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相差十歲的戀愛

      將冰箱門打開,莫笙秋從裡頭端出了鐵盤,鐵盤上頭擺著一小碗一小碗像是果凍的粉紅色奶烙,這是他接受龍悟教導一個月後所做出來的第一樣甜點。

      帶著清晰的果香,這是覆盆子獨特的味道。混合著鮮奶及鮮奶油結成的奶烙更是能夠襯托出覆盆子味道的料理方式。本來鮮紅艷麗的覆盆子受到了牛奶的綜合,奶紅奶紅的色澤很是討喜,接著在放上幾顆點綴用的覆盆子,放上幾片薄荷後便完成了。

      莫笙秋十分滿意自己做出來的甜品,這一切歸功於龍悟的教導。

      從開始的第一個禮拜,龍悟帶著他吃遍各種原味食材。將各種材料品嘗過一遍後便要他寫出材料的味道特色,將他們全都記在一本小本子內,說是以後要用到的。

      第二個禮拜,龍悟開始教他甜點的做法。但這種做法不是像食譜方面的,而是偏向於發酵原理、成形方式,或是加工食品方面的知識。

      最後一個禮拜,龍悟幾乎每天都帶他到各個個餐廳用餐,上至飯店、下至巷弄裡的蛋糕店,買了甜點後就要他全部吃下。不出門的時間都讓他一個人整理各家餐廳甜點的特色及調味帶給他的感受。

      就這樣一個月很快就過了,住在龍悟家的他每天都過得好不充實,而就在最後一個禮拜結束的後幾天,龍悟便要他自己做出甜點來……

      「我看你也學得差不多了,那就開始做吧!」龍悟說著。

      「做什麼?」莫笙秋還沒反應過來。

      「隨便,看你要做蛋糕還是慕斯,餅乾也行。」龍悟回道。

      莫笙秋不知所措,他連該怎麼做都不知道,怎麼能做出蛋糕慕斯?

      張嘴欲言,卻又閉口。

      他確實不會做甜點,因為他沒有死板的去學習各種不同口味的蛋糕甜點怎麼去做、因為他沒有刻意的去背下食材的組合及功效。因為,他在一個月內學習的東西全是根本,而不是結果。

      霎時,他完全懂了龍悟想帶給他的東西是什麼,傻楞楞跟著龍悟學習的自己竟然在一個月內得到這麼巨大的功效及領悟。

      「失敗了……怎麼辦?」他還是會害怕。

      「怕什麼?」龍悟說著,望了他一眼,「把你認為好吃的食材用你認為適合的方式組合在一起。按照你想像的味道下去調味,做出你想做出的甜點。」

      忽然,似乎什麼都不煩惱了,莫笙秋覺得自己一定可以做出龍務所指定的課題,接著便大聲的回應,「好的!」

      ──然後眼前的這一盤覆盆子奶烙就是結果。

      他一開始在尋找食材時就想到了覆盆子這樣令他印象深刻的水果,它可以是中藥材,也可以入菜。本來要把覆盆子做成蛋糕,卻因為突然的靈光一閃,就把它做成了奶烙,成品還比想像中的棒,真是令人愉快。

      「嗯?完成了?」龍悟從一旁走過來,看著桌子上的東西道。

      對著龍悟微笑,莫笙秋很開心,「是啊!」接著拿起一碗奶烙遞給龍悟。

      龍悟沒有接過莫笙秋手上的奶烙,接著走到了莫笙秋的身後,環抱住他。

      「呃!你做什麼?」莫笙秋被嚇到了,對著身後的人驚呼。

      龍悟蹭了蹭莫笙秋的背,「沒有怎麼樣……」接著將下巴靠在莫笙秋的肩膀上張開嘴巴,「餵我!」大聲的喊著。

      ──最近莫笙秋因為這件事而有些苦惱。

      在那天過後,龍悟的行為隨著他們認識的天數越來越大膽,也不知道是他對朋友的表現都是這樣,或對熟人都是這個表現,這讓他不習慣很久。但這幾近頻繁的騷擾他也隨著次數慢慢習慣了……只不過最近,他的動作卻變得比平常還要親密許多。

