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世 半緣修道半緣君

我呆望著眼前琉璃瓷碗裡的混濁顏色,思緒也跟著一同沉澱打轉。

天穹平靜地說,這藥飲下去後是毫無疼痛的,只會陷入一夜的沉睡,也不會為身子骨落下任何毛病。

我吃驚的瞪著他,他怎能那麼若無其事的說出那些話。

渾身不可抑制地顫抖著,我只能盯著他的臉,竭盡所能一字一句地緩緩道出:「天穹,這是你的孩子,是我們的孩子。」

他皺起眉頭,蠻橫地擰起我的下顎,硬是把打胎藥灌進我的咽喉,他說:「敏敏,你不要那麼任性,你也要為我想想。」

你也要為我想想。

湯藥苦味澀的彷彿直達心扉,我死命掙扎,兩手緊攫住他衣袖,懇求地搖搖頭,淚水不爭氣的從眼角滑落。

這一生,沒有比此時此刻更明瞭什麼叫悔不當初。

我還記得,第一次遇見他時,是我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第十一天,穿成了八爺府裡驕矜主子的可憐丫鬟,生為現代人養尊處優哪受得了整日被掌毆咒罵的委屈?生性怯懦的我正躲在樹林裡暗自哭泣,忽感有人輕拍肩膀,轉過頭,便見他衝我微笑,用那好聽的嗓音輕問著:「姑娘可是受了委屈?」

那時的我傻傻以為,這便是我的男主角了。

可見,當一個人寂寞無助的時候,喜歡上那個唯一肯安慰你、對你好的人,從來都是特別簡單容易的,以至於深深愛上。

他一次一次地幫助我,使我打從心底相信他,我囁嚅著聲把關於穿越的秘密全告訴他,卻也不免緊張,害怕他以為我是個瘋子,便會頭也不回,離我而去了。可想不到他只是淺淺的一笑,柔聲道:「敏敏,無論你說什麼,我都相信你。」

我都相信你。

現在想起來,這話是萬般可笑的,他所謂的相信,也不過是那命定之人出現以前的相信罷了。

等她出現,什麼海誓山盟,什麼至死不渝,都將如此輕易地抹去。

我是不知道他有什麼七世情緣的,如果我知道,我是斷不會去招惹他的。

怎料還是可悲的招惹上了。

「……我不會負你的,」他俯下身在我耳邊低聲說著,我躺在床上轉過頭不願去看他,「敏敏,我不會拋棄你,我會照顧你一輩子,不離不棄。」

溫熱的大手朝我攬了過來,我可以感覺到他的氣息盤旋在我耳鬢邊,暖和地讓人沉淪眷戀。他埋首在我頸側,安撫道:「我會用盡一輩子來補償你,讓你過得好好的,我會護著你,讓你什麼都不必愁……」

他的雙唇靜靜貼上我臉頰,如舊時爭吵時般討好地呢喃著,他說:「敏敏,你就莫生氣了,原諒我吧……」

原諒我吧……?

「——不要!」

我恐懼得將他一把推開,顫抖著萎縮身子,只想離他越遠越好。

不能再陷進去了,絕對不能再陷進去了。

「——可你不能娶我!藍天穹!你不能娶我!」

我忍不住喊叫出聲,有些歇斯底里的質問著,話說到最後已是泣不成聲,我都有點不明白自己在說些什麼了,「……天穹,我問你,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你把我所有最珍貴東西都奪走了……你把我僅有的都給了她……這一切……究竟是憑什麼?你們憑什麼!」

這樣可笑的台詞,擱到以前我是壓根不會脫口而出的,也相信永遠不可能會脫口而出的。

卻換得如此狼狽到如今。

天穹不發一語,凝視著我的眸色晦暗難辨,默了一會兒,突然他臂膀一張即是將我緊緊扣入懷裡,我掙扎著,雙手發洩式地搥打著他,終自知無法掙脫,渾身惱怒漸轉為無力:「天穹,你告訴我,我在你心裡……到底,到底算些什麼?你把我當成什麼?你回答我……」

疑問拋出,回應我的又是一段冗長的沉默,不出所料,卻又失望透頂。

說來也好笑,我這人在現代時就沒有什麼女主命,怎會以為只要穿越到了古代,就真的能外掛大開人見人愛呢?

