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暫居

第四章

      與男人對上了眼,莫笙秋說不出話來,只能半張著嘴唇。

      「我想說你怎麼一早就不在了,出來找了一下。」男人說著,坐到了他的身旁,「我想你應該是個翹家的學生吧?」

      話一說完,莫笙秋便抖了一下身子,雙眼直直地望向桌子,「很抱歉,我已經十八歲了。」

      「大學生?」男人挑眉。

      搖搖頭,莫笙秋捏緊桌上的寶特瓶,「沒有繼續升學。」然後咬著下唇。

      「難道是……離家出走?」男人猜測。

      下一秒,莫笙秋拍桌立正,瞳孔縮小、血絲浮現,「不是!」他大聲地反駁。

      男人似乎被嚇著了,眼神裡透出些許詫異,接著在望向一旁的行李,他覺得自己應該是了解了眼前少年現在的狀況。

      「好,那你先坐著,不用這麼激動。」男人安撫著莫笙秋,等莫笙秋坐下身子、心情平穩後才續道:「你是要離家居住嗎?」

      頓了頓身子,莫笙秋有些呆愣,「嗯……」點頭如搗蒜,天知道他可連自己之後該住哪裡都沒有想到。

      「嗯……這附近的租屋價格都有點高呢……」男人說著,望了莫笙秋一眼,「如果有正職的話就不必擔心啦!薪水什麼的還勉強夠生活。」

      本來無惡意的話傳到莫笙秋的耳裡瞬間變成諷刺,他抖了抖嘴唇,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又在即將出語的那一瞬間噤聲。

      查覺到了莫笙秋的動作,男人試探性地詢問,「你現在沒有工作嗎?」接著望著莫笙秋,希望聽到滿意的結果。

      「有工作……」莫笙秋呢喃著,細小的聲音還是被男人聽到,了解了語意後男人的表情有舒緩,「但被解雇了。」下一秒便又垮了下來。

      「嘛──這樣有些麻煩呢!」男人抓了抓腦袋,「沒有考慮回家裡住嗎?」接著便看到莫笙秋在他的眼前咬住下唇、泛起淚光。

      見到了這種情形男人自行下了結論,眼前的少年應該就是因為家裡的問題而不得不搬出來住。原因又是什麼呢?這他就不知道了。

      「那……」男人露出有些扭捏的模樣,「要不要住我家?」

      「啊?」莫笙秋反應不過來。

      「沒有什麼惡意啦!」男人揮著手急忙澄清,「你也知道我家有空房,我可以用便宜的價格租給你,算是幫助你。」

      莫笙秋沒有回應男人,只是望著他,連動作都沒有。

      霎時,兩人間沒有了任何交談,只有對望。

      許久,莫笙秋終於開口,「謝謝……」接著露出微笑。

      笑起來的莫笙秋很好看,本來的精緻的臉蛋因為笑容而加分許多。精氣有神的大眼因為高興而半瞇了起來,因為傷心而積滿淚水的眼眸正彎成一條線,看起來更加的水汪動人。

      霎時,透明液體從莫笙秋的眼眶流出,那液體滑過了臉頰,牽出了一條服貼於臉的銀液。

      見到了這副景象,男人頓時啞了口。

      莫笙秋自己沒有發現身體的反應,反而是用著手去碰了碰臉上的濕痕,「怎麼好像有什麼東西流過,感覺癢癢的。」

      接著又是一條美麗的弧線,這次是從另一眼流出來的。

      莫笙秋感受到了液體的形成及流動,趕緊揉了揉眼睛,笑道:「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就流眼淚了……」但是眼淚並沒有因為擦拭停止,反而是更快速的生成著,「奇怪……好奇怪啊──眼淚怎麼止不住呢?」他疑問,開始慌亂地擦拭著。

      不過多久,莫笙秋的臉上便滿是淚水。

      「我沒有哭,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難道有什麼止不住眼淚的病嗎?」莫笙秋篤定自己是絕對不可能哭泣,他用著話語反駁著身體的反應。