      「先生,你有手請自己拿。」莫笙秋說著,然後將要給龍悟的那一份奶烙放在桌上,接著試圖要移動,卻發現龍悟他抱的很緊,「還有,這是性騷擾!」

      龍悟笑了出來,那笑聲十分豪爽,「小笙最近變得越來越開朗了呢!」然後又將莫笙秋拉緊了些,「嗯……這樣還不錯……」

      「我本來的性格就是這樣了!」莫笙秋翻白眼,推著龍悟,「你性格才變得奇怪!本來不是這樣的!」

      「喔?」龍悟語氣上揚,將嘴唇移動到莫笙秋的耳旁,「哪裡變得奇怪?」

      愣住,一個月前在餐桌前的情況襲上莫笙秋的腦海。

      那一天龍悟將他摟進懷裡,捏住他的臉後便直接堵了上來。當時的情景他餘悸猶存,每次想到都會讓他的心跳加速到極點。

      「沒、沒有……」莫笙秋繃緊身子,讓自己的思緒不要飄走。

      他不想對龍悟有任何太過的想法,一來是因為龍悟可以說是他的恩人二來……就是他的性向問題。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戀愛取向而破壞兩人的關係,這樣對他的壞處可是十分的大。

      那一天親吻結束後,龍悟沒多說什麼,就只是放開他接著自己走離廚房,讀留他一個人傻愣愣地在原地陷於溫熱之中。

      肯定是一時的鬼迷心竅吧──他想。

      龍悟聽到了回答,卻沒有離開莫笙秋,「不可能。」的反駁,接著將頭埋進莫笙秋的頸肩磨蹭著,「你一定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兩人的動作曖昧到了極點,莫笙秋也從思考中反應過來,見到現下的情況和龍悟的動作,他忽然有一股無名火從心中燃起。

      莫笙秋知道自己對龍悟頗有好感,但他卻沒有表示出來,因為他相信龍悟一定是個正常人,而他卻是個連基本的性向都被搞亂的存在。

      他對自己的性向不感到自卑,因為他認為這不是自己能決定的。他從來都不會針對這個點去覺得老天對他有所辜負,反而是得知自己確切的性向後而欣然接受。

      ──但這人到底想要幹嘛?

      想親近他?當個普通朋友就好,根本沒必要做出這種令人誤會且曖昧的動作!如果並非想要親近他的話,那就是在捉弄自己囉?

      「不要碰我!」莫笙秋大叫,接著將在身後抱住他的人撞開,「不要對我做出太超過的動作……」

      被撞開的龍悟露出意外的表情,接著便笑出聲來,「生氣了?」

      聞言,心中燒起的那把火便像是被加了燃煤似的旺了起來,「可以不要這樣捉弄我嗎?」莫笙秋的口氣很差,「你這樣會害我誤會你知道嗎?」

      話一出口,室內頓時安靜,莫笙秋也在說出最後一句話時閉上了嘴。

      他失控了,因為龍悟曖昧的舉動而失控。他一直以為自己是能夠容忍的人,沒想到卻在幾下思考和幾句話的快速催化下使他暴怒。

      「對不起……我一直沒告訴你……」莫笙秋吸了一口氣,試圖上自己鎮定,「我是同性戀。」

      然而,龍悟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語出現什麼變化。反而是走到了桌前端起一碗奶烙就這麼吃起來,「嗯……不錯不錯,第一次就能有這樣的成果,淺力無限啊──」

      莫笙秋覺得奇怪,他不了解為什麼龍悟沒有因為他的話而露出什麼表情,或是表達什麼話……比如說,厭惡。

      「你……為什麼……」沒有多表達什麼?

      「怎麼了?」龍悟抬起頭來望向莫笙秋,湯匙還叼在自己的嘴吧裡。

      沒看到莫笙秋回應他,龍悟便自顧自地講了起來,「覆盆子的味道有點太濃了,奶味明顯被蓋過。嗯?底層還有鋪消化餅!蠻特別的搭配……嗚!這些消化餅特別軟,也有覆盆子的香味,蠻棒的創意!」

      愣愣地望著眼前的男人,莫笙秋沒想過事情會這樣發展。這人到底在鬧哪樣,為什麼什麼都沒說,就這麼像平常一樣的轉變……

      「喂!別發呆!」

      一道渾厚的喊叫聲將他從思緒中拉了回來,他有些錯愕地望著龍悟,抖著雙唇什麼也說不出來。

      「我蠻高興你可以怎麼快就對我說出你的性向……」龍悟又塞進一口覆盆子奶烙,「我以為……你還會再過幾個月才會告訴我。」用著不清楚的口語說著。

      聽到龍悟所說的話,莫笙秋先是思考,接著領悟,「你一直在試探我?」用著不敢相信的口氣說道。下一秒,轉變為質問,「你覺得這樣很好玩嗎?」

      太過分了,這過分的人,他竟然這樣的玩弄自己!

