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Free!】I knew You Were Trouble(凜遙)

I   think,   I   think   when   it’s   all   over,   it   just   comes   back   in   flashes.  

      我想,當這一切的一切都已經結束時,這些回憶還是會歷歷在目。

You   know,   it’s   like   a   kaleidoscope   of   memories.

你知道的,就是那種萬花筒般的回憶,被無限放大和複製。

But   it   just   all   comes   back.

就這樣一幕幕重播。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那時拍攝的照片已經泛了黃,而那間他們相遇的游泳俱樂部已經被拆除。那年那月那日那游泳俱樂部,松岡凜尋尋覓覓終於發現了七瀨遙,他知道那將會是他或許一輩子也無法超越的宿敵──即使他知道七瀨遙肯定不在乎這些,但那毫不在乎的樣子卻意外的吸引人。

七瀨遙是free的,他熱愛接觸水並且被水包圍,或者應該說他嗜水如命──可是這麼一個嗜水如命的人終究是為他放棄了。

然後七瀨遙知道,松岡凜會是他一輩子無法逃避的陷阱──從松岡凜光顧了他的生活的那刻起,那霸道的酒紅色已經不知不覺渲染了他的靈魂很大一部分。

可松岡凜並不會為人駐足,哪怕那個人是七瀨遙──鯊魚在海中是不能停下的,鯊魚的密度比水大,若是不積極游動便會沈入海底,他們終其一生不能停止游泳。

松岡凜的心思並不在七瀨遙身上,在千里之外的那個什麼奧林匹克運動會上。然後得到了榮耀的松岡凜驀然回首,突然覺得自己一路上似乎走的太急躁太遙遠了。

他突然想起過往,聽說當一個人想起過往的時候就代表那人老了,可踏在這有著熟悉空氣、熟悉土地、熟悉朋友的土地上,松岡凜還是無可避免想起了那所謂的以前。那時他們還只是少年,七瀨遙的藍色身影映在松岡凜那酒紅色的眸中,意外的好看。那年他們還年少輕狂,那少年爽朗的笑著說我會讓你看看你未曾瀏覽過的美麗景色。最後他們贏得了獎杯一起笑著合照,松岡凜攬著七瀨遙的肩膀笑的一本滿足,後者彆扭的撇過頭去但心底卻終歸是開心的。

回到日本找了工作和房子總算是穩定下來的松岡凜使用手機登上網路點開自己妹妹寄來的郵件,一大片洋洋灑灑訴說著近況的文字配著圖片,橘真琴摟著七瀨遙肩膀笑的很是溫柔,七瀨遙依舊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樣子,看不出悲喜。然後松岡江的字裡行間不經意的透露出了他們看似一對的訊息,當然,只是看似,真實狀況只怕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酒紅色眸子銳利的瞇起,他忍不住起身走了出去,點起一支煙靠在窗台吹風,淡藍色的煙霧上升使得松岡凜的面孔看似柔和了不少,他面無表情,看不出悲喜。

橘真琴喜歡七瀨遙的事情並不讓人意外,他們從小時候就時常待在一塊,橘真琴時常照顧七瀨遙,日久生情也就理所當然的在一起之類的事情並不少見不是麼?

而七瀨遙如果答應與橘真琴交往也並不讓人意外,那傢伙從以前開始就是那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但卻意外的敏銳,會彆扭的拐著彎替人著想,並且格外的重視朋友。

心底貌似突然竄升出了一股莫名的懊惱,但他的思緒往往還來不及捕捉就漸漸的被松岡江下一行的文字給吸引注意,明明只是一封儘是閒話家常的電子郵件可他看的時間卻意外的久。

然後他楞了一會神,指尖夾著的煙越燒越短然後差點燙著了他,回過神的他掐熄了煙然後總算明白了。

那時的他確實是待在七瀨遙的視線裡的,隻身一人。可他總是毫不眷戀的離開了日本,離開了七瀨遙。七瀨遙,多好的人吶。憑什麼要等待松岡凜他回來?松岡凜又何德何能讓人等待吶?連松岡凜自己都會替七瀨遙感到不值的。

