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Vol.01【喝血要喝未婚夫的】 第一章-隨著閃電劈下的陌生人(1)

      西元二○一四年,地球,荷蘭。

      午後明媚的陽光驅散微涼的蕭瑟,一陣風吹過,池畔的樹木零零落落地飄下秋季的枯黃。

      一名女子躺在草皮上,胳膊枕著後腦,閉著雙眼,乍看之下雖然在閉目養神,但周圍的動靜絲毫都逃不過她的耳朵。

      不遠處傳來沙沙的聲響,她那捲翹的睫毛微微抖動,緩緩睜開迷人的紫色眼眸。

      「喵……」

      隨著悅耳動聽的貓叫聲響起,一隻白色波斯貓踩著優雅的步伐走來,然後蹭了蹭她的腰際,爬到胸脯上,腳丫子彷彿想踩扁已經小得可憐的胸部。

      「小拜,走開。」玫瑰拿起放在臉上的書本,揮手撥開踏在身上的波斯貓。

      小拜是哥哥怕她生活無聊,送給她作伴的寵物,只不過她懷疑哥哥眼睛有問題,怎麼會買下一隻有怪癖的貓。

      牠不僅喜歡踩她的胸部,還會趁她趴著時,用貓掌搓揉她的屁股,把她當作是人體枕頭。

      玫瑰不懂自己的胸部和屁股有什麼好踩,她的身材沒有很火辣、沒有呼之欲出的大胸部、沒有渾圓的翹臀,有的只是一百六十五公分的身高,看得出纖瘦的腰身,但老是被小拜這樣鬧,久而久之,她的胸部會變得更扁吧!

      沉重的重量仍壓著胸部,玫瑰終於忍不住,起身放下書本,雙手托起小拜放在大腿上,無奈的看著牠。

      「喵嗚—」

      小拜抬起小腳掌,刻意撫摸她白皙滑嫩的大腿,細密柔軟的毛髮摩擦著她的肌膚。

      「小色貓,別鬧了。」肌膚傳來的搔癢令玫瑰蹙緊眉頭。看著那雙水藍色的貓瞳,深邃得彷彿會勾魂似的,讓她沒來由的打了個冷顫。

      撇開視線,她放下小拜,回到與哥哥一起居住的溫馨小木屋—木製構造的兩層樓別墅,屋頂漆上與樹葉相仿的翠綠色調,牆壁外觀則漆上暗紅色油漆,聳立的煙囪吐出裊裊輕煙。

      推門進入後,意外發現桌上擺著一張紙條,玫瑰登時一愣。

     

      親愛的玫瑰:

     

      哥哥外出一下,如果晚上我還沒回來,就先睡覺,不用等我。秋天的夜晚十分的涼,小心別感冒。今天讓小拜進房睡吧,記得餵牠吃東西,別讓牠著涼。

                                                                                                                                                                                                                                               艾希羅

     

      「蛤,要讓那隻色貓跟我睡?」

      哥哥在開什麼玩笑,小拜光天化日之下都敢蹭她胸部了,到了夜色朦朧的時候還得了。

      當初小拜來到他們家,看那雪白漂亮的模樣,她原以為是隻母貓,不過看到兩顆蛋蛋後,才確定是一隻隨時處於發情中的公貓—這是無數次慘痛經驗得到的結論。

      平日小拜都睡在哥哥的房間,她一向也沒有穿內衣睡覺的習慣,但今天必須強迫自己穿上內衣,全身裹得緊緊,以免被色貓侵犯。

      依偎在腳邊的小拜似乎聽得懂玫瑰的抱怨,憤怒的喵叫了幾聲,像是在表達不滿。

      「別叫了,閉嘴,再叫我就讓你絕子絕孫!」

      不高興的白了牠一眼,玫瑰將紙條揉擰,儘管心裡非常不願意,礙於不能虐待動物,只好讓小拜一同進房睡覺。

      「嗚……」小色貓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夜色降臨,玫瑰用完晚餐並散完步後便上床睡覺。她把小拜放在床鋪內側,自己則睡在外側。

