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過去回憶

◎黑子的籃球衍生,主cp為火黑,但有其他許多配對穿插。

◎故事開始為大家在35歲左右,所有設定捏造,人物嚴重OOC。(嚴重嚴重)

◎有人物感情潔癖、cp潔癖者,請X離開比較保險。(這篇文太多箭頭存在,而且有可能不是能被接受的感情安排,請小心,小心!!!)

◎有自創角色,雷的人請小心。(有小孩,但不是男男生子,科技還沒那麼發達)

◎有點流水帳。

◎以上都OK就開始閱讀吧~謝謝。

 

      火神曾和黑子交往過,在高三學期剛開始沒多久。

 

      回想著那時他與黑子交往的契機,是學校要求所有高三學生在學期開始就一定要明確決定畢業之後的出路,這次的調查表和高一高二拿到時的重要性與嚴肅性完全不同,每個高三的學生這次填寫的資料都可以說是他們真的未來計畫,畢竟離畢業的日子已經不到一年了。

 

      火神拿著這張又再一次出現的單子發了一下呆,春天的氣候總是讓人想把腦袋給放空。

      他早已是全國高中知名的籃球選手,把誠凜一次次的帶入到全國比賽的王牌,完全適合打籃球的身材加上籃球天賦,高中二年級打完WC之後,就開始陸續有全國各地知名的體育相關大學願意提供體保生的資格讓他直接入學。這對火神來說再適合不過,投注大量精力在籃球上的他,課業成績完全不可能順利藉由一般入學考試進入大學,所以現在火神覺得麻煩和煩惱的不是沒有學校,而是在要讀哪間。

      想知道黑子的出路,晃了下腦袋,火神習慣性的轉身看向後頭的黑子,高中三年火神一直與黑子同班,而且坐位也一直是在黑子的正前面,火神偶爾在想,這是不是有什麼神秘的力量所導致的?要不然怎麼可能都沒有變過?

 

      黑子也拿著這張調查表在發呆,上頭明顯的已經寫好要填寫的三個志願,火神伸手一抽,似乎也受春天影響而來不及反應的黑子,正聲要火神把單子還給他之前,火神早已看完黑子紙上所寫的內容。

 

     

      「黑子,你單子上的出路是什麼意思?」火神皺著眉。

      「火神君請你未經過他人允許之前,別直接把別人的志願表擅自抽走還偷看好嗎?還有,火神君果然是笨蛋嗎?上面已經寫著我的志願是想當個中學或國小老師教現代文學。」籃球笨蛋現在已經退化成連普通日文字也看不懂了嗎,這樣連畢業都是問題了喔!黑子繼續說著並把火神手上的單子拿回,放進抽屜裡的資料夾中。

      「黑子你不在打籃球了嗎?」

      火神突然大聲的音量嚇了黑子一跳,還好老師剛好進教室,要求火神面向前面,這瞬間的分神,讓黑子意圖想閃躲問題的目光沒有被火神發覺。

      老師在台上說不要以為你是籃球部王牌就可以練到腦袋後面有眼睛可以盯著黑板啦,在全班笑成一團中,火神只好紅著臉轉回坐好,想著等下中午時候一定要把黑子抓來好好問清楚。

 

      下課那一剎那,火神轉身後果然發現黑子已經不在位置上,日常生活裡的misdirection黑子還是繼續的善加利用,但跟黑子相處2年多,幾乎每天一起行動,現在火神早就摸清楚在學校黑子的行動範圍,帶著午餐的大便當,走到頂樓後方的一角的陰影處,果然看到黑子正準備吃剛剛在福利社買到的麵包。

      一把抓走黑子手上又小又乾的紅豆麵包,坐下後換了一個比一般正常便當在小一號的便當給黑子。

      「就說你已經吃太少還吃沒什麼營養的麵包,有幫你準備便當啦,吃吧!這麵包你下午部活訓練之後餓了再吃。」順手又把麵包回了回去。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火神有幫自己準備便當時,都會另外準備小很多號的午餐便當給黑子,黑子一開始的驚訝到後來每次的謝謝,這似乎已經成為兩人之間很習慣的事情。

      黑子說了句,火神君真的很賢慧呢,便低頭打開便當讚美了一下開始吃。

 

      火神總是不明白,早在高一就已經看得懂黑子沒什麼表情臉的各種微小變化,他認為他可以說是黑子所有朋友裡,最能解讀黑子表情的人。但從高二不知什麼時後開始,只有和自己說話時,黑子的臉上不是完全無法解讀的無變化單一號表情,要不就是露出美到不行的笑容讓火神心臟受到龐大的驚嚇劇動,火神老是想要問黑子是不是故意的,就在剛剛又露出那樣的笑容!

