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4 見面

◎黑子的籃球衍生,主cp為火黑,但有其他許多配對穿插。

◎故事開始為大家在35歲左右,所有設定捏造,人物嚴重OOC。(嚴重嚴重)

◎有人物感情潔癖、cp潔癖者,請X離開比較保險。(這篇文太多箭頭存在,而且有可能不是能被接受的感情安排,請小心,小心!!!)

◎有自創角色,雷的人請小心。(有小孩,但不是男男生子,科技還沒那麼發達)

◎有許多籃球術語,會在文後解說,如果有誤或問題歡迎提出。(完全歡迎)

◎裡面籃球的勝負與實際隊伍戰績無關,我是用球衣選隊伍的。(我不是隊伍支持者)

◎有點流水帳,故事基本上會隨著NBA的時間進行。

◎以上都OK就開始閱讀吧~謝謝。

 

      不知是巧合還是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火神和黑子分手之後這15年來,周遭都沒有什麼人提起過黑子,就連在美國一起打球的青峰,似乎也不清楚黑子的近況。

      但自從黑子離開他之後,火神早已不再注意黑子。

      這些年裡只有兩次事件特別提到黑子,一次就是桃井小姐23歲與大學同學在英國的婚禮時,奇蹟的世代的所有人都有特地飛到英國到場祝賀,火神也被特地邀請,就只有黑子寄送禮品與禮金和一封道歉信,說他不客前來,讓婚禮派對舉行到一半,新娘就哭得滿臉妝的說她要回日本去找哲君。

     

      還有一次就是8年前,火神去美國打球後第一次回日本時,一張誤會的球迷接機照片裡有拍到黑子,這件事引起一些騷動,讓他的名字又出現在火神四周。現在在帝光中學又再一次聽到黑子這名字,相隔這麼久,讓火神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

 

      籃球部的活動最終在兩位NBA球星響亮的肚子餓的叫聲中結束,也快到了學校規定的必須離校時間,就算現在是夏天,天色也開始暗了,所有學生都不捨的向兩人道別,希望兩人明年也要回來帝光來指導。

      教練和老師們都萬般感謝並邀請兩位一起到高級餐廳用餐,但青峰拒絕了,用「也沒做什麼,只是就陪小朋友玩玩,好不容易回日本,我們要去找朋友敘舊,餐廳就不用啦~」的話迅速拒絕,並把火神拉了就跑。回日本還要在非工作時候應酬什麼的,兩人都覺得煩。

 

      戴好帽子與墨鏡出校門,兩人在想要晚餐吃什麼時,就看到那位讓他們都很在意的孩子「黑子」單獨在校門口拿著手機,似乎在認真做什麼事。

 

      「黑子!」

      青峰直接叫那孩子的名字,那孩子把視線從手機上移開,來回找尋喊他名字的人。火神心想太陽下山之後要發現青峰對小孩子來說也挺困難的。

     

      當那孩子發現是青峰叫住他時,就校門的那幾盞燈,火神看到他就像一般的球迷,開心的跑向青峰和火神的方向。可能是整個下午的訓練,也可能是現在的小跑步,讓這孩子臉上帶著健康的紅。

 

      「您、您們好,今天非常謝謝兩位的指導,真的受益非常良多,非常謝謝!」那孩子說完還微微鞠了一個躬。

      雖然根本就是小隻版的火神,有禮貌的程度卻和火神天差地遠,但這麼有禮貌又似乎與同姓氏的另一位熟悉的人太過相像。

 

      孩子自我介紹叫黑子大助,在帝光籃球部裡是一軍選手,今年二年級,最欣賞的籃球選手是青峰大輝與火神大我。

      青峰和火神原以為只是孩子的某種場面話,或是喜歡球星的其中之一二,沒想到聊起比賽,黑子大助不只每一場都看過分析過,並且對兩人在NBA的各種狀況與數據都很熟悉,不太像一般這年紀只專注一些很厲害技巧或一些戲劇性的得分表現。兩人聊天不久後就直喚那孩子大助,真的覺得這孩子不錯。

 

      聊了一陣子後火神看天色越來越晚,催促大助快點回家,要不家人會擔心,大助才想起他剛剛原本是要給他爸爸打簡訊說今天因為訓練會晚歸,但由於他實在太不會用3C產品,沒辦法邊走邊打,而且他打簡訊打得很慢,才會只剩下他一個人站在門口。然後聽到青峰在叫他就忘了這件事,現在想起要傳簡訊回家連絡時,有點依依不捨看向火神和青峰兩人。

 

      「我、我家就在幾個街口外,走路約15分鐘,爸爸也是你們的球迷!我會知道那麼多都是爸爸一開始分析給我聽,他每場比賽都有錄下來,還有蒐集許多關於你們的訊息資料剪報,我們還會一起討論,我們都很喜歡你們。能不能請你們跟爸爸見一下面呢?」

      火神和青峰看到這孩子用更紅的臉努力的邀請他們,要拒絕真的有點於心不忍,況且與火神相像的外表與優異的籃球天賦,還有黑子這姓氏與相似的禮貌態度用語,讓兩人對這孩子的爸爸都很好奇。

      「喔!你爸爸也喜歡我們啊!他也打籃球嗎?」青峰和火神兩人互看一眼。

      「爸爸是育幼院的老師,但以前在中學與高中時期是籃球隊的,所以對籃球很熟悉。」兩人並沒有回應大助的邀請,而是直接邁開腳步走讓大助興奮的開始回答火神和青峰的問題。青峰和火神兩人在夕陽的餘暉下一人一句的問著大助爸爸的事。

 

      火神隱約記得黑子讀的教育系是只能教中學和國小生,如果真的是那個黑子的話……,說實在的兩人也沒想太多,就當作是和老友敘舊。如果只是恰好也叫黑子的人,那頂多握握手簽個名打個招呼離開就好了吧!

