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道德傳家,十代以上,耕讀傳家次之,詩書傳家又次之,富貴傳家,不過三代。

      ————

      滿清政府覆滅,民國誕生,權力更迭頻繁,軍閥混戰,弄得中國哀鴻遍野、民不聊生。亂世中各路英雄趁勢而起。四處作戰擴大地盤,復辟的復辟、稱帝的稱帝,真是你方唱罷我登場;周圍更有一眾帝國惡狼環伺,得空便上來猛咬一口。苦難的中國千瘡百孔,一片混亂。正是『興,百姓苦;亡,百姓苦。』

      今年青州府本是個豐收年,眼看著秋莊稼一天天沉甸甸的垂下了頭,農人們忘記了夏收的悲劇。眼裡笑得開了花。今年冬天看來可以湊合過去了。不過他們的笑來的又早了點。

      不斷的戰亂,軍閥們的糧食一般都不夠擴軍的需要。糧食問題就成了重中之重。夏收的時候,早早就派出荷槍實彈的大兵虎視眈眈的看著村民收割,晾曬,還沒有等到完全乾透,大兵們便把所有的糧食都席捲了去。

      德高望重的族長葉老爹年已八十,見一粒苞米都沒有給村民們留下。且用槍指著躍躍欲試的村民。顫顫悠悠的走上去想說兩句,哀求他們能不能給村裡人留下些活命的糧食,大兵們見他直衝而來,不由分說,漠然舉槍射中了他花白的腦袋,白的腦漿紅得血濺上了裝糧食的麻袋。大兵們毫不在乎的把張老爹推倒到一旁,趕著馬車悠然遠走。留下一眾小老百姓面面相覷,和葉老爹的撫屍痛哭。

      三奶奶、四大爺、小馬嫂子三個人在這場大雪來的第二天就咽了最後一口氣。草草的就下了地。梨花村陷入了恐慌的饑餓之中。

      村子方圓幾十里的樹皮、草根早都被掃蕩一空。餓紅了眼睛的村民。發狂的找一切能吃得東西。聽有人說觀音土能吃,闔村的人都去挖,不過幾天的功夫,便腹脹如鼓,活活憋死了七個,不過卻仍有人不顧生死去吃,比起餓來,還不如吃觀音土撐死。

      前天鄰村李寡婦九歲的兒子小鎖出去,天黑了還沒有回來,李寡婦從早到晚喊啞了喉嚨,走了整整一天,路上留下了長長的一條血痕,隨後七竅流血。一頭栽在了一隻小鞋上,再也沒有能爬起來。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前面的一座院子,從那裡飄出一陣濃濃的香氣。

      李寡婦被草草入了土。死後不論如何眼睛都不能閉上。終於有人在她耳邊說:「找到了小鎖的骨頭,讓他陪著你去。」李寡婦的眼睛緩緩閉上,臉上悲涼。

      不吃人,便吃觀音土,吃樹皮,吃草根。本故事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淒涼的拉開了序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