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第一章

      一夜北風急,天灰濛濛的,厚厚的積雪,映得滿眼都是慘白。個子小小的張三兒蜷縮著背一個人往前頂著颼颼地西北風走著。厚厚的雪踩上去沙沙作響。虧得這條路他非常熟悉,鄉間的路坑坑窪窪,狹窄的很,踩的不對,腳便會深陷了進去。好半天都拔不上來。

      天還早的很,村裡人都還在夢鄉,大家都沒有吃喝,能少活動儘量少活動吧,也好省點體力。西北風呼嘯而來,刀子一樣吹在臉上,幾乎要割破了臉,一直刺穿衣服,刺到了身體。穿了多年的大棉襖擋不住風。身子不由一陣顫抖,張三兒不由把頭往襖領子裡縮了又縮。

      耳邊傳來咚咚的跑步聲,冬天的鄉里人大多在睡懶覺。這麼早是誰幹嘛?張三兒走近一看原來是小馬哥在繞著圈子的跑著,估計是怕冷才不停跑得。大棉襖用一根寬寬的帶子系住,腰上斜插著一杆老煙袋,鼻子凍得通紅,哧溜哧溜的吸著鼻涕。

      「三弟,天還那麼早,你這是要幹啥去?「咦」帶著網,你不會是想要下河吧,不行,你不要命了」?張三兒不怎麼愛說話,只是鼻子裡嗯了一聲。

      「你嗯個屁啊,那麼大風,天又冷,你看看有誰敢下的」?北方男人的嗓門都是那麼大。張三兒只覺得身邊樹上的積雪簌簌掉落。

      「哥啊,你當我想呢,我娘病了二天,不吃不喝得,眼看著越來越重,沒錢大夫又不來,我只能下河去撒幾網碰碰運氣,要是運氣好的話還能打幾條魚來,好給她找大夫。」

      老大哥把大夫的女性家屬都問候完了,才說道:「三弟,天冷風大,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咱弟倆一起去,我幫你背著網,到河邊看著你下河撒幾網就趕緊上來。」

      兄弟倆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很快就看見了梨花河,張三兒看著河頭也不回地說道:「哥,我到了,把漁網給我,你早點回去吧,放心,我一定就只撒幾網就上來,要是撒到了魚,晚上你來喝魚湯。」梨花河依舊沒有結冰。張三兒放下了心。緊走了幾步,到了梨花河邊。

      半天不見小馬哥回答,張三兒覺得空氣驟然變冷,急忙回頭,路上沒有了小馬哥的影子。漁網散落在張三兒不遠處。

      張三兒只覺得身上一寒,雞皮疙瘩遍佈了全身,腳也有些發軟。顫抖著叫道:「哥……小馬哥……」北風呼嘯,田野裡滿是呼嘯的風和慘白的雪,哪裡還有絲毫的人影。來路雪地上也只有張三兒一人的腳印,小馬哥就像是一直沒有出現過。

      難道是見鬼了,「媽的」張三兒罵了句粗話給自己壯膽,雖然天氣寒冷,可是背後卻仍然被冷汗濕透。他有一種想要逃回家的衝動,小馬哥居然憑空消失了。

      喘了半天的粗氣,張三兒強壓制住內心的恐懼,不斷催眠自己,剛才或許就是自己一個人來的。或許是自己在路上睡著了做夢。恐懼終於被老娘的病壓倒。用力定了定神。收拾起漁網就要走。

      身後遽然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張三兒腳步一踉蹌,嚇得跌坐在雪地上。回頭一看,原來是一枝樹杈被積雪壓斷掉了下來。不由拍著胸口長出了一口氣,拉著車子往河邊走去。

      今年冬天梨花河一直沒有結冰。往年這個時候,大雪封河,一夜之間凍得河面上能跑馬車,村裡人就會拿著鑿子來這裡鑿開冰塊,下鉤釣魚,有的時候,甚至還會有魚自動跳上來。那時候梨花河便成了一條溝通兩岸的捷徑。

      河灘上的積雪結冰了有些滑,張三兒深一腳淺一腳的下了來。收拾好了漁船。看了看河面頓時又驚又喜。

      梨花河上竟然飄浮著整片整片的白魚腹。天,一河筒的死魚,怎麼會有那麼多。張三兒瞪著眼不能置信。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這樣的奇景阿。

      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張三兒一家是靠梨花河邊生活的漁民,閉著眼睛都能摸個通透。梨花河不過一條小河,雖然豐饒,可今年沒有糧食,幾乎附近所有的的村民都開始捕魚,很久很久以前就被篩了個乾淨。這些魚可都是哪來的呢?

      來不及思索這個深奧的問題,張三兒把船放到了河面上。輕搖橿櫓,雖然逆著風,漁船還是飛快的往整片的死魚漂去。五歲就開始隨父母親搖船,十六歲的張三兒已經是搖船的老師傅。

      滴水成冰的冬天,魚應該不會壞掉,看來可以不用撒網了,張三兒興奮,不由得想:「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還是很照顧我的,虧我今天起得最早啊,梨花河上還沒有人來,一河面的魚都是我的了。」

      船到了飄著魚最多的地方,張三兒激動地伸手撈起一條,遠遠地就聞到一股惡臭。急忙把魚遠遠的扔了出去。天那麼冷,魚也會壞,這是什麼道理?張三兒不死心,走得遠了些,又扒拉上來了一條,仍然奇臭無比。張三兒不解,又看了幾條,都是臭的,這些魚都是不能吃得了。心裡覺得非常可惜,如果早些來發現了就不會臭了。

      也許是下雪,又或者太冷,梨花河上還沒有漁船,沒有時間思索今天的種種不對勁,小船兒自己輕飄飄搖動,水面上的張三兒靈動敏捷,離開了這片惡臭的死魚水域。不覺間,小小的漁船消失在了梨花河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