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 一到芒果產季,國軍弟兄就註定餐餐吃芒果

根據網路作家痞子蔡的說法,在網路上的暱稱決定了自己的三種個性,第一,是自己的次要性格;第二,是變成他『希望』成為的那種人;第三,是變成他『不可能』成為的那種人。

「桂綸美。」一看很明顯就是第三種人呀!

那我這個頂著芒果勇士光輝的人,又算哪一類型呀?嗯,我想我可以延伸出第四種個性…

想給全世界一個飛踢的那種人。

總而言之,網路這種東西不論怎麼改變型態,它的核心價值依然不會變,那就是神祕感的存在,即使從BBS換成了網路遊戲,依然如此。因為你看不到我,我看不到你,想扮演怎麼樣的身份就扮演怎樣的身份,任意主宰自己的生活,傾訴內心不為人知的心事,甚至在遊戲裡大放厥詞,都隨你的意,只是要小心不要被看不順眼的人開殺就是了。

雖然我涉獵遊戲並不深,但是也暗知這箇中之理,取個夢幻的女性ID,用來騙取男性玩家裝備的人,可是不勝枚舉,也就是說她有可能是暴龍,也有可能是霸王龍,或者她跟我一樣,根本就是帶把的好哥們。

然而,看看自己身上的裝備,除了那條丁字褲外,好像也沒什麼值得她下手的東西,這樣推論起來,對方應該不是有所圖才會取這個可疑的ID。

「妳真的叫桂綸美嗎?我看是輪胎的輪吧?」

「你很差勁耶!只是身邊的朋友都說我有點像她,所以我才取個這樣的名字。」哇!中大獎了!我的內心正如火如荼的火山爆發。

等等,她所謂的朋友也有可能是她捏造出來的,我還不能這麼快卸下心防。

就在我冥思苦想這個名字之時,她已經逕自走到一位穿著軍服的胖官員跟前,我趕緊挨了上去。胖官員身穿有著老鷹圖騰軍釦的白色軍服,披著厚厚的皮草,胸口掛著琳瑯滿目的勳章,手裡執著一把西洋劍,兩撇白色的鬍子呈倒八字型俏皮的往上翹,身體不斷揮發出脂肪的汗味,臉上的汗珠像是燭淚一樣沿著脖子往下流,這遊戲的天氣也設定的太熱了吧,連NPC都快崩潰了。

「那個,請問我們第一個任務是什麼呀?說呀說呀,你說話呀!」她巴掌一個接一個挨在那位可憐的胖官員身上。

「喂!快住手!」我急忙拉住她不停施暴在NPC身上的拳頭。

總算,那位看起來快要當機的胖官員開始講解遊戲內容。

「兩位英勇的玩家,你們即將以開拓民的身份,登上這裡的新大陸,你們可以任意加入任何公會,也可以自己創立公會,在這塊大陸裡有兩個敵對的國家,公會可任意加入一國,一邊是芒果好好吃國,另一邊是芒果吃不完國…」

等等,為什麼又是跟芒果有關係?現在是芒果的產季嗎?

他兀自說著:「兩國的居民為了搶奪新大陸的芒果,已經是水火不容的境界了,在這裡你們可以用芒果補充失去的血量,也可以用芒果來購買裝備或者武器,總之出了這座港口後,任何地方都可以開戰...」

為了芒果水火不容,到處殺人?你們到底是有多喜歡芒果呀?那剛剛開芒果店的老闆娘現在也只有逃命的份了呀!還有呀,給我這個芒果勇士的ID不就成了眾矢之的了嗎?

「溫馨提醒,長期玩遊戲有礙身心健康,建議每天玩遊戲不要超過二十四小時喔。」要怎麼玩才能超過二十四小時你倒是教教我啊。

「我明白了,我會為了芒果而努力的。」她好像體會了遊戲真諦一樣。

「妳真的明白嗎?我完全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反正就是坐船出港去打芒果啦,你好笨喔,嘻嘻。」說完,我胸口吃了她一記重拳。

我的血量又少了10%,再這樣下去還沒出港我就在遊戲裡掛點了啦!

就在我們準備轉身離開時,胖官員的頭上忽然出現了新的任務欄,我輕輕用手將它撥開,胖官員嚥了一口口水,語帶哽咽地說:「這座城鎮原本是個天氣溫和的地方,直到最近海上出現了一隻會破壞天氣的大章魚,你們願意接受任務幫忙消滅牠嗎?否則我都快要熱死了。」

「那就把身上那件皮草脫掉不就好了。」你的行為就跟宿舍裡吹冷氣又蓋棉被的大學生一個樣。

為了前往所謂的新大陸,我們來到碼頭邊,這裡也有許多玩家正在排隊上船,長長的人龍像貪食蛇一樣,彎延曲折,無盡延伸,讓我想起電影諾曼地大空降裡一堆阿兵哥登艦準備去搶灘的畫面。

「好多人喔。」她嘟著嘴一付不滿的模樣。

「嗯啊。」我左支右吾敷衍她,說實在的,我現在比較擔心明天的面試。

「網路遊戲是這樣啦,公測時一開始都擠滿人,到最後遊戲走到了盡頭,伺服器合併,人潮漸散,大家就又換了另一個新遊戲了。」排在我們後頭的一位少年突然搭話進來。

「喔!如果可以的話,我現在就想換新遊戲了。」我感傷地看著自己的丁字褲。

「你們好,我叫杭特,角色設定是弓箭手。」他跟我們打招呼,禮貌性的伸出右手。

「握手就不用了,我外婆說男的十個有九個上廁所不洗手。」桂綸美雙手防禦性的交叉在胸前。

妳外婆沒事在男廁裡看人家上廁所嗎?

