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 基地(上)

      艾勒維格他們跑的飛快,身體的饑渴使的他們暴發出了潛在的速度,遠遠的扔下了艾妮爾他們,只是當艾妮爾來到城門前時,他們竟然還站在那裡,沒有前進一步。

      高高的圍牆上是帶刺的鐵絲網,先前看不太清楚,而此時,城門敞開著,無人看守,清晰可見的城中空地上,竟然全是老化了的戰機,還有裝甲和幾輛報廢了的汽車,仔細觀察,城市內的房屋也不是民用的樣式,而是防禦形建築。

      這是一個軍事基地?雖然不是戒備森嚴,也許已經廢棄,可是基地與城市似乎相差甚遠。

      看著這一切,在場的幾位如芒在背的交換著眼神,但沒有一個人選擇跨出這致命的一步。

      「怎麼樣?進去嗎?」薩爾沒什麼異樣的神情,走進艾妮爾問。

      「進去!」艾妮爾自然也不擔心,大不了就是死,她又不是沒死過。

      「可是……」艾勒維格猶豫著,「這樣的地方,要麼就是死城,要麼就是鬼城。」

      「進去也許會死,不過……」艾妮爾帶著冰冷的笑意掃了那幾個人類一眼,「不進去肯定會死,你們自己選擇吧!」

      說完,艾妮爾第一個走了進去。

      四周沒人,若大的一個城市竟然一個人都沒有,不過……

      「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多力強忍著喉嚨的乾裂之痛,觀察著四周。

      「有人就奇怪了。」艾妮爾回答道。

      「為什麼?」尼克很少開口,不過有時候他還是會有些問題。

      「波伊沒有告訴你們,這是一座吸血鬼的城市嗎?」艾妮爾說著,轉身來到那個開著的門前,瞟了一眼倚在門柱上的那把掃帚,提步走進了門內。

      這竟然是一個不大的酒館,屋內的桌椅板凳也就那麼寥寥數個,全坐滿也不過一二十人。

      「什麼?吸血鬼的城市?」多力尖叫起來。

      「看來他沒說!」艾妮爾來到櫃檯前,繞過櫃檯,走進了裡面,隨手拿起架子上的酒瓶倒了幾杯,「渴的話就喝這個!」

      「嗯。」那些人類自然全撲了上來,再沒人理會什麼吸血鬼的城市,現在這個時候,不讓自己渴死才是現實的好處。

      當大家喝了好幾瓶酒之後,解了渴,帶著絲絲的醉意,情緒平靜的坐在一起,這時才開始考慮很快就要面對的問題。

      「這是一個吸血鬼的城市?」多力對於這個說法,實在無法相信,光是讓他相信世上有鬼已經是個奇跡,如果說這些鬼還建了個城市,那麼還不如告訴他,其實吸血鬼是吃蒼蠅的。

      「不錯。」艾妮爾平靜的點了點頭,喝了一口杯中的烈酒,其實她不喜歡這樣的酒,因為它除了能讓人失去理智,什麼用也沒有,對她更是連推動理智的功效也失去了。

      「那我們不是來送死嗎?」多力很年青,沒經歷過這些,當然,就算是艾勒維格這年紀也不可能經歷,光是看他此時的表情就知道了。

      「不是。」艾妮爾放下手裡的酒杯,「至少波伊不是這麼想的。」

      「你……」多力這才發現自己有多少的沒腦,人家會給那麼多的錢,那麼好的待遇,還有那麼高的帽子,如果任務是陪老奶奶過馬路的話,那才是開玩笑,不過看到這個比自己還小兩三歲的女孩竟然一臉的平靜,他有些不解起來,「你就不怕?」

      「死嗎?」艾妮爾搖了搖頭,「這酒一點也不好喝!」

      「那就喝這個吧!」誰也沒注意薩爾剛才的離開,現在的出現,手中拿著一個杯子遞了過來。

      「嗯。」其實艾妮爾喝什麼都一樣,不過接過薩爾遞來的杯子,艾妮爾一愣,「這是……」

      「剛才在後面的冰櫃裡找到的,還比較新鮮。」薩爾笑了笑,伸手抹去嘴角那殘留的一點痕跡。

      「嗯。」艾妮爾沒再問什麼,一口氣喝完,然後將杯子遞還給薩爾,開始正視在坐的這些人類,或者說夥伴。

      這些人類不簡單!