      「很好玩啊!」龍悟放下手中的奶烙接著說道。

      嘲諷似的語句直接觸碰到莫笙秋的耳膜,不只耳膜受到話語的刺激而震動,連他的心也跟著這句話而顫了幾下。

      「你!」莫笙秋氣得講不出話來,只能瞪著龍悟。

      龍悟見狀,豪爽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莫笙秋問道,語氣很不和善。

      「笑你的反應。」龍悟回答,接著走到莫笙秋面前,低著眼看著他,「我從來沒有說過我討厭你的性向。」

      說完,他便看到莫笙秋忽地抬頭。

      順著莫笙秋的姿勢,龍悟單手擒住了莫笙秋的下巴,勾著嘴角面帶調戲,「我對你做這些動作除了親近你……」接著將臉靠見莫笙秋,讓兩人的距離靠近到可以吸道對方的氣息,「還想要你快些向我坦白你的性向。」說完便吻了上去。

      「嗚──」因為嘴唇被人給堵住,莫笙邱喊不出聲音來。

      龍悟發現莫笙秋沒有反抗,更過分的將舌頭伸進了莫笙秋的口腔內。莫笙秋一個反應不過來,雙脣便被人吻得更深,連一點點喘氣的餘地都不留給他。

      龍悟的舌頭靈活的滑過莫笙秋的齒列,接著直搗黃龍地與莫笙秋交纏了起來。本來的地親吻從唇舌交接漸漸轉變成了吸吮,龍悟欲求不滿地重重吸吮著莫笙邱口中的蜜液,直到兩人都到了生理上的下限後龍悟才放開莫笙秋。

      雙脣終於從禁錮中解放,莫笙秋用力地吸了一口氣,「你……你到底在做什麼!」

      「下次接吻記得呼吸。」話一說完,龍悟的另一個吻又貼了上來。

      冰涼的感覺在莫笙秋的口腔中蔓延開來,那樣沁涼的感知是從龍悟的那邊傳過來的。過了不久,本來的冰涼就被口腔所融去,開始轉變成了淡淡的果香和甜味。

      「嗚!」是我做的覆盆子奶烙。

      講不出話來,莫笙秋只能任由口中的香甜蔓延。本來就令他有些暈呼呼的接吻再搭上自己做的奶烙加持,似乎更加催化著他進入濛迷。莫笙秋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線,他開始覺得被龍悟這樣吻著也不是件壞事。

      用的力量比第一次大,吻也比第一次熱情,龍悟搭配著桌上的奶烙與莫笙秋接吻,這樣的感覺不會太差,反而多增加了催情的作用,身下的人兒也開始被他慢慢勾引,現在竟時不時地回吻。這樣的結果讓龍悟渾身燃起,燥熱的感覺襲上了他的感官,他覺得自己有點把持不住。

      於是唇與唇就這麼分開了,因為兩人唇舌的交纏,口腔中的唾液就跟著兩人的分離而牽出了銀絲。又因為被覆盆子的色澤所染,本來的透明反光變得有些粉色粉色,更添增春意及情趣。

      「我……」將頭靠近莫笙秋,龍悟輕輕的說著,「也是同性戀。」

      話語直挺挺地進入腦袋,莫笙秋一時之間還無法處理,直到腦袋反應過來又與龍悟堅韌的眼神對了上去,他一時之間什麼都懂了。

      「所以……所以……」莫笙秋語塞,什麼也講不出來。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和我試試看。」龍悟接著說。

      莫笙秋整個頭暈呼呼的,根本沒辦法做多餘的思考,「試、試什麼?」

      「試這個。」

      語畢,龍悟便將莫笙秋整個人抱了起來,小身板的莫笙秋根本無從抵抗,只能夠緊緊抓住龍悟的衣服,好穩住自己的身子。龍悟快步走著,有些著急地將門踹了開來,走到床邊後便將莫笙秋拋到了床上。

