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5 思慮困擾

◎黑子的籃球衍生,主cp為火黑,但有其他許多配對穿插。(這篇有......)

◎故事開始為大家在35歲左右,所有設定捏造,人物嚴重OOC。(嚴重嚴重)

◎有人物感情潔癖、cp潔癖者,請X離開比較保險。(這篇文太多箭頭存在,而且有可能不是能被接受的感情安排,請小心,小心!!!)

◎有自創角色,雷的人請小心。(有小孩,但不是男男生子,科技還沒那麼發達)

◎有點流水帳,故事基本上會隨著NBA的時間進行。

◎以上都OK就開始閱讀吧~謝謝。

      往車站的路上,火神問了他進黑子家門就想問的問題:「大助,你的媽媽呢?是因為工作還沒回家嗎?」兩位球星不停的壓低他們的帽緣,沒有做出在晚上戴墨鏡這樣不合常理的行為。

      「不是的,我沒有媽媽,我是剛出生沒多久就被爸爸從孤兒院裡收養來的孩子。在很小的時候我懂事時爸爸就告訴我了。」

      大助的答案伴隨著路旁電車穿過的風聲,似乎一瞬間有什麼,但等電車聲音轉遠,發現不過是很平凡的語調。

      晚上的夜色,順利的隱藏了兩位大人被這資訊嚇到的表情,他們兩個都一直以為黑子有個小家庭,有個老婆,有個孩子。剛剛青峰在客廳還取笑黑子會準備飯後水果,是被老婆訓練的。黑子只是微笑不語。兩人還以為是黑子害羞,沒想到黑子就和大助兩人生活而已。

 

      在車站和大助道別之後,兩人看著大助越跑越遠的背影。

      「誒……我說認真的,那孩子真的太像你了,你真的沒偷生子嗎?然後偷偷的把孩子丟給哲照顧?然後讓哲騙孩子說是孤兒院來的?」青峰問到。

      「怎麼可能!!」火神皺眉,前幾天輸球受到的衝擊感,回到日本不到兩天又經歷了一次。他和大助這短短幾個小時相處,大助各方面真的太像當年的他。

      剛剛晚餐時,看到黑子拿出大盤大盤的菜,還以為黑子有先知的能力有準備晚餐給兩位不請自來的客人,沒想到都是給大助的,食量跟他很像,吃飯的模樣讓一旁的青峰在桌底下還踢了他好幾腳確認他們兩人沒有突然坐時光機回到過去看到年輕的火神。

 

      「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測看看大助跟你有什麼關係?」青峰說著。

      「什麼方法?」

      「誰知道啊,啊……問那些讀醫的?」

      「綠間嗎?恩……之前在美國時恰好有遇到高尾有留電話,問他好了。」

      「高尾?喔!綠間高中的搭檔,他現在還和綠間那傢伙一起?」

      「他和綠間都讀醫學大學,現在好像在綠間家裡的醫院當醫生……恩……我找一下他上次直接在我手機留的電話……恩……」

      「哈!火神你還是那麼不會用智慧型手機啊~~」

      「……只是不常用而已,找到了。」

 

      雖然現在已經接近十點,但對大人們來說應該還是能接電話的時間。電話響沒幾聲就被接起,高尾用興高采烈的聲音說難得火神會主動連絡他,是不是有什麼隱疾啊~~。用了好一番功夫之後,高尾才明白火神想問什麼。

      「喔~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朋友』想問有沒有什麼方法確認路邊看到的一個跟他很相像的小孩跟他有沒有血緣關係~,是嗎~~?」

      「恩……對……」

      「那那個『你朋友』,怎麼突然看到路邊的孩子要在意啊?還那麼清楚那孩子現在讀帝光中學?火~神~~你就說實話吧~是不是你突然發現你有私生子啊~~,我還記的幾年前曾經看過你這樣的新聞喔~,那孩子又出現啦~?還是別人?哇~~我一定要告訴小真~NBA球星生活果然過的多彩多姿啊~~」