但那時,我是真心的以為,我與天穹是可以相守,彼此兩心相映著,直到永恆。

穿越成了丫鬟,我本是不期望他給我什麼名份的,卻未料他獨排眾議,堅持著要名正言順把我娶進門,立我為正室。

我詫異無比地詢問起他原因,只見他笑了笑,近乎傻氣地回答著:「如果是真心喜歡一個姑娘,我這輩子就只會娶她一個人,我會給她最高的名份,永遠保護著她,只讓她為我生兒育女,一顆心也只會送給她一人,直到她不要了為止。」

面對於這樣的回答,我怎麼可能不感動?

可命運似乎就是如此,我們都搞錯了,徹徹底底搞錯了。他的答案回錯了他自以為的對象,而我也錯以為自己便是他心中的她。

記得是大婚前的某一天吧,那時我才剛發現自己懷了身孕,心裡頭正暗暗竊喜,只想著等洞房之夜再告訴他,好給個驚喜,卻在那時撞見了他們的相遇。

蒼穹陰白,細雨如絲,水氣漸漸氳起一片迷茫緲霧,她就這樣打著傘,黑髮披肩如緞,廣袖捲飛如雲,撥開一層一層朦朧,步步生蓮,恬靜而安然地走了過來。

那是一位是誰瞧見了都能為之心動的女子。

她是當今宰相獨女,跟著父親拜訪了王爺府,興許是閒得無聊,便獨自一人在花園裡頭逛了起來。

下頷微低,瞧見了蕊上露珠,似是起了玩味心,探出手便撥弄一下,忽聞頂上傳了那熟悉又好聽的男性嗓音,飽含著寵溺與無奈:

「我說這下雨天的,你怎麼會在這裡呢?著涼可就不好……」

一語未落,她立即抬頭,對上的便是轉瞬錯愕的眸子,以及於靈魂深處,那洶湧奔來的前世糾葛。

一時間,兩人目光相對,天地轉而成了荒蕪,韶光靜止於轉剎間,凝睇著,是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而屬於七生七世的緣分齒輪,便在此時此刻轉動而開。

是啊,你怎麼會在這裡?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原來,這便是所謂的前世今生,這便是所謂的命中注定。

直到了此時才徹底恍然,其實,我與天穹的相遇,只不過是老天爺的一個玩笑,從來就不是什麼浪漫愛情的開端。

而我的存在,只不過是為了成全別人的七生七世而已。

這可能連美麗的錯誤也稱不上,我只是個過客,一個舉無輕重的過客。

所有的秩序與理所當然在她出現後被徹底打壞,想到這裡,或許,這樣講其實是不大對的,所有的秩序與理所當然,是在她出現後才步上了正軌,修正了我前頭引導的錯謬,開啟屬於他倆的才子佳人故事。

天穹並沒有把我娶進門。

整個府裡早已是傳遍了,說王爺跟丞相之女交情甚深,一見傾心,不消幾日便已登門提親,以正室夫人迎娶。

我知道這消息時,人還窩在他置給我的小屋裡頭,眼都還沒睜便被幸災樂禍的小婢女從床上粗蠻地拖了下來,因為懷孕的關係,我極度嗜睡,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整個耳邊亂嗡嗡的,她們究竟罵了什麼我是著實弄不清的,只能隱約聽到,王爺要娶門當戶對的小姐了,你這小賤人還敢賴在這裡丟不丟人什麼之類的。

啊啊……原來是指這件事情啊……

頭皮已被人扯得泛起陣陣刺痛,兩頰辣紅紅的彷彿灼傷一般,我感覺得到有鐵鏽味正從嘴角竄出,沿著肌理而下,溫暖感逐漸從我身體分崩離析,徒留那無邊無際地寒酷冰冷。

此時的我按常理來,應該是要痛哭流淚的,或來個大叫求饒什麼的,可我卻是不可抑制地想要大笑,也不知道是該嘲笑著自己的無知愚蠢,還是那些正使勁打著我,一群見風轉舵的婢女們。