      「晚安,小拜。」

      過了一會兒,她已沉沉睡去,而縮在床鋪內側的小拜睜開美眸,優雅地伸展四肢,然後跳下床鋪,靈活的竄上窗臺,鑽縫出去。

      這個舉動駕輕就熟,但熟睡中的玫瑰完全沒有發現。

      小拜輕手輕腳來到戶外,哪也沒有去,而是臥在紙箱旁看著遠方。這一刻,貓瞳像極人的眼神,隱隱透出一抹深不可測的光芒。

      忽然間,一道黑影從屋頂翩翩落下。男子穿著黑色絲質襯衫和貼身的褲子,邁著兩條修長的腿慢慢朝窗戶走去。

      屋內的小燈散發出微弱的光芒,玻璃窗上倒映出他俐落的墨色短髮,深邃的五官搭配一張偏長的臉型,濃密的睫毛下有一雙灰綠色的眼睛、高鼻子、略微紅潤的雙唇。

      「艾希羅就快回來了。」小拜的聲音在寂靜的黑夜中格外鮮明。

      早在牠還待在房間時,便發現屋頂上有不速之客,後來發覺對方沒有殺意,於是便耐心等著對方現身。

      男子撫上窗戶的手一頓,警戒的左右張望,掃了一圈後,視線落在成堆的紙箱角落。

      原來是一隻雪白色的波斯貓。

      那雙銳利的眼神在他腦海中形成一個似曾相識的輪廓。

      「小拜?」男子將手放入口袋,好奇打量著牠。他記得,這是拜諾養的貓。

      「迪夫,你來這裡做什麼?別忘記你是格王身邊的祕書長兼任監察長,身分特殊,萬一被格王派來的手下發現可就不好了。」

      小拜慵懶的將小頭顱枕在紙箱上,儘管迪夫的身分高貴、能力高強,但對出現在此處的他,牠卻沒感到一絲的懼怕。

      「是這樣嗎?」迪夫彎下腰,伸手摸了摸小拜的軟毛,不以為然。「我的身分特殊又怎樣,我想選擇自己要站在哪一派,我這趟來是站在關心的立場探訪,原諒我無法給予你們更多的幫助。」

      他的聲音浮現淡淡的惆悵。

      「可是現在的情況,你無法選擇站在哪一派,挺我們,你自己會有危險;挺格王,絕對不是聰明的選擇。迪夫,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說的也是。」說著,迪夫站起身,眷戀不捨的目光掃向窗戶內的床鋪,喃喃自語:「看來玫瑰目前過得不錯,睡得很熟。」

      「你們小心點吧。」

      收回視線,就在他準備施咒開啟時空之門時,小拜又說道:「虹花……我們真的不清楚。」

      即將進入時空之門的身形一頓,迪夫揮了揮手,不知道是否同意小拜的話,抑或是自己另有想法,轉瞬之間,消失在時空之門內。

      ※※※

      翌日一早,天氣晴朗。

      明亮的陽光從窗戶外折射進來,躺在床鋪上的玫瑰只覺得胸口一陣酥麻,模模糊糊地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隻貓爪擱在她的胸部上,毛茸茸的身軀舒服地躺在她的腹部。

      剛起床思緒仍有些停擺,她眨了眨眼睛,視線緩緩下移,迎上猶如地中海般美麗的貓瞳,她耳根子莫名一紅,飛到九霄雲外的靈魂全都飛回來。

      「你、你、你……」糟糕,她完全擠不出一句話。

      為什麼睡一睡,小拜又撲上來了!

      昨晚睡前特地用長形枕頭隔出圍牆,誰知道小拜居然越界,也不知道摸了她胸部多久!

      「玫瑰,妳還在睡嗎?」

      聽到再熟悉也不過的溫和嗓音,玫瑰把頭轉向聲源,艾希羅正站在門口,穿著一件白色的恤,和一條貼合長腿的灰色牛仔褲,凸顯出一種文質彬彬的休閒美感。

      帶著笑意的臉龐看不出疲憊的神色,依舊神清氣爽。他明明晚歸了,應該睡不到什麼覺,卻比她的精神還要好。

      她和哥哥擁有一模一樣的紫色眼眸和酒紅色頭髮,彼此唯一的差別在於氣質與身高。

      哥哥身形高挑頎長、肩膀寬闊厚實,從背後望去,便覺得很有安全感,且舉手投足間都散發出貴族般尊貴的風範,唇邊始終噙著清新的笑容,深邃的雙眸卻又帶點憂鬱的光澤。

      她的氣質卻不及哥哥的百分之七十。她不會時常露出靦腆的微笑,行為舉止總缺少端莊溫柔,給人的感覺就是個野丫頭。

      比起哥哥渾身散發著迷人的氣息,引得所有女人為之淪陷,玫瑰唯一吸引男人目光的只有一雙美麗的紫色眼睛。

      相差兩歲的兄妹,一個十八歲、一個二十歲,卻有很大的差別,要不是她與哥哥的外貌相似,恐怕沒人相信她就是艾希羅的親妹妹。

      她對小時候的記憶沒有印象。哥哥說他們原本住在美國,在她十六歲那年,父母親過世後就將房子賣掉,來到荷蘭定居。只不過來荷蘭前,她因車禍喪失記憶,來到荷蘭後已過了兩年。