 

      但是……

      「是的,爸爸年紀跟您們一樣。」

      「對呀,爸爸當年也是讀帝光中學的!」

      「高中嗎?爸爸高中讀誠凜高中,這也是我已經決定之後要去讀的學校!火神先生也是從那裡畢業的吧?」

      「爸爸的名字?哲也,是黑子哲也。」

 

      這已經完完全全確定這個黑子爸爸就是那個黑子哲也,這個孩子就是黑子哲也的孩子。

      「大助,我們和你爸爸同年齡,我中學讀帝光,他高中讀誠凜,這樣不就和你爸爸都重疊到嗎?你爸爸沒有向你提過我們嗎?」青峰低頭的看著大助說道。

      耶了一聲,大助非常驚訝的睜大眼睛,昏黃的陽光下,大助看不到兩位球星被帽子和墨鏡遮住的臉有什麼額外意思。他單純的露出腦袋開始打結的表情。

      青峰又說,他跟大助爸爸在帝光是搭檔,指著火神說,在高中和那傢伙也是搭擋。火神也點點頭。大助的表情明顯顯示出他從沒聽過他爸爸──黑子哲也,提過這段過去。

 

      在大助腦袋混亂期間,火神和青峰決定進去路過的速食店買晚餐到黑子家吃。兩人大量點餐幾乎讓整家店癱瘓了半小時,身高近二尺巨漢,又在傍晚戴墨鏡與球帽,沒有店員敢拒絕這怪異龐大的數量,但因為食材不足又顧慮到其他客人的需求,經理還特別跑出來和兩人餐點做一下改變的妥協,這段時間大助就站在一旁沉默著思考著。

              比較冷靜一點的大助決定要連絡黑子時,被一把奪走,終於買好餐點的青峰晃著手機說:「就給哲一個surprise~吧!」做出這樣遠遠不如大助的幼稚行為。

 

      對火神來說,他不在意這樣突然的去見黑子比較好還是先連絡比較好,他只擔心如果黑子完全不待見他會如何……,儘管都過去那麼多年,黑子也有個家庭和那麼大的孩子了,但當初他們分開並不算是和平分手的方式,而且都沒跟孩子說過他與NBA球星曾是搭檔之類的事,火神擔心他心中還有疙瘩存在。

 

      天色已經整個黑了,他們進到一個不大但關卡很嚴謹的公寓大樓裡,大助剛把鑰匙拿出來要開門時,門就先開了。

      出現在火神與青峰眼前的根本就是高中畢業時的黑子,雖然表情有點慌亂,但完全看不出歲月在他身上的痕跡,一樣纖瘦的身材,身高也沒有改變,尤其是臉,如果穿高中制服混在高中生裡頭,應該沒有人會發現有什麼問題。青峰一大跳,火神也覺得太不可思議了,想著這個人的時間是停止了嗎?

 

      黑子好不容易聽到門口有拿鑰匙的聲音,迅速開門就看到大助身後竟有兩位彪形大漢,晚上還戴墨鏡與球帽,怎麼看怎麼可疑。

      第一時間黑子在想,大助被壞人挾持了!要怎麼樣才不會讓大助受傷,如果要錢就給錢,希望他不要傷害大助。

     

      但一切擔心聽到「我回來了,爸爸,我帶回兩位客人喔!他們說他們是你以前的隊友。」大助這樣的話就放鬆了。黑子知道大助是一個很敏感的孩子,如果有人要傷害他,他絕對不會這樣說話。所以來的人是大助的客人?

 

      脫下帽子和墨鏡之後青峰和火神打了招呼。這兩個人的出現超出了黑子任何預期。從壞人到大助的客人,最後發現竟然是火神君和青峰君,短暫的震驚完之後,黑子就像高中時期,自然的招呼兩位貴客。

      黑子搬到這棟隱密性高的公寓,是為了避免一些騷擾,現在來了兩位NBA大球星,他有點擔心引起鄰居注意,沒想太多就讓他們兩人直接進門。關門時看到兩人手裡提著三個大塑膠袋,迅速換下制服的大助跑出來幫忙提,並解釋這是在路上買的速食,是兩位NBA球星的晚餐。

 

      在黑子加熱他和大助的晚餐之後,四人一起在餐桌上開始吃飯,聊著今天晚歸的原因,籃球部訓練的事情,黑子不多話,會適時的插入一些話和反應,同年齡的三位就像好久不見的朋友在聊天,一切都很自然。晚餐之後還一起移動到客廳吃著黑子準備的水果繼續聊,大助不停的說著今日遇到火神先生和青峰先生的大驚喜和厲害的表現。

 

      牆上的小鬧鐘叮叮作響,時間不知不覺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這是平常提醒大助要洗澡準備睡覺的鬧鈴聲,兩位客人才驚覺他們打擾太久。大助主動說要送火神先生與青峰先生到車站,黑子笑著在門口向兩位道別。

      「火神君、青峰君,下次有機會再見了,路上小心。」

      「喔!黑子Bye!」

      「掰~哲!」

 

      今天的聚會對曾經是黑子的光的兩位來說有點奇妙,因為在高中時期,黑子有時候不自覺表現出的親近感已經完全沒有了,這麼久不見會這樣也不奇怪,但今晚黑子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陌生感,他們就好像一直都有在連繫似的。

      黑子這樣的自在感反倒讓火神心裡有點微妙的不平衡,他似乎只不過是黑子過去的普通友人罷了。

 

 

--簡單解釋:(超簡易)

NBA比賽直播時間在日本(台灣也是啦)都是早上到中午這段期間。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