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3

我起身將吹風機放回櫃子裡。小路的問話又從身後追來。

「妳什麼時候要回家?」

我愣了一下後,「不知道。」

「不想回去?」

「妳呢?」我沒回答,只是反問。

「還沒這麼快,這段時間還有活動,八月初時也還有一個……」小路說到這裡時,瞄向我。

「怎麼了?」

「……沒事。」她似是思忖了一會,然後搖頭。

雖然覺得有些古怪,但我也沒再追問。

「對了,我今天看見妳跟江宇呈走在一起。」小路繼續又轉到另一個話題。

「在哪裡?我怎麼沒看見妳?」我有些驚訝。

「和社團的人一起到地下室停車場拿車時,看見你們兩個正走出校門,因為太遠而且也來不及了,所以沒叫你們。」

「我們是考完試後在設計大樓中庭遇到,就順便一起去吃晚餐了。」

「看來妳和他相處得不錯。」

「他是很好相處的朋友。」

「所以……只是朋友?」

「嗯。」

「妳應該知道他對妳……」

「晚了,不洗澡休息嗎?」我說。也不是逃避,只是知道她要說什麼,只是知道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所以乾脆,就別說了。

小路看了看我,露出「我知道了」這樣明白的笑容後,「要去洗了。妳先睡吧。」

「嗯,晚安。」

「晚安。」

我鑽進被窩裡。小路拿起衣物,在進浴室前,幫我把電燈轉成了夜燈。

闔上眼,思緒有些混亂,明明什麼也沒想,眼前的一片漆黑中卻閃過許多畫面。水聲從浴室裡傳了出來,那些「過去」與「現在」,頓時像是落入水中,載浮載沉得時而清晰、時而模糊。我突然想摸摸彈珠,但終究沒有起身,只是想著。

然後,竟有些睏了。

*

這日,牛排店的生意一如往常地好,內外場的大家一樣忙忙碌碌地直到下班前幾分鐘才得以坐下來休息。等候打卡下班的時間裡,老闆娘開始結算今日收入,兩位工讀生閒聊今天工作上的瑣事,我在一旁靜靜聽著,偶爾在他們問起我時,回答幾句。一切就和之前的每一晚一樣,沒什麼不一樣。就在這時,負責內場的老闆從廚房走出來。身後跟著年長我們三、四歲的助手大哥。

「那個……大家過來一下,我有事要宣布。」

一直到這裡,我們都還不察有異。以前老闆也時常像這樣突然把大家聚集起來,可能是告知菜單異動、也可能是排班問題等等。這次,一定也是一樣。看大家輕鬆的神情,我想他們應該也是這麼想的。

然而──

「房東要將這間房子收回去,所以這個月底牛排店要收起來了。」

竟然是完全沒預料到的宣告,突然其來地讓人錯愕不已。

「我也是很捨不得啊,不過也是沒辦法的事。」老闆無奈地笑笑,「這段期間謝謝你們了,尤其是小允,在這裡做了快兩年,很少有人可以待這麼久。」

老闆突然轉向我,那誠摯的感謝讓我有些難為情。

「應該是我要謝謝老闆和老闆娘的照顧。」

我朝結帳台的方向望了一眼。老闆娘對我一笑。我也趕緊扯開嘴角回應。

老闆繼續交代關於我們這個月的薪資事宜後,有人提起是否要在結束前辦個聚餐?

「可以啊。」

獲得老闆首肯後,大家吵吵鬧鬧地討論起來。很熱鬧,卻也隱隱飄著些許的不捨惆悵。我心不在焉地聽著,仍覺得收店這件事很不真實。

離開時、大家互道「再見」的瞬間,儘管是和平常一樣的語調,卻還是感到離「分開」靠近了一些。

沒有什麼是永遠不變的。我又一次深刻地體會到了。

貼上月底收店的公告後,前來消費的客人增多了。忙碌的程度是往常的再多一倍,疲累的程度當然也跟著再多一倍。應該趕緊再找下一個打工,但這麼忙過一天又一天,一轉眼半個月過去,新工作還沒著落。

終於等到休假日,打算四處晃晃尋找有無打工機會,但出去一下午,也是一無所獲。傍晚剛回到家不久,接到宇呈電話說有東西要給我,五分鐘內到。和他約了附近的公園見面後,我又出門了。

到達時,宇呈已經來了,正坐在花圃前的長椅。他看見我,朝我揚手。

「等很久了嗎?」我上前,在他旁邊坐下。

「還好。打給妳時,就在附近了。」

「你要拿什麼東西給我?」

「蛋糕。」

他遞來紙袋。我拉開紙袋朝內看了看,內有兩個上下疉著的紙盒。

「妳和小路一人一個。」

「為什麼突然給我這個?」

「朋友送的,但份量有些多,我一個人也吃不完,我想妳們女生喜歡吃甜食,就帶來給妳。」

我一時沒接上話。那句「喜歡吃甜食」就像一顆顆的小石頭,咚咚咚咚咚地敲打著深處角落的那個盒子。

「不喜歡?」

「沒有。謝謝。」連忙闔上紙袋。敲打聲跟著停止。

「那就好。」他放心似地笑了,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地,「今天經過妳打工的那家牛排店時,看見收店公告。好突然!」

「啊……對啊。」

「所以妳還要找別的打工嗎?」

「嗯,今天下午出去了一圈,還沒找到。」說話時,視線隨意飄向左側不遠處的沙坑,有幾個幼稚園年紀的男孩、女孩正在那裡玩耍。

他沉默幾秒後,「總覺得妳好認真地在過生活。」

如果我沒聽錯,那語氣中好像還帶著一點佩服的口吻。

「妳在學校有工讀,放學後也還有打工,但是學業也沒有荒廢,和我這個每天只在玩社團的人比起來,妳認真多了。」

「玩社團也是認真過生活的一種。」我不是敷衍。「小路曾跟我說,玩社團可以學習很多課堂上學不到的東西,還可以擴展人脈,還有……擁有許多美好的回憶。」

「這倒是。」他輕笑。

「所以你很認真,小路也很認真。」而我,拼命打工不是為了要認真過生活,只是必須要這麼做。

「說到美好回憶,妳還記得商設系那個玻璃瓶的作品嗎?」

收起思緒,「嗯,記得。」

「在那之後我總不時想起,覺得把回憶保存在玻璃瓶這個點子很有創意。如果真有這家店,妳會想把妳的回憶保存起來嗎?」

這時,其中一位身穿鮮豔色彩碎花裙、頭綁兩條辮子的女孩突然跑出沙坑,朝坐在旁邊長椅的婦人去。婦人拿出手帕爲女孩擦汗。微風輕輕撫過,帶起婦人和女孩的嘴角,我盯著那畫面半晌後,吐出:

「會吧。」

「像是怎樣的回憶?」

「不想遺忘的某些過去。」

婦人牽起女孩,邊搖晃手邊往公園入口處走去。我放在膝上的右手下意識地想摸向口袋,卻又突然想起彈珠放在鉛筆袋裡不在身邊,只好緊緊地握起拳頭,將指尖陷入掌心裡,不留一點空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