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桂綸美泡的咖啡最好喝了

我是一隻處於都市生活圈的寄生蟲,換句話說,是對社會沒有貢獻,只會消耗糧食製造二氧化碳,使北極熊瀕臨絕種的生物,目前正與蟑螂的處境一樣,並列史上最令人厭惡生物第一名,但我並不引以為恥,用蟑螂舉個例,即使大家看了都討厭牠,但牠卻是地球上生活最久的生物,神劍闖江湖裡的志志雄真實曾經說過:『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強者生存,弱者滅亡。』因此,與其當隻北極熊,我不如好好當一隻蟑螂,蟑螂才是最強的。

午夜剛過十二點,我像隻孤魂野鬼一樣在便利商店閒晃著,今天是我第十二次面試失敗,不起眼的學歷放在履歷表裡頭,就像將水倒進咖啡一樣,只會使味道變得更淡、更無趣。商店裡飄著茶葉蛋與咖啡的香氣,打工大學生掛著無憂無慮的笑容,將制式化沖好的咖啡裝進紙袋裡頭遞給了我,真好啊,完全不需要為薪水的事擔心,不然依那愚蠢的白癡笑容肯定也是步上我的後塵,不,說不定還會突破我的紀錄。

櫃台上的螢幕正主打著網路遊戲,在這世界裡,網路遊戲所帶來的口袋效益遠遠高過其它的投資,只需要買一台伺服器,將數據鍵入主機裡頭,就會有無數的玩家不斷地上門,將錢投資在那些虛擬寶物裡頭,不用什麼成本,就能有數十倍的投資效益,等到這款遊戲失寵了,立刻再另起爐灶,又是同樣的玩家回流,再把錢放進遊戲公司的口袋裡,就像逃不出五指山的孫悟空一般,也難怪現在無數的遊戲廣告像癌症一樣蔓延了所有的頻道,但像這種愚蠢的東西我才不會放在眼裡呢。

看到我的眼神停留在螢幕上不過兩秒鐘的時間,工讀生立刻饒富興味的盯著我瞧,我看見那不懷好意的笑容,頓時還有些意會不過來。

「先生,你應該沒有女朋友吧?」

現在的工讀生都有這麼多閒功夫嗎?收完帳不會去拖地和補貨?非得對客人身家調查,還是這是便利商店的新功能?可以繳帳單、購票、買蔬菜水果…還能叫小姐?

「關你什麼事,還有,你怎麼會知道?」我像護身符一樣死命抱著那裝咖啡的紙袋。

「一個男人三更半夜不睡覺跑來便利商店,既不是買保險套也不會買衛生棉,那肯定是個社會邊緣的孤單老人啊。」

「誰邊緣了!我看你倒像是在烏克蘭和俄羅斯邊緣的那種人,一副戰事將起,苦哈哈的笑臉。」

「啊呀呀…敵意別這麼強啊,我可是有好東西要推薦給你耶。」原來不是叫小姐,是做直銷。

「抱歉,我身體好得很,不用買健康食品。」

「什麼健康食品?你也看到這款遊戲了吧,我就是玩這個遊戲才交到生平第一個女朋友呀,而且還結了婚喔。」

「你結婚了?」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笑容依舊愚蠢的工讀生。

「在遊戲裡頭啦。它有一個結婚系統…」

我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

「等等、等等、等等…」他忽地滑出了櫃台,一把拉住我。「可是交到女朋友倒是真的喔。」

「那又怎麼樣?那些都是假的,小弟弟,現實生活跟網路的虛擬世界是不能比的,很快地,你們就會因為現實中的壓力分手了。」我好不留情地唱衰他。

「你錯了,這款遊戲跟其它那些跳舞、打怪遊戲不一樣,它是真的讓人有如身入其境的感受,所以就連遊戲裡頭你也能感受到那真正的感情呀。」

「有如…深入其境。」我看著他身後那螢幕上,以放大的字體引人注目的廣告標題,再看看他附和跟著猛點頭,像趕蒼蠅裝置的模樣。

「你是想叫我買一片,是嗎?」

「這遊戲已經買不到了,遊戲公司只出了限量的兩萬片,每片都有各自的序號,所以一上架早就被掃購一空了。」

我這次真的打算一走了之,而且還要先補上他一腳:「那你講那麼多是想要我拿咖啡起來潑你嗎?」

「嘿嘿…嘿嘿…」他像個賣藥郎中似的挑眉微笑,並從身後抽出一片遊戲光碟。「我可是趁還沒上架前就把店裡唯一的兩片搶下來嚕,我自己有一片,至於另一片嘛…」

「知道了,我跟你買可以了吧,你要多少?一百?兩百?」

「可是我現在突然發現我良心未抿,我想在我下班之前,將光碟放回架子上。」他那可不是良心未抿的臉,而是城府深深深幾許的嘴臉。

「把良心遮起來。」我塞了三百塊放在他胸前。

「我良心很大。」

「這張夠遮你的良心了吧。」我把僅存的一千塊都無腦地丟給他了。

「這還差不多。」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步出了便利商店,夜晚的涼風徐來,讓我的腦子稍微清楚了一點,然後我才發現自己竟著了那個工讀生的道,那愚蠢的白癡笑容根本就是他滿肚子壞水的保護機制,這傢伙絕對是個道道地地的生意人啊。

