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上路後,我開始後悔了,這已經不是可以用累來形容的了,因為我們已經從清晨到半夜整整走了十八個小時了。

請別小看十八個小時,如果中途有休息個十分鐘就算了,問題就是,是在不吃飯、不喝水一直走一直走的情況下十八個小時。

我知道我現在一定是灰頭土臉很狼狽的樣子。腳已經痠痛到開始麻痺沒感覺了,像是有成千隻蟲在咬一樣;喉嚨也乾燥的幾乎說不出話來了,肚子早就已經餓到沒知覺,眼睛更是連前面的路都要看不清楚了。

唯一的意識只知道要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我很疑惑冉是怎麼確認方向的,因為這裡很容易給人自己已經迷失方向的錯覺,難道他身上有裝GPS?

就在我胡思亂想時,在我前面騎著馬的冉把頭轉過來,「還活著嗎?」

我的喉嚨乾澀的幾乎發不出一點聲音,勉強才擠出幾個字:「跟...死沒差……多遠了……」

冉嘆了一口氣,然後他往後拉住韁繩、停住,跳下馬,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半點停頓都沒有。接著他指著馬,說:「上去。」

欸?我一臉茫然。

見我沒有反應,他的耐心已經用完了,青筋浮現,「叫你上去沒聽到嗎!」

我打賭要是我再繼續呆、下一秒一定會被揍然後埋在這裡。

「呃、好,謝謝。」趕緊道謝,不然我有可能會被踹下馬。

冉哼了一聲,拉起韁繩,繼續前進。

我心底湧起一股莫名的罪惡感。想起之前好像有下過決心要練好一點基本功,就開口問:「那個、你可不可以教我簡單的防身術?」面前有個高手,不求他教求誰?

他瞥了我一眼、瞇起眼睛,懷疑的說:「你確定?」

我的眼皮顫了下,有個不好的預感。

「……我確定。」猶豫了一下,我硬著頭皮答應了。

進城時已經是深夜了,沒想到竟然能在今天就趕到,書上不是都寫要到遠一點的地方時都要走好幾個月嗎?果然,按照這種見鬼的外星人前進方式,沒多久就能到達目的地了,當然,前提是你必須有那個體力。千萬不要覺得很好玩就輕易的嘗試,請愛惜自己的生命,前面這位大哥哥是有練過的。

城門看起來很雄偉,以這裡為中心點,延伸出護城牆,上面還龍飛鳳舞的寫著「南疆」兩個大字,頗有中國風味,還真有點穿越到古代的感覺。

是說,現在是深夜了,大家不是都應該在家裡好好睡覺、做好夢,頂多有無家可歸的遊民在路邊或是幾個半夜不睡覺的小混混嗎?為什麼街上現在還紅燈綠酒、繁華熱鬧的啊?好孩子要準時上床睡覺啊!

冉毫不猶豫的往裡面走,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好像這是稀疏平常的事般。我趕緊跟上,在這裡人這麼多要跟好,不然很容易走丟。

「為什還這麼多人在街上?」我前進一些,和他並肩走。

「你聽過情報商嗎?」冉面色不改、小聲的問我。

情報商?難道是那種專門販售一些很難得到或小道消息的店嗎?

「嗯,聽過。」他好像很小心的樣子,我也學著他小聲的回答。

「買那些情報的人多半是江湖遊人亦或是做些不能見人勾當的貪官。你想,要是大半夜的、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到這裡找白天作正常生意的人,無論怎麼想都很可疑。但是,如果晚上這裡所有的店家都是開的、人煙也多,整座城顯得熱鬧繁華,就算你是為了要買情報卻正大光明的走進去也不會有人懷疑,因為沒有人看得出來,大家都一樣,沒有人分辨的了誰是普通人、誰是要買情報的。」頓了頓,他又說:「當然,也許你會疑惑為什麼不要白天來買情報,原因很簡單,因為要是買情報時有個萬一,被人發現了,事後滅口的工作會比較容易。」

……這種恐怖的做法是誰想出來的?我聽完瞠口結舌,一時說不出話來。

也太大陣仗了吧?這個世界真是太深不可測了!比起這裡,以前的現代還要來的單純可愛多。

跟著走,我偷偷的四處亂看,怕被發現不小心看到會被滅口的事。商店也真五花八門,有賣吃的、賣衣服首飾的,也有賣武器護甲的,就是看不出有一個在賣情報的。不過說的也是,要是他們遜到連我都看得出來的話就太丟臉了。

除此之外,我還發現一件事。

那就是從我們一進城門開始,大家就一直盯著我們看,說清楚一點是崇拜又著迷的盯著冉,而瞇著眼睛又防備的對著我,有的百姓甚至直接遮住小孩的眼睛然後跟他說不要看之類的話,活像不把我瞪出一個洞不甘心似的。

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啊!