這行為怕是更激怒他們了,疼痛感更甚,我蜷曲身子護住腹部,咬著牙不使肚子遭到任何撞擊,在那幾近暈眩的恍惚中,我忍不住想著天穹不娶我也無妨了,他若喜歡那女的我也無所謂了,只要能好好讓孩子活著,讓我的孩子活著,所以請你快點過來,求求你快點過來,讓我們的孩子活著。

而我也如願的盼見他來了,卻也盼見他輕而易舉的扼殺了我的孩子。

小產後,天穹是每天都有來探望我的,他還是如往常般溫柔,可已經跟以前不同了,那眼眸中終究是有什麼東西不一樣了。

剛開始,我是會跟著他大吵大鬧,卻又在怒吼後後悔萬分,害怕他就此永遠離去,我便再也看不到他了。

想來,在他面前,我真的非常卑微。

這真是令人可恥無比。

我想,他對我大概只剩下虧欠還是憐惜什麼的了,可這樣僵著也不是個辦法的,人總要學習知難而退。

但是總覺得,還是差一個理由啊,一個讓我心甘情願又認清事實的理由。

這一日,我正在榻上昏睡著,她就這樣含笑著靜靜走到我面前來,那個臣相之女,那個美若天仙的光采女子。

「我和天穹都對不起你。」

她是這樣輕聲說著的,聽起來滿懷歉意。

「天穹待你是極好的,看來,他於你還是有幾分情意的。」她彎唇靜靜地笑了起來,纖纖素手輕撫著我手背,與我粗糙暗黃的肌膚形成強烈對比。

「這還……真是讓人有些忌妒呢。」

忌妒?忌妒什麼?我下意識地縮起手,勉強笑笑,雙拳暗暗緊握著,卻是不知該回答些什麼,我不大明白她那怪腔怪調,覺得頗為莫名。

對於這樣美麗至極的人,我實在是不懂得如何應付。

簡單寒暄了幾番後,她突然探手觸上我右頰,語氣淡然道:「你知道嗎?我跟天穹相遇的那一天,他把我錯認成了你。」

我依舊訕訕笑著,隨口答道:「可是因為你跟我長得很像?」

「——因為我跟你長得很像?」她重複了一次我說的,緊接著幾乎是哧笑出聲,秀麗的眉眼高高挑起,搖著頭,嘴角笑容滿是難以置信,「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傻瓜也知道怎麼可能?這當然是因為你跟我長得很像,不然你怎會以為天穹看得上你?」

她朝我瞬間僵硬的笑容緩緩逼近,我立即撇過頭不敢看她,耳聞她低聲道:「實不相瞞,無論你信或不信,我與天穹這人是有七世情緣的,有著斬也斬不斷的情份。而每一世在我們碰面的那一刻起所有的往事回憶便會全部回溯過來,到如今我們這次是第七世了,無論如何,第七世是一定要圓滿的,且一定會圓滿的。」

