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Free!】為誰而游(凜遙)

松岡凜一向淺眠,並且認床,當然認床這項習慣僅僅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恰巧七瀨遙就是其中之一。即使闊別已久,但他們對於幾乎對方瞭如指掌,七瀨遙的一個眼神就能讓松岡凜知道他想要水,松岡凜一個挑眉就能讓七瀨遙知道對方現在有些不悅。

而在這個無人島上集訓的他無可避免的因為並非自家熟悉的枕頭而失眠了,好不容易睡著的他卻又因為手機的震動醒來。屏幕上大大的寫著七瀨遙三個字樣讓想將手機摔出的他停下了動作。

話說,他是什麼時候存了遙的電話?

然後他突然想起送松岡江回去民宿時,江向他要了電話,對於自己妹妹一向彆扭卻默默寵膩放縱的他當然不會也沒有什麼理由拒絕可愛妹妹的請求。

嘖、簡直多管閒事。但那個七瀨遙居然會主動打電話來?還是在這種時間?

「凜,你從未畏懼過海洋嗎?」一接聽起電話就冷不防的聽到了對方以清冷卻些微顫抖的嗓音說著意味不明的話。

奪走了你最親愛父親的,那片海洋。

那片宛若女人般性情不定,難以捉摸又善變的海洋。

「等一下。」他看了一眼另一張床的似鳥,後者熟睡著,讓人不忍心打擾到美夢的無辜樣子,當然松岡凜也無意打擾──他和七瀨遙之間,其他人沒有資格插足,哪怕是隔著電話。

凌晨四點,天還沒亮,松岡凜走出了鮫柄學園暫時借住的地方,街上的商店還沒有開,孤身一人走在街上總讓人產生一種全世界只剩下他、遺世而獨立的錯覺。七瀨遙耐心的等著他的答案,僅有淺淺的呼吸從話筒中傳來。

七瀨遙一向很有耐心並且沉穩,他將一生的熱忱執著幾乎全部給了水。

「怎麼了?」對方聲音中的顫抖松岡凜當然也注意到了,不自覺的放低了語調,聲線出乎自己意料的溫柔。

「我以為畏懼海洋這種話是真琴才會問出的。」哦,那個過分溫柔的友人怕水,這在他們之間並非秘密。

七瀨遙喜歡水,而海洋作為一個擁有這世界上最多水的區域,七瀨遙理應不該會是這種反應才對。可現在那個喜歡水喜歡到無法自拔並且袒蕩蕩的說出自己的初戀就是水(瀑布)的七瀨遙居然以顫抖的聲線向他提問,「你會畏懼水麼?」

「昨天晚上,那片海洋差點奪走了真琴,還有怜。」

「龍崎怜?那個你們的一年級社員?」稍微沒反應過來對方所說的「怜」是誰,於是松岡凜帶著不確定的語氣朝對方提問,而對方輕哼出一聲嗯作為答覆。

「發生了什麼?」明明應該是對手的關係,可這種時候似乎除了關心以外沒別的選擇,而在這種時候還得兼差個心理醫師傾聽對方的松岡凜不禁反省自己作為對手是否太關心對方了?

雖然並不討厭這種亦敵亦友的感覺就是了。

「怜晚上爬起來獨自去海裡練習,接著刮起了風浪,然後真琴去救他。」似乎不願再回想的七瀨遙獨自沉默了起來,松岡凜咋舌出聲然後猜測著後續,最後說出自己的猜想答案。

「嘖,然後呢?他們溺水了?」

離帳篷不遠的地方,七瀨遙點了點頭卻驚覺對方看不到自己的動作,於是又一次的輕哼出聲,帶了些鼻音的聲音有些可愛。然後他緩步走離了營地。

「那時真琴失去意識了,你不在,也沒有其他人在。」皺著眉回想起自己險些叫出了凜的情況,七瀨遙發現自己無意識依賴凜的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嚴重。

「你替他做了人工呼吸?」還沒捕捉那股莫名的怒氣從何而來,那股怒氣逕自的被自己強行壓下。

「不,正打算……他就自己醒來了。」有些慌亂的解釋,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要解釋,七瀨遙又再度皺起了眉。

「很後悔沒吻到的感覺啊,你。」

「不是吻,是人工呼吸。」

「嗯,是人工呼吸。」主動停止與對方這種小兒科似的辯駁,松岡凜聳了聳肩將話題帶回原點,「你問我,是否畏懼海洋?」

「嗯。」

「七瀨遙,你討厭水麼?」

難得稱呼對方全名的松岡凜以有些過分嚴肅的口吻提出問句,然後被提問者被問的瞠目結舌。

不、他喜歡水。他喜愛切開水、穿過水、去感受水從指尖滑過,水如此像他的戀人可水卻不是他的戀人,水無條件的接受每一個人,包容每一個人。

「這種問題,你不是知道答案的嗎?」

「遙,海就是水組成的不是嗎?不過那些都不重要,重點是你答應只為了我而游才對不是嗎?」

松岡凜帶著怒氣的嗓音有些真切的不可思議,七瀨遙抬起頭才發現他站在自己前方不遠處,拿著手機瞪視著自己。

明明說好縣大會再見的。七瀨遙不禁開始反省自己太過沒有原則,但與凜見面無疑的讓他的心情平復了不少。

只要對方在場,所有的注意力以及心神都會被對方有意無意霸道的侵佔,松岡凜對於七瀨遙就是這麼樣子的存在。

有些類似於七瀨遙之於水,但那絕對不一樣──七瀨遙能夠為了松岡凜放棄水,但他不能為了水而拋棄松岡凜。七瀨遙討厭改變,他喜歡龜縮在自己的世界裡頭,但松岡凜是個不可預測的變因,總能輕易的使七瀨遙的世界天翻地覆。

單就這種特殊性,松岡凜就能夠在七瀨遙的心中佔有不小的地位。

「聽著,七瀨遙。無論你怎樣看待水或者海洋,無論再怎麼不願意,你要記得,你是為了我而游的。」對方的語氣霸道並且不可一世,可七瀨遙還是不自覺的頷首了。

約定就是要兌現的,而七瀨遙一向很守約。

哦天,他覺得他今後只要碰觸到水就會想起松岡凜的這句話,「無論你怎樣看待水,無論再怎麼不願意,你要記得,你是為我而游的。」

說了,松岡凜是個不可預測的變因,總能輕易的使七瀨遙的世界天翻地覆。

──「親愛的,記著,你得碰到水就想到你是為了我的。」

多年後的松岡凜從對方身後摟著對方,青花魚的味道讓鯊魚並不討厭,然後松岡凜幾乎是含著對方的耳垂說著這句話。

「我在洗菜,別耍流氓。」輕哼出聲卻又馬上把持下來穩住心神的七瀨遙於是送給了身後的松岡凜一拐子。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