      床很柔軟,莫笙秋的身子就這麼狠狠地陷進裏頭。把他拋進柔軟床鋪內的男人沒有給他多餘的思考時間,下一秒就壓了上來。

      「嗚──你要做什麼?」莫笙秋有些弱氣,軟呼呼的聲音更是激發男人心裡淺在的慾望。

      龍悟輕輕的啃咬莫笙秋的耳廓,在啃咬的過程中時不時吐出熱氣,這熱氣呼的莫笙秋渾身發軟發熱,整個身子脹脹的,就這樣飄飄然的感覺讓莫笙秋腦袋空白,連反抗都忘了。

      「做什麼?」龍悟語氣上揚,用著沙啞的語氣說話,「當然是做些讓你我都可以享受的事情。」語氣中帶著色氣,濃厚情慾的語句有著十足十的慾望。

      「不要……不要碰……」莫笙秋扭動的身子,試圖鑽出龍悟的牽制。但很可惜的,他連動一下身子都沒有辦法,因為壓在他身上的男人已經將他壓得死死的了。

      龍悟沿著莫笙秋的耳垂吻了下來,親吻到喉嚨時便刻意的輕咬,接著含住莫笙秋喉嚨上小小的凸起,時不時的在口腔內刺激著。

      「啊──」喉結被男人含進口腔內,麻癢感隨著男人口腔內的啃咬及推頂移動著。莫笙秋口中溢出不明顯的呻吟,無法抗拒男人所帶來的感覺。

      莫笙秋的臉染上了緋紅,本來外貌不錯的臉蛋更加秀色可餐,全身也因為龍悟的挑逗而泛起了疙瘩,異樣的火熱感不知從何燒起,染上了他全身。

      龍悟望著莫笙秋陷入情慾的臉蛋,忽地一震,接著急吼吼的將莫笙秋身上的衣物給扯了開來。忽然被扯開衣物的莫笙秋驚呼,本來全身發燙的身子碰觸到了空氣中的清涼,竟然起了反映,柔嫩的肌膚就這麼染上了艷紅。

      低下頭,龍悟不再多做動作,就這麼將莫笙秋胸口的紅點含進嘴裡,兩隻手也沒閒著,一手揉捏著另一個紅點,另一手則探了下去,不知節制的在莫笙秋的下身撫摸著。

      「啊……」胸口敏感的部位被人含進了嘴裡,莫笙秋的口中溢出呻吟,但他卻想不到那人聽到呻吟後竟開始輕咬他的乳尖,於是莫笙秋更控住不住自己的輕喘了起來,「那裡不能碰……放、放手……啊──」下身被男人緊緊的覆蓋住,那雙大手竟然還過分的摩擦著,手指更是沿著他下身的形狀畫著圈子,霎時,令人羞恥的快感從下半身蔓延開來。

      「為什麼要放手?」龍悟用著低沉的語氣說著,但問題卻不成問題,因為他是用肯定的語氣說的,「你不是很享受嗎?」接著又用手稍稍施力在莫笙秋早就出現反應的下身。

      隔著衣物的摩擦讓莫笙秋獲得的快感比平常更加巨大,敏感的下身早就因為龍悟的挑逗而脹大,又被龍悟這樣施力握住,本來還存有一些力氣的身子頓時沒了任何防禦,就這麼軟呼呼的躺在床上讓男人撫弄。

      發現莫笙秋沒有反抗,龍悟也沒再顧慮什麼了,抓住莫笙秋的下褲便連著內褲一起拖了下來,極其快速的動作上莫笙秋驚叫了一聲。

      才剛成熟不久的身子完全無遮蔽的展現在龍悟的面前,莫笙秋就算被龍悟弄得無法自白也還留著一點羞恥心,他驚覺性的拉起一旁的棉被試圖遮蔽,但卻被龍悟甩開。

      「會害羞?」龍悟問道,嘴角勾起笑容,「那這樣應該就不會害羞了。」說完,便將上身的衣衫脫下,讓上身與莫笙秋一樣赤裸。

      龍悟的上半身就這麼映入了莫笙秋的瞳孔,明明是廚師卻擁有精壯的身子,腹肌一塊也不少,絲毫沒有因為職業而變的肥大,曲線令人好不羨慕。

      龍悟沒有停下動作,伸手就將下褲也一起脫了下來,不過多久,一具成熟男人的身體便赤裸裸的呈現在莫笙秋的面前。

      這還是莫笙秋在承認自己性向後第一次看到同性的身體。龍悟有和他一樣的身子,和他一樣的性別,向下看去,在雙腿中間的部位正直挺挺地聳立著,明明兩人都有一樣的器官,但男人的下身卻硬生生的比他大了一個尺寸。

