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任務(下)

      「你就是Z?」坐在那個中年男子身旁的一個年青人,臉上稚氣未脫,確認著已經向艾妮爾伸出了手,「我是多力!請多多關照。」

      「嗯。」艾妮爾只是微微的向他點了點頭,並沒有伸出手,對方有點不好意思的收回了手,「這是戰略策劃員艾勒維格,他是傭兵兼殺手尼克,而他……呵呵!他到現在還沒開過口。」

      「那還有一位呢?」艾妮爾隨意的掃了這幾位一眼,問。

      「還沒到吧!反正我們在這裡待了很久了,沒見到第五位。」多力十分開朗,又愛說話。

      「那現在……」艾妮爾說著轉身愛莎,「可以開始了嗎?」

      「這……」愛莎猶豫著,「隊長說一定要等人齊了再出發。」

      「嗯。」艾妮爾沒有什麼意見,既然要等,那麼就安靜的等吧!可是這樣的她,讓多力更是難受,「不用吧!我還以為有個女孩子加入會好一些,可是……可是你怎麼跟他一樣,不說話,連表情都沒有。」

      「我失憶了。」艾妮爾說了一句後,再也沒有開口,她確實是沒什麼好說的。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愛莎有些焦急的盯著門口,每見到有人進來都信心滿滿的想要向對方打招呼,可是最後她的「你好」還沒說出去,對方已經走向了別的桌子,跟桌前的那些人說笑了起來。

      在坐的幾位,其實也就那個叫多力的年青人比較多話,其餘的人都不善於開口,目光一個比一個冰冷,不過此時的這些人中,最讓艾妮爾在意的就是他,那個不知道名字的傢伙。

      這麼熱的天,他整個裹在厚厚的大衣裡,連臉都被大衣的領子遮去了一半,看不清楚,頭髮長長的,一直蓋過了雙眼,不過從髮間射出的目光帶著一股寒意,這個讓艾妮爾有些在意。

      什麼人的目光能比傭兵兼殺手的尼克還冷呢?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正當大家開始相互觀察,並細細品味時,有人走進了這個地下酒館,直向桌前而來。

      「薩爾……是你?」看到他的出現,艾妮爾不由的一驚。

      「是啊!不好嗎?」薩爾笑了,溫柔似水,眼中的血色也變得不再冰冷。

      「你說的工作就是這個?」艾妮爾想起那張留言。

      「不算是,我剛做完了前一份工作才趕來。」說著,薩爾轉向桌前的他們,「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請大家原諒。」

      「沒關係,沒關係!」別人還沒說什麼,多力就招呼起來,很是熱情。

      「好了,現在到齊了,愛莎,下一步?」艾妮爾壓下心中的詫異,開始向著自己的目的跨出第一步。

      「現在請跟我走,我會送你們去機場,那裡一切已經準備好,明天的這個時候,你們就會到達那個城市。」

      下面的事情比較順利,愛莎將艾妮爾他們送到了機場,應該說是軍用機場,在那裡上了一架小型的軍用飛機,飛機上的時間是平靜而自由的,時間長了,多力與大家也混的熟了些,至少他們願意與他說說話,他提的問題也會有人回答一兩句。

      不過艾妮爾一直與他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薩爾的出現,她開始懷疑這又是波伊的一個謊言,或者說陷阱。由於她的那雙血眼,只要她不表示出熱情,絕對不會有人主動走上去打擾她。

      「艾妮爾,怎麼啦?出什麼事了?」不過薩爾除外。

      「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艾妮爾很想這麼問,而她也就這麼問了。

      「當然是來賺錢啊!」結果,薩爾將手中的一包東西遞給她,笑著道,「別以為我們就不要用錢了,這個社會上,沒錢可什麼都幹不了,你以為我們每頓吃的就三元五元麼?」

      「可是……」艾妮爾完全沒想到錢的問題,應該說自醒來,她想的就是真與假,錢?也許也有真假,不過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

      「放心,不會有事的,對我來說,這也就是一份長一點危險一點的工作,等這個工作完成了,我們就可以過上一段安靜的日子了,到時我帶你出去旅遊,你想去哪裡就去哪裡。」薩爾的一通話,引來了旁邊的幾位,特別是那個戰略策劃員艾勒維格,「為了錢來做這個?」

      「是啊!」薩爾回頭對他笑了笑。

      「你就不怕有錢賺沒命花!」艾勒維格冷笑一聲,一臉的不屑。

      「這個放心好了,我還沒死過呢!」

      「沒死過?哈哈哈!這裡誰死過了?」艾勒維格更是好笑。

      「呵呵!你是不會明白的。」薩爾說著,轉向艾妮爾,「看看,裡面有沒有少什麼必需的東西,我剛才特地跑回去收拾了一下,不過有些東西我不知道你放哪裡了,沒找到。」

      艾妮爾打開那包東西,裡面竟然是衣物還有一些特別的用具,對她來說,有著熟悉,也有著陌生,茫然的抬起頭來,直視著薩爾,「你……」

      「你是從來不會收拾東西的,每次有任務,你就穿著身上的衣服去了,回來的時候總是一身血跡斑斑,弄的鄰居見了都以為出什麼事了,再說這次不是出去一兩天,所以還是帶幾套衣服比較好。」薩爾說著,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認真的研究起那份愛莎給的地圖。