「——我們前六世已經夠可悲了,你這凡人的一世痛苦與我們比得上嗎!」

說到最後這一句她語調拔高,面容幾乎是猙獰的,我轉過頭愣愣地望著她,就這樣看了好一陣子,直到回神後才聽見自己艱澀的嗓音躍出唇畔,「所以你想要我做些什麼?」

她打量著我,已恢復那副柔靜模樣,輕勾起唇角,即是吐出二字:「成全。」

聽這話我難抑苦澀,卻也只能點頭,的確,成全,成了我離開的最好理由。

那一晚我真的想了很多。

我想到天穹不肯娶我,可沒有關係,我願意無名無分的跟在他身邊,照顧他一輩子。

我想到我們的孩子沒有了,他不要我們的孩子,可沒有關係,我可以再為他生一個,又或著幫著他愛護他跟別人生下的孩子,我無所謂的。

我想到天穹不愛我了,可真的沒有關係,只要我愛著他就夠了,這樣就夠了,我就心滿意足了。

我想到如果沒有那女的就好了,沒有什麼七世情緣就好了。

我想到人生若只如初見。

我想到我是該恨著他的。

我想到我不該再有所期待。

我想到這樣的愛情,這樣慘淡而傷神的情愫,想到這裡真的是極其可悲。

人生如此,怕是如此,恨是如此,不過如此。

忽然間又覺得,真的,好想回家啊……

好想回到那個有家人在的現代,可我不知道要怎麼回去,也找不到辦法回去。

手裡拿著她給我的一帖藥,據說這飲下去後是不會有任何疼痛的,可以讓人如睡覺般直接死去。我只覺得奇怪,怎麼這兩個人給的藥都那麼神奇,卻仍舊默著聲收下了。

今天便是兩人的大婚之日了,以我這種卑賤身分自然是不得待見的。

即使是不會有任何疼痛,我也不願意再喝了,我收拾了下東西,只想著趁這機會出府,如此以來,於他們,也不會造成任何妨礙了。

不過事情總是沒那麼容易的,我人還沒出府便被抓了起來,五花大綁被壓倒在府院大廳之中。

尚搞不清楚狀況,迎面而來即是一個巴掌,昏眩感晃得我視線模糊,腦袋搖晃著,只知道周圍有許多人,我鎮了鎮神,才看清眼前身穿著大紅喜衣的那對璧人。

「——你好大的膽子,竟因忌妒而生這種陰險惡毒之計!你真以為毀了她容本王便會娶你嗎?」

天穹鐵青著臉,一雙眸子怒火難耐,我是從來沒看過他這種表情的,他是不是誤會我什麼了?

「……天穹,你別怪她,想是她也覺得妾身與她長得相似,才會出此算計的,以為只要把妾身面容毀了你自然就會回到她身邊的,這一切都是妾身的錯!況且,她對你也是用情至深,儼然是極為戀慕的……」

你們在說什麼?我什麼都沒做!

我張著嘴便想要反駁,未料耳邊卻傳來一聲清冷語調,「哈!你說戀慕?若是這種戀慕本王不要也罷!以前看走眼也就算了!現在光是想著就叫人感到噁心!」

此時此刻我終於明白了些什麼。

什麼叫大澈大悟?

什麼叫痛徹心扉?

我想,我的穿越故事到了這裡大概就結束了,我半睜著眼,感覺到有人把我向外拖去,我不掙扎也不反抗,只這樣淺淺笑著,兩眼望見那格外刺眼的雙喜大字,笑意是越發地明媚燦爛。

記憶中,我也曾滿心期待地親手一刀一刀剪下那字的,可也不知為何,剪到了最後卻剪不出一個完全,一個我所期望的結局。

我不知道藍天穹有沒有就這樣一路看著我被拖曳,我只是想著這大概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我想笑著迎接我的死亡,面對我們的生死訣別,這代表著我們從來都是勢均力敵的,我也並非我所想像中的那麼悲慘難堪。

只能,這樣偽裝著,逼著自己相信。

疼痛漸漸麻木,目光渙散後的視野是眼前光暈大把大把如花朵盛開,空洞而虛幻,我為這淒涼美無聲笑著,安靜地等待著自己的死亡。突然間,我又想起了那個夜晚,時值冬日,漫天雪花落於我們身際周圍,天穹衣袂飛旋舞動著,兩手捂暖我的手,彷彿祈禱般虔誠,萬分專注,他說:「敏敏,我很喜歡你,非常喜歡你,我想要只守著你一人生生世世。」

「啊?」當時的我腦袋裡正想著找個機會做個雪球好偷襲他,不免被這表白弄得一愣一愣的,回過神後忙紅著臉打哈哈回答:「喔?真的嗎?呃,那個天穹,其實我也是喜歡你的,很喜歡你……」