於是所有的差錯都在他身上,都在他松岡凜的身上。

他終究是明白的。

兒時神童,十五歲天才,一過二十反為凡人。過了二十歲的七瀨遙總算變成了凡人,他並不再擔心會傷害到誰,又或者是他擔心傷害的那人早已離開了,哦不,那人已經是那麼強大並且自信驕傲的存在了。然後他突然莫名的有點失落。

七瀨遙將身體順著浴缸往下滑,鼻子以下的部份沒入水中,然後突然想起前幾天在超市偶然碰到的松岡江,酒紅色的頭髮以及因為血緣關係而相似的五官讓他不免想起那個故人。

誰霸道的入侵了他的生活,簡直就是七瀨遙無法躲避的劫難。

又是誰帶著明媚的笑意將他拉入水中,然後讓他見識前所未有的綺麗風景。

他們的世界是片汪洋,而七瀨遙徹底陷入了有了松岡凜的海裡。

說起來,聽松岡江說那人回日本了。

腦海裡頓時閃過了那張狂的酒紅色身影。

松岡凜依舊待在七瀨遙的視線裡,隻身一人。

水色的眼閃過一抹連自己也沒有察覺的光芒,然後七瀨遙站起身。

熟門熟路的打開七瀨遙家的後門,橘真琴熟練的踏入浴室正好看見七瀨遙起身,對方雖然說自己已經是個凡人了卻依舊愛著水,即使放棄了競泳但依然熱愛接觸水,於是泡澡的時數從未減少過,當然連同穿著泳褲的習慣也從未改變。

七瀨遙討厭改變、討厭不確定因素,這點從他的衣櫃裡都是同樣一款的泳褲,以及剛開始對待松岡凜的態度可以證明。橘真琴認為自己恐怕是這世界最了解七瀨遙的人之一了。

所以交往這種會讓兩人關係改變的請求,他不會主動提出。即使他知道遙不會拒絕他,因為遙出乎意料的那份「不想改變」的執著也同樣適用於朋友關係,但他知道那不是他想要的。

幾乎所有人都以為他們在交往,而橘真琴也樂得營造出他們正在交往的氛圍假象,但他知道他們不是,七瀨遙也清楚,但他從來都是那麼毫不在乎的。那該死的毫不在乎或許就是橘真琴被七瀨遙吸引的原因之一,可惜後者的心卻永不屬他。

「咦?遙今天意外的快呢……」

水順著對方毫無贅肉卻也沒有肌肉的白皙肌膚流淌而下,貼身的泳褲勾勒出七賴遙良好的身材,橘真琴心猿意馬的主動撇開了視線。

「真琴?」有些意外但又不怎麼意外的看見橘真琴,即使七瀨遙說過他已經成年長大了會自己照顧自己不必橘真琴代勞,可橘真琴的熱心體貼似乎已經成為了習慣,依舊每天的來將七瀨遙從浴缸中拉起──泡太久可是會著涼的。

說過一次之後七瀨遙便沒提起過了,並非其他什麼目的,僅僅只因為橘真琴想來所以便讓對方進來了。說過了,七瀨遙意外的重視朋友,他的重視並非表面功夫,而是更加深層並且不易察覺的體貼,即使這讓他的選擇總是有些優柔寡斷的味道。

橘真琴微微一笑舉起手上拎著的超市塑膠袋,「我帶了一些啤酒,陪我喝一點?」

然後七瀨遙聽到了很久不見的故人名字從橘真琴口中說出。

「聽說,凜回來了呢。」

「啊……」口中輕吐出單個音節,七瀨遙踏出浴缸的動作無可避免的差點撞上站在他不遠處的橘真琴身上,可他沒有在意的抬眸,缺乏感情的水色眸子直接看著橘真琴,毫不在意的像是沒有聽見過那個名字。