      「高尾!!才不是!!」

      大吼的聲音引起電車上一些人的側目,火神壓低聲音迅速的結束這通電話。什麼都沒問到的兩人呆呆的坐在車廂裡。

 

      但高尾剛剛那番話讓火神想起了8年前曾出現過這樣一則報導風波。

 

      火神22歲去美國發展,直到8年前27歲時第一次回日本,一家日本三流的八卦雜誌在一大堆球迷為火神接機之時,拍到了一張一個男子肩上坐著一個小男孩的照片,照片中男子露出微微笑容、小男孩興高采烈的往入境口的方向瞧。

      說實在是很普通的父子或兄弟球迷照片,但因為那個小男孩跟火神有幾分相似,再加上男子所站的位置與其他接機的球迷之間刻意空出一段距離,那家三流的雜誌就在隔天出版的雜誌上以斗大的標題寫著「NBA球星火神大我的私生子來接機」和一堆胡謅的內容,讓許久沒有回日本的火神在出席那年公眾的工作場合上,被問一大堆莫名其妙的問題,難得的讓他非常不高興。

      照片上那個肩上背著小男孩的男子就是黑子,所以當初這個八卦讓許多其他媒體相信,就是因為發現黑子是火神高中籃球隊的隊友,導致有許多猜測跑出來煩了火神一陣子。直到火神經紀人找到黑子詢問,和知名體育記者桃井小姐的安排,這八卦才平息下來,事後他從經紀人那聽說,這件事也造成照片上那個小男孩家裡混亂了一陣子。

 

      這樣想起來,有黑子又有一位跟他相像的孩子,那照片裡的小男孩不就是現在的大助嗎?

 

      為了以防被人認出來,火神和青峰兩人在電車上沒有交談,也可能是兩人都累了,青峰側頭在看著窗外,不知再想什麼,火神低頭看著自己的球鞋,繼續回想當年的事情。

 

      他記得經紀人告訴他那個孩子是有父親的,而且就住在一起,不會是雜誌裡所說,火神玩女人一夜情等等,不小心有小孩就丟給昔日隊友照顧,這樣不是事實又損害火神名聲的事情,他的經紀人控告那家雜誌社,後來雜誌上也有鄭重道歉。

      那時火神想他在日本只有和無法生育的黑子上床過,怎麼可能有孩子,一個日本小孩子長的像他有什麼奇怪的事嗎?很快的這件事火神就拋諸腦後了。

      所以大助剛剛的說法不就和當初經紀人去詢問黑子的說法有所衝突嗎?他經紀人沒有必要撒謊,那有問題的就是黑子了。

 

--

 

      青峰因為有別的事,和火神道別後就先下車了。

 

      青峰和在電車上回想過去的火神不同,雖然對那個孩子有點好奇,但他更關心的是等一下跟他約在家裡的那個人。

 

      明明今天去帝光的事是他所求的,竟然沒安排好讓他被警衛擋在門口,等一下一定要好好懲罰他。

 

      回到了第一間在日本自己買的房子,進門口就聞得到很香的食物味道,青峰悄聲的走到廚房,抱住正在瓦斯爐前面煮菜的人。

      「哇!啊,你回來了啊。」青峰看到轉頭過來那人的眼眉,不知怎麼就是對這人微微的八字眉有所占有慾。

      「青峰?青峰……?怎麼了,啊……對不起,我又擅自的進來使用廚房,真的很對不起。」青峰心想這人怎麼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什麼變呢?總是為不干他的事道歉。

      「青峰……?身體不舒服嗎……?」青峰加重了抱緊的力道。「啊~~良,我肚子餓了,有沒有什麼可以吃的?」

      「啊……有的,我現在在準備明天的便當,那現在分一些給你,這麼晚了別吃太多,啊……對不起,我又多話了。」被青峰稱為良的人邊說邊準備另一份食物,對青峰還抱在他腰上的雙手和枕在他肩上的頭絲毫不在意,就像早已習慣這樣動作。