      男人在一旁沒有出聲,反而是靜靜的看著莫笙秋的所有動作。

      查覺到男人憐憫的眼神,莫笙秋喊了出來,「不要這樣子看我!我才不可憐!」這聲呼喊連聲音都變得不平穩。

      男人還是沒有開口,只是站起身子走了幾步路道莫笙秋的位子旁。

      不了解男人要做什麼,莫笙秋慌亂地抬起抬起頭來望向他,眼中的淚水沒有停止,反而是更加嚴重的流出。

      露出微笑,下一秒,男人便將莫笙秋擁進了懷裡。

      莫笙秋不了解為什麼男人要突然擁抱他,他慌亂地推著眼前眼前牽制住他的胸膛,「你、你在做──」

      「哭出來。」男人打斷了莫笙秋的話,用著沒有起伏的聲音說著。

      「哭、哭什麼啊?」莫笙秋強辯,「我才不會哭,又沒有什麼值得我哭的事情……」

      眼淚卻又諷刺性地流了下來。

      「你不可憐,沒有人覺得你可憐。」男人用著低沉的聲音說道,加重擁抱的力道。

      不過多久,細細的啜泣聲便傳進了男人的耳朵裡。

      「不用去多想什麼,覺得壓抑就宣洩出來。」男人輕輕摸著懷裡正啜泣著的人。

      接著,嚎啕的哭聲充滿了整個超商。

      *

      「晚餐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一起吃?」

      聲音是從半開的房門傳進來的。

      「嗯……」莫笙秋回應,「……謝謝。」接著道謝。

      「快快下來,好菜不等人的!」

      聲音結束,伴隨著門關閉的聲響。

      莫笙秋嘆了一口氣,放鬆全身的力量撲倒在房間內的床上。床很柔軟,能夠安撫人焦躁的心情。莫笙秋將身子捲曲起來,闔上眼睛思考。

      他跟著一個陌生的男人回到他家。

      那個陌生的男人收留了他。

      他對著陌生的男人哭了。

      ──怎麼想都很奇怪。

      他們倆個素不相識,男人卻處處幫助他,還在他最懦弱最不知所措的時候對他伸出了援手。而自己也是……竟然在陌生人面前洩漏出了被壓抑住的情感。

      他在便利超商被男人抱著嚎啕大哭。

      他不是個會將內在心情洩漏出來的人,他總是故作堅強的笑出聲來,只願意將自己笑著的那一面攤出來見人──而悲傷,只能永遠封存在心底。

      男人能夠透徹出他的感情,不,應該是在那種情況人人都能夠看出他心中的不快及悲傷。但強顏歡笑的自己,又怎麼能接受別人的安慰呢?

      他不可憐,他從不覺得自己可憐。他有美滿的家庭、他有幫助他的貴人、他有可以自傲的興趣,他知道自己已經過的很好,所以從不認為自己是需要被幫助、被安慰的那個。

      而且他不想哭。

      他從不覺得自己需要透過哭來發洩心情,因為哭只會讓人覺得做作。但卻在失去一切的時候,他連強忍住悲傷的機會都沒有,連想哭的情緒都感覺不到就這麼流下了眼淚。

      ──「你不可憐,沒有人覺得你可憐。」

      男人的聲音又迴盪在腦袋裡一次,莫笙秋的身子又縮得更緊了。

      忽然他感受到眼眶有些濕潤。接著苦笑,他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是這麼感性,也從來不知道自己是這麼容易被人感動。

      ──「不用去多想什麼,覺得壓抑就發洩出來。」

      就因為男人的一句話,就讓自己在心中築起的那道城牆瞬間崩裂。接著就在人來人往的超商裡嚎啕大哭了起來。

      「真丟臉……」莫笙秋自嘲,接著從床上坐起來。

      臉上似乎帶著些許的微笑,莫笙秋碰了碰嘴角,接著笑出聲來。

      ──謝謝你。

      在心裡對男人感謝後,莫笙秋便站起身子離開了房間。

      *

      在廚房將最後一道菜從鍋子裡盛起,龍悟將他放上了桌子。他可有好一段時間沒這麼辛勤的做過一桌子菜了。

      查覺到了樓梯口有走步的聲音,龍悟便抬頭望向樓梯口,「呃……」他突然發現自己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子。

