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青01》:第一章、凌風草(3)

無盡之塔一共有五十層,至今還沒有玩家破塔,最好的也就四十二層,每層都要打一堆小怪,而每十層才會有一個王。

前幾層不難,一到九層都只有樓蘭依跟斯文小開上場,真人一招織天火雨引怪,金剛過去須彌衝擊拉仇恨,真人再一個雷霆萬鈞,就把小怪都滅了。

第十層的王出來時,本以為要開工了的何盼盼,才走向樓蘭依準備隨時加血而已,從身後咻的一聲,大神一個最簡單的蒼龍箭技能就爆擊,讓王吃土!

這是什麼樣的攻擊力阿!

「變態。」戰無不勝表示。

「變態。」斯文小開表示。

「變態。」樓蘭依表示。

分贓的時候,大家開始一一表態,就連樓蘭依都湊熱鬧了,而大神則什麼都不說,只是靜靜地拿起一地戰利品查看然後分配。

「小草,妳怎麼都不說話?」

何盼盼抬起頭,看著戰無不勝,只覺得這人肯定是自來熟,怎麼就叫自己小草了呢?

「說什麼?」

「比如說老大是變態之類的。」

「欸你不要亂泡我們家小草好嗎?」樓蘭依背著把大刀就擋在戰無不勝面前。

戰無不勝一個勁的臉紅,說不出話來,配上那顆閃亮光頭,實在不符合形象,於是何盼盼又不客氣的笑了。

剛轉過頭的大神看見這一幕,又是一怔。

怎麼有人不笑的時候跟笑的時候差這麼多呢?他第一次注意到這個玩家,是在天水這個隱藏地圖,裡面都是九十多級的怪不說,想進來還要先解完一連串前置任務,本就很少玩家會進來,沒想到居然會有玩家單槍匹馬單挑這個野圖的王,而且還是個尊者!

對她丟了個觀察術,居然顯示該玩家隱藏人物資訊!於是忽然覺得有趣,就遠遠地看著她單挑,不知過了多久,看她忽然被絆倒,心急之下想也沒想就出手打了王,引開仇恨想讓王不再攻擊她。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對方居然再也拉不回仇恨,一地亮橙橙的戰利品她都無法拾起,正想著自己拾起後再交易給她,她卻已經離開了。

往後常常見到這樣一個小小的身影在各大野圖與王單挑,有好幾次又忍不住出手,結果都是一樣,隱藏人物資訊讓他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無法密語,無法申請交易,她倒也有個性,板著臉,每次一句不說就離開。

雖然不知道她的名字、等級,但今天在隊伍裡一眼就認出她了,這讓他有些驚訝,能單挑野圖王的玩家,居然只有八十三級?她是怎麼辦到的?

第十層的王爆出一顆一級體質石、一個紫色無盡碎片,除了錢直接被系統平均分給隊裡每個人外,大神因為是隊長,所以有權力分配物品,將體質石直接給了樓蘭依,眾人本以為紫色無盡碎片會以擲點方式分配,畢竟那是紫色品質,卻沒想到大神直接分給了何盼盼。

看著躺在自己包裡的碎片,何盼盼不知該說什麼,於公,她根本沒出半分力,實在沒理由白拿;於私,那可是一片就能賣到五百金以上的寶阿!

