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雪月歌〉01

      也許真是太久了,他有剎那的怔忡。

      遙遙望去,那頭的山峰宛若一頭孤傲的狼,在他眼裡變得陌生。

      寒雪如嘶吼的狼,無情地刮過他的臉,無情地刮過長年蝕刻的石碑上,他微微俯身,撥開層層積雪,摸上深深刻印的字──雪月峰,然後那修長而黝黑的五指,猛然一攥,不覺捏碎了一方磚石,碎末自指縫間隨風飄逝。

      那力度,帶著濃重深刻得心都疼痛的恨意。

      歲歲月月日日,他的恨居然不曾淡去半分,一年積上一年,壓得人幾近窒息。

      烏皮靴在雪地上踩出一行孤單的足印,他的長髮在風雪中漫天翻飛,像世上最瘋狂的舞步,不可抑止地失去控制,如他的人一般叛逆不羈。他走得很急,步伐不曾稍微緩慢半分,即便山路越發陡峭,即便積雪越發厚重,他仍奔著、趕著,任由狂雪在他身後紛竄,將他頎長的身影徹底覆蓋。

      那張年輕剛崚的臉上,是過度勞動體力的疲倦,是連日來少有闔眼的血絲,他強撐著,不知為了甚麼目的般地強撐著。

      大雪將山峰掩得澄白一片,放眼望去盡是同樣的白,分不清東西南北,然他卻像是非常習慣似地一直前行,一步一步全然不見猶疑,直直抵達雪月峰。

      他當然熟悉這裡了。

      他冷然一笑,帶著悲傷地笑。

      他從來都不稀罕這個冷血無情的地方,他恨極了這裡的一切!

      急亂的腳步在長達四百的石階上緊密響起,當他踏上最後一台階時,他連喘口氣的時間也不給自己,直接拔了長劍,抵在灑掃弟子的脖子上,目光射出濃烈殺意。

      「別問我是誰,告訴我你們師父在哪兒!」雄渾的男聲如沉鐘,因為心急而咬牙切齒。

      「你、你是誰?」雖然對方不給問,倒霉的灑掃弟子還是下意識地抖著聲問出來,「你是怎麼上來的?」雪月峰機關重重,加上大雪掩護,此人竟毫髮無損地尋來,還把刀架在人家弟子脖子上?

      「快說,你們師父在哪兒!」他還是這一句。

      沒時間了,要快一點……

      心一急,劍鋒不覺往前挪去,只差一點就要劃出血口──

      「臨風,怎麼了嗎?」

      就這遠方輕輕一喚,甚至沒有提高半分音量,溫溫淡淡地不徐不疾,卻竟教他狠狠一震,幾乎是不假思索,他的手先一步抽回長劍,一把躍上閣樓上。

      「大師兄!」

      一名白袍男子悠然步至,那雙眼淡默而專注,明明不帶一點殺氣,性靜得不似練武之人,卻總讓看的人不敢逼視,一頭烏淨長髮以冠整齊半束,一如記憶中的風凜翩翩,彷佛不曾歷經半點歲月風霜,絕世而獨立。

      樓瓦上的他繃緊了身體,握著劍柄的手握出一條條青筋。

      不能相見。

      他曾在他面前發過毒誓,此生不相見。

      他可以違誓再度踏進雪月峰,但絕不會與眼前男子相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