      似乎也發現了這個尷尬,莫笙秋便自報了姓名,「我叫莫笙秋。」接著看到龍悟想要開口卻又較不除來的樣子,「叫我小笙就好,聲是樂器的笙。」然後笑出聲來。

      「呵呵,小笙,坐吧!今天因為有客人,準備得比較豐盛。」龍悟指了指前方的位置後便自己先坐了下來。

      「還真是麻煩你了……」莫笙秋說著,走到了龍悟的面前坐了下來,「嗯……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子。」

      「我沒有告訴過你嗎?」龍悟有些驚訝,將一碗白飯遞給莫笙秋後道:「我叫龍悟,龍是神獸的龍,悟是悟得的悟。」接著笑了笑,「叫我阿悟就好。」

      「嗯!」莫笙秋回應,也不再做什麼多餘的笑談,就這麼開始吃了起來。

      龍悟看著莫笙秋動作後便也跟著開始吃了起來。

      「這些……都是你煮的?」莫笙秋吃到一半發問。

      「是啊。」龍悟回答,接著看向莫笙秋,「怎麼了嗎?」

      莫笙秋回以笑容,「很好吃。」接著再夾了一樣菜進碗裡,「你是廚師?」

      龍悟的臉變得有些不好意思,夾了一大口配菜又吞了一口飯後對著莫笙秋說著,「很久不幹那一行了。」接著搖搖筷子,「現在做菜也比較生手了,還真配不上廚師這個名號。」

      「嗯。」莫笙秋回應,眼神看著自己碗裡的白飯,吶吶的道:「我也想要當個廚師。」接著又看到龍悟的臉閃過一絲驚訝,又補充,「應該是甜點師才對。」

      龍悟挑眉,「你喜歡甜點?」

      「很喜歡。」莫笙秋回答。

      「我可以教你。」龍悟心不在焉地說著,說完後便又開始吃起飯來。

      本來還呆著,直到確切將龍悟所說的話處理完畢後莫笙秋才驚吼,「什麼?」

      「我也會做甜點。」龍悟口中的音調沒有起伏。

      「真、真的?」莫笙秋的語氣飛耀了起來,「你是甜點師傅?」

      龍悟扒了一口飯,想了想,「不是。」再夾了一些配菜進碗裡,說道:「有涉獵一些,我學的東西還蠻雜的。」

      「你是餐飲學校畢業的?」莫笙秋連吃飯的心情都沒了,「現在職業也是廚師嗎?」

      「不是。」龍悟回答,看了莫笙秋一眼,「學到一半就不想學了。」

      莫笙秋覺得奇怪,追著問,「為什麼?」

      龍悟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望著莫生秋。而莫笙秋覺得奇怪,怎麼兩個人之間突然沒了話講,還這樣對望了起來。