好吧我知道我長得不如人家,身上還穿著染血的奇裝異服怎麼看都很可疑;而我旁邊那位卻俊美得活像畫裡走出來的妖神與我形成強烈的對比,但也別把敵意赤裸裸的表露出來啊!我會有壓力感的!

在這樣充滿敵意的眼光下,又經過了幾條街,最後我們停在一家看起來非常普通、極度普通的客棧前。冉把馬的韁繩給我牽著,還是一樣毫不猶豫的走進去,停在一個人面前、冉勾起一個微笑講了幾句話,似乎是熟識。沒多久,一個茶房走過來要我把韁繩給他,我看向冉,他朝我點點頭,我便將行李卸下、把繩韁交給茶房踏入裡面。

「這位是客棧的老闆,名字不方便透露,你稱老闆就好。」冉這麼跟我介紹。

「啊、您好,我叫做柳錦顥,請多多指教。」我學日本人鞠躬。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

「你好。」

老闆也向我微微欠身。仔細看到老闆時,我真的嚇到了,雖然老闆掛著很溫和的微笑,但是還是無法壓抑我驚訝的心情,我知道這麼說很奇怪,但是老闆給人的感覺就像……咳、仙人一樣,他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質就像修練了千年、深高莫測的仙人一樣,看起來才二十出頭而已。站在這裡看起來超突兀的……雖然冉也沒正常到哪裡去啦,不過這麼說……我現在似乎也是突兀的那一個啊……

看到我,老闆先是驚訝的看著我的肩膀、也就是染血的地方,然後又掛回微笑關心的問我還為不會很痛之類的。

那秒,我感動了,真的,感動得快要飆淚了!

終於出現一個不是用異樣眼光瞪著我的人了!我好像看到老闆的頭上出現了光圈!你其實真的是仙人對吧!

突然,冉靠近我的耳邊,小聲的說:「不要把你的蠢樣表露無遺,這樣我會覺得很丟臉。」他的語氣很無奈。

好毒!

我受傷了!我真的受傷了!我會告你精神傷害喔!

……最後我還是沒那個膽,我為自己的懦弱默哀了一秒鐘。

「這幾天就受您照顧了。」冉微微鞠躬,挪出一隻手把我的頭也壓下去。

「呵呵,哪兒的話?快起來吧。」老闆很親切的說。

「謝謝。」

我對這個老闆印象很好,但是奇怪的,我卻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感,我想,大概是因為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親切的人的關係吧。  

「那麼請兩位客倌早點歇息吧,晚飯待會會送過去,梳洗用的水我已經命人準備妥了。」稍微彎腰,老闆比出了「請」的手勢。

冉也微微欠身,「那麼我便不客氣了。」說完,往裡面走。

我趕緊跟過去。有一個領路的茶房走在前面,我偷偷張望了下,其實這裡裡面算是還不錯、上等的客棧了,旁邊都還有擺一些畫、雕刻品,上面大部分都有積一些灰塵,看來是放有一段時間了。轉了幾個彎,我們被帶到一扇對開的木門前。

「二位客倌,請進。」茶房恭敬但不卑賤的態度讓我很喜歡,包括剛才那個幫我安置馬的茶房。

冉朝他點點頭,茶房便離開了。

他打開門、走入裡面,我也跟進去。

其實裡面蠻大的,我們現在站的地方並不是主臥房,而是一個稍微隔出來約六坪大、類似玄關的地方。再穿過後才看到一個用山水屏風微微擋住的主臥房,裡面還擺著一張KING   SIZE大小的床。我完全改變當初說它很普通的想法了,因為主臥房更是有快有二十四坪那麼大!這根本就是皇帝級的吧!我們是不是走錯了啊?

「好、好大!」我的嘴也張得好大。

冉抓過我手上拿的行李放在床邊,一邊翻東西一邊說:「那是因為我和老闆很熟了,所以他才給我們最好的一間。」

原來如此,但是我不免還是疑惑一般的客棧真的會有這麼好的裝潢嗎?雖然疑惑,但我不敢多問。

突然,我聞到身上的血腥味和汗臭味,嘔……好臭……

我決定了,就算再怎麼累也要先去洗個澡,否則,要是臭成這樣我也睡得著的話,那麼我乾脆去住垃圾場算了。

不過,為什麼冉不但不會臭,反倒還香香的?難道是傳說中的香汗!果然長得好看的人連汗都是香的嗎?

「你要先洗嗎?」雖然很想先衝進去洗,但是基於禮貌還是問一下好了。

在翻東西的冉回答:「你等我一下,我幫你拆繃帶。」

「好。」對喔,不說我都忘記受過傷了,是習慣了嗎?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