「老大,你太明顯!」戰無不勝和斯文小開在一旁竊笑。

「十層而已,還怕後面沒有?」大神說完,就逕自踏進通往十一層的傳點。

「女士優先,你們這些臭男人懂個屁!」樓蘭依拉著還愣在那的何盼盼跟上大神腳步。

二十一層之後,戰無不勝加入戰鬥,何盼盼偶爾上前幫他們補補血,就繼續縮到隊伍後頭,與大神保持一定距離平行站著。

就這樣到了第二十九層,大神停在通往三十層的傳點前,囑咐大家把該加的狀態加上,該吃的丹藥吃了,大紅大藍放在隨手可得的位置。

三十層開始是個轉戾點,之後每一層的難度都會開始增加,小怪數量幾乎是倍數成長,這也就是為什麼至今還未有人破塔的原因。

「一會凌風跟著我,其他該怎麼打就怎麼打,快死自己喝紅。」

三十層的王比較特別,攻擊方式是漫天落石,從哪兒落下不知道,但被砸到通常沒死也剩半條命。

「不公平!老大你怎麼能霸佔奶媽!」

「大紅大藍交出來,奶媽歸你。」

大神只是淡淡一句,何盼盼在一旁聽的是滿臉黑線,沒想到自己的價值等於大紅大藍,於是拋下一眾人忿忿地走進傳點。

不意外地,戰鬥開始後,落石像不用錢似地瘋狂砸下,樓蘭依是金剛,本就血厚防高,扛著王的仇恨再被落石砸幾下,喝著大紅都還撐得住;戰無不勝是羅漢,打幾下就要左閃右躲喝大紅才補的回血,落石在王的周圍是最密集的,真是難為他了;而斯文小開皮薄,站的遠遠地,偶爾被落石波及,立刻喝大紅也算是過得去。

何盼盼這邊可就神奇了,跟著大神走位居然到目前為止都沒有被落石砸到,眼看王的血條就要見底了,不由得欽佩大神一把,羽士的敏捷和感知果然不是一般高。

待王一死,眾人累得坐在地上大口喘氣。

這次王掉的戰利品除了紫色無盡碎片之外,還爆出了一張非常稀有的礦石加工配方──紫金,挖礦練到大師級以後可以學習,天知道何盼盼找這張配方多久了!天工很多高級飾品都需要紫金做材料的。

「紫金配方,賣嗎?」不待大神分配,何盼盼趕忙提問。

「小草要?妳不是跟老大一樣學煉丹的嗎?」

「我家小草可是多才多藝呢!」

何盼盼聽到樓蘭依將自己的秘密說出去,有些吃驚,趕忙私聊她。

「樓蘭姊,他們妳熟嗎?我不希望惹太多麻煩。」

像何盼盼這樣八項生活技能全學且小有成就的,伺服器絕對不超過五個,就算有,大部分也都為自己幫供應,何盼盼之所以還待在天雲閣,除了相處久以外,那便是樓蘭依並不限制她將生活技能成品賣給幫外人,為了不讓自己曝光,何盼盼總是低調,就連做出來的裝備,也選擇不標示製作者。

「呀,抱歉小草,都忘記先徵得妳同意了!不過妳放心,他們絕對可靠,不瞞妳說,斯文是我堂弟,跟青海他們都是現實朋友的。」

什麼?天雲閣幫主竟然跟驚天動地長老是親戚?

「既然是親戚,怎麼沒在一個幫?」

「這不,朋友圈不同嘛!哈。」

掛斷私聊,雖說還有疙瘩,但既然樓蘭依說是可以信任的人,何盼盼也不藏私了。

「我缺那張配方做出的材料,就能把天工練到大師級了。」

隊伍裡靜默了一分多鐘,全都不可置信怔怔地望著眼前這小小隻的女人,斯文小開忍不住率先開口。

「這張配方要挖礦宗師級才能學,妳剛說,妳天工也快大師級了?」

八項生活技能裡,學天工跟縫紉最有用,裝備、飾品、武器都是學這兩個才能做的,但也相對難練,前期投入的資本、時間跟精力就讓許多人卻步,何盼盼也是將別的生活技能做出來的成品賣掉,才勉強撐下去。

何盼盼點了點頭。

「天啊!煉丹、挖礦、天工都練?」

戰無不勝下巴都快掉下來了,何盼盼估計,要是她說目前除了天工還是高級,其他都已經大師級以上了,甚至還有幾個神仙級滿級的,不知道他會做何感想,於是壞壞的笑了。

「嗯,我是生活玩家。」壞笑。

隊伍裡又是一片靜默。

大神看著她,嘴角微揚,這個和自己有著一樣亞麻綠髮色的女人,到底還有多少秘密?

