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第一件回憶     熱帶橙:妳/你也有關於橙色的回憶嗎?】

下課鐘聲響起。

結束期末考最後一科科目,我和教室裡所剩無幾的幾位學生一起走到講桌前遞交英文試題卷和電腦卡。外頭走廊早已充斥的滿滿喧嘩聲宣告暑假正式來臨。

從前門離開後,穿過熱烈討論玩樂計畫的聚集人群,下樓。展示在一樓中庭的商設系期末作品還未撤走,雖然已經一個多星期,但每次經過時,也只是在遠處駐足看系教授在作品間來回走動、打分數一會後就離開了,今天原本也打算如此,但當之前一直沒注意到、貼在展示區入口處旁的主題海報印入眼簾時,不自覺停下腳步。

橙果展。

──海報的主標題這麼寫。

凝視這三個字片刻後,又抬眼望向眼前一片的橙色作品。原來是取自「成」這個字的諧音。豁然開朗的同時,我往最靠近的一組作品走去。

漆著白色油漆的木箱堆疊成高低不一的展示平台,上面整齊排放紙袋、外帶紙盒、紙杯、餐巾、宣傳單、集點卡……等等一系列設計商品。每樣商品的顏色皆以橙色色調為基底做變化,上頭也都印有商店Logo圖樣及可愛活潑的Q版吉祥物。雖然是為假想的甜點店設計,卻真實得宛若真有這家店存在般。我一樣一樣細細觀看,視線緩緩從右往左移動,來到最後一樣商品時,遲疑一下後,又回到倒數第二樣商品上。那是一只玻璃瓶,內有一張寫著「橙色回憶」的紙條,瓶口還用橙色緞帶繞過一圈並打上小巧的蝴蝶結。

盯著半晌。橙色緞帶映滿整個瞳孔時,『這不是橘色喔。這是熱帶橙。』那句他曾說過的話,在耳邊響起。一道近似氣音的「啊……」不由自主地從嘴角逸出。

「小允。」

身後冷不防一聲輕喚。眼睛眨了一下,抖落那抹橙的同時,回憶也「咻」地又回到刻意安置在深處角落的盒子裡。我轉向來者。是宇呈。他高挺的身子遮住由外而來的光線,一道陰影落在我們之間,卻依舊遮掩不了他那好看的笑容。

「這次商設系的作品還滿有趣的。」

他這句話像是在詢問我的看法,也像是自己看過後下的結論。我因為沒有看完全部,無法發表什麼意見,但還是附和地「嗯」了一聲。

「妳剛剛在看哪樣作品?我遠遠就見妳看得好專注。」

「玻璃瓶。」

宇呈順著我手指的方向看去,「橙色回憶……」低聲自喃後,「所以這個構想是把關於『橙色』的回憶收藏在瓶子中?」

「大概是吧。」目光再次落向玻璃瓶,我答得有些漫不經心。

「如果真有這家店,還滿想去看看的。」

宇呈的話飄過耳畔。我聽見了,但心神卻又在某個不注意的瞬間失足掉進那瓶中。直到他再次開口,才像是被拉了一把地有些狼狽回神。

「不好意思,你剛剛又說了什麼嗎?」

他似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看我後,以為會問些什麼,卻只是又將說過的話重覆一次:

「我說,等一下還有事嗎?」

「喔。現在沒有,不過六點的時候要打工。」

他瞄了眼手錶,「還有將近一小時的時間,要不要先一起去吃晚餐?」

「好啊。」想想後,我答。

「那……想吃什麼?」他邊說,邊往外走去。

原本想再看一眼,但躊躇一會後,「都可以。」回答的同時,頭也沒回地跟上。

我們決定到學校附近的麵店用餐。因為距離不遠,所以直接步行過去。

出校門時,「期末考這週,妳也都有排班?」他問。

「嗯。」

「不會太累嗎?」

「習慣了。」而且累一點,是好的。

「不過妳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大概是這幾天都熬夜唸書的關係吧。」

「多找點時間休息,別讓自己太累了。」他淡淡地說道,然而那語氣中飽含的除了關心,似乎還有些別的「什麼」。

我沒抬眼確認,點點頭後,視線又更壓低地盯著前方柏油路上的一點。就這麼聽過,然後裝做不知情吧。一種駝鳥心態。

兩人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來到麵店時,因為時間還早,店裡只有零星幾桌客人。先在外面點餐後,我們才入內揀了門邊的位置坐下。

「對了,小路跟妳提過了嗎?暑假的事。」

他準備遞來餐具,但見我自己已經先拿好了,也就習以為常地再將多餘的餐具放回原位。

「你是說你們兩社的聯合社遊活動?」

「嗯,會去嗎?」

「小路有邀我,但我要打工。」

「雖然地點還沒確定,不過已經決定是一天來回的行程,或許妳可以在那天排休。」

他定定看著我,帶著希望我也能去的期待。和他對視幾秒後,我感到為難地先移開視線。

「我對這些活動真的沒什麼興趣。」雖然感到抱歉,還是直接表達不想去的意願。

「我知道。小路跟我說過妳連班上的活動、同學間的邀約都沒參加過……現在回想起來,難怪當時抽完學伴卡後,一直等不到妳的電話。」

沒料到他會突然提起大一時的事,我怔怔後,「現在都二下結束了,你還記恨剛入學的事?」

「我沒記恨喔。」他看起來很坦率,應該是真的沒記恨,反倒像是故意,因為他又補了一句:「只是偶爾想起」

「但事實上,那也不是我抽的,是下課後回教室就發現學伴卡在我桌上了。」我沒有要跟他針鋒相對的意思,只是他提起了,我也想到了。

我們不約而同地笑了。這時,老闆端了兩碗羹麵過來,我們暫時停下對談,等老闆離去後,他又將話題繞回社遊上。

「我還是希望妳能去。」

「我不是你們的社員,這樣不方便。」夾起一口麵,放入湯匙中。

「這次的活動也開放給非社員的同學參加,所以沒問題。」

「再說吧。」我將湯匙裡的麵送進嘴裡。

「就去吧。妳每天都是學校、打工,沒參加社團,平常也不會出去玩,偶爾也是要休息、放鬆一下啊。」

我看向他,「你這麼希望我也能去的理由是什麼?」我們認識以來,他從來沒有像這樣爲了一件事不斷地慫恿,這讓我實在好奇。

「沒有為什麼,只是想和妳出去玩。還是……妳比較希望我們單獨約會?」那話語,是玩笑也是認真。

「……」夾麵的手頓了一下。這次無法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了,但我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總之,妳再考慮看看吧,反正還有時間。」他勾起嘴角,在沉默蔓延之前,語帶輕鬆地丟出這句話。方才踏前的姿態,又退回原位。

「嗯。」輕聲應道的同時,我收回視線。退後的姿態也跟著向前回到原位。

之後,在無關緊要的其他話題中,這些帶著某些意義的對話,不著痕跡地被抹去。彷若從沒被提起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