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靈魂的牽引 第一章 火刑

      當你忘卻一切,是失去還是得到,渴望找回的過去是否真如你所想的那般美好。生活,只有生才能繼續,當你重生,你所希望得到的又將會是怎樣的東西?

      「為什麼要逮捕我?」一直站在人類,包括某些上等貴族之上的艾妮爾,做夢都沒有想到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隨著情緒的無法遏制,她一掌擊裂了石制的桌面,猛的站起。

      「請你注意自己的情緒,這種時候越是如此對你越是不利。」對面坐著的是她的律師,不是她請的,是法律程式上委派給她的,資歷夠老,但不可靠,可是話又說回來,在這種社會上,除了錢,又有什麼是可靠的呢!

      「我沒罪!」艾妮爾捏緊了雙手,極力壓下自己心中的怒氣,坐了下來。

      「可是他們說你有罪,一切都是按法律程式走的,十分合法。」對面的他低頭看著手中的文件,幾張A4開面的白紙上密密麻麻的印著很多文字。

      「什麼罪?」不論是出於好奇,還是不甘,艾妮爾很想知道,這些人類究竟給她找了些什麼樣的罪名。

      「屠殺罪,私藏槍支罪,還有叛國罪,這幾項比較嚴重,其餘的都是一些小罪名。」對方從檔中挑了幾個看的上眼的罪名,情緒平靜的抬頭看著她,「看來不需要我費什麼口舌了,這樣的罪名不論成立哪一項,你的結局都是一樣。」

      「……」艾妮爾沉默了一會,捏成拳的雙手慢慢的展開,「這次又要我做什麼,對付南方的叛民,還是北面的恐懼組織,或者魔王的爪牙!」

      從前每次都是這樣,如果她不想做,那麼他們就會想盡辦法來逼她接手,方法各不相同,而那些任務往往都是很難完成的,不過這次竟然用到了逮捕,而且那麼多條死刑的罪名,難道說讓她直接去殺魔王?

      「我不明白小姐所指的是什麼。」對方搖了搖頭,他確實不知道,今天還是第一次與這位只在某些團體中出名的艾妮爾見面,對於圍著這位元小姐的某些潛規則,此時此地他應該沒有必要再去瞭解了。

      「什麼?」艾妮爾第二次激動的站了起來,鬆開的雙手又握成了拳頭。

      「明天是最後的審判日,請小姐做好心理準備,結果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變化。」對方說著,也站了起來,只是他的站起是為了離開,離開這個監獄。

      「我要見斯多克公爵!」艾妮爾知道,如果還有希望,那麼就在他的身上。

      「很對不起,小姐,斯多克公爵今天早上已經吩咐過,讓我來看看你,並將你所犯罪刑的嚴重性,及可能的結果告訴你,現在我已經完成任務,明天再見!」說著,他轉身向那個小門走去。

      「我沒罪!」失去一切希望的艾妮爾突然衝著他吼道,面部因為不甘和憤怒變得扭曲。

      「也許!」律師轉身,面對著她,「可能有些時候,只是需要這樣一個結果,至於是什麼原因,我只能說這樣的原因一定存在,也許就像貴婦們需要新的談資一樣的荒謬,不過一定有它存在的必要。再見!」

      看著對方離開,厚厚的鐵門重新關上,「砰」的巨響,將艾妮爾震醒。

      昨晚突然收到斯多克公爵的邀請,結果才喝了沒幾杯,就被逮捕,莫明其妙的進了這裡,罪名也是到現在才從這個陌生的傢伙口中得知。

      屠殺罪?如果算上對恐怖組織的剿滅,那麼她確實犯了。

      私藏槍支罪?有點可笑,以她能力,根本不需要那東西,不過對方非要給她,她也就收了,只是當時對方沒有給她發什麼可以攜帶槍支的證件。

      叛國罪?這就更有意思了,準確的說起來,她連人都算不上,怎麼會有國籍,沒有國籍的她,又怎麼叛國?