      「欸……」

      莫笙秋本來要發聲,卻被眼前那人的動作打斷。

      龍悟爬起身來,走到了莫笙秋身後,搭著他的肩膀說道:「你為什麼想學做甜點?」接著靠近莫笙秋的耳旁,「你想學到什麼?」

      龍悟突如其來的動作使莫笙秋僵直了身子,「當然是學到做甜點的方法!」然後又感受到耳旁有一股熱氣吹過,便縮緊身子。

      「喔?」龍悟語氣上揚,接著將身子完全貼向莫笙秋,「那學到之後呢?」用著沙啞的語氣說著,似乎要蠱惑著什麼。

      「當、當然是做出好吃的甜點……」莫笙秋對龍悟的動作很不適應,只能用著奇怪的語氣說著。

      龍悟確實感受到莫笙秋的反應,但卻沒有收手,反而是更加放肆的將頭靠向莫聲秋,「那麼……你知道為什麼我會學到一半就停止學習嗎?」接著用嘴唇厮磨著莫笙秋的耳廓。

      連意識都快要失神,莫笙秋抖著聲音回道:「為什麼?」

      「因為啊……」龍悟將身子與莫笙秋遠離了些,「那些食物……」接著嘶吼著:「都──沒──有──靈──魂!」

      突如其來的大吼讓莫笙秋受到驚嚇,他整個人從椅子上彈起,臉上盡是反應不過來的呆愣,連手上的碗筷都掉落在地板。

      忽地,室內沒了聲響。唯一能夠感受到的只有兩人的氣息,一人正因驚嚇後粗喘著,一人則是平穩的呼吸。

      「為什麼我會離開廚藝學校?」龍悟自問,「那是因為我想學的是廚藝,而不是學做菜!」接著自答。

      「一味的教導你做一道菜的方法有什麼好的?」龍悟站離莫笙秋,低著眼看著他,「那只不過是個沒有靈魂的料理!說白了叫做複製,說難聽點叫沒屁用!」

      「做廚師的要掌握什麼?」龍悟突然問道。

      莫笙秋愣了愣,接著回:「味道?」

      龍悟點頭,滿意的接著說道:「是的!就是味道。一道料理雖然好吃,維持品質固然是重點,但千篇一律的調味及料理手法卻是會讓人膩的。」頓了頓,又問了個問題,「我問你,你有吃膩你爸媽做的菜過嗎?」

      莫笙秋果斷搖頭,接著望著龍悟。

      得到回應後龍悟繼續說道:「那是因為料理者不會刻意去維持料理的品質,而是依照自己的想法及心情下去做調味。酸、甜、苦、辣皆於一瞬、一思之間,每一道料理在不同時間煮出來都是不一樣的滋味。」微笑,他續道:「這就是料理的靈魂!」

      莫笙秋沒有反駁獲回應,只是點頭表示同意。

      似乎沒有看見莫笙秋的反應,龍悟像是被開啟了什麼開關似的繼續高談論說下去。「這也能夠帶入到甜點或糕餅的製作,我不希望的是一昧的去學習料理的做法而不是食材的運用,這樣永遠就只能去做別人的料理,而不是自己的料理!」

      聽到了這句話,莫笙秋頓了頓身子。

      是的,他從開始進入餐廳開始試圖學習做甜點的那時就錯了。他對「學習」的定義是什麼?學會做那一道甜點就算會了嗎?那聽起來可真是膚淺。

      他熱愛甜點,也想用自己的雙手創造出令人感動的甜食。自己努力的方向似乎一開始就是錯的,而這些都是站在他前面的男人告訴他的。

      現在改變應該還來的及──莫笙秋對著自己說。他告訴自己應該要相信站在他面前的男人,因為他能夠替自己帶來很多有益的事物。

      站起身子,莫笙秋望抬頭望著龍悟。因為對方身高與自己有些許差距,讓他只能抬著頭望著對方。

      「龍悟……不對,阿悟。」莫笙秋發現自己說錯了趕緊更正,然後就笑了出來。

      龍悟望見莫笙秋的微笑後頓時傻住,連本來想繼續講的話都卡在了喉嚨。

      沒做什麼粗活細嫩的雙手撫上了龍悟的臉,莫笙秋帶著溫柔的嗓音對著龍悟說著,「教我好嗎?」

      聞言,龍悟根本反應不過來,只能睜大著眼看著莫笙秋。

      見狀,莫笙秋笑出聲來。本來不錯的臉蛋透過笑容的點綴更是楚楚動人。

      「把你會的一切都教給我。」再次開口,本來的問句變成了肯定句。莫笙秋不想要男人拒絕他,這樣的心情不知是從哪裡生出來的。

      龍悟點頭,傻愣的面容不比剛才被嚇到的莫笙秋差。

      「說好了不能反悔喔!」帶著可愛的語氣說道,莫笙秋高興的低下頭,不再望著龍悟。接著轉過身,準備將剛才打翻的碗筷進行收拾。

      忽然一陣力道將他扯了過去,莫笙秋一個反應不及就這麼隨著力道而去。接著傳進他鼻腔內的氣息盡是熟悉的味道。

      這氣味刻骨銘心,那是在他泣不成聲時所聞到的氣味。

      心一顫,莫笙秋猛地抬頭,與龍悟對上視線。

      ──嘴才半張,就被另一個柔軟的物體堵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