我回問:「怎麼?這個遊戲還能選擇職業嗎?」

「你沒看遊戲說明書嗎?進入遊戲後先撿到怎麼樣的武器,就決定你的未來職業。」又不是小孩滿周歲在抓周。

「你憑什麼說你是弓箭手?」桂綸美好像也很想當弓箭手,整個人把他壓在牆上。

依她這種個性,大概是別人有什麼她就想要有什麼的那一型,就算現在你的職業是乞丐,她也會毫不猶疑地搶著要當乞丐,但是如果你給她一個女王的職業,她還會說,這種沒人要的東西我才不要!

「就憑這個。」對方從腰間拿出一支彈弓。

「哼,腰裡揣隻死耗子冒充打獵的。」桂綸美仍舊嗤之以鼻。

「不好意思,打斷一下兩位的對話,請問一下我是什麼職業呀?」

杭特走上前,上下端詳了我一下,「你是遊俠型的吧。你不是那個芒果勇士嗎?剛剛還拿到一把寶刀,整個伺服器都知道了。」

拿著一把破水果刀就是遊俠?一支彈弓就是獵人?

「那她是什麼職業?」我指著身上沒有任何破銅爛鐵的桂綸美。

「嗯…這樣看起來應該是補師之類的,就是幫忙補血的角色。」

「喂!發揮一下你的角色技能幫我把無緣無故少掉的血補回來。」我翻白眼瞪了瞪她。

「好是好,可是…這樣會浪費我的MP耶。」

這麼說,從一開始妳就知道自己是補師了是嗎?身為補師也不打算幫我補血的人還要跟我組隊?

「看來我們的角色職業有互補的功用耶,不如我們一起組隊吧?」杭特很興奮的像是他鄉遇故知。

「我完全不覺得有互補,我直覺會死在你們兩個人手上。」

「別這麼說,你們應該也接到關於大章魚的任務了吧,聽說是為了讓新手玩家了解組隊系統特定做的入門教學。」

「看來你對這個破遊戲頗有研究嘛,可以替我詳細說明一下嗎?」

杭特越過我的肩膀,看著我身後彷彿已經癱瘓的排隊人龍,便決定晚點再過來排隊,於是乎,我們跟著他走過了擁擠的市場、幾條暗巷、一些巴洛克建築的民房,最後來到了一間有著美麗海景的咖啡店前休息,由於我們身上並沒有芒果,只能靠在欄杆邊眺望陸岬外的淒美晚霞,一些大船綿亙在岸邊,有的已經拖著白色的浪尾緩緩出發,更遠的海平線上是一層濛濛的白霧,像紗一樣遮掩著。

「這麼美麗的畫面你們能想像得出來嗎?這遊戲到底是用了什麼魔術般的手法讓我們可以置身其中啊?」桂綸美的臉映著晚霞,透著淡淡的紅。

「讓彈弓人來為我們解釋一下吧。」我拍拍他的背。

他清了清嗓子:「是獵人。其實這款遊戲主要也不外乎是打怪升等,每升一等,攻擊力、防禦力和體力也都會跟著上升,但也有其它技能可以培養的,比如我知道在十二級的地圖裡有一間農場,可以訓練釣魚、採集還有伐木等技能,另外也可以專職武器商鍛冶武器或裝備,或者培養料理技能開店做生意,此外也有一些比較特別的技能,比如偽裝、鬼步、飼寵等…非常具有多元化的遊戲方向,但大部份的玩家還是會專注在格鬥及魔法的訓練上吧,畢竟能夠多打怪才能多賺錢買裝備和升級呀。」

「你從哪裡知道的?」

「你遊戲買回來都不先看說明書的嗎?」

「這種東西就跟3C產品一樣,買來就直接開箱文來一篇,隨便摸幾下就懂了,哪需要花時間看說明啊。」

「總之,我了解的部份大概就是這樣。」

「那我們身陷其中到底什麼緣故?」我有些不悅地問。

「詳細的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聽其它玩家說,只要進入了遊戲,身體就會主動進入睡眠狀態,雖然大腦持續的在運作,但其實身體都是在休息的,因此利用睡覺的時間來進行遊戲可以說是一舉兩得,這就是這款遊戲這麼炙手可熱的原因。」

桂綸美聽得津津有味,我則是索然無味地看著宛如滯留在地平線上的瑰麗日落。

「那你至少可以告訴我該怎麼登出遊戲吧。」

「跳出遊戲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被現實生活中的外力影響,比如鬧鐘響或手機響,另一種是自己從遊戲裡登出。」

他輕輕在眼前揮動左手,像透明墊板一樣的選單就懸在空中,二話不說,我立即依樣畫葫,點下選單裡的登出選項,想趁他們還來不及阻止我之前向這款愚蠢的芒果遊戲和那可笑的丁字褲告別。

『真的要登出遊戲嗎?』系統再次的確認。

確定。

『確定不考慮一下,要登出遊戲嗎?』這個系統還真不是普通的囉唆。

確定。

『現在反悔還來得及,要登出遊戲嗎?』

我用力一拳往確定的按鍵轟了上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