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是幸福的終點也是起點。 3/17修

第一章—是幸福的終點也是起點。

陽光晒過大地,薰風徐徐吹過,輕柔的帶起樹下少女幾縷髮絲。

執著畫筆穿梭於畫冊上的柔荑悄悄停下,彷彿稍有一個大動作,便驚走了俏皮的風兒。

直到風兒稍停,她才眨了眨眼,將被風調皮吹起的髮絲塞到耳後,慵懶地往後靠在樹上閉眸小憩。

然而一聲淺淺嘆息卻自她嘴裡吐出。

「唉……」

緩緩張開眼,望著手上的畫冊,那一筆一畫細心描繪的輪廓,是再也見不到的思念。

瞇了瞇眼,似是突然想起什麼般她重新拿起擱在一旁的筆,草草的寫下……

『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才下眉頭,卻上心頭……這句話不斷縈繞在她心裡,不論睜眼閉眼醒著還是睡著,哥的身影總是揮之不去,是傷得太重亦或是愛得太深呢?她捫心自問。

闔上畫冊,決定不再讓冊裡的身影再次擾亂她的心。

正當她準備起身離去時,周遭原本吵雜的喧鬧聲忽然消失、為此她疑惑地頓下身下邁開的步伐、微微側身轉向適才混合著尖叫及吆喝聲的籃球場。

不料轉過去的瞬間,刷——

一聲響亮的truck聲(空心進籃時,球擦過球網的聲響),在她剛轉過身之際響起。

似乎是世界寂靜了半晌,亦或是她的心靜謐了,忽然之間天地一片默然,接著毫無保留的、便是一片女孩子的尖叫聲、以及球員的擊掌聲。

來不及回過神,本能反應似的她瞪大了雙眼,不是沒見過這種場面的,而是剛剛執起球,將球往籃框裡投的的那道身影震撼了她。

無法控制的、好奇的目光便趕緊在場上穿梭尋找著那位男孩,很快的便發現他和隊友正在互相打鬧。

「好球喔!沈大少!怎麼?看到妹就帶勁啊?」吳瑋翊狠狠地往沈聿維肩上拍。

「那裡有妹?你眼脫了嗎?」沈聿維也回敬他一拳。

「靠!有仇你!等一下殘廢了看你一個人怎麼打?」吳瑋翊一把勾住沈聿維的肩,兩人回防繼續電那些弱爆的對手。

男孩不知道,

在某一日的午後,遠在場邊的那顆芳心,早已被艷陽下男孩揮灑著汗水的敏捷身影、燦爛笑著的帥氣臉龐、外加一技耍帥的後仰跳投激起陣陣漣漪。

然而,最讓女孩深深撼動的,莫過於那對籃球熱愛並專注的眼神。

那一刻,她似乎是笑了,臉微微發燙,

「繞了一大圈,有些事,不變就是不變,再躲也沒用啊。」

靜靜的,內心深處似有一道牆正慢慢的出現裂縫。

從此,女孩再也忘不了那瞬間彷彿與世隔絕的投球身影。

-------------------------------------------------------------------------------------------------

停下筆,我眨了眨有些酸澀的眼,將桌上的書疊好,再小心翼翼的將今個兒抄寫的箋紙放進資料夾。

五點半了。

剛剛又莫名的想起第一次看到沈聿維的情景,好像、總是忘不了呢!

有時看到他也會不斷的將他與那時的身影重疊,而且,那也是兩年來心情起伏最大的一次。

那時內心湧起的一股興奮讓我瞬間感到驚慌不已,我逃也似的奔回了宿舍,內心混亂的讓我只想躲回自己的空間。

不該如此的啊!那是我最恨的東西,那是我幸福的終點,為何我還會如此渴望?渴望可以再次與它盡情奔馳在場上呢?

不該如此的啊……

用力甩了甩頭試圖甩掉這荒唐可笑的想法,然而內心深處的顫動卻一再提醒著我,那不是錯覺。

於是我拼了命的跑回了宿舍,縮在棉被裡,不斷的強迫自己忘卻,忘掉恐懼及那股渴望。

也許是因為那時心情太過於激動,落荒而逃的我竟把最珍貴的畫冊給遺落在樹下,且之後便再也找不著了。

於是又因為畫冊的遺失,再度讓我有了理由厭惡它,也驅離了那股渴望。

「唉……」

想到這總是會無奈的嘆氣。縱使那時的我死命的躲避,但他,仍是闖進了我的生活,不是嗎?

下意識的抿了抿嘴,收回無解的思緒,我起身拿起桌上厚重的中國歷史,走到書架將它們一一放回。

今天還有排班,差不多該回宿舍整理一下了,我邊走邊想,小心翼翼的記好中國歷史放置的位置,盤算著大概還要一個禮拜才能看完這本書,而且明天剛好沒有班,就可以待晚一些。

回到座位上,將圍巾圍起,穿上羽絨外套,拿起包包和保溫瓶,再輕手輕腳的將椅子推進去才準備離開。

不過,並不是直接走向大門,而是先繞去了漫畫區。

此時館裡的人還算不少,尤其漫畫區有沙發,自然人會多了些。

但是,最搶眼的人始終只有一個。

「唉……」再度嘆氣,話說最近總因為他而一直嘆氣啊。

我就知道……

真不想認識那位倒在沙發上睡覺的先生。

蹙了蹙眉,內心再次陷入無奈與掙扎的小劇場:當作沒看到與前去叫醒他兩邊不斷拉扯。

算了!因為,又不是第一次了。

之前還要館員來叫我,現在不必叫,我都要巡一次。

沒辦法啊、麻煩(那位小子)是我帶進來的。

當初為什麼要讓他知道我會來圖書館呢?害得我沒事也要來這待一下。

「唉。」搖了搖頭,內心懊悔不已。

可嘆氣歸嘆氣,抱怨歸抱怨,最後某人還不是很認命的將掉落在地的漫畫一一拾起物歸原位,然後再拿起他擱在一旁的外套,蓋在他身上。

真的是,十幾度的天氣還短袖短褲的四處跑、也只穿一見薄外套,還是我恐嚇他穿的,要不然我就將他來圖書館的事告訴他的某位狂熱女粉絲。

但是,他仍是嫌熱。

所以我都快懷疑他是不是感覺神經有問題了。

蓋完外套,內心叨叨絮絮了一陣後,又瞄到館員阿姨曖昧的笑,很尷尬的我臉上一熱、立馬悄悄往後退了幾步,再快速的從包包裡掏出便利貼草草寫下幾行字後,啪——的貼在了沈聿維的額頭上,之後便像逃難一般的快速溜走了。

真的是,每次都被用"有姦情"的眼神盯著瞧、不起雞皮疙瘩才怪。

叮——叮叮—

圖書館的門再次打開,我快步走了出來。

「嘶——」

然而迎面的冷風卻讓我下意識倒抽口氣,怎麼這麼冷啊!

而他竟然還可以短袖短褲到處晃?

真的是齁!我皺了皺眉,不禁有些擔心不知道他等一下出來會不會冷?

可這念頭還沒停留太久就馬上被腦海中迅速閃過的幾個關鍵字打斷。

「咦?不對不對!」

眼角餘光下意識的掃向了手錶,原先還不以為意的,不料幾秒過後,我立刻瞪大了雙眼。

咦咦咦?快6點了?

完了!我還沒吃飯啊啊!!!

――――――――――――――――――――――――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