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重生

      斯多克公爵府中燈火輝煌,早開始的聖宴奏起結尾的音樂,美妙的女聲帶著人類欲望滿足時的振奮,用節節的高音告訴大家,公爵大人是偉人,公爵的英勇獻身精神要被載入史冊,編進聖曲,永遠流傳。

      這樣的宴會一般要持續上好幾日,而這次已經持續了十多天,不過這正是斯多克公爵最希望看到的。

      公爵府內院最深處那個房間裡,正有兩三人忙碌著,一個很大的玻璃棺內盛著滿滿的鮮血,血泊中浮著一個裸體女孩,十七八的樣子,蒼白的臉上沒有一點表情,看起來不過是一具屍體。

      「還有多久?」一個中年人問道。

      「大概還要幾天,手腳還沒有完全恢復。」那個站在容器前進行觀察的年青女子回答道。

      「嗯。」中年人點了點頭,走回自己的位置前坐下,拿起桌上的檔開始仔細的閱讀起來,這是新下來的職位認命,自己的位置沒變,手下很多人的位置都有所調動,不過不算太大,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突然,玻璃棺中的女孩猛的坐起,睜開了雙眼瞪得圓圓的,有些嚇人,而口中一直問的為什麼,又顯得有些迷茫。

      一切發現的這樣突然,弄的站在棺前的年青女子連驚叫聲都鎖在喉口,一點反應都沒有的愣在了那裡,最遠處的那個老頭也呆了,畢竟這樣的情況不在預料之內。

      「你醒了?」中年人倒是很快便清醒過來,走到棺前問道。

      「你是誰?」棺中的女孩瞪著那雙赤色的眸子,如嗜血的怪物般盯著中年人,讓他不敢再走近一步。

      「不認識我了?」對方笑了,很是滿意的回頭看了那個發呆的老頭一眼,「你的預料很准,她真的失去了一切的記憶。」

      「什麼意思?這裡是哪裡?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我會在這裡?」女孩輕輕一躍便從血色彌漫的玻璃棺中跳了出來,站在所有人的面前。

      「愛莎!帶她去洗個澡,穿好衣服!」中年人掃了一眼面前的女孩,命令道,「然後我們再慢慢談。」

      跟著那個叫愛莎的女子出了這個房間,如怪物般的女孩,用她那雙剛剛睜開的血色眸子觀察著四周的一切,只是除了陌生,還是陌生。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落後好幾步的女孩一閃,已經站到了愛莎的身旁。

      「這個波伊隊長會告訴你,請你稍等。」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的愛莎很是平靜的拒絕了,然後帶著她去了隔壁的房間洗澡穿衣,再次出現在中年人他們面前的女孩,已經是一個一身潔白衣裙的女孩,美麗可愛,身材纖細高挑,除了那雙血色的眸子之外,怎麼看,她都是一個正常的人類女孩。

      「我是誰?」女孩正視著中年人的雙眼,毫不畏懼的迎上對方探究的目光。

      「看來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唉!沒想到會傷的這麼重。」說著,那個中年人上前一步,輕輕的拍了拍女孩的肩膀,「你叫zaya,代號Z,是吸血鬼獵人,你還知道吸血鬼是什麼東西吧?」

      「當然知道,我不是白癡!」女孩瞪了對方一眼,「你是波伊隊長?」

      「嗯,愛莎告訴你的?」中年人轉頭看了一眼那個女子。

      「她說波伊隊長會告訴我一切。」女孩回答道。

      「不錯,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波伊說著,回到位置前坐下,指了下前面的空位,「你也坐下!」

      「我為什麼會失憶?」女孩來到波伊的對面坐下。

      「因為受了太重的傷,你已經在那個玻璃棺內躺了近十天了。」波伊平靜的回答道。

      「什麼事讓我受了那麼重的傷?」

      「一群有組織的吸血鬼,魔王的爪牙,這次你的任務是消滅他們,不過結果似乎倒了過來,你被他們消滅了,所以我們費了很大的勁才將你復活,只是你失憶了。」

      聽完對方的說明,女孩靜靜的坐著,十幾分鐘過去了,她一直保持著沉默,正當所有人都覺得她接受了波伊所說的一切時,她突然抬頭,「憑什麼讓我相信這一切,既然我失憶了,那麼你說什麼都可以。」

      「這……」波伊一愣,當初公爵大人可沒跟他說這個女孩如此聰明。

      「沒話說了?」女孩站了起來,「如果你沒話說了,那麼我就不奉陪了,我的過去,我會自己弄清楚,至於你們說的是真是假,我不在乎。」

      說著,女孩就向門口走去。

      「等等!」波伊站了起來,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小包扔了過來,「我希望你想清楚了可以回來,這裡需要你。」

      「也許!」女孩接住了那個小包,沒有回頭,直接跨出了房門。

      「隊長……」

      「噓~」波伊急忙阻止愛莎。

      聽到這些的女孩,回頭冷冷的望了他們一眼,「其實你在騙我。」

      「什麼?」波伊衝著消失在門中的女孩喊道。

      「我是吸血鬼,為什麼要去消滅吸血鬼?還有,我肯定不叫zaya,因為我對這個名字一點印象也沒有,就算失憶了,可是別忘了我是吸血鬼,與你們人類不同。」女孩笑了笑,順手將身後的房門關上,「再見!」