      經過哥哥這兩年的教導,日常的生活起居沒有問題,她卻覺得有時候腦子裡似乎少了什麼。

      將躺在胸上的小拜抱離,玫瑰眨了眨眼睛說:「哥,你昨天幾點回來?」

      「半夜兩、三點,妳昨晚睡得還好嗎?」

      艾希羅走到沙發坐下,拿著抱枕放在肩頸處,閉上眼睛休息,一邊流暢的回答玫瑰。

      「我昨晚睡得超級舒服哦。倒是哥,你看起來很累,怎麼不多睡一下?」

      「等一會兒還要上班,怕會遲到就早起了,否則會拿不到全勤獎金。」

      玫瑰聞言輕嘆口氣,「哥……其實我們不缺錢,美國的房子變賣後還有一些錢夠吃住了,用不著在意全勤獎金。」邊說著,她將偷偷爬上大腿的小拜拎起來放到地上。

      「喵……」

      頑皮的小色貓又跳上床,玫瑰忍不住掐住牠的肥肚子,然後拎到艾希羅面前。

      「既然哥你回來了,還不快幫我修理牠,我快被氣死了!」

      「妳不喜歡牠嗎?」

      艾希羅接過小拜,發現那雙水藍色的眼睛瞪著自己,蠻橫的貓爪抓了他手背一下,留下一條淺淺的爪痕。

      「唔……」不雅的打個哈欠,玫瑰轉身窩進沙發,大剌剌的將雙腿橫在艾希羅的腿上。「是有一丁點不喜歡,小拜老是喜歡蹭我的屁股、胸部、腰,你剛不也看到了嗎?居然又躺在我的胸部上睡覺。哥,我覺得牠慾求不滿,你快去找一隻母貓給牠交配一下!」

      嘮叨小拜不是的玫瑰壓根沒注意到,艾希羅手背上的抓痕在短短幾秒後癒合。

      順著妹妹的話,艾希羅輕輕拍了拍小拜的頭,開起玩笑:「呵呵,有沒有聽到,小拜,你喜歡哪種類型的伴侶?」

      「喵——」小色貓倒是不高興的別過臉,心想:牠才沒有慾求不滿。

      「哈哈哈,十之八九眼光很高吧,瞧牠那副色德性,母貓必須有翹臀美胸,不過這樣會不會生出來都是一堆小色貓啊?如果是女性,那不就是女色貓了。」

      玫瑰無法想像自己照顧一堆喜歡蹭別人身體的小貓咪。

      「有點無法想像……母貓巴著哥你不放耶!如果是這樣,那隻母色貓有福了,呵呵。」紫眸瞟向艾希羅的眼神變得很曖昧,伸手戳了戳他鍛鍊結實的胸膛。

      「小笨蛋,又胡思亂想。」艾希羅露出拿她沒辦法的淺笑,揉了揉她的頭髮。

      「好啦,那說正經事!」玫瑰親密的勾住他的臂膀,將頭舒適的靠著,撒嬌道:「哥,現在的生活不錯啊,你別太累啦!」

      聽見她這麼說的艾希羅卻僵住臉部線條,不發一語的看著同樣瞇眼打盹的小拜,若有所思的眸光似乎醞釀著淡淡的憂愁。

      玫瑰眉心一緊,突然將鼻子湊向他的頸子處,納悶地問道:「哥……你洗澡了?」

      「一回家就洗澡了。」見她蹙眉的模樣,艾希羅正了神色,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怎麼了?」

      「你昨天跟朋友去釣魚場嗎?有腥味……」

      這股腥味很淡,只有在靠近的時候才隱隱約約嗅得出來。

      臉上閃過捉摸不定之色,艾希羅遲疑幾秒才道:「可能是魚場太臭,不乾淨。我再去洗澡好了。」

      他一起身,小拜也順勢跳下沙發。玫瑰以為牠會黏著自己,沒想到跟著艾希羅離開了。

      盯著哥哥離開的背影半晌後,玫瑰才移開視線,轉向窗外晴朗的風景。

      總覺得哥哥的表情非常古怪,眼底深處似乎在思量什麼事情。

      是她太敏感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