      聽到她這樣的說明,除了多力的一聲驚呼之外,竟然沒有一個驚慌失措,想要馬上逃出城市的。

      可是就算他們的接受能力超強,真要與吸血鬼鬥起來,也不見得會有什麼勝算。

      艾妮爾思索了一會兒,歎了口氣,「你們已經到了這裡,那麼任務已經開始,結束之前我們是不可能離開的,外面是萬里的沙漠,如果他們不來接我們,我們只有在這裡才能活得下去。」

      「明白。」艾勒維格早就想到了這個結果。

      「那現在開始,我們就是走私槍支的逃犯,我是首領。」艾妮爾最後囑咐了一句,然後轉身向裡屋走去,薩爾就在那裡。

      艾妮爾離開後,多力推了推一旁的那個尼克,和艾勒維格比起來,多力寧願找殺手說話,畢竟擺在面前的危險遠遠比暗處的刀子來的安全。

      「你覺得她是什麼來頭?」多力認為當過傭兵的人一定見多識廣。

      「看不清楚。」尼克搖了搖頭,不是他不想回答,而是他真的看不明白這個女孩,十七八的樣子,可是臉上完全沒有女孩的羞澀與單純,有的只是冰冷與無謂,還有對生命的漠視,最可怕的就是那雙血一樣的眼睛,那裡有著連殺手都為之發寒的目光。

      「可能是吸血鬼。」艾勒維格已經觀察了很久,「血色的眼睛,而且剛才她喝的東西有很濃的血腥味,可能是人血。」

      「怎麼會……」多力一愣,「她是吸血鬼的話,為什麼要來執行這個任務,獵殺自己的同類呢?」

      「你覺得鬼之間會有感情?」艾勒維格一句話就把多力給堵死了,沒了下文。

      「吸血鬼都是獨行的生物,他們之間都很冷漠,如果有同類闖入了自己的地盤,一樣會把對方獵殺。」那個一直沒有開過口的傢伙,竟然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說明。