 

      他既覺得和黑子說話的其他人不管是誰都很煩,但又覺得黑子那樣的笑容好像只會在自己面前出現,內心高興得很,又對自己平常和黑子說話時只有在他面前的單一號表情感到很煩躁,各種亂七八糟的情緒和想法總是在自己獨處時不停得在腦中旋繞著,但看到黑子又什麼話都不想問。

      如果問了會不會我就和其他人一樣了,如果問了我還看的到他那樣的笑嗎?火神一直在腦中不停的問自己,滿腦子都想著關於黑子的事情。

 

      火神邊吃便當眼睛邊瞄向黑子,這兩年來與黑子幾乎形影不離,在學校時一起行動,在假日時一起打球出門,黑子真的像他的影子一樣。想到之後大學的事、志願表上的內容,火神決定開口:「黑子,你……」

      「火神君,非常謝謝你的料理,今天也很好吃,便當盒請我就帶回家清洗,明天再還給你。」

      「喔喔……不用啦,我拿回去洗就可以了,反正洗一個洗兩個差不多……」黑子這樣的有禮貌有時讓火神覺得很厭煩,已經那麼多次給他帶便當,他還是這樣客氣,這樣不是顯示出他們很不熟嗎?

 

      「火神君,關於學校的事我已經決定了,」黑子突然自己提起他想知道的事。「就科系與我能力能考得上的,我選的學校是必須要搬出家裡在外居住的。我還是會繼續打籃球的,只是可能不會再有那麼多時間花在籃球上。」把便當盒還給火神之後,黑子輕描淡寫的說著他的計畫。

      「搬出去!?搬去哪裡?離這裡很遠嗎?為什麼?一定要嗎?沒有別的選擇?是要誰一起住嗎?」火神激動的問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他沒有想到黑子會去讀脫離他中學和高中生活區域的大學,原本火神想在這區域裡選一所大學,剛好房子的事不用特別改變,但沒想到黑子要離開這裡。

      拔高的聲音、越來越慌張的表情「不准去!!」最後火神兩手抓住黑子的肩膀,看到黑子露出少見被驚嚇到的樣子,火神現在腦裡如一團糨糊,他也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今天天空萬里無雲,微風吹過在校舍頂樓相視的兩人。

 

      「火神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很快又回復單一號表情的黑子直視著火神。

      還有點微涼的氣候,火神卻已經流了一身汗。

      「我……我還想要跟你是搭檔,我……我們繼續一起打籃球。」火神第一時間只能說出一些自己也知道是很爛的理由,但這也是他最單純的想法。

      「火神君,」黑子嘆了口氣笑了。火神覺得他從黑子的眼睛看到天空,聽到他說:「謝謝你,火神君,跟你一起打球這兩年,我非常高興我的搭檔是你,你帶我越過了許多困境與痛苦,你之後還會遇到很多很多人,新的隊友、新的搭檔,只剩下不到一年做你的搭檔我也挺捨不得的,但之後的日子還是一樣盡情享受籃球吧。」黑子天空藍的眼睛好像吸收了陽光,反射出火神不懂的東西。

 

     

      不明白,火神搖頭,他一點都不覺得和黑子分開是必要的,就像他不會懷疑今天陽光普照的天氣不是打籃球的好日子,他不曾想過他與黑子之間到底是怎樣的關係,他只是不想、不想黑子離開他的身邊。

 

      「我希望你一直在我身邊,別離開我……請……」黑子微皺了眉,並不是對這幾年火神使用日文敬語還是沒有進步,而是肩上傳來火神用力抓緊的力道,但黑子沒阻止他的行為。

      火神想低頭拜託黑子,但又捨不得把眼光從他眼睛裡轉移。

      黑子難得的又嘆了一口氣,反到是他先低頭,似乎思索些什麼之後,抬起頭用極為認真的口吻說:「火神君,我喜歡你,不是朋友的喜歡,是戀人的那種喜歡。」

      火神並不知道任何黑子向他告白前到底在想什麼,那一瞬間除了驚訝之外,他以為他會不懂黑子在說什麼,沒想到身體直接顯示出他完全了解,一陣麻感經過,全身充滿要爆炸的欣喜,腦袋在他緊緊的熊抱住黑子後唯一想的事,就是黑子也太有男子氣概了吧!

 

     

      在那天青空下,校舍頂樓的陰影處,他們有了第一個吻。

 

      火神從那時開始和黑子交往,因為黑子的選擇已經確定他要搬出家裡在外居住,火神決定不讀大學,直接進日職BJ聯盟打球賺錢。這個決定讓很多人都有點吃驚,但又認為不怎麼意外。

      兩人在黑子大學附近租了間房一起同居。

 

      直到交往快4年之後,黑子主動離開火神身邊,不久後火神就直接飛往美國打球,兩人就沒有再聯繫過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