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關於開始──圖書館只是個幌子

眼前是空無一人的座位,只有幾個工作人員處理著器材。我站在舞台前緣,拿著尚未開啟的麥克風發著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場了,一切都是意外,卻也一切值得。

「你在幹嘛啊?」一個溫暖手掌輕拍著我的頭,抬頭看便是現在當紅樂團之一的主唱──阿信,同時也是我的表哥。

「沒有啊,」我微笑把玩著手中的麥克風,「只是沒想到我有一天也會站上小巨蛋。」

「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呢!」阿信哥突然無預警的用他的麥克風說話,搞得我突然耳鳴。

「X腰喔!用麥克風是不會說,我監聽帶著欸!」我趕緊拉下監聽,攻擊始作俑者阿信哥。這傢伙只是笑笑,笑的詭異地幫我帶上監聽,然後肆無忌憚的吶喊。

「練團啦!」

「X你X的,陳信宏你不要跑!」

*****

一切孽緣該從哪說起?你說跟誰?當然是現在紅透半邊天的五月天這五月大叔啊,不過我認識他們時,還挺年輕的,但嘴還是一樣的......賤。

第一次跟五月天的雛形──So   Band樂團全體見面,大約是國小的時候,那時候的他們都還是年輕大學生,而當時的我,剛好因為暑假被寄放在北投的阿姨家,同時也是阿信哥的家,不過當時我還是稱他信宏哥哥,現在想來還挺羞恥的。

「庭庭,要不要去圖書館啊?」當時的我正看著故事書,而信宏哥穿著格紋襯衫,背著一個大大的東西問我。

「好啊!」圖書館是多麼美好的地方,裡面可是有很多好看的故事書呢。

「那就走吧!」阿信哥牽起我當時稚嫩的小手,準備一起出門,離開前不忘對著正在處理家務的阿姨喊道:「媽,我帶庭庭去圖書館囉!」

「記得晚餐前回來。」阿姨回道。

在阿姨的應允後,我牽著信宏哥哥的手走出了小小社區,到了北投後,就很少跨出阿姨家。畢竟不是熟悉的中壢,除非阿姨帶著我,所以信宏哥哥要帶我出去時特別開心。

跟著信宏哥哥的腳步來到公車站牌,公車很快就來了。信宏哥哥讓我先上了車,並緊緊跟在我身後投錢幣,正巧公車上有兩個並排的空位,我選擇了靠窗的座位,信宏哥哥也坐下了。

公車緩慢的將我們送達圖書館,信宏哥哥帶著我到兒童閱覽室後,叮囑我找完想借的書,在門口等他。而他則上樓去尋找自己需要的書籍。

原以為圖書館將是我們今天唯一的行程,沒想到出了圖書館後,信宏哥哥突然蹲下,視線與我平視,並神秘的說「曉庭,哥哥等等帶你去個有趣的地方,不能跟阿姨說喔!」

我點點頭,又能去其他地方玩了,心裡還挺雀躍的。跟著信宏哥哥的腳步,走了一小段路後,來到了一個櫥窗內擺著各式神奇物品的地方。

「這裡是樂器行,是個神奇的地方。」信宏哥哥低下頭,微笑的對我說,我只是點點頭,後又介紹了櫥窗內那些稱作「樂器」的東西,信宏哥哥便推開了玻璃門拎著我進去。

「嘿!我來了。」信宏哥哥帶著我進了一個房間,裡面有一些樂器跟一群看起來跟信宏哥哥一樣大的哥哥們。

「阿信,你很晚耶!還帶了一個小妹妹,該不會在外面偷生的吧!」一個留長髮,帶點捲的男生開玩笑道。

「不要亂說,她是我表妹,她叫何曉庭。」信宏哥哥摸了我的頭說著「庭庭,自己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點點頭,並開口「我叫何曉庭,今年國小三年級,你們可以叫我庭庭。」