「配方給妳吧,我們留著也沒用。」大神將配方直接分配給何盼盼。

「我不喜歡佔人家便宜,你開個價吧,錢你們分。」

有趣!大神笑了。

「小草阿,妳就拿著吧,老大都說給妳了,我們也不會收妳錢的。」

「別跟他們客氣,小草妳就收下吧,幫裡姐妹們都指望妳出師呢!」

何盼盼不再推辭,拿出配方一拍就給學了。

接下來的戰鬥,五個人各司其職,配合的天衣無縫,不需隻字片語,就像經歷過無數回戰鬥,樓蘭依拉住仇恨,斯文小開跟大神就放範圍技群怪,戰無不勝專挑落單小怪,何盼盼神罡護心術一直往樓蘭依身上拍,護著幫她吸收一定傷害,偶爾吟唱紫荊回天訣補補血,每一個走位、每一次攻擊,大家默契十足。

縱使因為等級差距,何盼盼在過了三十五層之後,基本無法幫忙打怪,也打不動,每每攻擊怪物不是被偏離掉就是傷害減一,她還是很認真的盡量不拖大家後腿。

循著節奏,很快地來到第四十二層,也是目前副本紀錄上最高的層數。

何盼盼有些緊張,眉頭不自覺地皺起來,她一個八十三級小尊者,就算靠著一堆符籙、石頭拉高心神把補血量衝起來,在等級上還是吃虧。

「放輕鬆,平常心就好。」大神感覺到身旁某人緊繃的情緒,輕輕地說。

何盼盼有些詫異,沒料到大神會和她搭話,印象中大神是個話不多的人。

「嗯。」點點頭,一個禮貌的微笑。

只是一瞬間,大神還是看見了那個笑,怔了一下,放出的技能居然就偏了!連珠箭整整七箭射向戰無不勝!

雖然說在同一個組隊內不會互相傷到,但當七箭咻咻咻的從戰無不勝身體穿過時,還是讓他嚇了好大一跳,險些被怪摸死,結果是何盼盼反應快,才將他的血線給拉回來。

「老大你幹麻阿!」場面稍微穩定後,戰無不勝忿忿地吼著。

大神瞥了一眼氣急敗壞的戰無不勝,不打算回應。

他怎麼能說自己被個笑容影響呢?

以為沒有人知道,但一旁的斯文小開可是全程都看的一清二楚,正壞笑著走近大神,小小聲地在他耳邊說到。

「不近女色?」賊笑。

大神皺眉。

斯文小開會這麼說,是因為大神曾經對他們幾個兄弟說過,對那些小情小愛什麼的沒興趣,希望大家別再替他瞎操心,別整天想著幫他聯誼,於是被冠上不近女色的封號。

「囉唆。」

「放心,兄弟們挺你。」依然賊笑。

「不必,你要是這麼閒不如去前面清怪。」

要知道,能調戲大神的機會是少之又少,斯文小開明白這要是再鬧下去,他肯定不會放過自己,於是依然壞笑著,乖乖的去清怪了。

何盼盼看著身旁這兩個,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以為大神有困難,畢竟剛剛射偏的事實擺在那。

「大神你還好嗎?」

「嗯。」

像是做壞事被抓包的小孩一樣,何盼盼一問,大神聯想到斯文小開那賊樣,更覺得不自在,臉就更臭了,於是清怪速度就變快了。

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到了四十七層!

「說不定今天就被咱破塔了!」

「才四十七層看你得意的!」

「有難度,輸出怕是不夠。」斯文小開見戰無不勝跟樓蘭依聊的起勁,客觀的地說。

「不好意思,等級太低,拖累大家了。」

「沒事,一會兒跟著我,等樓蘭拉穩了再開始補。」一直都沒開口的大神突然說到。

這一趟副本下來,大神總是讓何盼盼跟著他,偶爾因為何盼盼上前幫忙補血離他比較遠的時候,他就會跟在她後頭,將她周圍的怪一箭一個的秒掉,秒不掉的就拉走,自己扛著傷害。

何盼盼一開始覺得有些尷尬,後來想到,可能是因為自己等級低的關係,為了不滅團才這樣安排,在無盡之塔裡,玩家死亡後若無尊者將其復活,就會被傳送出去,只能由剩下的隊友繼續前進,這樣一想,對大神的舉動也就不以為意。

但事實上是,原本看誰挺屍都無所謂的大神,不知怎地,就是不想看到這身板小小的姑娘被怪殺死,自第一次見面時就這麼想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