      一切就像夢一樣的開始,她剛才正在做著一個十分痛苦而又有些模糊的夢,她被陷害了,被自己最相信的人陷害了,最後被釘上了十字架活活的燒死,這樣的她一直在問著,「為什麼?為什麼?」

      醒來之後,他們告訴了她很多,可是沒有一個可以用來回答這個問題,所以比起他們,她更相信自己的感覺,那就是夢裡的一切那麼的真實,就像真的發生過一樣,她要找到答案。

      走出房間的她,帶著一身的茫然,還有決絕。

      房外是一個長長的回廊,一直通向整個房子的外面,外面是一個很大的花園,此時的花園中夜深人靜,她一躍而起,踏著樹梢輕而易舉的出了園子。

      外面的街道,有著陌生,但同樣有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白的感覺,似乎曾經走過,可是又不像是太重要的地方。

      漫無目的的行走在午夜的街頭,看著偶爾擦身而過的人們,她才發現自己無處可去。

      「怎麼啦?忘記怎麼回家了?」正當她愣在街頭,茫然四顧時,突然一陣風吹過,一個高大的影子來到了她的身後,手習慣性的搭在了她的肩頭。

      她本想躲閃,可是當那只手放到肩頭時,她竟然覺得安心。

      「你……怎麼啦?」當她茫然的回身,迎上對方的目光時,對方驚訝的看著她,眼中關心之色清晰可見。

      「我沒事。」

      「那我們就回家吧!」

      「嗯。」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她就是覺得這個人很可靠,所以她什麼也沒有問,跟著他向他說的家走去。

      這是一個很偏僻的地方,遠離剛才的那些街道,看似是一個荒蕪的莊園,不過除了院子中全是枯樹和雜草之外,房子內還是十分的乾淨並設施齊全。

      「任務完成了嗎?」他端著準備好的食物來到桌前,放在她的面前,一切的動作都是那麼的自然,自然到讓她覺得就是應該如此,自己應該如此的坐著,而他應該將食物放到自己的面前,並問這樣的問題。

      「沒有。」她回答著,低頭端起杯子,慢慢的喝著杯中的特製食物。

      「那怎麼辦?還要繼續嗎?」對方一邊吃著食物,一邊隨口問。

      「不知道。」她突然抬頭望向對方,她想知道聽到這樣的回答,對方會有什麼表情,是真是假。

      「哦!如果你需要我幫忙,隨時開口,我想我的能力你應該很清楚。」說著,他將杯中的食物喝完,然後起身一併收走了她手中的空杯,「你一定很累了,休息吧!」

      「你……」女孩忍不住叫住了他。

      「怎麼啦?艾妮爾?」他停下來回身看著她,「還有什麼事嗎?真的要我幫忙?」

      「不用。」女孩搖了搖頭。

      「那就上樓休息去吧!你的房間我重新塗了層油漆,你先睡樓梯口的那個客房吧!」他說著,走了。

      看著廳中的一切,她有種強烈的熟悉感,扶著扶手,她一步步的走上了樓,來到他說的那個房間,房間內一片潔白,或者說乾淨。

      合衣躺在床上,她突然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吸血鬼要睡床呢?不過,她並不覺得如此睡著有什麼不好,漸漸的,睡意襲來,她就這麼睡著了。

      夢中,還是一樣的掙扎,無力、不甘,還有憤怒,看不見對方的臉,可是她就是覺得對方陷害了她,讓她被釘上十字架,然後感覺著烈火將自己每一寸的身體燒化,那種痛無形卻如此真實的讓她從夢中驚醒。

      醒來之後的她不敢再睡,瞪著眼睛看著窗外,一直到早上,外面是陽光,她清楚的感覺到了它的溫度,出於常識,她沒有出去也沒有起床,只是一直睜著眼睛休息。

      失去了記憶的她,只覺得一切都很假,除了那個帶她回家的他,還有這個家,有著熟悉的感覺,所以她不想出去,就算外面是黑夜,她也不想再出去。

      躺在床上茫然四顧的她,有些惆悵但不失落,因為現在的她至少知道了自己叫什麼,艾妮爾!對,這個名字她有感覺,所以她決定自己就叫這個名字,可是還不知道他的名字,自己說了沒事又不好再問……猶豫著,突然門被敲響了。

      「誰?」她隨口問道。

      「我,薩爾!」

      是他?原來他叫薩爾,剛才還困擾著她的問題,一下就解決了。

      她有些高興,「什麼事?」

      「你不去公爵府嗎?任務不是還沒有完成嗎?」門外的薩爾問道。

      「可是現在是白天!」艾妮爾回答道。

      「白天?是啊!不過你不是喜歡白天出去嗎?反正你也不怕陽光。」

      「我……」艾妮爾一愣,「波伊說任務暫停,過幾天再說,所以暫時我不用去了。」

      「哦!」對方應了聲,「那你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嗯。」感覺著他的離開,艾妮爾不由的鬆了口氣,原來冒充自己也是這麼的辛苦。

      不行!這樣不行!

      想著,艾妮爾突然坐了起來,她不能總是這樣的冒充自己,她必需要把自己的過去找回來,至少知道自己白天是如何出去的,那個所謂的任務又是怎麼回事,還有那個叫波伊的中年人與自己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騙自己,可是這一切要怎麼才能找回來。

      對!既然在那裡開始,那麼就從那裡開始找起。

      最後她下定決心,捏著手中的那個小包,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