「庭庭妳好呀!」一個笑起來很溫柔的哥哥微笑說著「我叫溫尚翊,妳可以叫我怪獸哥哥。」

「我叫蔡昇晏,妳可以叫我瑪莎哥哥。」那個留長髮帶點捲的哥哥說。

「我是石航瑋,妳可以叫我石頭哥哥。」另一位帶點殺氣的哥哥邊調音邊介紹著。

「我是錢佑達。」在那裝鼓的哥哥簡略說完又埋頭做事了。

「記起來了嗎?庭庭。」信宏哥哥看向我。

「恩,記起來了!」我自信滿滿的回答。

「吶,妳能說給我聽嗎?」信宏哥哥問我。

「好呀!」我爽朗的答應了,然後開始說「笑起來很溫柔的怪獸哥哥叫溫尚翊,長髮名字像女生的瑪莎哥哥叫蔡昇晏,調音的石頭哥哥叫石航瑋,另一個打鼓的哥哥叫錢佑達。」

「庭庭好厲害唷!獎勵妳一支棒棒糖。」我才剛說完,怪獸哥哥不知從哪裡變出了一枝棒棒糖,看到棒棒糖讓我瞬間心花怒放,開心的接過了糖果,並等不及的拆除包裝開始享用。

「她比我妹可愛多了。阿信,送我好不好?」瑪莎哥哥不知何時湊到我身旁,並摸摸我的臉,而信宏哥哥冷不防的給他一個爆栗。

「不要隨便騷擾我表妹。」信宏哥哥摸了摸他的拳頭,並給瑪莎哥哥一個陰險的微笑。

「只是開玩笑而已呀!」瑪莎哥哥摸著他的頭哀嚎著「很痛耶!」

這時石頭哥哥抬起頭催促「好了啦!趕快練歌了。」

「好,等一下。」信宏哥哥回了石頭,並從書包裡拿出了從圖書館借的書,把它們遞給我,並指向一個小木椅「庭庭,妳在那個位置邊看書,邊聽哥哥唱歌好不好?」

我接過書並開心的點點頭,蹦蹦跳跳的到了信宏哥哥說的位置,打開了書,沒多久就掉進了書中的世界,他們在唱什麼我也不知道,但表哥富有磁性的嗓音,莫名讓人安心。

音樂聲停了,我的書也看完了。

「欸,阿信。主唱這個位置你考慮好了沒?」怪獸哥哥點了菸問。

「當然還沒想好。」信宏哥哥坐到我旁邊,拿出水喝,後又指著怪獸哥哥手上的菸「我表妹在,所以把菸熄掉。」

怪獸哥哥乖乖熄菸,然後微笑看我,我也微笑看他。

「你也太疼妳表妹了吧!」這是瑪莎哥哥說的話。

「可愛的妹妹當然值得被疼呀!」怪獸哥哥起身走到我身旁,遞了一包我最愛的起士餅乾給我「庭庭,這包給妳。」

「謝謝。」我開心的接過餅乾,並拆開來吃。

突然信宏哥哥講了一句我聽不太懂的話:「妳是不是在肖想我表妹。」然後就緊緊抱著我「不行,她是我的。」

「誰跟你搶呀!」怪獸哥哥說。

「那你幹嘛給她餅乾!」結果兩個人好像吵了起來。

悄悄地,瑪莎哥哥把我帶到他跟石頭哥哥中間的位置。

「庭庭喜歡唱歌嗎?」瑪莎哥哥拍拍我的頭問。

「喜歡呀!」我點點頭。

左邊的石頭刷了和旋,看了看我「庭庭想唱什麼歌呢?石頭哥哥可以幫你伴奏。」

「我想想。」低了頭想,想了很久才想到媽媽曾經唱給我聽的歌「我想唱小薇。」

「小薇嗎?」瑪莎哥哥微笑的再次確認。

「這是一首好聽的歌。」石頭哥哥開始刷起了和旋,坐在我們身後安靜的佑達哥哥也開始打起節拍,聽著熟悉的前奏,眼睛也不自覺得閉了下來,嘴巴輕輕唱出這首媽媽最愛的歌。

        「有一個美麗的小女孩    她的名字叫作小薇

        她有雙溫柔的眼睛       她悄悄偷走我的心

        小薇啊    妳可知道我多愛妳    我要帶妳飛到天上去

        看那星星多麼美麗    摘下一顆親手送給妳

        小薇啊    你可知道我多愛妳    我要帶妳飛到天上去

        看那星星多麼美麗    摘下一顆親手送給妳」