      「怎麼,看呆啦?」龍悟發現莫笙秋赤裸裸的視線,用著調戲的語氣說道。

      聞言,莫笙秋回過頭望向一旁的牆壁,「沒、沒有!誰稀罕啊!」但心裡的想法卻直直的賞了自己一巴掌。是的,他很稀罕,稀罕的不得了!因為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用這麼赤裸的方式與男人做接觸。

      「好了,既然你不排斥,那麼就繼續。」龍悟說完,就向著莫笙秋欺了上去。在身下的人兒還反應不及的時候,便握住了他的下身。

      「嗚!你在做什麼!」驚呼,莫笙秋因為男人的動作而弓起身子。本來失去男人撫摸的下身變得有些疲軟,但卻又在男人的動作下而硬挺了起來。

      龍悟具骨感的大手完整的將莫笙秋的下身包覆了起來,因為職業的訓練而粗大的關節正壓迫著莫笙秋的下身。發現在他身下的人兒開始在顫抖著身子,龍悟便開始上下移動著手部,讓莫笙秋腫脹的部位得以和他的掌心摩擦。

      「嗯啊……啊……」男人帶繭的掌心正摩擦著自己身體裡最敏感的地方,莫笙秋無法自制的溢出呻吟,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朝著他襲上,全身癱軟的他只能倒在男人的懷裡完全接受他的撫觸。

      龍悟除了套弄莫笙秋的下身外,另一隻手也沒有閒置,捏上了莫笙秋胸口的紅點,輕輕的柔弄著,好貸給莫笙秋更多的快感。

      沒過多久,莫笙秋便顫抖著身子,弓起身子,在龍悟的手上釋放出精華。

      在高潮過後的身子還有些遲鈍,莫笙秋輕喘著,剛才那股有如雷電般貫徹四肢的快感還餘悸猶存。在快感稍稍冷卻後,莫笙秋從心底泛起的感覺卻是滿滿的羞恥。他竟然就這麼在龍悟的手上宣洩出來,口中還帶著淫蕩呻吟。

      「我……」

      「不要多想,去享受這一切。」

      本來想出言,卻被龍悟給打斷。莫笙秋呆呆地望著打斷他說話的男人,忽地,他感覺眼前那人的的臉蛋比平常還要俊上十分。

      龍悟輕輕的喘著,他的下身已經脹到了極點。而眼前的人兒卻在他一次一次的挑弄下變得更加美麗,讓他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就想這麼在他的身體奔馳起來。

      覺得自己前戲已經做足,龍悟也不再多做挑逗,接著從床上坐起身子,將莫笙秋翻了過來,正對著他,兩人都換了姿勢。

      「接下來該輪到我了……」龍悟用著沙啞且帶著深度慾望的語氣說著。

      莫笙秋一開始還不懂龍悟想表達的事情,一感受到後庭所傳來的冰涼感後就懂了。

      龍悟將床頭的潤滑液到了出來沾滿自己的手,接著靠近莫笙秋的身子,將沾滿潤滑劑的手碰上了莫笙秋的後庭。

      莫笙秋在龍悟的動作下想要出聲,但卻被龍悟堵住了雙唇,所有想講的話直接被塞回了嘴裡。龍悟吻得很重,沒有了一開始的輕吻,直接就是沉重的濕吻。莫笙秋便陷入在兩人唇舌交纏之中,對於龍悟在下身做的動作通通都被大腦所無視。

      龍悟將一根手指伸進了莫笙秋的後穴之中,將潤滑液塗滿莫笙秋的內壁後,便將第二根手指伸了進去,這次更帶進了更多的潤滑液,讓莫笙秋的後庭溼答答的一片,輕輕鬆鬆的就可以讓人進入。

