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引言

此陸名曰熾楓,距創世已有五千年。人界歷盡朝代分合,從紛亂殺伐的部落演變成國家;從廣大強盛的越秦、凌昕兩朝,變成了現在裂土封皇各自為政的熾楓水玥二國。不少傳奇強者如夢雪歌、皇甫樂、慕耽河、雲舞儀等高居於廟堂之輩興起又夢滅,在歷史的潮流中不斷淡化,只剩後人口中盛傳的名字。

而在最早之前,傳說中,混沌初開天地紛亂,更有月龍炎荒大肆屠戮,使世間民不聊生、生靈塗炭。故神族四女挺身救世,靈女江氏名痕燕,以采魂石向魔族奪回無辜的凡人血魄,並以醫術聞名於世;霜女洛氏名湮瑤,一手澞颻琴以全身修為伏盡天下惡獸;龍女夙氏名羽笙,以誅月笛獨戰炎荒,最終以魂化火,將炎荒元神一劈為四,鎮於四根天柱之下;玄女湛氏名舞凝,以殊神鍊分離天地五界,更是耗盡仙力造出結界,使妖、魔、鬼三脈邪族不得輕易禍害人間。

五界為天、冥、人、妖、魔五界。天界所居為仙,通常為凡人或善妖修得,在遇劫雷後已殘去命魂,是以無法轉世,體蘊仙力,掌仙職以維持五界運行;冥界所居為鬼,為人死去而來,體蘊溟氣,掌冥職處理生靈輪迴;人界所居為人,若投於修真與武道則體蘊靈力,力量最弱,是為五界最下,目前分熾楓、水玥二國對峙;妖界所居者為妖與精怪,體蘊妖力,與魔界皆游離於輪迴外,但名義上仍由天界管轄;魔界所居為魔,體蘊煞元,張狂而肆意妄為,一直是五界之中的禍亂根源。

天地五界一分,仙族便住在相離人界九千尺的天界,據人們相傳是一片仙霧飄緲,而他們所見,那翩躚浮雲的後方,是仙人所居的瓊樓玉宇。

至於神族,四女後人不自居於祖先護世之功,隱於人界,不知所蹤。直到創世千年後,天界一場八宮之亂,神族霜、龍、玄三女挺身而出鎮住此亂,並甘願棄神脈且斷去情欲自降為仙,正是現在的紫蘭、紫月、紫馨,位列天界太陽、少陰、太陰三使。直到天帝於千年前帶回一個來歷不詳卻天生仙胎的女嬰,二十年後在她仙齡二十之時,以一身驚人天賦盡敗八宮出任少陽,四使方使湊足。

天界無邊無際,天心乃是天帝與座下四使所居的太極宮,天帝居於其中的兩儀殿,四使則分居太陽、少陰、少陽、太陰等四象殿,周邊由天界八宮──乾天、兌澤、離火、震雷、巽風、坎水、艮山、坤地,依照伏羲八卦的排列來守護中央太極。天帝、四使、八宮皆由極仙擔任,於各宮內的侍者則為上仙,而天界地位最低者為散仙,實力較弱,可供各宮侍者隨意調遣。宮主少有卸任,但如果有意外發生,宮主之位便由侍者來替,而接替之前,侍者便要接受劫雷而成為一品極仙,方可接任。

此等平靜秩序持續了千年,終於被一場錯誤而打斷。

那是一場仙鬼之戀。也就是因為此段為天道所不容的情,開啟了天、人、妖、魔、鬼等五界的紛亂,這是誰也想不到的。

原來,亂源起自於冥界莫名奇妙出現的奇鬼,名為墨舞寒,他身懷絕高溟氣,幾乎與冥皇血孤炎比肩。然而,他身上溟氣卻讓判官錯判而錯過輪迴,從此成為孤魂。墨舞寒因為此事而大鬧地府,把整個冥界打得七零八落,最後不敵寒星七王的北斗邪嶽陣而逃,一逃七追,沿整段楓水到達天門,最後憑一身高強溟氣闖入天界,雖然擺脫了七王糾纏,但也身受重傷。要知道,人界與天界間設有道極強大的結界,莫說墨舞寒是鬼,就是修為淺薄的小仙,即使是光明正大地以天門進出天界都要冒著魂飛魄散之險。

不巧的是,墨舞寒誤闖天界,卻剛好被紫塵仙子所撞見。紫塵在天帝座下四使中位列第三,性情慈悲善良,也沒管他是仙是鬼,逕自將墨舞寒帶回少陽殿療傷,終於免了他碎魂之厄。

或許是註定的冤孽,多年相處,這一仙一鬼竟相互生了情愫。紫塵早厭倦了天界千年一律的無聊,是以向墨舞寒許諾,等她取了仙墜開啟天門,她必與之一同下凡,從此攜手一生。

不料,這些話卻被離火宮主楊烈辰偷聽去了。此仙暗中戀慕紫塵已久,雖然仙人動情是個禁忌,但他怎忍受得她下凡而去?況且她的情郎還只是個鬼而已?哼,墨舞寒?憑他也配!

強烈妒意讓一向火爆的楊烈辰失了理智,不顧坤地宮主歸海鈞攔阻,立即向天帝報告。天帝聞得消息後勃然大怒,派遣天兵天將捉拿墨舞寒,把他鎖進了凝針園。而這件事,幾刻之間,驚動了整個天界,由其是首先得知此事的天界八宮,八位宮主各懷心思,皆是急急趕往目的……

在一座高台上,雲霧繚繞。一名男子白衣翩然,卻突兀地被綁在台間,台下是一片冒著毒氣的沼澤。他純粹而無波無緒的眼直望天心,良久,緩緩閉眼,乾淨異常的稜指剎那之間無數屈伸,一瞬算盡千卦。

手指散開,他神情驟變。他張開眼,淡泊的眉眼變得銳利而霸然,再掩不住曾經的叱吒風雲。他又一眼睇向天心,脣邊勾起清淺的澀然與無奈,「呵,天道啊……這又算得什麼。凌煙,異界之戀就那樣讓你憂心緊張,連至親之情都可以泯滅麼?」

上次是我,這次……是她。兩個明明都是你最親的,你卻趕盡殺絕至此。或許,當初我們三個兄弟便不該修仙……凌煙,你斥責別人的執念,又可曾自問,已看淡親人的你,對天道的過度堅信何嘗不是種執意?

話音迴盪孤沼不絕,沒有人答他。白衣男子不再言語,再一次閉上眼,將自己的意識隔絕在風雨之外……

罷了。即使他算盡天變,卻無法阻止──

山雨欲來,風滿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