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共犯(1)

如此真實的感受,總在睜開眼之後才發現一切都是想像的、虛幻的、騙人的,不過是夢,只是夢而已。因為,我從未親眼見過那幅景象。

沒有光。

拉上窗簾的房裡一片漆黑,尚未適應的眼睛不管睜著、閉著,看見的世界都是一樣的,只是……身後傳來的呼吸聲淺淺地起伏,我花了好一段時間做好心理建設,小心翼翼地翻過身子,確認他的存在不是我的幻想。

真的是他。

「……哭什麼?」

當我聽見他帶著一點焦躁的問句時,已經不曉得哭了多久,在他溫暖的懷裡,感覺他笨拙的大手在我背上輕拍,許久未落的眼淚不聽使喚,拼命、拼命地落下。

我很想他。

還有他。

還有我們一起度過的那一段時光……明知道不可能,卻總是不斷地想著,如果可以選擇,我想重新回到那一年、重新看見你的笑臉,回到──

說再見以前。

﹡﹡﹡

燕山高中襯衫旗幟事件引發了一場騷動。

不僅是學校內部,就連網路上都討論得十分熱烈,重點不外乎是事件的動機、目的……還有,主角究竟是何方神聖、長得是圓是扁、身材好不好等等,逐漸偏離重心的八卦話題。

想當然耳,趕去處理的教官堅決不肯透漏任何一絲消息,只有在朝會的時候訓斥了一會兒,要我們了解學生的本分,不要老是衝動行事,做一些譁眾取寵的舉動。

只不過,人就是這樣,越不說、越想知道,越不讓做的、越想做……滿足不了的好奇心助長了新校園傳說的神秘性,甚至以熱血之名為號召,帶起了其他學校的模仿熱潮。

「我實在小看了高中生沒事找事的能力。」洪蘋啃著巧克力,一邊看著報紙上的新聞,「光是這件事就可以討論一個星期,還上報!我開始擔心我們國家未來的競爭力了。」

「妳太誇張。」看洪蘋一副憂國憂民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伸手把報紙移到我的桌前,藉此分散她的注意力。

洪蘋沒阻止我,她只是搖了搖頭,餵我一口聽說是從國外帶回來的零食,「日荷,相信我,這叫見微知著。」

約莫四分之一版面的篇幅,介紹最近高中生之間流行的影片、活動,幾張照片、近千的文字,斗大標題用活潑的字體題上「青春」兩字──高中二年級,十六、七歲的我們即是文中所指的青春年華。

可是,所謂的青春是什麼呢?

偷得半刻悠閒的下課時間,分享同一份報紙、討論無關緊要的小事,我的青春不過就是如此,人不輕狂枉少年之類的轟轟烈烈,我想,還是交給別人去做吧。

「社會組果然還是女生多了點。」

「嗯,文組嘛。」收起報紙,我跟著她看了眼教室內的分佈,男生大多聚在一塊兒,女生則分成好幾組小團體,有些人我認識、有些人的臉龐還沒辦法和名字快速配對。

高二分組打亂了一年級建立的圈子,被迫重新構築人際關係的我們,要不是和先前同班的同學暫時組成一隊,要不就是像我和洪蘋,互不相識的人湊在一起,從零開始熟悉。

幸好,我們的頻率相近,熟悉的速度自然快上許多。

「班長。」

聽見叫喚,無法克制地呆了半秒,忍住嘆氣的衝動,抬頭見到幾名同學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班長,這稱呼真是不習慣也不行。

取過同學們手上的回條,按著號碼排好,因為已經收得差不多了,我順手清點數量,打算在繳交期限之前再次提醒未交的同學。

「啊。」

數到一半,我忽然停住。

「怎麼了?」洪蘋看著我,不解。

沒有馬上回應她的問句,轉過頭,我望向隔壁不管是桌面,還是椅子下的置物空間全都堆滿了課本、通知單、講義的空座位……

我差點忘記這個人的存在。

「對哦,」順著我的視線,洪蘋發現我停頓的原因,「妳隔壁到底坐誰啊?開學到現在好像還沒出現過。」

「佟海光。」座號三十六,正好與我的三十五號相鄰。我低頭在筆記本上做上記號,一整排尚未繳交的項目底下都有屬於他的號碼。

「一年級一班那個?」

「妳認識?」抬眼,正好捕捉到洪蘋努起嘴唇的小動作。

一種不予置評的感覺。

「只是聽過。」

「他不好嗎?」我問。

洪蘋聳聳肩,「其實沒什麼,大概就是比較愛鬧吧?」

是嗎?

看著洪蘋的表情,我心裡明白或許沒這麼簡單,鐘聲打響了上課的氣氛,我們對看一眼,她起身走回座位,而我也沒再繼續追問。

有些事,不知道也好。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