      「嗚……呼哈──」與龍悟結束接吻,莫笙秋用了的呼吸著。結束了上半身的感官體驗,從後頭傳來的腫脹感便成為了第一順位。

      等到莫笙秋真正有反應後,後穴中已經被龍悟身進了手指擺弄著,已經充分潤滑的後穴已經可以接納龍悟的三根手指而不會有疼痛感。

      發現莫笙秋的神色沒有痛苦及不快,龍悟便抽出了手指,在未和莫笙秋預告的情況下換上了自己腫脹的下身滑了進去。

      「啊──」大聲的呻吟出來,後頭突然被填滿的感覺莫笙秋還無法適應。但卻因為充分的潤滑前戲,沒讓他有明顯的疼痛感,只有一絲絲的刺痛和脹脹的感覺。

      龍悟體會到莫笙秋體內的緊實感和溫熱的觸感,便無法自制的抽動了起來。被包覆的感覺十分爽快,被莫笙秋內壁緊緊包覆住的感覺令他無法抗拒,下身傳來觸電般的快感,讓龍悟的嘴裡溢出陣陣低喘。

      「呼……」吐出長嘆,龍悟瞇著雙眼在莫笙秋的體內抽動著。抽插的速度不慢不快,這是他刻意控制住的。一來是可以盡情享受莫笙秋緊實的後穴,二來是可以降低莫笙秋的痛苦。

      忽地,在一次的插入,莫笙秋倒抽了一口氣,不知道龍悟觸碰到了他身子內的哪一點,只要龍悟一撞上那個區塊,他就會感受到異樣的快感。

      似乎發現了莫笙秋後頭的敏感處,龍悟便沒了節制的捉起莫笙秋的腰,開始快速且用力地挺進,將全部的落點通通聚集在讓莫笙秋獲得快感的那一處。

      「啊……嗯啊……」臀部與床墊分離,被龍悟捧在雙手中用力的抽插。因為兩人的姿勢而導致莫笙秋能夠清楚的看見與龍悟交和那處的情況,以及龍悟無法自制情慾的臉龐。

      異樣的感覺在心底綻放開來,莫笙秋將雙腿環住龍悟的腰緊緊的夾住,讓兩人的距離又靠近了些,而龍悟也順著莫笙秋的姿勢而加快抽插的速度。

      下一秒,兩人同時緊著身子,一同到達了雲霧之處,宣洩出精華。

      在大床上,莫笙秋被龍悟擁進懷裡,兩人都在粗喘著氣。因為剛才激烈的交和,兩人的身子都沾滿了對方的汗水,下身也早就濕透了,在交和鍾所噴灑出來的液體也沾的床上滿是白濁,這景象好不淫糜。

      「舒服嗎?」龍悟在平息氣息後向莫笙秋問的第一句話。

      抬起頭,露出笑容,莫笙秋也不做作的回道:「感覺很棒。」

      聞言,龍悟抱著莫笙秋的力道又更緊了些,接著閉上眼,就要入睡。

      沒有鑽出龍悟的懷抱,莫笙秋看得很開,反正兩人該做不該做的事情全完成了,也赤裸裸的見過了對方的身子,應該也沒有什麼能夠害羞的事情了。

      於是,莫笙秋便在龍悟的懷裡進入了夢鄉。

      一室,從本來的春色無邊回到了靜如止水的平淡。

      *

      陽光不帶一點保留的灑進了室內,太陽高掛在天空上,現在已日正當中,來到了一天之中太陽最大且陽氣充足的時刻。

      「嗯……」

      在大床上翻了個身,莫笙秋臉朝床鋪俯臥,吸了一大口氣,整個鼻腔都是熟悉的味道,半瞇著眼,莫笙秋醒了過來。

      雙眼完全張開,莫笙秋環視整個室內,床鋪上還留著餘溫,但是產生溫度的那人早已離開床舖許久。

      坐起身子,莫笙秋明顯感受到後臀的壓迫感。火熱熱的疼痛從後頭蔓延而上,讓他有種說不出來的不適。

      翻開棉被,莫笙秋起了身,碰觸到空氣後才發現自己的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大腿上還有不明的痕跡,直覺就是在昨晚的翻雲覆雨中殘留下來的。

