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楔子

皇宮內宛-

一名宮女手裡端著水盆繞過的長廊、經過幾座長滿盎綠枝葉的小落院然後踏進紫煙樓的門檻,慢步的走過兩側開滿鮮豔花朵的庭園來到門前,清了清自己微乾嗓子「公主,您醒了嗎?奴婢來給您準備梳洗了。」將話說完便直等著裡頭的人回應,但是她等了又等、等了又等卻始終沒有聽見半點聲音,只好讓自己騰出一隻手來敲了敲門再喊「公主?您醒了嗎?」

等了半响,仍是沒有一點聲音自裡頭傳出,她皺著眉頭盯著眼前的門、偏頭想著「公主難道早已經醒了?又跑去其他的地方玩耍了嗎?」

在不安及擔心的催使下,她推開了門一腳踏進了屋子裡頭,寬闊的正前廳中間有著一張落大的圓桌,圓桌中間雕刻著一幅手工精細的龍鳳嘻戲圖、上頭擺著插滿鮮花的花瓶還擱置著一個茶壺、幾個茶杯但似乎從沒有被動過的擺好著。

宮女直接繞過圓桌走至左側的拱門內,將手裡的水盆擱置在床榻旁的木架子上然後看著一旁深紅色床簾裡頭的床榻,隱隱約約的還是可以看見絲被拱起就像還有人蓋著似的讓她鬆了口氣「公主,您該起床了喔!皇后娘娘正等著見您呢!」雙手俐落的將床簾給拉好、綁起,轉過身輕輕推了一下拱起的絲被,著實的嚇了一大跳「公主?!」絲被下頭只有堆積起來的衣服,沒有公主的身影。

宮女臉色瞬間變的難看,心急的在屋子裡其他地方尋找公主身影卻怎麼也沒有看見才五歲大的寍萍公主,她簡直急壞的快掉下淚水「怎、怎麼辦…公主不知上哪去了…萬一被皇后娘娘知道我把公主弄丟了,我的腦袋肯定會搬家的啦…」

此時,躲在屋子外頭窗戶偷看的李逸月露出調皮的笑容不斷發出小小的賊笑聲。看著負責照顧她的宮女那神色慌張又驚恐的表情,她笑的極度開心的倚靠牆邊坐了下來,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身旁早已經站了一個人。

「等等要躲遠一點,這樣小綠兒肯定會急跳腳!嘻嘻嘻…」她兩隻小手捂著賊笑的小嘴,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公主這麼做不好吧!」站在她身旁良久的人終於忍不住的出了聲,立即就嚇了她一大跳的往一旁跌,兩眼瞪大的抬起小臉看著此人。

年齡大她兩歲的岳涵靈二話不多說的繞過她身子然後伸出手拎著她的後領子往前拖行,而李逸月則是面容不悅的鼓起雙頰加上雙手環胸任她拖行至自己的房門外。她才拖著打算繼續惡整宮女的李逸月出現在房門外,裡頭焦慮不安的宮女卻是一股腦的衝上前抱住了她、淚水狂灑「公主~~您是上哪去了?奴婢急死了啦!」

「……」岳涵靈無言的盯著前方,又來了!

「笨小綠兒,本公主在這!」還被拖在地上的李逸月轉頭看向腦袋不清不楚的小綠兒,心情不好的開口「妳的眼珠子長在頭頂上了嗎?連琳玥郡主都認不出來。」

「什麼?!」小綠兒聽語,立即拉開兩人的距離仔細的看了看岳涵靈再看了看李逸月「啊!!」驚呼了一聲後,立即放開了抱住岳涵靈的雙手。

「涵靈,可以放開我了嗎?」李逸月眼神飄往拎著自己的人問著,在自己的宮女面前被人拎著很難看的耶!

「可以。但是公主要先答應我一件事!」她低下臉與她對望。

「說來聽聽,如果本公主我聽了滿意就答應。」李逸月摸了摸下巴,賊笑了一下。

「不論您滿不滿意都得答應。」岳涵靈無奈的搖了搖頭。

「吼!那妳還問我幹嘛?」有種被問好玩的感覺,她不悅的踢了踢雙腳。

鬆開了拎住她後領子的手,岳涵靈蹲下身子將她轉向自己「今天我要離開皇宮了,所以公主不可以再尋宮女開心知道嗎?」如果不是她在,還真的不知道會有多少宮女讓她給害慘。

「什麼!」一聽見她要離開皇宮,李逸月的臉上立刻露出了震驚「為什麼?為什麼?」雙手抓住岳涵靈的手臂猛搖,她的熱淚就快掉出眼眶的糾著。

「因為王府要搬到另一個州鎮上,所以…..   」

「嗚哇~~我不要~~我不要啦~~」李逸月不聽她將話給說完的立刻緊抱著她大哭了起來「涵靈答應過我要一直陪著我的~~嗚嗚嗚~~怎麼可以食言?皇阿瑪也騙人~~說什麼妳會一直陪著我~~」她好不容易在皇宮裡有一個長的像然後又可以談心又可以玩耍的知心姐妹,而現在她要失去她了嗎?

「公主,別這樣….」她拍著李逸月的背安撫著,臉上是無奈也是不捨「我答應妳,以後會找時間進宮來看妳好不好?」

聽語,她稍稍鬆開抱住她的雙手,拉開距離依然掉著淚水的看著她「真的?」

「嗯!」岳涵靈點了點頭一笑。

「說謊的是小豬喔!」李逸月伸出了手要和她作協議。

「是。」她笑了笑,伸出手的與她的小姆指勾住,兩個交心好姐妹的約定就在此時此刻達定。

馬車緩緩的駛離皇宮大門,岳涵靈不捨的拉起車簾往後頭看去。李逸月越看越捨不得的掙脫牽住她手的宮女,一邊跑著、一邊對著她大喊「涵靈~~妳說話要算話~~不可以再食言了~~」小臉蛋上滑下一顆顆的淚珠,她不斷追著離她越來越遠的馬車。

「公主!」追在她後頭的宮女即時拉住了她,才讓她停下了腳步。

岳涵靈只對著她點點頭,然後趕緊縮回馬車裡頭,強忍的淚水也終於滑落「嗚嗚嗚…」

「靈兒……」孟秋娘看著自己的女兒傷心難過的樣子,心生不捨的將她抱進了懷裡安撫著。

「娘……」緊緊的抓著娘親的衣衫,她將哭花的小臉埋進。這趟離開真的不知道何時才會再見,而對她的承諾…..也不知何時才可以兌現了…..。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