      「那為什麼會有這個吸血鬼的城市?」尼克反問道。

      「所以才要被消滅!」對方說著,又縮了回去,不再有其它的動靜。

      說到這裡,他們又進入了沉默,突然門口啪的一聲,尼克飛快的站起身衝了出去,那種速度與敏捷,也是一般人類遠遠不如的。

      可是很快他又走進了店裡,垂著頭。

      「怎麼?沒什麼發現?」艾勒維格笑了笑,那雙本來就小的眼睛差點給彎起的臉部肌肉擠沒了。

      「嗯,只是一把掃帚,被風吹倒了。」尼克回答著,又給自己倒了一杯。

      「少喝點,等會兒還不知道會遇到些什麼呢!」艾勒維格提醒道。

      可是尼克沒有聽他的,就算他是好心,但在這種時候,不喝酒還能做些什麼,而且尼克自認為酒量不錯,至少這種酒喝個四五瓶是不會有事的。

      他們的話一句也沒逃過艾妮爾,當然,薩爾也全收進了耳朵,「那個艾勒維格很聰明。」

      「這樣不好麼?」艾妮爾拿著手中裡的那把老式的散彈步槍,「這是什麼年代的槍支?」

      「至少是一百年前的。」對於這些槍支,艾妮爾完全沒有研究,其實薩爾也是一樣,誰讓他們是吸血鬼呢!這些武器對於他們來說,還不如爪子好用。

      「哦!」說著,艾妮爾將步槍放下,開始觀察櫃子裡的其它武器,大多是槍支,當然,也有一些重型武器,不過已經鏽跡斑斑。

      「你對槍支一點不瞭解,為什麼要說販賣槍支呢?」薩爾一直覺得好奇,現在沒其它人在,所以問道。

      「這……」艾妮爾也不知道,或者說沒想過,「腦子裡好象有人在說……私藏槍支什麼的,所以就想到了這個。」

      「你……」薩爾一愣,手指一鬆,瓶子落下,砰的一聲,碎了一地。

      「怎麼啦?」艾妮爾不解的回頭,看看地上的碎片,再看看薩爾。

      「沒……沒什麼。」薩爾裂嘴笑了笑,可是笑容僵硬,很不自然。艾妮爾沒有追問原因,現在對她來說,只要與自己的過去沒關係的,都不重要。

      東翻西找了一番之後,艾妮爾突然停在了一面牆壁面前,手掌貼在牆壁上,整個身體一動不動。本來在檢查屋頂的薩爾輕身落下,「艾妮爾?」

      「他們在對面!」艾妮爾沒有轉頭,目光直直的盯在牆壁上,似乎可以看穿那堅實的牆壁。

      「你打算怎麼辦?」薩爾來到她的身旁,走近牆壁時,他也清楚的感覺到了他們的存在。

      「數量不少!」艾妮爾猶豫著,收回了手,「也許他們也感覺到了我們。」

      「不一定,不過發現我們是早晚的事。」薩爾思索著,「我看還是先出去吧!畢竟你們的任務不是對這個城市進行屠殺,如果是屠殺,我們這幾個人絕對不夠。」

      「嗯。」艾妮爾回身跟著薩爾走出了內室,可是廳中剛才還在的幾個傢伙竟然全不見了,杯子還在,杯中有酒,波紋蕩漾。

      「艾妮爾?」薩爾掃了一眼四周,回望著身後的艾妮爾,艾妮爾點了點頭,沒什麼反應,這種時候還能有什麼反應,就算有什麼反應也不見得會有用。

      「這是……」正當艾妮爾思考著要不要衝到牆對面去要人時,薩爾突然上前一步,彎腰蹲了下去。

      「什麼?」艾妮爾也走了過去,看著薩爾指尖那一點暗血,「半貴族的血?」

      「應該是。」薩爾點了點頭,說到這半貴族,那就是本來是人,後來被初擁成了吸血鬼,不過這樣的貴族,在能力上遠遠不如真正的貴族強大。

      「可是這樣的傢伙不可能在我們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抓走他們四個!」艾妮爾很是懷疑,想要走到外面看看,可是現在太陽當空掛著,自己又不敢出去,只好無奈的坐了下來,就坐在剛才他們坐的那個桌子前,看著地上那點點血跡,她的感覺竟然不是太壞。

      「你想等天黑?」薩爾看了看外面,也回到桌前坐下。

      「不是。」艾妮爾搖了搖頭,這次來的目的是融入,不是殺戮,天黑不黑對她來說沒什麼好處,反而是對方會全出來,這個城會活起來,然後她就有麻煩了。

      「那你想怎麼做?」薩爾到此,就是因為艾妮爾,所以一切都將以艾妮爾為主,無論對方是按波伊的決定做,還是有自己的想法,薩爾都會站在她的一邊。

      「找到我想要的東西。」艾妮爾說著,乾脆趴到桌子上,開始打起盹來。

      薩爾無奈的搖了搖頭,雖然相處了那麼久,可是他從來都不瞭解她,她的一些決定,一些想法,特別是她對他的忽近忽遠,點到即止的感情,讓他難以承受,還好她現在失憶了,一切有機會重來。

      可是對方會不會給機會,他一直擔心著。

      看著對方平靜的睡顏,他忍不住伸出了手,可是在觸及她臉頰的那一刻,他猛的收回來。

      「嗯……」艾妮爾抱了抱臂,嘴裡喃呢著夢語,繼續睡著,沒有醒來的意思。

      「唉!」薩爾搖了搖頭,心有餘悸的起身走進了內室。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