****

嘴上叼著一張遊戲光碟,手裡捧著一杯剛從便利商店帶回來,仍舊熱呼呼,散溢著微微咖啡香的CITY   CAFÉ,我走進了專屬我的小天地,堆積如山的紙箱,裡頭是還未開封的全套銀魂及死神漫畫、以及各種看過的電腦雜誌,洗好的衣服跟還沒穿的衣服攙雜在一起,屍橫遍野地散落在房間裡頭,反正我也無所謂,出門前隨手拿到哪一件就是哪一件,床下的寫真集早已經越線,像是不斷推擠的人潮湧了出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才逐漸意識到我的房間太小了,根本無法容納我這飽讀詩書之人。

「還是桂綸美最棒了。」我啜著咖啡傻呼呼的笑著。

幸好這個城市還有桂綸美,不然我真不曉得繼續在這有股異味的房間裡當隻蟑螂有什麼意義。我小心翼翼像抱著桂綸美一般地將咖啡輕輕擱在書桌上,突然被人從身後一拍,差點魂飛魄散。

「喂!神主牌。」我哥從身後竄出,他很喜歡這樣直呼我,說我老坐在那張椅子上就像個牌位,也不管別人受得了受不了。

「今天不用上班嗎?未來的總經理。」我仍舊背對著他,以輕蔑口吻回應。

「今天星期天呀!哎呀,你這個神主牌過得真爽,日復一日,都不曉得今夕是何夕呀?」他環顧四周風景。「這些箱子是你從外面撿回來的嗎?你是拾荒的遊民嗎?你該不會是都蓋著報紙在睡覺吧。」

「你再吵我就讓你蓋草蓆,有何貴事?我今天的行程很滿檔,沒什麼事情不要太打擾我。」我打開電腦,揮揮手趕他離開。

「你能有什麼事?還不就追海賊王的進度、溫習灼眼的夏娜、下載H-GAME…」語氣十分中肯,令人無言以對。

但想一想,我還是得做一些螳臂擋車的行為來表達我內心的不滿:「光這些事就夠我忙一整天了好嗎?你別再打擾我了。」

「吶!這是老媽要我做的事,你當遊民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開不開心?意不意外?」他將一封介紹信摔在我桌上。「明天早上七點,別遲到了。」擱下話後他瀟灑的甩門離開。

這種耍帥的個性最討人厭了,尤其是他現在又頂著副總經理的光環,任何灑脫的行為都教人感到刺眼。其實我們從小就是這樣,他的成績永遠在前幾名,而我的名次都在後面像烏龜般地爬行著,參加社團活動他也要一副很活潑地像是掌握大局似,而我就窩在團部裡頭管器材,老媽總是說:「看看你哥哥,多學學他怎麼講話,怎麼做事情的,年輕人就要活得像樣點。」

真不曉得一個人活得這麼像樣要幹嘛?

心不甘情不願地癱坐在椅子上,晃晃信封,一張紙跌了出來,摔在桌面上,我投以渙散的眼神開始略讀那封關於工作的內容。

「喔,喔,這樣呀,是農場的管理員呀,呿!你當經理我當佐佐木爺爺呀?」

看不到兩行我就把那張紙揉成一球,往角落棲身的垃圾桶丟去:「在學校辦活動幫你管器材,現在出社會了還要幫你管樹木。」

我的頭像被吸住般,轟地重重落在桌面上,臉像上了膠似黏在桌面,看著那杯依舊白煙縹緲的CITY   CAFÉ,只好不停在嘴裡嘟囔著。

「看來以後可能沒什麼機會常喝妳泡的咖啡了。」我一直失心瘋地認為CITY   CAFÉ都是桂綸美親手泡的。

接著,我的眼神又再次飄向那片遊戲光碟,拿起來端詳了一下,『有如深入其境』幾個招搖的文字橫躺在光碟片上,封面沒有擺著性感姿勢的美麗代言人;沒有胸前呼之欲出,渴望把你吃掉的女性角色;也沒有裝可愛,綁馬尾,像個未成年鄰家幼女的角色,這張光碟片上遍尋不著任何會令人興奮的賣點,我怎麼可能會花錢玩這種線上遊戲,這比桂綸美泡咖啡給我喝還失心瘋呀!

其實我從來沒有花過時間和金錢在坊間的遊戲上,即使目前線上遊戲的市場正火熱,我還是寧願幫我的後宮,新垣綾瀨還有涼宮春日多買些配備比較實際,要知道養幾隻BJD可不是這麼簡單地,我驕傲地檢閱著床頭櫃上排排站,風姿旖旎的幾隻人偶。

但不慎砸下大錢買回來的東西,好歹也得看看,況且我還真的有點好奇這光碟裡頭的內容,其實人類就是這樣的生物,對未知的事物總是感到相當的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即使人們常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但大家還是不斷地抱著殺貓的心情去進攻一些未知的領域。

於是乎,我按下光碟機的按鈕,碟槽倏地彈出,將光碟片放進,我雙手一拜,像是準備享用美味晚餐。

接下來所發生的事情,真的讓我想要將上述的動作一一倒轉回去,直到丟那顆紙球的時間為止,然後連那張光碟片一起射進垃圾桶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