「先吃點東西在喝酒吧。」

he’ll   never   see   you   cry

他永遠不會懂得你的哭泣

pretend   he   doesn’t   know,

裝作未曾發生,毫不知情

that   he’s   the   reason   why

他就是你哭泣至天明的原因

西洋歌手Taylor   Swift的歌聲從收音機裡放出,輕快的調子卻襯著有些凝重的氣氛,於是橘真琴突然冷不防的開口。

「如果是我,一定不會離開你。」

七瀨遙眨了眨眼淡淡的看著橘真琴,他知道橘真琴沒醉,橘真琴一向習慣保持過分的清醒,哪怕是酒精也無法輕易奪取橘真琴的意志。而橘真琴也不容易被灌醉。這種情況下的橘真琴終於開口,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心意,然後七瀨遙知道自己得誠實的做出選擇。

於是他終於開口打斷橘真琴正要說出的那些話。

「可你不是他。」

可你不是松岡凜。

簡單的話就打發了橘真琴,不善言詞的七瀨遙有些困窘的撇開了視線,於是橘真琴輕笑出聲然後釋然的露出笑靨。是他該放棄了。

「祝你們快樂。」

「嗯。」

「去找他吧,去找他說我們已經……哦不,我們從來不是。」

「嗯。」

那天七瀨遙與橘真琴喝的很晚,橘真琴臨走時幾乎歪歪斜斜的走不動了,七瀨遙於是硬是將人送到家門口才與對方分開。

然後他打了個哈欠,看向手機上的螢幕,早些向松岡江詢問的問題終於有了結果,那女孩傳來了幾行文字。

heard   you   moved   on,

聽說你移情別戀,將對你的摯愛甩開腦後

from   whispers   on   the   street

人們在大街小巷八卦地討論著

即使已經沒有必要參加比賽,但游泳仍然是松岡凜的生活重心之一,原來就知道自己與他們在同一個城市所以難免會相遇,只是他不知道這相遇會來的那麼的快,於是松岡凜看見七瀨遙出現在剛游完泳正要上岸的他前方,並且伸出手想要拉他起身的時候楞了一下。

「凜。」清冷的聲線卻意外的有些顫抖,水色的眸子映著松岡凜,依舊隻身一人。

松岡凜沒有伸出手,反而拋出一句,「聽說你跟橘真琴分手了。」

「從來就沒一起過,何來分開之說。」七瀨遙淡淡的語調聽在松岡凜耳中卻成了毫不在乎,但松岡凜卻莫名的知道七瀨遙說的是實話。

七瀨遙是彆扭了些,但七瀨遙不常說謊,又或者說不常對他們說謊。松岡凜是一直知道這點的。

你瞧,橘真琴苦苦追尋好幾年都沒結果,可是松岡凜光是站在那兒,七瀨遙就主動的湊了過去了。

I   think   a   part   of   me   knew   the   second   I   saw   him   that   this   would   happen.

當我第一次看見他時,我就朦朧的感覺到了這些事會發生。

Maybe   he   knew   that,   when   he   saw   me.

也許他看見我時,他就知道會發生的一切。

I   guess   I   just   lost   my   balance.

我猜我已經失去了整個內心世界的平衡。

松岡凜尖銳的牙無可避免的劃破了七瀨遙的唇,於是後者在自己口中嘗到了血腥味,這是個一點也不溫柔並且充滿血腥味的吻,可七瀨遙依舊沒有推開松岡凜。

「真琴他說了什麼?」

「這種時候還提起別的男人合適麼?凜。」被壓在身下的七瀨遙主動湊上去堵住了松岡凜的嘴。

松岡凜是七瀨遙一輩子無法逃避的陷阱──從松岡凜走進了他的世界那刻起,那霸道的酒紅色已經不知不覺渲染了他的靈魂很大一部分。

「這條路不好走,而你會後悔麼?遙。」

「前奧林匹克冠軍在說笑嗎?凜。」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

當你走進我生活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你是我的劫難

trouble   trouble   trouble

無法逃離,無法拒絕,無法躲避

i   knew   you   were   trouble   when   you   walked   in

當你走近我生活的那一刻,我便知道你是我的陷阱

trouble   trouble   trouble

無法逃離,無法拒絕,無法躲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