不知道重複了幾遍,只是單純的唱著,唱到覺得該停的時候,我的聲音也漸漸小聲,直到確認吉他聲停止時,我才張開眼睛。

「啪!啪!啪!」張開眼得瞬間,聽到的是如雷的掌聲。

「庭庭唱得很棒。」左邊的石頭哥哥溫柔的拍拍我得頭。

「唱的比你表哥好呢!」瑪莎哥哥開玩笑說,而我的眼睛也偷瞄到了信宏哥哥手上的橡皮筋,再射出去的那一刻信宏哥哥對我比了不能說的手勢。

「啊!」瑪莎哥哥撫著額頭,看向任何可疑物「誰!誰暗算我!」

大家理都不理他,而我只是偷偷的看了信宏哥哥笑。

「搞不好是外面小孩射進來的!」怪獸哥哥不在乎的說,後又從他那像糖果罐般的背包裡拿出了一片巧克力「這給妳,庭庭。」

「謝謝!」我毫不猶豫的接受了,並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容

「庭庭好棒!」信宏哥哥跑了過來,不費一點力氣的把我抱起。

「庭庭真優秀!」我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於是拍了拍信宏哥哥的肩膀,信宏哥哥順勢轉向聲音的──佑達哥哥。

「庭庭真棒!」佑達哥哥對我比了個大大的讚。

一陣子後,哥哥把我放了下來,接著又開始練團,而這次我改當聽眾,靜靜的聽他們唱歌。

「抱緊我,吻我喔~~

        喔~~愛愛愛我別走」

信宏哥哥唱完最後一句時,牆上的鐘剛好指向六點。

「今天就練到這。」怪獸哥哥向大家宣布。

出了練團室後,除了擔任主唱的信宏哥哥和鼓手的佑達哥哥空著手,其他人各自提了自己的樂器。

「老闆,謝謝你唷!」信宏哥哥微笑跟一個戴眼鏡的男生道謝。

「不客氣,記得下次要再來!」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回。

「如果你能再打折的話。」怪獸哥哥俏皮的回應。

「已經夠便宜了,不然下次我請喝台啤。」那個戴眼睛的男生讓出最大限度。

「好呀!不過記的準備一瓶柳橙汁唷!」瑪莎開心的附和。

這時那個戴眼鏡的男生不解的問「為什麼?」

石頭拍拍他的肩,指向我「因為包括阿信的表妹。」

那個戴眼睛的男生看向我,我也看向他,他向我笑一笑,並從櫃檯變出小熊餅乾,「妳好,我是諺明哥哥,很高興認識妳唷!」那個戴眼鏡的男生輕拍我的頭,把餅乾遞給我。

我給了他一個甜甜的微笑,並回應「謝謝諺明哥哥,我叫庭庭。」

「庭庭呀!好可愛的名字唷!那我們下次見囉!」諺明哥哥對我揮揮手說再見。

後來我們離開了樂器行,跟其他人道別後,跟著信宏哥哥走到了圖書館前的公車牌,我一樣跳著上車,但這次明顯人變多了,在我身後的信宏哥哥牽起我的手,像怕我不見一樣緊緊握著,好不容易找到兩人座,我依然座在靠窗的位置,但這次不是看窗外,而是看著信宏哥哥。

「怎麼了嗎?」信宏哥哥感覺到我專注的眼神,轉過來問我。

「信宏哥哥,為什麼大家都叫你阿信呀!」

「那是我的代稱呀!」信宏哥哥俏皮的回答「就像溫尚翊哥哥叫怪獸一樣。」

「是唷!」我點點頭「那我可以叫你阿信哥哥嗎?」

「這……」信宏哥哥猶豫了,但看著我請求的眼神「好吧!不過在家裡不能這樣叫唷!」

「嗯!」我點點頭「下次還能帶我去嗎?」

「好呀!」信宏哥哥摸摸我的頭「當然好呀!」

但沒想到再次見面時,已經是六年後的事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