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十二章 金陵城郊 杏花林

      還沒走到杏花林就聽見它的沙沙聲,無止盡的蕭瑟,就像深閨女兒的嘆息。夕陽的最後餘暉從枝枒間傾瀉而下,枝頭只剩萎黃的枯葉,杏花不知是何時凋謝的,一般是在四月,荼蘼花開以前。

      季節總是無聲息地流轉,就像春季來時,無法知道變化是從哪一天早晨開始的,當你發現的時候,滿山的杏花都開了;當時序由盛轉衰,同樣是在不知不覺中,盛放的花葉萎成一地秋殘。那是歲月的無情,也是無常世界的有常。

      湖衣踏著乾枯的黃葉,走入林間,偶然的寧靜讓她有了從沒離開金陵的錯覺,奢華的皇宮殿宇,衣袖薰著龍涏香的皇帝,暗潮洶湧的宮廷鬥爭,一切都是出自她的想像,冰月還站在前面那株杏樹旁,手裡捧著香案,要她一起對著花神祭拜,祈求花神讓她們長成和杏花一樣嬌艷,這樣,未來的夫君就會愛她們一生一世。那時她是個待嫁女兒,現在……

      朱玹牽著他們的坐騎,,踩著不疾不徐的步伐向她走來,即使鞭傷未癒,他看來依然魁拔英武,沉穩正直。灰暗的樹林須臾間有了色彩。

      「我當初就是在這裡被綁走的。」湖衣指著那片光禿的杏樹。

      「所以妳一語不發地跳下馬背,一路直奔過來,」朱玹說得莫可奈何,神情還是柔軟的,「就為了看這傷心地?」

      「不是,我是說,這不是個傷心地,」她微仰著臉,就這麼望著他,「如果我沒被綁走,就不會和你相遇。」

      無論何時,若是他向她走來,她就會義無反顧地向他走去,縱然一路風雨相隨,望不盡的漫漫長夜,只因為有他,前方有了光亮,她有了值得企盼的未來,她感動到想落淚。  

      原來這崎嶇長路的終點,是你啊。

      「別說癡話,」他看不出她百轉千迴的心事,僅輕輕牽動了唇角,那抹笑溫柔得像是冬陽乍現,可她都瞧見了。

      穹蒼轉成朦朧的灰,杏樹葉子也漸漸轉暗。

      「天色暗了,想入城可得快點。」他催促著,「別讓妳爹娘久候。」

      湖衣笑而不語,心中暗嘆:都等過這麼些時日了,還差一時半刻嗎?

      當日派人送她出城,才過通州驛站,京城便傳來消息:睿靖王朱玹因皇宮失火一案獲罪下獄,囚禁大理寺。

      那時她終於明白,原來他扛下所有罪責,換得她的自由。

      她立即調轉馬頭進城,不顧一切衝向大理寺,陳訴自己才是火患的罪首,大理寺檢校根本不願理睬她,遂令門衛將她驅走,也不讓她探監。許逵等人屢勸不聽後,索性先安排她在城裡住下,再往金陵通知她的父母。原來父親棄官之後,在紫霞湖畔興創了崇文書院,與幾位同樣不願在官場沉浮的仕人一同講經督學。

      知道父母安然無恙後,她決心留在京城,爾後每日到大理寺門前等待,手裡緊握著他給她的板指,唯一的念想是看見他獲釋。

      等到夏去秋來,京城蒙上一層抑鬱的顏色。五日前,朱玹禁閉滿百日,皇帝下了恩旨,釋放朱玹,撤了他不得離京的禁制。

      當他步出大理寺,看見她迎上前來的第一句話:是妳啊!

      朱玹知她想念家人,便陪著她一路南下。

      她思念家人,思念金陵,更掛記至今依然不知所蹤的冰月。

      湖衣有預感,冰月一定在世上某處安然無恙,但是她一定要看見冰月才能安心。

      「趕緊走吧!」他牽過馬匹,伸手欲扶她上馬。

      「嗯。」她正要搭上他的手,強烈的亮光照向兩人的眼睛,她一時看不見,不知是誰做出如此無禮之舉。

      雜沓的馬蹄聲,轟然敲打地面。當她的眼睛終於適應了火光,才看清眼前是一群舉著火炬、身穿青綠錦衣、腰配繡春刀的緹騎,橫列擋在前方。朱玹轉過頭,才發現後方有更多人,切斷他們的退路,來人約有百名之數,想要全身而退,只怕不易。

      「錦衣衛?」湖衣倒抽了一口氣。

      朱玹正色面向穿著大紅飛魚服的指揮使。

      其中一人上前幾步,躬身向朱玹行了一揖,「王爺,我等奉陛下口喻,緝拿逃犯回京,請王爺切勿阻攔。」

      朱玹哼了一聲,「一派胡言,可有駕帖?」

      指揮使一時語塞。

      皇帝既然已有明旨,湖衣已歿於咸若宮大火,就不會再派人追捕,口喻必定是假。

      「西廠拿人,無須駕帖。」一個陰柔至極的聲音從前面傳來。湖衣這才發現有為數不少的太監置身在錦衣衛緹騎隊伍中。

      最前一排緹騎分別往兩旁退開,一個噩夢中才會出現的人影走了出來。

      汪直。

      「王爺,皇妃娘娘。」汪直向朱玹和湖衣各行了一禮,「汪某在此恭候多時了,請娘娘跟隨小的回去覆命。」

      錚的一聲,朱玹長劍出鞘,跨前數不,橫劍擋在湖衣身前。

      「王爺定要為難汪某,」汪直又露出了那抹令人寒慄的笑,「西廠廠眾,奉上口喻,捉拿逃犯,若有抗拒者,就地正法!」

      轉眼間,兩人四周滿滿都是敵人。

      湖衣望向杏花林的緩坡上,高掛著一輪血月,一株乾枯的杏樹,樹枝就像是伸向布著星子的無垠黑暗中,一隻焚燒的手掌。

-   第一部   《花開荼蘼   ·   春雨杏花》全文完。

第二部《花開荼蘼   ·   地火芙蓉》已開更,欲知後事,請移駕隔壁棚。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