      「他是你的保姆嗎?」艾勒維格打趣道。

      「保姆?艾勒維格,你說的太過份了。」多力反對道,「他們應該是朋友吧!」

      「家人!」原本平和的薩爾,抬起頭來,目光堅定而不容質疑。

      「家……家人,哈哈!」嚇得多力不敢再說多什麼,就連艾勒維格也沒了聲。不過那個傭兵殺手卻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走向薩爾,「可以把那個借我用一下嗎?」

      順著他的手指,薩爾看到了插在自己靴子裡的那把匕首。

      「可以啊!」薩爾拔出來遞了過去。

      「小心!」只見對方接過匕首的同時刺向了薩爾,如此近的距離,如此快的速度,除了艾妮爾,就只有那個沒有出過聲的傢伙開了口,提醒道。

      不過並不像大家所想的那樣,尼克手中的匕首沒有刺進薩爾的胸口,在還有那麼一釐米的地方,他停了手。

      「沒事!」薩爾笑了笑,收回不知何時撫上尼克脖子的手。

      「你還要用嗎?」抬頭看著尼克,薩爾平靜的問。

      「不用了。」尼克將匕首還給了薩爾,「我只是不希望因為一些沒用的人把自己的命搭上。」

      「唉!那也不用這麼試啊!差點沒把我的心嚇出來。」多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感歎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如果不這麼試,怎麼試得出來呢!」艾勒維格陰陰的笑著。看著這一群人,艾妮爾只是搖了搖頭,說是幫手,現在怎麼看都是些麻煩,一個兩個,最後目光落在了那個怪人的身上,他雖然一開始像一個死神,不過可能他是最不麻煩的一位。

      飛機的速度他們沒有去考慮,不過當他們沉沉睡去後沒多久,就被叫醒,「起來了!起來了!」

      他們睜開眼睛,看了看著外面,除了雲還是雲,飛機根本沒有降落。

      「怎麼回事啊?」多力望向叫醒他們的人。

      「從這裡下去往北五公里就是目的地,如果再飛過去他們就會發現了,所以你們在這裡跳傘!」

      他說的沒錯,如果被對方發現了,那麼這次的任務就直接宣告失敗了。飛機上的他們相互看了看,點了點頭,很快便跳了傘。

      下方是沙漠,落地之後,他們將降落傘埋好,向北前進。沒過多長時間,那個目的地已經出現在黃沙圍繞之中,由於他們現在身處高處,遠遠的望去,那是一個背靠高山的低谷,谷中有一些建築,或者說房屋,圍成了一個很大的八邊形,房屋中間的空地上有些什麼,此時的距離看不清楚,不過那高高的圍牆倒是給他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什麼樣的城需要這麼高的圍牆呢?

      只是這種念頭一閃而過,大家都沒過多在意,畢竟目的就在眼中,所有人的心中想的都是任務,及如何完成任務。

      原來的快速前進,在看到那座城市之後,反而停了下來。

      「我是隊長!」艾妮爾不希望進了裡面,大家還像一盤散沙,最後不但起不了作用,還相互添麻煩。

      「嗯。」只有多力和薩爾兩位應道。

      艾妮爾將目光一一掃過其它幾位,他們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當然,她要的也就是這個。

      可是得到了想要的,她並沒有馬上帶領大家向目的地前進。

      「怎麼啦?」多力不解的問。

      「……」艾妮爾沒有回答,只是上下左右的打量著在場的那幾位,當然只是人類的那幾位,最後歎了口氣,說道,「我們原來是販賣槍支的組織,後來被發現遭到抓捕,逃進了這片沙漠,水喝完了,以為就要死在沙漠裡時看到了綠洲,所以我們現在不能馬上進去,至少要讓自己像一個在沙漠裡逃命的人。」

      「為什麼非要是罪犯啊?」多力抗議道,畢竟他是一個熱愛生命,從不做違法之事的年青人,這次也是公爵大人親自認命他來執行救國救民任務的。

      「你們現在的樣子很像!」艾妮爾回答著坐了下來,看著遠處的那座模糊的城市,靜靜的等待著。

      其實在飛機上,他們已經開始不喝水,現在又在沙漠裡坐了大半夜,在接近黎明的時候,多力他們已經忍受不了,「可……可以進去了嗎?我……咳咳……我快渴死了。」

      「嗯,進去吧!」艾妮爾下了命令,那幾個人類已經發瘋似的向那座城市跑去,只有他們,艾妮爾,薩爾,還有那個怪人,他們三位慢慢的向那座城市走去,似乎這一天兩夜的饑渴對他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

      走進綠洲,走向那座城市,任務正式開始,不過用餘光瞟了身邊的兩人一眼,艾妮爾的心無法平靜。

      一切的一切真假難辨,艾妮爾完全看不清自己的前路,除了任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