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現在的人只要會做表面工夫就夠了

光,輕巧地降臨在窗邊。

天亮了。

我在附近的美而美買了個隨手帶走的三明治,在人行道上走了一百六十五步,踩過三十二條白漆鋪成的斑馬線,坐上二號公車,登上四個階梯,投下十八塊錢,在後面數來第五個位置坐了下來。

為什麼要這麼清楚地計算著一些雞毛蒜皮的數字呢?

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許只想確認自己還清醒著,而昨晚所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個無關痛癢的夢境。

哥的公司經營的是一家觀光農場,叫做伊甸園,主要是提供給遊客散心約會的地方。我依稀記得一些畫面,剛進入口右手邊就是棋盤方格式的停車格,對開的鐵門上雕著葡萄圖樣,圍牆都是石磚堆砌而成的,有濃濃的義大利風格,門後,一整片草皮隨即充盈了整個畫面,滿滿的綠,草皮從入口順著柵欄一路爬上了山頭,柵欄裡有成堆的羊群,走在那片山上都可以聞到淡淡的青草味,左手邊的牧場也養了一堆乳牛,旁邊的小屋販賣著乳製品及紀念商品,山後面是一間十二層樓高的圓拱形飯店,哥老說它看起來像飛碟,我倒覺得看起來比較像章魚,有個湖泊像一面大鏡子躺在飯店前面,讓飯店看起來像是可以通到地下似的,哥就在裡面擔任經理,跟拍偶像劇一樣,穿著筆挺的西裝,領帶上扣著金邊的領帶夾,穿梭在大堂裡運籌帷幄,而在湖泊的另一邊就是果樹園,提供給客人摘免費的水果吃,也常用在飯店的料理上,那邊便是他安排我去工作的地方。

會議室裡。

「請問你之前有任何的職場工作經驗嗎?」一位梳著油頭的大叔問我。

「沒有耶。」我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

「那麼…你曉得關於這份工作的內容嗎?」另一位男人有著知人善任的獨到眼神。

「不曉得耶。」反正我對這份工作一點意願也沒有,只要擺出一問三不知的態度,肯定不會被錄取。

「請問你對這份工作有熱忱嗎?」最後是留著一綹馬尾,不茍言笑,臉上掛著黑框眼鏡的祕書小姐發問。

「完全沒有。」這個問題來的真是時後,我終於可以回家睡覺了。

「OK!你錄取了!」

嗯,沒錯沒錯,就是這樣…我…錄…錄取?

「現在像你這種誠實的年輕人已經不多了,一堆做足表面工夫卻不懂做事的人太多了,你很不錯,希望你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努力,為公司盡份心力。」

靠!辦這場面試到底有什麼意義呀?根本就是人手不夠硬要找個人塘塞應付上級的,你才是那個做足表面工夫卻不懂做事的人吧!

梳著油頭的大叔湊攏了一下桌面的履歷表,交代另外兩個人安排工作給我後,煞有其事的跟我握了一下手,揮揮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喂!你連人家的履歷表也不拿走呀?就算敷衍也要有點職業道德啊!

現在的我正莫名其妙地跟在那位祕書身後,她穿著NINE   WEST的細底高跟鞋,過膝的黑色絲襪到短裙間,那若隱若現的絕對領域,不時散發出令人想一探究竟的魅力,隨著她的步伐,鞋底間斷地敲擊著大理石地板,發出規律的聲響,穿過飯店大堂時,我停下腳步觀察了一下,白色大理石地磚鋪成的平面空間,十分寬敞,天穹畫滿西方神話的女神,沿著華麗的樑柱飛繞而下,相當氣派,中間是旋轉樓梯銜接二樓,樓梯下擺著一台白色鋼琴,靠著落地窗的部份有沙發整齊地排列著,從室內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人工湖泊。

然後,我順道也觀察了一下眼前的這位女祕書,從俐落的馬尾到簡單的套裝,還有那代表著精明能幹的黑框眼鏡,在在都流露出做事一絲不茍的個性,順便提提那張毫無生氣的鵝蛋臉,我看就算她中了六合彩都不會笑。

「咳!黎祕書,他面試完了嗎?」哥又是習慣性地從背後冒出。

「啊,副總你好,是的,我正要帶他到果園去熟識一下環境。」祕書端莊的微微頷首。

「嗯,年輕人,好好幹呀。」他拍拍我的肩膀。「順便介紹一下,這個是我弟。」

「咦?原來是副總的弟弟呀!」她露出一副打賓拉登時,希拉蕊吃驚的表情。

「隨便啦!」

「你可要好好做人喔!能跟黎祕書做事是你好幾輩子才修得來呀。」

祕書低下頭稍稍調了眼鏡的位置,甜甜笑了一下。

想不到那位黎祕書對我哥居然毫無招架之力,老哥簡直就像一路往冰山撞去,如入無人之境的鐵達尼號,輕而易舉的就攻陷她的心防。

「哥,那個黎祕書好像對你有意思耶?」我丟了顆悄悄話水球給我哥。

「對你老哥有意思的人真的太多了,就你最不夠意思,面試時講那些話也太不給我面子了。」

「原來你都知道喔?」

「我當時就在會議室那面牆鏡的後面看著你呀。」那是FBI的審訊室才會有的東西吧?

我們沿著湖邊走過去,有幾棵楊柳搖曳作伴,隨著越接近工作的地方,忽然開始有種真的要好好面對未來的現實感,不管怎麼樣,好歹我現在也算有一份正當職業了,這下子就得好好的規劃一下之後的人生,正視眼前的道路,拋掉過去那些沒用的包袱,特別是關於芒果之類的東西我都不想再看見了。

「吶!這裡就是以後你工作的地方。」黎祕書忽地停下腳步。

一整片的芒果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