他兩眼定定瞅著我,滿是笑意的面容溫暖卻又頗為無可奈何,探手揉亂我頂上青絲,隨即長嘆一聲,「敏敏啊敏敏,我是認真的。」

「我也是認真的……」

眼前一黑,我無聲回答著,可如今,他卻是再也聽不到了。

邁步走上了黃泉路,我才知道我跟尋常人是不一樣的,已有累世的善行,前世還是天生仙骨,本是可以直接飛升,未料竟出了穿越這個大紕漏。

孟婆看著我,語氣是極其地小心翼翼,「這個……奴家還真沒想到仙人會攪和進仙尊與神女的七世姻緣之中……不知仙人今後有何打算?是繼續飛升還是重返輪迴?不過你且放心!若是重返輪迴定是大富大貴命!絕不讓您再受半點折騰委屈的!」

「你說他們是仙尊與神女?看來官階挺大的。」我勾唇笑了笑,忍不住朝著孟婆問道:「原來當神仙真的那麼好嗎?」

孟婆想了一會兒才點點頭,「奴家以為,當神仙是世上最好的事了,幾百年都是同個樣子,也不用受輪迴之苦折騰。」

她頓了頓,又道:「不過話說回來,這也得嘗試過一次,才知道好壞與否。」

「這樣啊,看來飛升的確是個好選擇。」我點點頭,默默捧起她手邊的湯碗,晃了晃裡頭的湯藥,指尖無意識地撫過杯沿,瞧見了上頭銘磨的一串字。

「從愛欲生憂,從愛欲生怖,離愛欲無憂,何處有恐怖?是故莫愛著,愛別離為苦。若無愛與憎,彼即無羈縛……」

我輕聲一遍又一遍重複呢喃著,幾乎是看癡了去。

「仙人若要飛升是無需飲此湯的!」孟婆忙勸著,伸手便想把碗奪回,卻似想起什麼而停下了動作,「除非……仙人欲捨棄情愛而成大業,專求一心大道,可其成功者甚少……」

「求一心大道?我還沒那麼厲害,只是單純地想把那紅塵過往忘記而已。」

眸光定在眼前這碗上,仔細一瞧,琉璃瓷碗,竟是與天穹強逼我的頗為相似。

不過,事到如今,真的,無妨了。

畢竟,若再相見,不再動心有何用?不再記得有何憂?

這樣的我,其實也不求其他,只求飛升後,別再這種窩囊死個性,能好好護得自己周全便是。

且莫再走糊塗路了。

仰起頭,我閉上眼,毫不猶豫地一飲而盡。

屏除了九結十使,再睜眼,眸中只剩澄明清淨。

至於那世俗情愛,紅塵往事,則如瓢水倒空,不復再記。

作者有話要說:

註釋:

(1)標題半緣修道半緣君:取自元稹的《離思》,全詩如下:「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2)從愛欲生憂……(略)出自於南傳法句經

(3)九結十使

九結:愛、恚、慢、無明、見、取、疑、嫉、慳

五鈍使(思惑):貪、嗔、痴、慢、疑。與五利使(見惑):身見、邊見、邪見、見取見、戒禁取見。合稱十使。

(4)關於七世情緣:所謂七世情緣,即是「配為夫妻,卻不許成婚」,七次轉世只得苦苦相戀,卻不得結合。等到功行圓滿,始能復還天上。只有第七世是美滿的姻緣。

碎碎念:

前世是故意寫虐的,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啊~(憂)

然後敏敏這名字是用來惡搞的,因為看過很多女角的名字都叫敏敏,所以才這樣取名。

簡單來說前世整個就砲灰女配命啊~狗血又雷人,不過接下來故事就走輕鬆詼諧路線啦!(請相信我沒騙人!)

第一人稱寫法真的頗難,努力嘗試中啊!

因為看過太多寫三生三世啊、七生七世等等愛得死去活來的故事,不免好奇除了主要角色外,那些點綴他們的砲灰女配究竟又是怎樣的想法跟來歷呢?於是便開啟了這個故事。

希望各位會喜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