      沒有多餘的在意,莫笙秋便走進了浴室內盥洗,好洗掉一夜翻騰後的黏膩感。

      站在蓮蓬頭下的莫笙秋腦袋空白,只是一慣的清洗著身體上黏膩且有髒汙的地方。頸部、胸口、腹部、大腿,都有男人所留下的痕跡,就連嘴唇也些許腫脹。昨夜的他,肯定特別放蕩。

      走出浴室,莫笙秋換上了一件新衣,昨晚的那套衣服沒壞也不太能穿了。男人也很體貼的在浴室裡放上了一套衣服好讓他穿上。

      回頭望向整個室內,床鋪亂的不能再亂,棉被和兩人的衣物皺褶在一起。莫笙秋只是扯了嘴角微笑,接著便走出了房間。

      在廚房準備餐點的龍悟聽到了樓梯口傳來的腳步聲,便說著,「你先坐,午餐馬上就準備好了。」

      「嗯」回應,莫笙秋有些失神的看見桌上擺放著的覆盆子奶烙,接著將它拿起。

      冰涼的觸感從掌心傳到了腦袋,莫笙秋拿著一旁的湯匙挖了一口後放進嘴內。香甜且帶著奶香的氣味從味蕾綻放,覆盆子的果香與牛奶的奶味毫不搶拍的直擊了莫笙秋的感知。一個不注意,手上的那杯覆盆子奶烙就被他完食。

      「這不是我做的奶烙。」莫笙秋將空杯子放回桌上,做出結論。

      龍悟則端著兩盤餐點回過頭來,「當然,這是我今天早上做的。」接著將一盤餐點放到了莫笙秋的面前,「白醬義大利麵,趁熱吃。」

      乳白色的醬汁搭配著熱呼呼的義大利麵正冒著熱氣,令人愉悅的香味陣陣傳進莫笙秋的鼻腔內,但莫笙秋沒有動手食用,只是低著頭呆呆地望著。

      「怎麼了?快吃快吃!」龍悟催促。

      龍悟的聲音傳進耳朵,莫笙秋忽地抬頭,與龍悟對上了眼。

      「謝謝你。」莫笙秋說道,兩眼有些模糊,「真的很謝謝你……」兩行淚就這麼從眼眶中滑行下來。

      龍悟被莫笙秋的舉動嚇到了,他站起身子走到莫笙秋的椅子旁,蹲下身子與莫笙秋對視,「怎麼突然哭了?」說完便伸出手來抹去莫笙秋臉上的淚水。

      不料,莫笙秋卻開始嚎啕大哭,「你對我真得很好……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了……」然後抱著龍悟的脖子哭泣著。

      輕輕拍打莫笙秋的背部,龍悟用著溫柔的語氣說著,「我不用回報,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陪著我,讓我教你廚藝,這樣就足夠了。」

      聞言,莫笙秋又哭得更大聲了。

      「奇怪,明明都十八歲了,怎麼還哭成這樣?」龍悟邊說邊笑,語氣有些無奈。

      「才不是……是對著你才哭得……」莫笙秋用著如同螞蟻般的語氣說著。

      龍悟便將莫笙秋抱得更緊,「那以後就哭給我聽就好。」然後撫著莫笙秋的頭,試圖安撫他的情緒。

      「謝謝……」莫笙秋又再一次道謝。

      「不用再說謝謝了!你今天已經說了很多遍。」龍悟回道。

      話一說完,莫笙秋便笑了出來,臉上還沾著剛才哭泣過的淚水,就這麼哈哈大笑。

      兩人笑倒在地,與剛才的情緒完全不同,莫笙秋整個人笑趴在龍悟的身上。

「那個……阿悟。」莫笙秋望著龍悟說道。

      「嗯?」龍悟抱著莫笙秋的身子出聲。

      「我問你一個問題……」莫笙秋想了想,接著問道:「你現在幾歲?」

      龍悟一個轉身,接著將莫笙秋壓在地板,「二十八。」然後將臉靠近莫笙秋,「怎麼,嫌我老嗎?」

      莫笙秋搖搖頭,手撫上了龍悟的臉龐,細細的望著龍悟,不希望錯過他臉上任何一絲線條,「沒什麼。」

      在心裡,莫笙秋靜靜感嘆。

      ──相差十歲的戀愛,可真是特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