髮絲和她的眼瞳正好相配,但此時她的目光死盯著我,緊接著是一連串的破口大罵。

「又在玩,妳看看妳現在什麼樣子,完全忘記今天的行程嗎,還不快去準備!」

來者霹哩趴啦、滔滔不絕吼了一大堆,她的氣息隨著怒意散發出來,壓得我幾乎穩不住身軀。

我將視線轉回月曆,除了今天是6月6日,曆上該格除了被填滿,還以醒目的字跡寫上「魔王大人有約」。

其實我一開始就看見了,也不是說不在乎,只是並未覺得……讓魔王大人見了就能扭轉一切。「我知道啊,和魔王大人有約──」

「記得?我可為這天等了幾年了,魔王大人有多難約妳不知道?別跟魔灰雀玩了,堂堂魔族一份子這樣成何體統!」她微喘口氣,便旋身大步跨出門。「我去外面等妳,最好給我動作快點!」

低頭望望掌心的小鳥兒,我不禁嘀咕起來:「牠們又不怕我……」

空氣中又是一股麻痺的壓力,那聲咕噥顯然被聽見,她又探頭進房。「那是因為妳的體質太奇怪了!」

「碰!」隨著門被甩上,樑上應聲飄下一波粉塵。

「我的體質……又不是自己願意的。」確定聽見她遠去的腳步聲後,我喃喃道。

「嗶嗚……」猛然聽見手心中灰雀的呻吟聲,我嚇得趕緊鬆手,牠很快跳離我的掌握,落在地面的身軀似乎有些不穩。

「你還好嗎?」蹲下望著牠,我靈機一動,再灑了點小穀粒。「補償你,再吃一點吧。」

牠沒有動靜好一會,才低頭啄起食物,瞧穀粒消失的速度,看樣子應該沒有大礙。

吁口氣,輕撫過牠滑順的灰羽。「太好了,抱歉害你受驚囉。這些吃完就走吧,我得快點準備,否則母親大人又要嘮叨了……」

我叫雷亞琴,屬於魔族一員,今天剛滿魔齡十歲。雖然出生日期是惡魔日,卻沒有這個時間誕生的魔族該有的強悍,許多族人天生具備屬於自己的魔族氣息,那氣息能夠在打照面時,就令敵方畏懼三分,而我生來就沒有──套句母親大人常說的,和弱小的人族沒兩樣。然也因為沒有魔氣,我才能夠和魔灰雀打成一片,若換為其他的魔族,魔灰雀大老遠便嚇飛了。

魔族的力量就是魔法,魔法源和魔氣不同,出生過個幾年後才會顯現,但想要怎麼樣的能力似乎難以自行決定,聽說只要時機到,它自然而然會出現。魔法源顯現的時間,平均約在魔齡七到十歲……我已經到平均值的末期了,卻絲毫徵兆也沒有,不曉得是怎麼回事。

如果說是血統的因素而導致我的異常體質,從這點來看就更不對了。我雖沒見過父親,但從母親大人那聽過,他是位非常優秀的魔族菁英,且血統純正,太多族人想和他有後代了,因此在我誕生不久,他便遠走高飛──不過母親有別的觀點,她認為父親是被與眾不同的我嚇跑……和這點比起來,我寧願相信他是找別的對象而離開,至少感覺比較好。

剛剛闖進房的是我的母親,雷萍,她是魔族高校的教師,或許工作上面對太多孩子,回到家的她反而對我這個女兒沒什麼耐性。母親大人的力量更是貨真價實,她擁有「雷電」的魔法源,剛剛她生氣時所釋放的魔氣,我知道有收斂,但已過了五分鐘仍覺得有點麻……

盥洗完畢,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剛要發育的瘦小身材、臉蛋還算標準,基本上魔族一員都不會長相難看到哪去。整理起頭髮,我的形貌應該是遺傳父親吧,其實和母親大人一點也不像:一頭黑亮及腰的長髮,同色的眼瞳──瞳孔的眼色也和魔法源有關係,像母親她是金髮金瞳,吻合雷系魔法的特徵。

我的瞳色也被母親念過好幾次,說如果她不是看著我出生,她會以為是哪個人類小孩和親身孩子掉包了。一般魔族不會有黑色的眼珠,且通常顏色愈鮮豔,代表力量愈加強大,而我的眼瞳沒有明顯的彩度……這代表很弱小?

面對我這樣的奇異體質,母親不知請教過多少高人,但沒有一個對此有所解答,最終只好求助於萬能的魔界之王──魔王大人。然而魔王大人的行程滿檔,要處理我這麼個平凡族員的體質問題,順序自然是排到很後面,且一延再延。今日的會面,據母親的說法,從我還沒有記憶時就開始安排,到今天……至少有六七年之久。

今天與魔王大人相見,他會有辦法解決我的問題嗎?但我若真能脫離這樣的身體,會不會有其他更大的困擾等待我?

改變,會有所期待,但也存在著隱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