      可是現在明知這些罪名的荒謬,只要是在這裡,他們還是可以用任何一條來要她的命,而且不需要任何手續,至於剛才那個傢伙說的法律程式,只不過是某某人給法官一個命令,然後法官再給下面的一個命令,就這樣,她被抓來了這裡,然後等著別人告訴她,她應該死了,應該消失了,至於用什麼樣的方法,只要對方高興,看著刺激,都行。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再看看桌上的裂痕,艾妮爾相信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現在的她只是比一般人類力氣稍大一些而已,根本算不上強大,所以想要逃離,特別是這種特製的監獄,那是不可能的。

      進來後的幾天,她一直沒睡,這並不影響她的思考,只是體力流失的很厲害,但她相信不是因為這個原因。

      現在她開始覺得累了,困了,剛要入睡,鐵門開了。

      最後宣判的日子。

      她以前就見過法庭,一個跟棺材一樣的地方,四周都是銅牆鐵壁,然後就是審判席、觀眾席和犯人待的籠子,只是現在那個籠子是為自己準備的。

      站在籠子裡的她,無力的抬頭看著觀眾席中的那些男人女人,一個個都一臉正義的等待著最後的宣判。

      除了他……

      最後,艾妮爾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那個她最信任的人,一直以來,她們生活在一起,雖然沒有那一層關係,但是他們是朋友,是親人,她一直這樣相信著,可是此時對方的表情並不像是一個親人及朋友應有的樣子。

      「宣判!叛國罪、屠殺罪、私藏槍支罪及……全都成立,死刑!介於她的身體特殊,所以執行火刑!」法官是一個沒有見過的胖老頭,流油的鼻子和長滿鬍子的下巴,她看著就噁心,不過胃裡空空的,什麼也吐不出來。

      一切就這麼定了,火刑?確實,要殺死她,而且要有看頭,只有這個方法才行。

      最後被帶向行刑處的艾妮爾,深深的望了那個他一眼,可是對方低下了頭,不再看她,就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喀喇一聲,似乎碎了一片。

      緊緊的握著胸口掛著的那個戒指,她回想起當初,他將這枚戒掉送給她時說過。

      他會永遠的保護她,不讓她受到一點傷害,可是結果呢?

      猛的掙脫開押解的警衛,她不顧一切的向他衝去,「薩爾!救我!薩爾!」

      「……」可是站起的對方竟然只是那麼呆呆的回望著她,看著她被那些警衛用電槍擊趴下,重新向門外拖去。

      「為什麼?薩爾?為什麼?」她無法相信,竟然會是他,怎麼會是他?可是事實就擺在自己的面前,他不會救她,而且除了艾妮爾自己,也只有他知道讓她失去實力的方法,就像現在,她成了一個任人宰割的物件。

      完全沉浸在意識中的她,被帶到了首都中心廣場中的平臺上,看著四周擠的密密麻麻的觀眾,她不知道自己應該哭還是笑,這樣的一天,她沒有做好心理準備,不過對於死,誰能做好心理準備呢?

      執行臺上,坐著的竟然是那位斯多克公爵,最熟悉最親近的人類之一,只是現在的他一臉的威嚴,毫不猶豫的向劊子手們揮了下手,「開始!行刑!」

      於是,艾妮爾的四肢被四枚銅釘生生的釘在了準備好的十字架上,感覺著那種鑽心的痛,她一直在尋找著那個身影,可是直到炎炎的烈火燒起,還是沒有見到他的影子。

      他……不會來了!

      艾妮爾強忍著那種痛,收回尋找的目光,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的那些人類,「卑鄙的人類啊!你們將為此付出千萬倍的代價!」

      「哈哈哈~」最後是尖利刺耳的笑聲,很多觀眾無法忍受的捂起了耳朵,可是目光還是緊緊的盯著十字架上那團火焰,看著它熊熊的燃燒,化為灰燼落下。

      「當!」一個銅釘落下。

      「當!」第二個銅釘落下。

      可是那種尖厲如鬼魅的笑聲,持續到了最後,最後一顆銅釘的落下,十字架已經變成了焦木,下方留下了四枚被燒黑了的銅釘和一地的灰粒。

回書本頁下一章