      青峰一直維持這樣的姿勢直到那人把便當和要給他吃的食物準備好,在等待的時候,青峰的表情有點類似剛剛的火神,一臉愁眉又困惑又不安的神情,青峰在私底下已經有這種表情很久了,因為懷中的這個男人。

 

      櫻井良,當初高中籃球的隊友,一個一直說對不起和便當很好吃的隊友,當初青峰對他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

 

      高中畢業直接去美國的青峰,因為桃井的幫助很快就在那裡如魚得水,他還記得那時他在Denver   Nuggets   (丹佛金塊隊)的板凳群裡,越來越多的上場機會,又在那裡和一位日裔美籍女性墜入愛河,一切看似都很美好,事實上青峰也真的覺得很美好,他立即的就向那位女性求婚,因為還在季賽中,他也不在意所謂程序,向女方約好賽季結束之後立刻風光辦婚禮和渡蜜月,快速登記結婚之後就開始同居。

      但和他外表差異甚大的是,青峰是很敏銳的人,尤其中學和高中時期和黑子關係的轉變,讓他對情感的敏感度很纖細,他很快發現那位名義上已經是他妻子的女人的變化,她似乎不單純只想當他的妻子,還想當更多其他人的情人。

      那時火神還沒到美國,桃井在忙大學畢業的論文,青峰無措的打電話回日本問今吉前輩。今吉前輩是青峰唯一有定期連絡的隊友,他大學讀法律,那時已經考上律師資格開始工作。藉著前輩的幫忙指導,青峰很快的就順利的不花一毛錢離了婚,這樣閃電結婚和閃電離婚之後被一些媒體調侃報導出來,也被火神笑了他很久,但當時離了婚,青峰非常受挫,他真的只是喜歡那位女性而已。

 

      當一切證書都辦好那天,青峰回到家時,看到一位日本男子站在他家門口,是櫻井。

 

      讓櫻井進門之後,他只說剛好他在美國,昨天連絡前輩時知道了青峰的事,所以來看看,接著又是一連串對不起之類的話。

      但對青峰來說,櫻井的出現某種程度撫慰了他,一個看到「他」的人出現,不是為了金錢名聲球技肉體,只是「剛好」的來「看」他。

 

      那次之後,青峰除了今吉前輩之外,還開始連絡起回日本的櫻井,知道他的工作竟然是跑去當警察,這件事讓青峰笑了快一個月,但他的工作基本上都待在室內,和一群女警處理文書或生活宣導之類很安全的活動。

 

      在美國,除了隊上的人、火神、桃井,會讓青峰分享生活的就是櫻井。他覺得櫻井就好像黑子再加上一點黃瀨,混合之後倒掉一點再加上一點其他,總之可以當還不錯的友人吧!

 

      但2年後回日本當面謝今吉前輩時,才知道那時櫻井是去美國渡蜜月,在日本和妻子兩人住在一起,原以為只是友人關係,在聽到他已經結婚的那瞬間,青峰知道有什麼又破了。

 

      青峰輕鬆的約出櫻井到他在日本買的第一間房子,在那裡強佔了櫻井,但櫻井除了一開始的慌亂,之後都沒有反抗過。從那時候開始,青峰每次回到日本,就會和櫻井約在這裡,櫻井也幾乎每次都會來,一年過一年,兩人一直維持著這種台下的關係,青峰知道櫻井沒有小孩,青峰知道櫻井和他老婆感情不睦,但青峰也知道,櫻井沒有想要和他妻子離婚的打算。青峰不知道的,是櫻井在想什麼?

 

      晚上櫻井睡著之後,躺在一起的青峰想著困擾他好多年的問題,好多年了。

 

 

--簡單解釋:(超簡易)

Denver   Nuggets   (丹佛金塊隊):NBA   32隊伍中其一,屬於西區隊伍。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