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01目標夜王的魯蛇宅宅:第一話 期末考週學校居然爆炸了!(上)

      赭紅的粗糙岩壁、不見天日的巨大洞窟、灰白色的煙霧瀰漫,以及自地面浮出的熱騰騰蒸氣。

      藍綠色屋瓦的建築一字排開,如同棋盤般,方方正正地座落其中。

      「張炅昊!你要睡到幾點啊!今天不是期末考嗎?還不快起來!」

      某棟接近角落岩壁的兩層樓小屋,炸出婦女驚人的叫喊,幾乎是同一時間,那棟小屋內各個房間的鬧鐘,說好似地一起尖叫。

      從一樓方形窗戶看進去,一名站在廚房又煎蛋又烤土司的中年婦人,用力地徒手搥打廚房牆壁。節奏感十足的「砰砰砰、砰砰砰」和尖叫的鬧鐘聲響混在一塊兒,吵得左鄰右舍全忍不住開窗破口大罵。

      「一大早吵屁啊!鬧鐘關掉啦!」

      「尖叫鬧鐘那種過時的東西少丟人現眼了!還一次開十幾個!是腦殘嗎?」

      婦人的眉毛猛地一皺,手腳明快地丟下鍋鏟和蛋殼,打開廚房窗戶,頂著蓬鬆的紅褐色捲髮探頭回吼道:「不然你們想怎樣?我們家就只買得起『尖叫鬧鐘』啊!不然想怎樣?有錢了不起啊?有錢買『狗叫鬧鐘』那種爛東西是比較了不起嗎?莫名其妙!」

      「媽……妳又在跟鄰居吵架了?」

      一個拿著眼鏡的瘦削女性,踩著樓梯漫步下來,身穿粉紅色睡衣的她打了個大哈欠。

      「哎呀,炅昱,」婦人迅速回身,雙手合十捧在胸前,和藹可親地對年輕女子說道,「媽這是在敦親睦鄰、敦親睦鄰納!他們隨便歧視我們家的『尖叫鬧鐘』,又覺得『狗叫鬧鐘』很了不起,這樣狗眼看人低的觀念真的很不可取啊,媽是在教導他們如何當個人類喔。」

      「『狗叫鬧鐘』確實還不錯啊,那是我們公司上個月銷售第一的產品呢。」被稱為炅昱的女子揉了揉細長的眼睛,坐到擺了四個大盤子的餐桌前,緩緩戴上粗框眼鏡,「不過這個月強打的『沉默鬧鐘』後勢看漲,等到『狗叫鬧鐘』不再那麼熱門後,我可以『帶』幾個回來用用。」

      「辛苦妳了,炅昱。」婦人將烤好的土司一一分到盤子上,「哎,我們家如果沒有妳的話,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應該還是老樣子吧。」炅昱平靜地說,她取了桌邊的草莓果醬,輕鬆地扭開。

      「看看妳那個弟弟,好不容易考上大學,結果天天回家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每天早上都睡成這個樣子!這樣之後要怎麼養活自己啊?怎麼娶媳婦?怎麼幫我們張家繁衍後代?」婦人邊抱怨邊端起平底鍋,熟練地將四粒荷包蛋彈進盤裡。

      「男孩子總要有點私人空間嘛。」炅昱咬著草莓醬土司,打開今天的報紙瀏覽。

      婦人不再叨叨唸唸,當她替其中一盤土司加上一大坨黑芝麻醬,並配上熱豆漿時,炅昱小小的黑眼珠悄然移到眼角。

      「媽,妳又來了。」

      炅昱無奈地站起來,她丟下報紙,一把抓起黑芝麻土司和熱豆漿,從容不迫地把那份早餐扔出窗外。瓷盤與馬克杯碎裂的聲音異常清脆,隔壁鄰居再次破口大罵,她毫不在乎地順手關上窗戶。

      目睹女兒舉動的婦人臉色沉了下來,她擠出苦笑,緩緩地坐到炅昱對面的椅子上。

      「炅昊也賴床賴太久了吧。」若無其事回座的炅昱,叼著荷包蛋,看向樓梯。

      「是呀,他交待今天一定要早點叫他呢,說什麼上大學後第一次期末考……結果呢?我吼了半天,連個聲音也沒有。」婦人抱怨著打開花生醬,一口氣將罐裡所有土黃色的醬料倒上土司。

      「期末考啊?」

      炅昱吞下荷包蛋,喝了口熱牛奶後,清清喉嚨。

      「張炅昊,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要上去把你床舖底下喜餅盒裡的東西拿出來囉……」

      話音甫落,天花板便傳來「砰砰砰」快步奔跑的聲響,然後是一連串東西翻倒、散落的噪音。

      「張炅昊!你小心一點!拆房子啊!」婦人怒吼。

      炅昱又翻開報紙,她邊享用熱牛奶邊閱讀,當牛奶飲盡時,二樓又毫無反應了。於是,她不慌不忙地放下馬克杯,再次輕聲喊道:「張炅昊,三秒內給我出現在廚房,不然你衣櫃最上層的那疊東西,會立刻被火燒掉喔……」

      「我下來了!我下來了!可以了吧?可以了吧?」

      個子不高、身材同樣瘦削、長臉掛著粗框眼鏡的張炅昊,登時從樓梯上滾了下來,黑色短髮凌亂不堪地亂翹,身上千年不變的細格紋襯衫依舊皺巴巴的,牛仔褲的邊邊發了毛,膝蓋處還破了幾個小洞──不過,這一切看起來和流行有型完全搆不到邊。

      張炅昊扁著嘴,順手將沉重的黑色背包丟到空著的餐椅上,人則走到對面坐下,然後抓起盤子開始狼吞虎嚥。

      「慢慢吃!吃那麼快想噎死啊?」

      「我吃飽了!」

      才剛叱責完,張炅昊便重重地放下盤子,衣袖隨便往嘴上一抹,抓了背包轉身就跑。

      「喂!」

      婦人著急地跟上,但她的兒子早已不見蹤影,只有漫漫煙霧迷濛了清晨狹小的街道。

      「這小子……成天手忙腳亂的……到底是像誰啊?」

      張炅昊在無人的大街上奔跑著,剛吃完早餐就做如此激烈的運動,令他忍不住噁心想吐。

      這裡是「亞細亞中心」最大的地下城「東鯷市」,為亞細亞聯邦中,最早為了躲避「Huge   Horror」而建造的第一座避難都市實驗品,更是現今地球上六大聯邦所有地下城的原始雛形。

      同時也是地球上最貧窮的地下城。

      東鯷沒落的原因不能歸究到任何的政治、經濟、環境問題之上,真的要怪,就只能怪「Huge   Horror」在西元二○一五年過後,便再也沒發生過了。

      以躲避「Huge   Horror」為建造核心的東鯷,全市上下除了很堅固、安全這點外,可以說完全不適合和平時期,需要各種娛樂休閒、刺激享受的人類居住。

      二○一五年下半年,全球六大聯邦又分別建造了六座多元化的大型地下城,這些繁華的大型地下城,結合了避難與娛樂,生活與享樂,儼然是各洲風土文化融合而成的燦爛渡假勝地。

      東鯷呢?  

To   be   continued...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